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一集 蚀心妖 第七章
    第一集蚀心妖第七章

    日暮西沉,耀眼的太阳变成一颗红橙色的火球高挂天边,映得大地昏黄一片;彩霞漫天,朵朵五彩缤纷,将天空点缀的如诗如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地面建物林立,参差不齐地将纽约变成了水泥丛林,街道如条条小河,将纽约化成了好几个区块,当中车辆零星地快速驶动,像极了河上小舟随波逐流。

    平凡的景象,不知在纽约重复多少遍,可是今天的黄昏却多了点不同,一群不速之客破坏了纽约的繁华、平静。

    无数身披漆黑油亮的外壳,状似甲虫的蚀心妖遮天蔽日,把纽约市变成了牠们的领土,飞舞空中,攀爬于高楼大厦,攻击一切活动的生物。虽然多数人躲在家里,不过只要露出一点空隙,哪怕是纱窗,牠们也有办法突破防线,在人类身上孕育出下一代。

    尸首随处可见,上头爬满了那状似甲虫,却比之恐怖百倍的蚀心妖。有些人从高楼坠下,成为魔物的产卵地,在半空就被黑色的虫体覆盖,落地时千疮百孔,被种下了数不清的虫卵。

    外头盘旋的蚀心妖往人类的屋子里冲,人类们可笑地、惊恐地往屋子外冲,他们的理性,在遇见那群不属于人界的生物时荡然无存,让自己往最危险的地方逃,成为魔物最棒的滋生温床。

    恐惧,已不足以表达,世上没有任何字眼可以形容纽约市民的心情,他们眼睁睁看着亲人被魔物攻击,却一点办法也无,魔物们嚣张地在空中展翅,嘲笑人类的无能,只能任由牠们宰割,为牠们孕育出下一代。

    事发突然,美国部署在纽约的军队原本已经有大半撤离,只留下少数人员把关,得知魔物又再度出现时纷纷掉头,快马加鞭,就往纽约市赶去。

    还未到那达目的地,远远地就已望见蚀心妖在空中所聚集的黑云,所有人莫不暗暗吃惊,手中的武器紧紧握着,就连骨节也泛白。

    可是却有一点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所有的魔物竟然只在纽约市区破坏,并没有飞出市区范围,好像有一层力场束缚住牠们,限制住牠们活动的范围。

    十三来到街上,难闻的甜香令他作呕,恼人的振翅声让他有将耳朵掩起的冲动,举目望去,四面八方尽是数不清的“蚀心妖”,他大吼一声,方圆五十公尺的妖物着火燃烧,变成一团团卷曲的焦炭落地。

    十三恨声说道:“该死的,竟然召唤了那么多渣子。”

    风衣无声自动,魔力呈波状发出,十三的手划过胸前,一吋吋地不知在探寻什么,突然定向北方,似是有了发现,喃喃道:“找到了,那祭司身上的力量反应是往那边去。”

    他大步一跨,脚步落下,那步伐竟然跨过了一条街,几十公尺的距离转眼即过,数步跨出,人在大街小巷短暂停留。

    只是每过一处,十三的眼前都是多不胜数的蚀心妖,黑亮的虫体如同繁星点点,并感受到他身上的魔气后蜂涌追去,令他感到不耐。

    “不知死活!”

    十三跨出每一步,所经过的地方必有蚀心妖化作火球掉落,但数量实在太多,而且杀不胜杀,无奈之下,压住想要将纽约夷为平地的冲动,继续循着那祭司的能量反应追去。

    “答。”

    十三忽然停下脚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低头望向胸口,感觉着体内的流动,双手在面前一捧,一团黑雾缓缓出现于手中,雾中流转幻动,出现了一座小小的沙漏。

    十三看着那座沙漏,皱眉叫道:“该死的,原来又到了那天,不行,得加快脚步。”

    十三将沙漏往胸口一塞,连同那团黑雾一起没入胸部,又跨出数步,随着祭司所留下的气息瞬间走过几条大街,来到了原先商讨会议的教堂前。

    “难道是芬克?他是教廷的红衣主教之一,不可能会帮撒旦教做事啊!”

    十三暗自沉吟,教廷的红衣主教成了撒旦教的祭司,这未免太过荒谬,可是那力量反应的确是停留在这儿,难道是那名祭司跑到这来躲藏?

    仔细观察了四周,蚀心妖占据了每一吋土地,却不敢靠近一栋建物,十三推测可能是教堂的气息让牠们厌恶,又靠近一点,来到教堂外侧,发现并不是如此,教堂四周被人布下一层结界,神圣的力量波动缓缓散发。

    就在十三靠近的同时,结界蓦地耀起白光将教堂包围,令他胸口烦闷,浑身不自在,左手挥过,魔力如潮水般席卷教堂,正邪之力相互对抗,一阵彼消我长,他心中微讶,想不到这个结界竟然无法轻松化去。

    “嗯,除了‘六芒缚妖’,还混合了‘圣光’,最后在辅以‘光明咏叹’,看来真有点棘手。”

    十三脑中闪过各种结界的符号图文,发现结界中混合了三种不同的阵法咒语,每一种在人类中都算是极为高明的法术,威力之强甚至可以消灭一个低层界的恶魔,于是神情肃穆地诵出一段恶魔文,试图破解阵法。

    咒文化作闇黑光芒,以文字图腾出现在空中,圈圈飞绕于教堂四周,黑暗之力不断增幅,压得白光逐渐黯淡,却仍顽强抵抗,忽然教堂顶端的十字架出现一团迷雾,迷雾旋转流动呈漏斗状,消蚀吸纳着结界之力,不消片刻,白光淡化消失,完全为迷雾吸蚀殆尽。

    十三满意一笑,走进教堂,木制的长椅变成了一堆残骸,主那神圣的画像多了几个弹孔,好死不死地打中眼睛部分,让万民所景仰的上帝变成了睁眼瞎子。

    四周血迹斑斑,鲜血干涸后变成了暗红色,分布在白洁的大理石地板上,教堂内空无一人,十三继续循着残留的反应前进,看见神坛后方有一处阶梯通往地下。

    十三逐阶而下,落脚时轻巧无声,右手习惯性摸着墙上凹凸不平的石纹,魔力再次运起,身体随着脚步落下变得透明,直至消失不见。

    地下室里一尘不染,显示经过仔细打扫,吊灯高悬发出微弱黄光,四个大型书架整齐靠在墙壁,古文经典依序排列在架上,一张长型木桌至于中央,芬克主教浑然没发觉有人躲在一旁,坐在桌前聚精会神地不知看些什么。

    十三慢慢靠近,桌上放着一卷年代久远的羊皮,羊皮边条卷曲并有多处破损,上头写着艰涩难懂不知出自何处的古文,他低头看去,依稀辨认出几种文字,其中有一段以希伯来文写道:“末世于七罪之夜降临,遗忘的罪人将拯救世界,牠是堕落的魔鬼,也是救世主……”

    十三心中剧震,暗忖:“这是怎么一回事?”

    被遗忘的罪人,是说他吗?

    不,魔界流放的遗忘者不只他一人,当中不乏强横至极的魔王,随便一个都能将人界覆灭,那是谁?

    十三又看了几行,卷中文字混杂有希伯来文、古希腊文、埃及文,还掺有来自东方的甲骨文,但有近四成是由一种从未见过的文字书写,穿插于各种文字间,纵使他通晓各时代的文字,也不能尽窥全貌。

    芬克将羊皮全数摊开,总长约一公尺多,可是这卷羊皮所记载的似乎不是全部内容,十三逐行阅读,羊皮中从第一次的光与闇的大战开始记载,内容大部分是神与魔之间的角力,包括大撒旦所布下不为人知的各种计谋,羊皮中一一详列,但是只要到了重大事件的线索,文字立即转换为无法解读的字体。

    如此看过,十三发现当中也记载着关于遗忘罪人的事,最令他讶异的,是他们已被遗忘的真名以及一切,羊皮中全数都有,只是完全无法辨读。

    十三的心中有如掀起惊涛骇浪,全然不能自己,只要他能解读那些文字,就可以找回真名,三界遗忘的诅咒将永远消失,再也不用过得如此辛苦。

    “该死,我的真名到底是什么?是什么啊?”

    十三在心中不断吶喊,真名近在眼前,却绞尽脑汁也无法辨认,一步之差,他就可以拥有全新的人生,就只差那么一步。

    羊皮的出现令十三燃起了希望,只要能破解那种文字,他不需要大撒旦的赦免一样可以寻回自己,不过,这卷羊皮究竟出自何处?竟能够知晓这么多秘密?

    十三疑窦大起,仔细看过羊皮,想从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双眼不经意瞄过一个应该消失的教派名,这个名字,让他差点无法自持而叫了出来--古姆兰,一群最接近神,而离奇消失的人类。

    他们就定居在位于圣城耶路撒冷,直线仅有三十公里处,比之教会人员更加虔诚、严格地定下戒律,却从没有人背叛过;他们过着无欲无性的生活,是自然法所认同者。

    而立于最顶端的修道士,古姆兰的公义布道师,更是连六阶恶魔也不会去轻易招惹的对象,因为他们是神所选出的人类、最初契约之人。

    甚至连耶稣基督,那神之子相传也是由古姆兰所出,也只有他们能够预知一切,有着与魔界“地狱书”、神界“天使之书”同样的预言能力。

    可是古姆兰教徒早在六百多年前,他还没被遗忘前就以消失不见,究竟是如何失踪的?大家众说纷纭,就连祂们也猜不透。

    他们所留下的“死海古卷”,于公元一九四七年被一名牧羊少年所发现,变成了宗教人士争相研究的资料。那些古卷将人类苦思不解的迷团一一勘破,还原了事实真相;甚至有些内容有可能颠覆人们对教廷的信仰,可是最珍贵的,是遗失的最后四卷预言。

    那四卷羊皮破解了只有神魔才能主宰的事件,记载着世界末日的准确时间,还有开启末日的关键为何,当中预言的艰涩困难度,非当今人类的文明所能理解,难道芬克手中的羊皮,就是那遗失的四卷之一?

    十三欣喜若狂,想不到竟会在这寻到了“死海古卷”,这个发现替他带来了契机,只要收集齐全四卷滚动条,他将与神魔站在对等立场,再也不用居于处处挨打的劣势。

    “哼,魔鬼竟然是人类的救世主,我绝对不承认,只有教廷,才有资格拯救人类。”

    芬克的声音将十三从思绪拉回,只见对方小心翼翼地将滚动条卷起,起身来到书架前,正准备将羊皮放回时,一股魔力从身后发出,将羊皮抢过。

    芬克心中一慌,急忙转过身去,看见原本隐身的十三缓缓浮现,手中握着那卷羊皮,不由得怒道:“你是谁?把古卷还我。”

    十三摇头微笑,古卷搋入怀中,说道:“我是谁!你不必知道,因为你也不会记得,如果不想忘记,就最好不要眨眼,或是把目光转移,不然,你这该死的撒旦教祭司就会忘了我是谁,以及忘了你曾经拥有‘死海古卷’。”

    芬克心挂古卷,再也无法保持风度,气急败坏地怒斥:“你胡说些什么,我是教廷的红衣主教,怎么可能会替魔鬼的教派做事?你别含血喷人。”

    “哦,是吗?”

    十三扬了扬那件黑色的祭司长袍,嘲弄地笑道:“难道是我看走眼了,还是感应错误,这件袍上就有你的力量气息,而且那名祭司主持献祭时手拿着一件神器,而神器,只有法力必须到达一定水平的教廷人员才可以使用,算来算去纽约是最有资格的就是您芬克主教啊!”

    十三语带讽刺,将疑点一件件戳破:“还记得早上撒旦教的突袭吗?那时我们才刚到教堂没多久,那群该死的消息也未免太灵通了,如果不是有人通风报信,根本不可能有那么高的效率。”

    语顿,又道:“就当是撒旦教跟踪那名探员循线而至,但这袍中的光明之力,可是教廷人员独有,我和保罗几乎没有分开过,而嫌疑最大的,就是你芬克,除了你之外,纽约市再也找不到有谁够资格使用神器。”

    “你胡说,我根本没离开过教堂,又怎么会使用‘圣者血泪’?快将古卷还我。”芬克一手指着对方强辩着,表情狰狞,原先慈祥和蔼的模样荡然无存。

    十三歪嘴一笑,故作惊讶道:“我刚才好像没有说过,撒旦教的祭司用得是什么神器啊?芬克主教,你还真是法力无边,光凭神器两字,就可以推断出是哪件神器,我看你可以改行当预言师,一定能造福大众啊!”

    芬克这才惊觉说溜嘴,兀自强辩道:“教宗以将雷米神父遗失神器的事情通知过我,目前也只有雷米遗失神器,所以并不难猜,快将古卷还来。”

    “是这样啊!”十三笑容依旧,却突然面色一沉,左手挥向芬克,黑暗魔力席卷而去,虽看之无形却有若实质,木桌如摧枯拉朽般炸个粉碎,魔力所经之处将地面石砖块块掀起,并向两旁飞去。

    芬克首当其冲,连退数步,直至背部撞上一堵墙面,脸色变得奇差无比,伸手划了个十字,洁白莹亮的白光亮起,变作十字架状,一圈光罩将自身保护在内,白光刺眼夺目,当中所蕴之神圣之力化作晶莹亮点落下,后又消失不见。

    暗黑魔力、神力光罩,两者一碰之下,黑暗之力顺着光罩圆弧分流四散,将地下室内所能破坏的物品尽数化为虚无。

    “你使的是闇黑魔力,原来你才是撒旦教的祭司。”芬克指着十三,诬指他是撒旦教的人。

    十三并不将以反驳,只是举起手中的黑袍,以魔力不断催鼓,袍中黑雾溢出,邪恶的气息充斥,却忽见点点白芒,如萤火虫缓缓飞起,白芒一现,神器与穿者所独有的气息立即将邪气压抑,却又多了点朦胧带有七彩光晕的丝状力量流出。

    “芬克,这件黑袍中所发出的白光就是你所使的神术,你还想狡赖。”

    “喀当。”

    十三的胸口传来一记旁人听不到的声音,脸色再次变得奇差无比,心忖:“不行,时间快到了。”

    将黑袍往地下一掷,眼中黑芒如剑,说道:“我没耐性跟你耗,交出‘圣者血泪’,我会考虑让你死得快活点,还有,你为什么会月之魔法?”

    “撒旦教、月之魔法,我实在不懂你说什么?”芬克似乎打算来个抵死不认,面容一肃变得毫无表情,双眼至始至终都味离开过十三,自言自语道:“你这头恶魔,把古卷还我,还我,只有教廷才配拯救世界,恶魔,全都该堕入烈火,直至永恒,让我来惩罚你这头万恶之魔吧!”

    芬克的眼神变得呆滞,双眼爆出白光,一道裂缝从眉心出现,全身肌肉扭动,身形瞬间胀大不少,且还有继续增大的趋势,口中发出非人嚎叫,神圣之力呈几何暴涨,白光将躯体覆盖在内,猛然一闪,一只身长三公尺的奇兽以四脚站立,脚有巨爪,浑身青色皮毛,并有一对天使羽翼,背脊长有黑色剑状脊骨,颈生双头,一者如虎;一者如龙,不过双头生有两角,模样怪奇。

    十三一语道出怪兽来历,“贝努哈撒,原来你是狂热教徒。”

    贝奴哈撒,神界圣兽,为古代巫师最喜欢召唤的宠物之一,可是后来巫师渐渐发现,牠会占领主人的灵魂,所以被巫师们禁止使用,到了后来牠选择寄生在意志薄弱、信仰狂热的神职人员身上,魔力极强,论攻击力比得上七阶左右的天使。

    “吼……嘎……”

    芬克所化型的贝奴哈撒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室内书架、吊灯无不被吼声震得跳动摇晃,轰然几声巨响,声音中所含之神力将书架变成几片破木,珍藏已久的典籍散落一地。

    十三见到贝奴哈撒时嘴角斜斜勾起,苦笑出声,这次任务中他不断抱怨对手太弱,想不到现在还真的呼应要求,出现了天使第七阶左右的神兽,不过未免也太巧了,体内的沙漏即将流至尽头,表示一年之约也到来,他绝对不能浪费力气在这头神兽上。

    十三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一人独断独行,如果这时布雷恩和保罗都在场,那么他有可以轻松点,将贝奴哈撒叫给他们对付,自己去赴那六百年前,与神所定下的约定。

    贝奴哈撒庞大的身躯将地下室内近七成的空间占据,脊骨处的剑骨在天花板上留下深刻凹痕,散发而出的神圣之力开始让十三无法控制思绪,与生俱来对神界事物强烈的厌恶油然而起,他真的好想不顾一切地全力轰去,让这头不知死活的七阶神兽倒在脚下痛苦求饶,可是他不能,就因为那可恶的约定。

    十三退了几步,这是他第一次面对敌人会后退,只为了保全实力,他对自己的懦弱感到不齿。

    “吼……嘎……”

    贝奴哈撒再次大吼,强大的神力冲击着一切,石壁开始龟裂,建物不断摇晃,抖下灰白粉尘。当然十三也未能免俗,首当其冲的他面对最强的冲击,左手一推,暗黑之力将神力抗拒在外。

    贝奴哈撒两个头颅分别吐出能量波,白芒化为光柱朝十三射去,两种极端法力一触之下发出剧烈的化学变化。

    十三一挡之下将力量卸开,人退到一旁,暗黑之力分化流散,将四周壁面打出一个个窟窿,神圣之力直射而去,恐怖的破坏力将壁面轰穿,室内一片白光闪耀,让人睁目如盲,整栋建筑物违反物理原则的像是气球一样膨胀,却又往内急缩,如此反复数遍,整栋教堂才“碰”地炸了开来。

    十三被爆炸力震上了半空中,心中不知在盘算什么露出微笑,身形一落,脚尖轻触地面,还来不及站稳脚步,贝奴哈撒展现了与硕大身躯不相符的速度,兽影一晃就来到他面前,带有巨爪的前掌以雷霆之势拍下。

    十三用手一架,万钧之力在臂上如同无物,膝盖微沉,脚底下陷数公分,脸上狞笑,双眼黑芒一闪,态度狂妄,身法幻动就来至神兽右侧,以立拳打出。

    拳头击中身躯时如同对付兽化人般,巧妙地转了十五度角,由面为点,力量如同尖锥打入神兽侧肋。

    神兽痛叫大吼,庞大的身躯被打得离地腾空,落下时张嘴一吐,对着十三又是一记能量波。

    十三从容不迫地闪过攻击,黑影晃动又来到对方面前,拳头又以同法打去,但是那神兽也不是省油的灯,后脚一蹬就闪过攻击,虎头、龙首喷吐攻击,左腾右闪,双方不断闪躲攻击,找寻对方破绽。

    身法越动越快,双方一黑一花,两道身影以常人看不清的速度彼此交战,速度之快,只见两道影子不时飞来舞去,当中穿插着兽吼以及能量波,十三恍若鬼魅的身法令能量波失去准头,四周的建物变成了倒霉鬼,一栋栋在白光四射中颓然倒下,化为断垣残壁。

    双方的交战让附近的居民瞠目咋舌,在他们眼中,这场对决比之电影特效更加精采,不少人忘了蚀心妖的恐怖,纷纷从家中探头观看,却在遭受波及时变成了倒霉的牺牲者。

    四周飞舞的蚀心妖也是这场打斗的见证,牠们被十三所发出的暗黑之力所吸引,成群结队地来到此处,双方的上方黑压压地一片,数量密集的程度连阳光也为之失色。

    不过食心妖的聚集到省了十三很多麻烦,打斗时他故意地来到妖物群集之处,又在贝奴哈撒发射能量波时巧妙地闪过,瞬间就解决了大量的妖物。

    打斗的同时,十三在心中默数,一个计划在脑中成形,他不断游斗,相耗着贝奴哈撒的力量。

    贝奴哈撒沉浸在自己的愤怒中,只想将十三消灭,对方快捷的身法总是让牠扑了个空,如同猫抓耗子般逗着他。

    “三、二、一,时间到……”

    十三闪电般冲向贝奴哈撒,一把抱住对方,说道:“来吧!让我们来段天谴之旅吧!”

    十三话才刚说完,四周就已暗了下来,抬头看去,原本耀眼刺目的火球被一团黑影缓缓盖过,天色瞬息化为黑夜,万丈光芒只剩一圈光环,其余的全被黑影遮盖,忽然……

    世界静寂无声,两人的心跳、呼吸,一切动作都被停止,“蚀心妖”像一颗颗黑亮的水晶球体悬在半空,人们保持着上一秒的动作,或奔跑、或哀嚎,各种姿态都有。

    就连九大行星也停止转动,这个空间里所有的一切,都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停止,时间在人们毫无所觉的情形下完全静止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