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一集 蚀心妖 第一章
    第一集蚀心妖第一章

    公元2064年3月24日地点:圣彼得大教堂广场晚上八点

    凉风徐来,圣彼得大教堂广场上没有白天扰人的喧嚣,在黑夜的衬托下显得一片宁静,广场周围被四层设计精巧的圆柱层层环绕,圆柱回廊的上头,共有一百四十尊栩栩如生,白色的圣人雕像伫立,在夜色之中让人倍感庄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广场上,由凯勒格拉皇帝从埃及运回的方尖碑高高耸立。方尖碑的下方一名神父低头往教堂的方向快步走去,脸上充满焦急的神情,并不时回头张望,突然……

    “喀”地一声,神父的后脑不知被何人以钝物重击,当场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两名男子抛下手中的棍棒,其中一人在神父的怀中一阵摸索,掏出了个刻有希伯来文的小瓶子,却又惨叫着松手将瓶子丢开,双手竟被瓶子的独特力量烧得溃烂。

    那人身旁的男子咒骂出声,从口袋取出一张绣有逆十字的黑布,小心翼翼地将瓶子包好,放入带来的一个木匣中。

    两名男子见任务达成,神色匆忙地离开广场……

    四天后纽约市时代广场,下午五点半

    正值下班时间,让原本就拥挤的纽约市区更显得寸步难行。一路上车水马龙,好不热闹,可是与那热闹的纽约相比,纽约市民脸上的表情可以用冷漠二字来对比。

    举目望去,一张张冷漠的脸,面无表情地走着,仓卒的脚步,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纵使传来什么声音,或许有些人会好奇地望上一眼,但是大部分的人会选择一切都没发生。

    人们仓促的脚步,急驶而过的车辆,不断闪烁的灯光号志,日升日落,一切就好像是快转而过的电影。但有些人突然停下了脚步,皱起眉头,鼻间不断嗅着,充满车辆排放废气的空气中似乎有股淡淡的甜味,夹杂在污秽的空气中显得十分难闻。

    察觉到的人捏起鼻子,更是加快脚步地离开,不时在心中抱怨着,现在的生活质量真是越来越差了。

    夜晚的纽约是堕落之城,虽然依旧热闹非凡,但是却多了些惯在夜晚活动的人们,他们颓废,眉宇间多少流露出对社会的不满;他们充满戒心,就算是朋友也不轻易相信;他们放纵,只为了追求一夜的欢娱;他们仇视,敌视一切将他们视为负担的人们。

    马列是一个标准的放纵主义者,他的生活只为追求快乐,夜晚的纽约对他来说等于天堂,是他追捕猎物的最好时机,落单的倒霉鬼就是他最好的猎物。

    这天马列闲来无事在街上逛着,遇到了一个黑人好友,两人相视一笑,双手不断与对方以某种节奏拍打着,捶了胸膛两下后相互拥抱,摆出手势同声说道:“快乐!”

    其实这个口号并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每一区的帮会份子见面时的习惯,也是表明身分的记号。

    马列搭着那人的肩膀,说道:“最近有没有门路?”

    黑人全身随着随身听的音乐节奏摇摆着,就连说话也带着节奏,答道:“我们进了一批大麻,还搞上了两个妞,要来试货?”

    马列一听有妞可上,兴奋地舔了舔嘴角,笑道:“你说呢?”

    两人不约而同的大笑出声,突然,马列皱起脸,鼻子不停嗅着,发觉原本就不好的空气中夹带着一股莫名的甜香,那种味道与空气混合后显得十分难闻,不禁咒骂出声:“靠,什么味道那么难闻?”

    马列的黑人朋友也闻到了,整张脸皱成一团,夸张地叫出了声:“拜托,这是什么味道?狗屎!”

    两人不断猛吐口水,双手在鼻前挥舞,想要驱散那股怪味,却发觉怎么也驱之不去。

    两人大感没趣,马列提议道:“别逛了,走,去你那爽一下吧!”

    那黑人也点头表示同意,两人招了部出租车,一同消失在纽约街头……

    两天后,纽约市立医院

    “呜咿呜咿”救护车的鸣笛声响遍纽约市大街小巷,每一趟回来都载着病患,医护人员忙得焦头烂额,可是病患人数还是不断增加,让他们觉得奇怪的是,除了意外事故的伤员外,有近九成的病人症状完全一样,似乎是某种急性传染疾病。

    “发烧、头疼、呕吐、干咳,我的天啊!不过是流行性感冒罢了,可是怎么那么多人同时被传染?”值班医师详细问过所有患者症状,心想纽约该不会发生流行性感冒了吧!

    “医师不好了,有位稍早入院的病人情况危急。”一名护士匆忙地跑进来叫着。

    “好的,我马上赶到。”医生心中隐隐觉得事情不妙,连忙朝急诊室走去。

    来到急诊室,看着神情痛苦、捂着胸口猛咳,最后咳出一滩鲜血的病人,急忙翻阅手中的病例,问道:“马列,你哪里感到不舒服?”

    “胸口,胸口……”马列难过地讲出位置,又不断痛苦地扭动身体。

    马列没有回答,双手抚着胸口不断翻来覆去,自从那晚到黑人家狂欢过后,他就感到身体不适,原本以为只是小感冒,便自行买药服用了事,却没想到症状不但没有解除,反而越来越严重,到最后被家人送到医院集诊。

    医生把听筒放到马列胸前,细听病人的心跳与呼吸,发现病人的呼吸声中带有异样杂音,连忙吩咐道:“护士小姐,将病人送到X光室作检查,拍完X光片直接拿来。”

    “是的,医师。”

    过了几分钟,马列的X光片交到医生手上,医生仔细一看,发现X光片中的肺部竟出现莫名阴影,且模样近似生物,大骇之下,连忙吩咐护士道:“再把马列推去作计算机断层、超音波扫描,快……”

    才刚吩咐完,又有一名护士跑来叫道:“医师,又有十几名病患情况危急。”

    医生又赶紧过去,沿途中听见无数病人发出哀嚎,不禁让他有掩耳逃离的冲动,赶到急诊室,发现所有病人的症状都是一样,感到胸痛、不断呕血,X片的结果也是一样。

    “我的主啊!这是什么怪病?”医生检查完所有病患后喃喃自语。

    这天夜里,除了纽约市立医院同时挤进了三百多名病患外,各大公私立医院也分别涌入了数十到数百不等的病人,仔细诊察过发现,所有的病患都症状相同。而且发病前都闻过一股莫名甜味,另外所有病患都还有一个相同特征,几乎每个人都有一条到两条的前科,这个发现不禁令医生们啼笑皆非,难道这是神所给予恶人的罪罚吗?

    隔天一早,各大报纸分别以头条刊登:“纽约市爆发莫名疾病”,搞得纽约市民人心惶惶,因为这种疾病前所未见,也引起全国人民重视,美国总统更为此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应对之策,并派出白宫发言人安抚人心,美国股市因为这次疾病更是重挫了三百多点。

    疾病不断蔓延,越来越多的纽约市民被送进医院,各大医院的病房爆满,医生、护士们整夜未眠,有如一场无止尽的接力赛,照顾一个又一个被送进医院的病人,医院的病床数次调整,但仍旧不敷使用,不得已之下,只好将其它快要康复的病人移至走道,空出多余的病房来照顾这次感染的患者。

    医生们试过各种药物,发现这种疾病会因为体质而有不同的抗药性,无法可施之下,医生使用含有类固醇的药物来治疗,但是成效不彰,病人们的症状仍旧无法减轻。

    就算采集患者体内的血液样本,想查出究竟是何种病毒作祟,可是经过检查,发现人体内竟然没有任何异常病毒,让无数名医束手无策。

    接着病情又变,先前入院的几位病人包括马列在内,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死亡,死因匪夷所思……

    “医生,不好了。”一名护士慌张地跑到医生面前喊着,那名医生叹了口气,故做轻松地答道:“医生很好,别急,有事慢慢说。”

    那名护士不答,拉着医生的袖子就往一间病房跑去,那名医生被扯得莫名其妙,但也任由护士扯着。

    到了一间病房,数名护士神色害怕地站在病房外不敢进入,那名医生见状,问道:“出了什么事?”

    可是没有一名护士回答,只是指着里面其中一位病人。

    医生走入病房,发现最先入院的马列已经毫无生命迹象,嘴巴张得老大,可奇怪的是胸口处不断起伏,像是有什么东西要跑出来。

    医生强压下心中恐惧,走上前仔细一探究竟,发现马列尸身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剧烈,还传出奇怪的声响,不禁伸手一摸……

    “啊……”医生突然惨叫出声,吓得房外的护士惊慌逃逸,一双长约五公分,昆虫特有的大颚从马列的胸口窜出,紧紧夹住医生的手,让医生痛得不断挣扎,又突然提高分贝惨呼出声,只见一根长达三公分的长喙往医生手臂啄去。

    医生好不容易将手抽回,却看到一幕宛如恐怖片的场景……

    “喀滋喀滋……”那双大颚不断噬咬马列的尸身,将尸体咬出一个约莫十来公分的大洞,两对虫脚撑着尸体让头部探出,接着如同破蛹而出的昆虫般爬出尸体,张开沾着体液的翅膀拍动几下,硕大的虫眼与医生四目相对。

    那怪虫通体黑亮,形似甲虫,不过却有成年人的巴掌大,一对大颚异常发达,头部顶端长有一条长约三公分的长喙,六只脚长着如倒勾的毫毛,两对大眼咕溜溜地转动,全身发出一股莫名的甜香。

    医生吓得全身发软,不住发抖,连爬起来逃跑的勇气也丧失,过了好一阵子,那只莫名的昆虫似乎感到厌烦,张开翅膀就朝医生的头飞去……

    “啊……”医生避上双眼,双手抱头,全身缩在一起,心中默念无数次主的名,以为这次在劫难逃,可是又过了好一会,他睁开双眼,发现并没有受到攻击,不过走道上却传来数声惊呼、惨叫,医生探出病房一看,发现那只昆虫到处攻击,好像又有数人受伤,接着又听见枪声大作……

    “磅磅磅……”原来是一名警卫眼见情况不对,掏出配枪就是一阵猛开,好不容易才将那只昆虫击落。

    被击落后,昆虫的翅膀、虫脚颤了几下后又缩成一团,身躯不断流出绿色液体,就此没了声息。

    这时众人仍不敢太过靠近,生怕那只昆虫会再暴起伤人,又过了几分钟,那名胆子较大的警卫上前踢了几下,确定真的死亡之后,众人才惊魂未定地上前指指点点,猜测这到底是什么生物。

    经过解剖、化验,医生们发现这只昆虫并不在目前所认知的生物范围之内,令大家伤透脑筋。就在同时,又有数名病人死亡,体内孵育出的昆虫到处伤人,可奇怪的却只挑未染病的人类,于是医生们采集了部分样品、检体并致电请“疾病卫生管制局”的专家前来,但是依旧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屋漏偏逢连夜雨,过不了多久,那些经过昆虫噬咬的人们也感染上这种疾病,而且死亡人数越来越多,也代表被孵化出来的怪虫更多,甚至有些已经逃到户外。

    未免疫情继续扩大,医生们开始将只要体内开始出现异样生物的病患就推进手术房进行手术,虽然能够将还未长成的怪虫给割除,但病人的性命仍旧无法保全;逼不得已,医生将送至医院的病人全数隔离,甚至只要确定病人死亡,就将尸体送至冰柜,总算是暂时遏止疫情经由生物扩大,但这只是治标,到目前为止仍旧没有查出此怪病是如何传染,患者得病前闻到的甜味究竟是什么?亦或是他国反美激进份子使用的最新生物武器?

    虽说经由生物感染的疫情控制,但是感染者仍旧没有减少,反而以惊人的趋势增加,疫情爆发不过四天,纽约市就有数万人受到感染,数千人发病死亡,纽约上空不时可见怪虫飞舞,许多人吓得将自己锁在家中不敢出门。

    为此,美国总统再次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之下,对纽约市下达紧急戒严令,纽约市各大学校、公司行号停止上班上课,更部署陆军单位封锁进出纽约的所有路线,无数身穿特殊防护衣的人员开始捕捉肆虐的怪虫,同时展开消毒工作;所有人一律在家中自我隔离,凡出现发烧、呕吐症状者一律通报,不实报者经查出则施以罚款、判以重刑;并召集全国遗传、疾病、生物学等相关权威商讨办法。

    如此又过了一个星期,疫情仍然无法控制,纽约市感染者已达十余万人,三万多人发病死亡,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些由人体孵出的怪虫已全数扑灭,总算能稍减疫情扩大的趋势,纽约市民也终于能够踏出家门,不过仍是被限制在纽约市内,不得出境。

    全国上下国旗特降半旗表示哀悼,歌曲“天佑美国”更是在大街小巷唱个不停,美国经济也为此事跌入数十年来的最低点。

    公元2064年4月8日白宫

    美国总统满脸疲惫,额头上的皱纹好像为此事又添增了许多,一个星期来,无数新闻媒体致电询问,究竟疫情何时才能得到控制?这个答案,他也很想回答,一再的保证,一张张空头支票开出,只能暂时舒缓浮动的人心,却无法解除疫情。

    美国总统搓了搓太阳穴,重重地叹了口气,根据民调的显示,已经开始对他的施政及危机处理能力感到不信任,如此下去,那他下一任大选寻求连任势必困难重重,该怎么办?

    美国总统想起先前几次会议,竟然有官员提出要以非常手段,将纽约市夷为平地,以消灭疫情,或许这个方法可以有效阻止疾病扩大,但纽约是美国政商重镇,岂能说毁就毁,况且还有居住在纽约市百万人民的性命,又怎能开玩笑?

    美国总统想到这里暗骂一声,那些所谓的医学权威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整日只会固执己见地争执,以为自己所提出的观点才是正确的,但结果没有一个有用。

    “难道,没有人能够解决吗?”

    美国总统脑中灵光一现,想起了梵帝岗有一支专门解决各种怪异现象的特殊部队,而且办事效率极高,每一场委托,从来不花六天以上的时间完成,不过在各国的档案数据中,要请出这支部队,似乎得付出相当沉重的代价。

    他又叹了口气,播了通电话:“喂,梵蒂冈吗?我是美国总统,帮我接教宗,烦请他出动第十三课的超自然特别小组。”

    电话的另一头久久没有响应,像是确认什么似地问道:“总统先生,请问您是要梵蒂冈出动超自然特别小组吗?”

    美国总统很肯定地答道:“是的,麻烦您了。”

    “好的,那我知道了。”那名神父接完电话,向办公室内,一名头发花白,身穿白色滚金神袍,头戴王冕的老者说道:“教宗大人,美国总统致电要梵蒂冈出动第十三课的最精锐小组。”

    那人说完打了个寒颤,好像第十三课的那些人是妖魔鬼怪一样。

    教宗听见时也皱起花白的眉毛,接着左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显然对超自然特别小组十分头痛,问道:“超自然特别小组有谁人在纽约?”

    那名神父想了想,答道:“黑道神父,保罗。”又急忙问道:“教宗大人,您真的要出动超自然特别小组吗?十三课应该还有其它人可以胜任,不一定要出动他们吧!”

    那名神父可是记得很清楚,梵蒂冈的第十三课是专门用来对付一切常理、科学无法解释事物的部门,旗下有专业除魔师,以及外聘的魔物猎人,负责解决世上一切魔物,但最厉害的,是从各宗教延聘而来的五人小组,每个人足以抵过一队十人的精锐除魔队,却也是令教廷头疼万分的问题份子。

    所到之处比蝗虫过境更加可怕,甚至可以说是寸草不生,除了非到必要的任务,教廷是不会轻易让他们出动,虽然号称拥有百分之百的任务完成率,但是他们的破坏力,也是百分百。

    教宗挥挥手,叹道:“不,时间上实在来不及了,每拖一天,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此死去,事到如今,也只有派他们出动了,不过,为什么会是保罗呢?”

    教宗眉头锁得更紧了,一想到保罗的事迹,胸前十字就划个不停,突然喃喃自语道:“对了,他现在也应该在纽约吧?这种大混乱他是从来不会错过的,可是那人的作风实在让人难以恭维。”

    语顿,教宗吩咐道:“你先下去,顺便把布雷恩也叫来,叫他尽速赶往纽约,以免保罗把纽约给拆了。”

    “是的。”那名神父胸前虔诚地再划个十字,转身离去。

    “唉,背负诅咒的男人有时还真麻烦,明明‘超自然现象特别应对小组’就有六个人,可是大家偏偏都将你遗忘,你说是不是呢?”教宗又再次自言自语着,脑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纽约

    原本人潮拥挤的大城市因为疫情显得冷冷清清,偌大的时代广场稀稀疏疏地只有几个人经过,四通八达的街道上处处悬挂着升至一半的美国国旗,为这次死亡的人们表示哀悼。

    虽然纽约市民因为这次莫名的疾病几乎都躲在家中,不过也是有少部分不信邪的人们跑到街上,而他,就是其中之一。

    一袭黑色的风衣,双目深邃的像潭湖水,浓浓的忧郁是眼里唯一有的颜色,那人无精打采地四处望着,可是嘴角却挂着嘲弄似地微笑,彷佛对这次疫情毫不关心。

    男子走着走着,却突然被暗巷里伸出的一只手抓住,那名男子还来不及反应,人已被拖往暗巷里。

    “钱拿出来!”

    男子才刚站定,见是两名手持利刃、身穿恶魔咆哮图样衬衫的青年,但他们却又紧张地回头张望,在看到男子时却愣了一下,低头看看手上的武器,这才恍然大悟,知道眼前的人是他们抢劫的对象,再次大吼道:“钱拿出来!”

    男子见到此景心中似乎并无半点惊慌,只是饶有兴致地望着两名青年身上的图样。

    “钱拿出来!”其中一名青年回头后又吐出同样的话,重复做着同样的动作。

    “钱拿出来!”那名青年又再一、再一次的说出同样的话。

    身旁另一名青年目瞪口呆地望着友人,然后看着友人说出重复不断的话,做着同样的动作,不禁推他一把,不满道:“你在玩吗?别闹了。”

    被推的那名青年感到莫名其妙,骂道:“靠,我哪有在玩,你发神经啊!”

    两人就这样把男子抛在一旁,自顾自的吵了起来,男子见状也不作声,只是笑了笑,然后又摇摇头。

    就在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奇怪的事发生了……

    “吱……嘎……喀……”

    两人头顶上,住户所架设在窗外的铁栏突然落下,重重地往两人砸去,两人听到怪声时不自觉往上一看,看到的是无数的铁栏正往他们砸来,两人的惨叫声,就被无数重物落地的剧烈声响给淹没了。

    “真可惜,亏我还蛮喜欢你们身上的衣服。”

    男子戏谑的笑容更深了,对着地上不断渗出的血迹,两人血肉模糊的尸体摇摇头,纵身一跃,两脚在两人由铁栏堆成的坟墓轻点一下,人已出到巷外。

    “这该死的诅咒真的很不好玩啊!”

    男子口中低语着,黑色的身影缓缓走过纽约市区,一阵带着汽油燃烧臭气的风吹过,吹起他黑色的风衣,吹乱了他那如墨般漆黑,却又狂野中分的长发,一甩头,潇洒地将那吹乱的发甩开,却不小心撞到了一名神父。

    “抱歉。”男子望向神父时好像见着了熟人想要打招呼,却又突然想到什么将举起的手放下。

    那名神父被撞到时回头狠狠瞪了男子一眼,拍了拍被撞着的肩膀,口中不断嚼着并吐出鲜红的液体,又继续往前行。

    神父行经男子离开的暗巷时望了一眼,见巷中两名青年惨死的模样,然后怪叫出声:“哇靠,你们两个还真倒霉,怎么被压成了烂泥,愿主哥保佑你们,保佑你们一定下地狱,阿门。”神父随便在胸前划个十字,又吐了口鲜红液体在两名青年尸身上方的铁栏上。

    神父漫无目的四处逛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绘有美女图的小纸盒,打开盒盖,掏出一颗绿色的小果实,果实剖成两半,并涂以石灰,夹着一截产至东南亚的槟榔花,仔细一看,原来是被誉为台湾口香糖的槟榔。

    保罗掏出一颗放入口中嚼着,左手在胸口猛抓,歪着头左看右看,走路的姿势更是难看到极点,正确来说是没有人能像他一样,把外八字走得那么难看、嚣张,真是破坏神父的形象。

    “无聊,无聊透了,妈的没事搞什么流行病,害老子在家闷了好几天,每天看着锁码频道憋着一肚火,要召妓也没人敢出来,真是的。”

    神父口中不三不四地念着,左手不断抓着胸口,脸上的表情粗俗不堪,突然眼前一亮,看见两个穿着暴露,身材火辣的妙龄女郎从一间酒馆后门走出来。

    神父见状冲上前去,挡在两名女郎面前,笑嘻嘻道:“嘿,小姐,多少钱?”

    两名女郎见到神父都吓了一大跳,听见对方询问价钱时更是愣住,旋又吃吃笑道:“怎么?现在神父也喜欢搞这套啊?”

    “那是一定要的啦!”

    神父吐了口食用槟榔后独有的鲜红液体,说道:“神父也是人,也需要灭灭火,不然神父会被欲火焚身,我相信主哥也同意我的说法。”

    语顿,不耐烦又问道:“快说,到底要多少?”

    两名女郎低声讨论一阵,说道:“一个人三百美金,两个人六百,不过您既然是神父,我们姊妹俩也打个折,五百美金就好。”还向神父抛了个媚眼。

    不过神父对这个价钱似乎很不满意,比出中指叫道:“哇靠,妳们是镶钻的啊?五百美金,干脆妳们给我好了?靠,五十块钱美金,不要拉倒。”

    两名女郎吐了口唾沫在地上,也比出中指,说道:“五十块美金,你去抢好了,我们走。”

    “抢,这个主意不错,老子干神父前也喜欢来这调调儿,钱拿出来,还有把内裤脱下,靠墙站好。”

    神父从神袍里掏出一把模样奇怪的弯刀威吓着,当场吓得两名女郎花容失色,其中一人趁着神父不注意的剎那跑进酒馆呼救,过不了多久,一名壮硕的黑人大汉拿了把来复枪走出来,骂道:“是谁敢抢我的小姐?”

    “靠,就是老子我。”

    神父完全不把壮汉手中的枪看在眼里,手中弯刀挥了几下,说道:“死胖子,今天抢你是给你面子,女的脱下内衣内裤,男的,钱拿出来。”

    “想抢,去你的,咦?”

    壮汉仔细看着神父的相貌,咧开大嘴并张开双手叫道:“你是不是保罗,保罗老大,我是基邦啊!你不认得我了吗?”

    保罗歪着头想了想,看着眼前热情的基邦,说道:“基邦?没印象,不认识,听都没听过,死胖子你是哪位?”

    “老大,我是以前帮你搞走私的那个瘦小子啊!后来才变成这样的,老大,人家都说你跑去当神父了,想不到这是真的。”基邦给了保罗一个拥抱,笑嘻嘻地说着。

    “好像有印象。”

    保罗实在想不起眼前的基邦到底是谁,他是记得有一个手下好像也叫做基邦的,不过跟眼前的这个胖子比起来,实在找不出有相似之处,看来大家说得没错,肥胖真的是美丽的大敌。

    不过保罗还是装作已经想起来,点头说道:“哦,原来是你啊!那基邦,今天老子要搞这两个妞,可以吧?”

    “没问题,当初谁不知道老大你最喜欢吃霸王餐,现在当然一样免费,算是基邦孝敬老大您的。”基邦拍拍胸口,满口答应。

    基邦身后两名女郎听得一头雾水,但听见要她们免费让保罗上时,不约而同地出声抗议道:“基邦,我不要。”

    “我也是。”另一名女郎附合着。

    “别吵。”基邦狠狠地怒斥两人,骂道:“妳知不知道保罗老大是怎样的人物,今天他愿意搞妳们是妳们的福气,再吵,我就提高妳们抽佣。”

    两名女郎这才不敢作声,只能默默接受眼前的安排。

    基邦搓着手笑道:“保罗老大你别生气,酒馆后面有房间,您随意用。”

    “这才象话。”保罗大剌剌地搂着两名女郎往酒馆走去,正准备一解多日的欲火时,后方突然有两名身穿西装的男子将他叫住:“抱歉,联邦调查局,保罗先生,美国政府想请你帮个忙。”

    罗心中暗骂,转身对着两名探员叫道:“有什么事比老子我灭火更重要?叫那个被鬼搞的美国政府等一等,等老子消完火,到时有啥事要谈再说。”

    保罗便不理两名探员准备走进酒馆,岂料又被两人拉住:“事态紧急,请保罗先生现在跟我们走一趟,如果有得罪之处,请原谅。”

    “紧急,也没有比老子灭火更紧急,我告诉你们,别以为神父不会打人,再拉我就翻脸。”保罗指着两名探员的鼻子警告着,但是对方全无让步之意,就在此时,他的电话响了……

    保罗一看号码不禁猛叹气,万般不甘愿地接起来,说道:“有屁快放,老子赶着灭火。”

    电话的另一头似乎对保罗说话的方式习以为常,并没有任何不悦,说道:“保罗,教宗大人有事吩咐……”

    保罗听着另一头那人所交代的事务,脸色越变越差,直到事情交代完毕,他又骂了几句,手指指向两名探员道:“你……你们好样的,这次是教宗老大吩咐的就算了,如果再有下次,我会让你们知道没有绑绳子的高空弹跳是什么滋味。”

    语顿,推了两名探员说道:“走吧!不是有事要办,瞪我干嘛,想死吗?你们可以选择很多种死法,不必挑上我这种。”

    两名探员一脸不满地走着,心想为什么拯救美国这样重大的任务,会找一个这样的神父?

    待保罗与两名探员走后,基邦与两名女郎这才回过神来,其中一名女郎问道:“基邦,那个人究竟什么来头?为什么连联邦调查局都对他尊敬异常啊?”

    基邦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保罗老大以前在黑道是出了名的狠角色,每个黑帮份子听见他时都会吓得连枪都拿不住,我记得他的外号叫千人斩,号称当大哥时是砍千人,跑路时也是被千人追着砍。”

    两名女郎听见基邦的话都“噗哧”笑了出来,心想这保罗也太好笑,竟然连外号都有这样的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