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镜面人生 > 章节目录 10.谈判
    这些天,穆奕卓没再拒绝喻剑武安排的一些饭局,这些饭局梁可欣都在场,原来梁可欣也只是他们的棋子,某些□□的事都由她出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穆奕卓在饭局中,打探到更多喻剑武与反面穆的内幕。穆奕卓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在密谋着各种侵占公司利益的事情,越来越觉得他们真的太黑了。

    晚上十一点半,穆奕卓推门进家,正看到米悦从卫生间出来。

    穆奕卓有点意外,他以为她应该睡了。他轻轻关上门,低声问,“还没睡?”

    米悦瞟他一眼,没作声。

    穆奕卓尴尬地将手中的袋子放在客厅的桌上,小声地说,:“我给宁宁买了些草莓,我……我看她挺爱吃的。 ”

    米悦皱着眉盯着他,有点不可思议,仍旧一言不发。

    穆奕卓摸摸头,“不好意思,今天回来这么晚,你……你明天洗给她吃吧,我……我先放冰箱里了。”说完,拎着草莓往厨房走去。

    米悦默不作声地跟到厨房门口。

    穆奕卓一拉开冰箱,就看到冷藏柜里也有一盒草莓,哎呀,原来米悦也买了,那他……他买的多余了。

    穆奕卓轻摇头,将草莓放进冷藏柜,关上冰箱,看到米悦站在厨房门口,脸上更是一热,“我……我不知道家里有草莓,只是回来的路上,看到就买了。 ”

    米悦盯着他,眼神终于不再像他刚进门那边冷冰冰,淡淡地问,“这么晚还有水果店开门?”

    穆奕卓看到她终于开口了,立马说,“对啊,现在的水果超市挺方便的,就在家门口。”

    米悦淡淡地说,哦。

    两人同时沉默,尴尬气氛又漫过来。穆奕卓扶着冰箱把手,心中仍想说点什么关心一下米悦和宁宁,可一时之间又不知该说什么。穆奕卓望着米悦,默默地咽了咽口水。

    米悦抚了一把额前的浏海,轻描淡写地说,“水不够热,你要洗得再烧一会儿。”

    穆奕卓看她突然关心自己,心中喜悦,嘴角忍不住上扬,“好的,我知道了。”

    米悦转身准备离开时,身形顿了一下,背对着他,轻声说了声,“谢谢。”

    穆奕卓心里一震,她对他说感谢,她没有嫌弃他想买水果给宁宁,却还这么晚回来,她也没责备他身上有酒气。她,说谢谢时的声音很温柔。

    穆奕卓望着米悦离开的背影,心中感到一丝温暖,米悦本该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无论是自己的妻子还是现在的这个米悦,都不应该是冷冰冰的。穆奕卓轻叹口气,若不是反面穆对这个米悦太无情,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整天板着脸,只有冷漠嘲讽。

    穆奕卓慢慢走回房间,想着如果他回到自己的世界,这个米悦会怎么样?反面穆是否会什么也不留给她,就逼她签字离婚呢?不行,他不能让反面穆继续伤害这个无辜的女人,她和宁宁都应该受到保护。

    穆奕卓开始合理安排工作与休息的时间。除了必须的饭局,他尽量下班就回家,而且还会买菜回去,亲自下厨为米悦与宁宁做晚饭。

    米悦看到他这样,甚是惊讶,但他坚持下厨,她也没再阻止。

    米悦在客厅沙发边辅了一大片儿童胶垫,四周用塑栏围成一个圈。平时她都是在这儿陪宁宁玩。今天她也在陪宁宁玩,可眼神却时不时往厨房里瞄。

    米悦将一个喜羊羊玩偶递给宁宁,摸摸她的头,“宁宁,你自己玩一会,妈妈去看一下……爸爸做饭。”

    宁宁乖巧地点点头。

    米悦进了厨房,穆奕卓正在烧鱼,一看到她进来,微笑着说,“饿了吧?鱼马上就烧好了,很快就可以吃饭了。”

    米悦闻了闻锅里飘出来的香味,好像还不错,她走过去,“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穆奕卓一边掀开锅盖,一边摆头,“没了,你给宁宁洗个手,马上就开饭了。”

    米悦瞟了一眼锅里已经在收汁的鱼,缓慢打开碗柜,将碗筷拿出来,走到餐厅,摆放好。他最近是怎么了?自从上次带宁宁回去看了爷爷奶奶,他就对宁宁很关心,又是经常买水果,又是亲自下厨给他们做饭,这在以前都是不可能的事。他是为何转性了?

    可不管他是因为什么,他对宁宁的好,的的确确让宁宁感受到父爱的温柔,宁宁最近看到他都会很主动地伸手要他抱。米悦也不知道这样是好事还是坏事,前几天他还说离婚的事在考虑,那说明他并没有打消离婚的念头,为何他会突然如此释放善意呢?

    穆奕卓将红烧鱼端上桌,洗了个手后坐下来一起吃饭。

    席间,穆奕卓不停给米悦和宁宁夹菜,特别是鱼肉,他都是剔好刺后再夹给宁宁,还让她多吃鱼,吃鱼聪明。

    米悦一边吃,一边疑惑地盯着穆奕卓,他脸上温柔的微笑应该不是骗的人啊,可为何他会开始喜欢宁宁了呢?

    穆奕卓发现米悦老盯着自己,咳了一声说,“怎么了?菜不好吃?”

    米悦摇摇头,用筷子挑着一小口饭,继续埋头吃。

    穆奕卓给米悦碗里又夹了一块牛肉,她太瘦了,像他的妻子一样老是不爱吃肉。

    米悦放下碗筷,直直望着他,“穆奕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开始对我们这么好?你不想离婚了吗?”

    穆奕卓定住手,慢慢将碗筷放在桌上,脸色有一丝犹豫,他该如何回答呢?

    穆奕卓思忖片刻,说:“以前我为了事业,忽略了对你们的照顾,我觉得挺愧疚你们的,我只是想让宁宁开心,让你……。”他望着米悦,顿了一下,“离婚协议我会签字,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真正给你幸福的人。”最后一句话,不是他以反面穆的身份说的,而是以他穆奕卓的身份说的,米悦不值得再为反面穆浪费人生,她应该去寻找属于她的幸福,比如那个张涵。

    米悦震惊地看着他,这一点都不像她认识的穆奕卓,他一直都不是大度的人,甚至有点大男子主义,结婚前还会花言巧语地哄着她,可结婚后就各种要求了,生了女儿后更是诸多嫌弃。

    她提出离婚后,他从来就没有一刻说过愧疚,祝她以后幸福的话,一直都是各种冷嘲热讽。“你以为你还是十八岁小姑娘,离了婚的女人就跟蔫了的菜,谁要啊。我现在给你吃给穿,你该知足了,要你生个儿子都像逼你上吊一样。不能生儿子,要你干嘛啊!不中用的母鸡。”

    每次听到这样的话,米悦就气得浑身打颤,深深懊悔当初怎么瞎了眼看上他。可一想到宁宁还这么小,她不能这么容易地被他扫地出门。发现他出轨后,她要求他把其中一套房子记到宁宁名下,她要为宁宁留点保障。

    今天穆奕卓这样说,米悦都怀疑他是不是吃错药了?

    穆奕卓也明白对于米悦来说,反面穆之前种种恶劣,不可能一天就转变。他平静地说,“我最近经历了一些事,让我想明白了,毕竟我们夫妻一场,我也希望我们能好聚好散。在我们真正离婚之前,我也想弥补一下之前愧欠宁宁的。”

    米悦满肚疑惑地望着他,不知道他这番话几分真几分假。

    穆奕卓在心里暗暗庆幸,自己的演技还是可以的,他既要让米悦不怀疑他为何转变如此大,又要顺理成章地给她们母女二人一点点关怀。虽然反面穆在那边对他的妻子那样,但他的良知让他无法对这个米悦作恶,而且孩子是最无辜的,他希望宁宁能感受到父亲的关爱,即使只是有限的时间里,他也希望她们能感受到一丝丝家庭温暖。

    穆奕卓借审核合同资料的机会,让周彬收集了一些喻剑武与孔军的证据,周彬很老实,单纯地以为领导是让他复核合同。穆奕卓也没告诉他实情,时机未到,他一定要低调。

    距离穆奕卓来到这个世界一个月还剩一周的时间,穆奕卓要和反面穆谈判了。

    晚上,穆奕卓打开镜子,用意念唤出反面穆。

    反面穆本来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可他一看到穆奕卓手中的笔记本,脸色大变,大叫起来,“这怎么会在你手上?”

    穆奕卓冷笑,“这不是显而易见吗?你的秘密不再是秘密,甚至可能是你的……软肋。”

    反面穆急了,一边拍着镜子一边威胁他,“你给老子老实点,你敢乱搞,我,我找人弄死你。”

    穆奕卓看着反面穆狗急跳墙的样子顿觉好笑,明明现在被人捏住把柄的是他,他还凶什么凶?“好啊,既然我的人生安全已经得不到保障,不如我将这东西交给能保护我的人,我想他一定很好奇这里面都记了什么吧?”

    反面穆一听愈发暴躁,“你敢随便给别人,我一定杀了你。”

    穆奕卓冷笑,“没有啊,我没有随便给人,我只是打算拿给当事人,比如喻剑武,他一定会感激你把每一笔账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连交易地点都标得如此详细。”

    没等他把话说话,反面穆已经开始抓狂,“穆奕卓,你到底想干什么?”

    穆奕卓知道反面穆慌了,原来他猜的没错,反面穆这本秘密账本连喻剑武都不知道,一定是反面穆打算将来自保时,威胁其他两人的砝码。那如果喻剑武知道了,不光会抢回他那份,还会找人对付他,喻剑武这个人可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穆奕卓平静地说,“七天后,我们一起喝镜面酒,交换回来。”

    反面穆的脸胀得通红,却不得不答应,憋了半天,终于咬牙切齿地说,“好,我同意和你换回来,但你要保证这本日记绝对不能落到其他人手里,包括米悦。”

    穆奕卓点点头,“没问题,我只想回到我的世界。”

    他们约好七日后晚九点,还是那个酒吧,他们一起饮下镜面酒,回到自己的世界。

    反面穆愤怒地关上镜子后,穆奕卓拿着镜子久久的沉思着。

    一切,终于能回到正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