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一集 蚀心妖 第八章
    第一集蚀心妖第八章

    “吼……”贝奴哈撒被十三抱住后发出怒吼,正想要反击,动作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停住,身体在空中淡化消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贝奴哈撒眼前出现无尽的黑暗,点点亮光如同夜空繁星化过眼前,身体似乎以高速在空中飞行,却不知目的地在何处。

    时间空间已无意义,霎时等若千年,贝奴哈撒的眼中在黑暗中看见光芒,身体也投入光芒中,眼前一亮,发觉自己来到了一个莫名世界。

    天空混沌灰暗,浮云变成了诡异的紫色飘动,阴风拂过,吹起枯叶片片,苍茫凄凉的景象里只有死物,原本该是绿油的草皮枯萎干黄,偶有几棵树木零星散布,萎顿的枝干垂头丧气,树皮有如七旬老翁的外表般毫无生气。

    贝奴哈撒大感疑惑,他为何会来到这里?

    忽然,身上的光芒亮起,外表慢慢退化,芬克从神兽的身躯里浮出,他跪倒在地,不停喘气,眼睛转动,心想:“这是哪?我到底怎么了?”

    他不知身在何处,回忆经过,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在地下室里阅读“死海古卷”,却又不知怎么地变成贝奴哈撒。

    对了,好像是在战斗,但是和谁战斗?

    芬克爬起身,见到了身穿黑衣的十三,向他笑道:“欢迎来到天刧之地。”

    “你是谁?”

    第二次重复的问题,芬克实在不记得眼前男子,难道,是他把自己带来这儿的?

    “我是谁很重要吗?”

    十三来到芬克身边,一拍对方肩膀,说道:“你很幸运,因为你将是第一个见证天谴的人类,当然啦!你也不可能活着回去人界。”

    芬克迷糊了,天谴?他为什么要遭受天谴?正要开口发问,却被十三打断:“别问我为什么,我已经厌倦了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你们也不会记得。”

    十三抬头望向天空,说道:“千多年了,每年都要受一次这样的罪,我真的是受够了。”

    芬克闻言也向天空望去,只见灰暗的天空不知何时出现了变化。

    天色忽暗,比夜晚更为漆黑,浓稠的墨更为深沉,两人睁目如盲,伸手不见五指。

    忽然风势大作,吹得两人衣袂飞扬,那风像是由四面八方吹来,不断往两人身上拂去,吹得芬克站不住脚,哀叫连连,心中惊惧非常,不知自己为何会来到此处。

    狂风呼啸,耳中尽是那风“忽啦忽啦”的声音,十三镇定自若,昂立其中,双眼从未离开过天际,任凭风势猛烈亦不能吹动半步。

    风势嘎然而止,大地寂静无声,万物恍若为之停止,那天色依旧黑得化不开,却多了点点红光。

    红点闪烁如星,毫无预警地出现在九天之上,芬克见状也抬头张望,却发现那红点越来越大,到最后竟变成了一颗颗火球,朝两人直射而来。

    芬克的表情随着火球变大也更显夸张,到后来嘴巴更是大得可以塞下一颗拳头,转身想要逃跑,却被十三一手拉住。

    “别浪费体力了,无论你逃到哪里,还是躲不过天刧之刑。”

    芬克一脸困惑地望向十三,双手不停拨打对方的手,不停重复着抬头、惊恐、疑惑、开口发问:“你是谁?”然后又无止尽地重复着。

    一直到芬克重复了第三遍,十三冷冷看了对方一眼并不说话,因为回答问题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就算芬克这时说出他与撒旦教的关系也改变不了事实,双方立场更是不用提,这一切都已不重要了,因为对方将会陪他一起接受天谴,直到死亡降临。

    年复一年,六百多次的天刧,他也死了六百多次了吧!

    十三苦笑着摇头,一般人或许很难想象吧!每一年的这时,他总要死过一次,而原因,就是为了那位天使,他的爱。

    今天,也是她的忌日吧!

    想起了她,十三的胸口又再次悸动,莫名的情绪蔓延至全身,他闭上眼,眉头紧紧锁着,眼角出现晶莹水光。

    这是眼泪吗?

    他又再一次流下这种只有人类才会有的东西,一年一次,也同样流了六百多次了吧!每到今天他都会落下一滴,也只为了她落泪。

    不过,这次天刧他有了伴,但是芬克也不是心甘情愿的就是了。

    看向芬克,那个主教在面对死亡时竟然还跪了下来,不停在胸前划着十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祈求主的庇佑,还忏悔着自己的所作所为,包括身为撒旦教祭司,盗取“圣者血泪”的林林种种都坦承不讳,这就是人类所说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

    十三望向天空,那火球正以高速落来,面积也从棒球大小变成了篮球那么大,火焰在烧得通红的球体外旋绕,而且体积还在变大中。

    “主啊!我乞求您的帮助,求您救我,我还不想死……还不想死啊……”

    芬克老泪纵横,语无伦次,双手握拳拼命祈祷着,但非常可笑的,他所祈求的主,正是这场天刧的始作俑者。

    十三一把拉起芬克,询问起神器的下落:“既然你都认了,圣者血泪到底在哪里?”

    芬克又再次以困惑的表情望着眼前认识,却又陌生的十三,问道:“你是谁?”

    “唉……”十三叹了口气,眼睛望向天空,那火球已经变得约有三公尺大,而且离他们的距离只剩寥寥数尺之遥,甚至可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浪。

    十三不再追问神器的下落,对芬克洒脱一笑,口气亲切得像多年好友,“来吧!让我们迎接天刧的威力吧!”

    看着天空巨大的阴影,耳边传来的“咻咻”声,芬克瞳孔猛地放大,眼里的惧意说明了此刻的心情,第一颗火球此时已经完全笼罩了两人的上空,直直地朝两人砸下……

    “碰……”巨大的爆炸声震撼了这个空间,火球在落地时炸了开来,巨大的蕈状云冲霄而上,碎片与流散的能量如同水面激起的涟漪,一波波扩散开来。

    剧烈的撞击让地面出现了一个深达数十公尺的凹洞,十三置身中心处,身上的衣服在爆炸时化为乌有,而芬克,早在与火球第一次亲密接触时就被烈焰烧了个尸骨无存。

    “你还真是幸运,在第一次天刑时就死了,而我,还要撑过665次才可以死啊!”

    十三一脸羡慕地调侃着,双手溃烂见骨,火球中所蕴含的神圣之力强猛无匹,就连他也抵受不住。

    “唉……”十三又叹了口气,望着第二颗飞向自己的火球,纵身一跃,说道:“来吧!”

    “碰……”火球在接触的瞬间炸开,冲击力震得十三首次出现痛苦表情,他牙一咬,强忍锥心剧痛,两只手变得白骨森森,浑身多处溃烂。

    “不行,这样下去绝对撑不住,不能再保留实力了。”

    十三眼中闪过厉芒,额头处出现螺旋交叉纹路,发色由黑转红,双手登时活血生肌,完好如初,身上的伤口也在同时复原,背后肩胛骨高高隆起,一阵蠕动,“啪嗒”一声,一对长约三公尺的蝙蝠翅膀展开,模样狰狞恐怖,形似书中所绘的恶魔。

    他高高飞起,迎向接踵而来的天刧,一拳又一拳轰向火球,猛烈爆炸声不断响起,强绝的魔力将火球打一颗颗击碎,魔力四散流溢,与火球所蕴之神力相互冲撞,又引发了一连串的爆炸。

    十三身上不断被烧出创口,却又在一瞬间复原,一层以黑色为底,混杂着各色光点的护罩如同盔甲般保护着他,每一次撞击,身上的光芒又被消弱数分,却在他源源不绝的魔力供给上修复。

    可是十三却是有苦自己知,每抵挡一枚火球,他的魔力消耗之大是他一年所需的数十倍,而恶魔的魔力就等同寿命,每用去一点,他的寿命就流失一点,万一魔力耗尽,他也就等于死亡。

    虽然连最弱小的恶魔也有上千年的长寿,可是祂们的魔力来源就是生命,魔力越强大的恶魔所施展魔法时消耗的魔力也越多,祂们的力量永远强大,并不会因为魔力减少而弱化,就算祂们只剩下一成的魔力,施展魔法时还是和十足时并无二至。

    十三再次迎向天刧,数不清的火球往他身上不断轰去,密集的攻击轰得他护体魔力破碎,直接攻击到肉身,每一次冲击都将他重创,却凭着魔力痊愈,不断的重复、重复,直到约定的数目完结。

    连续的重创让他神智模糊,魔力复原的速度开始缓了下来,他为什么要遵守这狗屁约定了?只要他反悔,就算是主也不能拿他怎样,他多么想就这样放弃,可是他不能。十三的脑中浮现了天使的容颜,为了天使,他必须忍下来,撑过这一切。

    终于,666之数的最后一颗火球向他射来,十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终于又熬过去了,看着比之前还要大上数倍的火球,他毫不犹豫就扑了上去,火焰中所含的神力,在球体未临身之前就已让身体缓缓碎裂。

    “碰”地一声巨响,什么也不剩下。

    天刧过后,空间回复原先死寂的模样,当第一道风吹起,一团火焰凭空出现,十三灰飞湮灭的身躯在火焰中重组,他睁开了眼,看着自己的身体由骨架附上神经,长出内脏,慢慢由肌肉覆盖,接着生出皮肤,罪恶的身躯接受圣火洗礼过后,他又活回来了。

    但是那如何?

    只要天使一日未寻到,他就必须永无止尽,年复一年地接受天谴,因为,这是他与神交换重生<: "="_.的代价。

    可是身为恶魔的祂,为什么向主祈愿?

    这是个好长的故事,包括他的遗忘之刑,都是从这个故事开始,因为他爱上了神的天使,被人类害死了爱人、自己。

    为了不身陷转世轮回,他向神祈求,希望以神界独有的“时间之砂”术法停止自己的时间,神答应了,祂停止了时间的沙漏,直至他与天使再相见,时光才会开始流动。

    当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也是神的计俩,直到两人相会之前,他必须于每年的这一天接受天谴,让天雷轰至灰飞湮灭,后又从烈焰中浴火重生<://" ="_.以洗涤自己的罪孽。="" “天使,妳到底在哪?”十三喃喃自语着,身上魔力流转,一件平时所穿的风衣覆盖住他赤裸的身躯。="" 忽然,空间像玻璃般碎了开来,碎片化作灿烂光芒消失,景物变幻扭曲,他又回到了人界。="" 十三打量四周,时间的禁制还没有解开,一切都还保持静止不动的状态。="" “喀……咚……”一个刻着希伯来文的小瓶子掉落在十三的脚边,转了几圈便停了下来,他低头望去,原先遗失的神器从天刧之地奇迹似地回到人界,原来芬克将神器带在身上,这倒是节省了寻找的麻烦。="" 虽然找到了神器,但以他的身分根本无法触碰,该怎么办?="" “喀……”就在十三对神器感到棘手时,耳边传来了时间齿轮再次转动的声音,日蚀在一瞬间消失,天空大放光明,一切恢复正常运行。="" 人类将如同往昔不会记得那段暂停的时间,就如同他的诅咒,全世界都将遗忘有关他的一切。="" “该死的,我没有办法接触神器,要是保罗或布雷恩在就好了。”="" 十三想起了被他抛下的同伴,叹了口气,试图以不引发神力冲击的状况下拿起神器,可是手才伸到一半,神器就以感应到他所内蕴之黑暗魔力,突然红光大盛。猝不及防之下,一股灼热的感觉从红光往手指传来,烧得他当场指尖冒出黑烟,并传来阵阵焦臭味。="" 红光侵入手指后一路向上窜去,每经一处,就冒出有如血管经络的红线,不过短短几秒整个左手就被红线攻占。="" 十三抢忍着痛,魔力往左手运去,想要将神器的能量逼出体外,只是以耶稣之血所发挥的神力非同小可,黑气、红线在他的左手展开一阵攻防,好几次红线都差点突破黑魔力继续蔓延。="" 十三大喝一声,魔力如潮水般源源不绝朝红线卷去,一双手顿呈黑色,红线节节败退,这才将神力逼出体外。="" “不愧是圣者血泪,光论这点,就比其它神器要强上几倍。”="" 有了前车之鉴,十三就任由装有圣血的神器倒在地上,甚至还保持一定距离,以免再次引起神器感应。="" “该怎么办?”="" 才经历过天刧之刑,本身魔力就已大损,又见识过了神器的威力,他可不想自讨苦吃,在自己最虚弱的状况下,捧着一个名符其实的烫手山芋跑上几条街,可是又不能把神器丢在这儿吧?="" 如果要去寻找另外两名同伴,这样势必要离开一阵,万一这段时间有人将神器捡去,那该怎么办?难道真要他拿着神器去寻找两人吗?="" “看来恶魔帮教廷做是根本就是找死,天下间大概有只有我会去碰触神的物品吧!”="" 十三又叹了口气,蕴起魔力保护着左手,一脸不情愿地捡起“圣者血泪”,甫一接触,魔力引起了神器更激烈的反应,红光耀眼如一颗小太阳,刺痛他的眼睛,手中传来的灼痛感比之前还要强上数倍,甚至已经突破了他的魔力防御。="" 他不敢再做停留,力量运至巅峰,全身黑雾缓缓散出,身法一动,留下了一条长长的雾尾。="" 保罗和布雷恩两人呆立街心,看着身旁的“蚀心妖”猖狂肆虐,不过却未攻击两人,有的靠近不到半公尺处就被弹开,或是连靠近都不敢。="" “哈哈……想不到老子连动手都不用,光是看一眼,就让牠们吓得尿都喷出来,连靠近都没这个种。”="" 保罗只道是魔物对他心生畏惧,所以不敢接近,布雷恩连忙搭腔道:“不是,牠们怕得是我们身上神器的力量,根本不是怕我们。”="" “你这娘娘腔又知道了。”="" “看看你的‘极度暴力’,你就知道我没有骗你。”布雷恩拿出“封魔针”,只见那永远不会减少的长针发出微弱光芒,轻轻颤动着。="" 保罗也取出神器一看,发现也是同样的情形,尴尬一笑,挥动弯刀,那群魔物纷纷闪避,躲的远远地,“还真的哩,难怪。”="" 布雷恩问道:“现在该怎么办?情况已经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回去向教宗报告吗?”="" “先去找十三那头妖魔鬼怪好了,魔鬼对魔鬼嘛,反正他一定有办法。”="" 布雷恩又问道:“十三?是谁?是新加入的吗?”="" “不知道。”保罗两手一摊,说道:“那头鬼养的是教宗介绍的,根本不清楚他的来历。”="" “那要去哪找……”="" 布雷恩待要追问,却发现一股强大的魔气朝他们奔来,魔力之强前所未见,若拿以前他们所遇上的魔物来相比,根本是天差地远。="" 布雷恩心中大讶,难道撒旦教并没有完全被消灭,有人召唤了高阶的强大恶魔,连忙提醒保罗:“小心,似乎有高阶恶魔朝我们这里过来了。”="" “高阶恶魔?高阶狗屎才是真的,老子管他多高,就算是180也要把他打成罗一脸不在乎,文不对题地回答着,浑然不将同伴的警告放在眼里。="" 布雷恩秀气的脸罕有地严肃起来,封魔针更是拿在手上,浑身蓝芒大作,抬头望去,空中飞舞的蚀心妖不知为何骚动起来,到处乱飞乱窜,让人感觉起来好像失去了控制,甚至可以说是在害怕什么。="" 忽然,远处由蚀心妖所变成的黑云仓惶飞离,黑云由中间裂成两半,就像“十诫”里摩西渡海的情景,一条黑雾从蚀心妖让开的天空之道中疾速朝他们飞来。="" 布雷恩见状紧握封魔针,额角流下了冷汗,黑雾中所散发出的魔力之强,是他生平仅见,人还未到,所发出的气势就以让万妖伏首,甚至令他不自觉地感到害怕。="" 就连一旁的保罗,那个迟钝、自大的家伙也发觉到魔气的力量,眉头高高挑起,以最嚣张、粗俗的表情瞪着那条飞来的黑雾。="" 黑雾朝两人俯冲而来,布雷恩如临大敌般戒备着,突然听见保罗的声音:“等等,他是妖魔鬼怪,自己人,就是那个十三。”="" “啊?”布雷恩闻言一怔,黑雾前方的十三一见到两人,就赶紧将神器抛过去。="" “接着,这是圣者血泪。”="" 布雷恩眼捷手快地接下神器,再次望向十三,已经遗忘了他是自己人,手中封魔针发出,“万恶的魔鬼,滚回地狱吧!”="" 十三抛开神器后左手已然溃烂见骨,见到蓝芒射来,以受伤的左手挥去,魔力澎湃如浪潮,驱赶着侵入体内的神力,也顺势化解封魔针。="" 两股力量相碰登时引发了剧烈冲击,布雷恩被冲力震得后退,眼前黑影一闪,脖子感到被一条东西套住,脑中同时传来剧痛,惨呼一声晕倒在地。="" 保罗一把扶住布雷恩,骂道:“好你个妖魔鬼怪,你没事袭击自己人干嘛,想死吗?”="" “我没时间解释那么多,反正等布雷恩醒过来以后,你再重新介绍一次我的身分。”十三受伤的左手颤抖着,这段路上神力对他的魔体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甚至快要侵入“核”的位置,如果不赶快催复,那可真的是拿命来开玩笑。="" 十三催股体内魔力,将受创的部位一一恢复,一阵黑芒流转,受创部位缓缓复原。="" 十三这才呼了一口气,说道:“‘圣者血泪’就是这次疾病的解药,如果要消灭蚀心妖,只要在纽约布下‘圣者六芒星’就可以完全消灭。”="" 保罗拿起神器,恍然大悟道:“是喔,那你刚才是去追解药啊!老子还以为你这头妖魔鬼怪跑掉了。”="" “我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晕倒?”也在同时,布雷悠悠醒转,一看到十三,脸色又变,封魔针作势欲射。="" “娘娘腔,他是自己人,叫十三,你是怎么啦,不是刚刚才见面,怎么又当作不认识?”保罗对布雷恩的举动感到不解,就连当初的芬克、联邦探员也是如此。="" 布雷恩叫道:“自己人?恶魔竟然会是主的阵营,我不相信。”="" 保罗不耐烦的又解释一次:“是真的,你好心点,别再健忘了好吗?我去你妈的。”="" 布雷恩这才相信保罗的话,但还是有点不太能接受,梵蒂冈十三课里面竟然会有恶魔担任除魔师。="" 十三与布雷恩寒喧过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说了一遍,当说到芬克主教是撒旦教的祭司时,两人不约而同地大吃一惊,完全没想到身为主教的芬克竟然选择堕落,成为魔鬼的一员。="" 保罗恨声说道:“芬克那头老乌龟竟然是撒旦教的狗屎蛋,老子要砍了那家伙。”="" “你别浪费体力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十三并没有说出天刧那段,就连古姆兰的手卷也跳过不提,只是轻描淡写地简单带过过程,接着再一次解说如何全数消灭蚀心妖的方法。="" “要消灭蚀心妖,只要在纽约布下‘圣者六芒星’就可以完全消灭。”="" 十三说完后,说道:“现在知道怎样作了吧!”="" 保罗没好气地搭腔道:“废话。”="" 布雷恩听完后默然不语,突然问道:“我很好奇一件事,第一,撒旦教在纽约召唤蚀心妖的动机为何?第二,他们又是如何控制蚀心妖不跑出纽约市的范围?”="" “别问我,我也搞不清楚那些该死的到底在想什么,也没兴趣搞清楚,反正我的工作是解决那些该死的,剩下的我不负责。”="" 十三嘴上说得蛮不在乎,其实他还是很在意一件事,为什么那些教徒在仪式结尾时会高喊沙利叶,而不是大撒旦?严格说来此举已经背叛了魔界至尊,而且一向低调的撒旦教为什么会搞出那么大的事端?这摆明着是要与全人界的宗教作对嘛!="" 不过此时实在不容十三细想,当前首要是解决那群像苍蝇一样讨厌的蚀心妖,说道:“布雷恩,解决蚀心妖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布雷恩正欲点头答应,突然想到一件事,脸色忽变,他可是很清楚在纽约市布下神器结界的结果,虽然蚀心妖们将被神圣之力消灭,但是得病者与沾染邪恶气息的人类、建物也会在结界里被销毁,连忙问道:“为什么是我来布下圣者六芒星,而不是你们?”="" 十三微笑高举双手,说道:“我是恶魔,没办法触摸神器。”="" 保罗似乎对十三的安排不是很满意,抗议道:“对啊!为什么是布雷恩,而不是我?”="" 布雷恩闻言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成为杀死十几万人的凶手,赶紧将神器的瓶子塞给保罗,说道:“保罗,既然你那么喜欢玩,那就交给你了。”="" “这是一定要的。”保罗拍拍胸口,叫道:“我去你的,能够一次干掉十几万人,这种事情怎么能轻易放过,哈哈……从今天过后,看来老子的外号可以改一下了,叫做:‘万人斩’。”="" 十三一拍保罗,说道:“那么保罗,你就好好享受吧!我和布雷恩在纽约市郊等你。”="" “哈哈……没有问题。”保罗拿着装有圣血的小瓶子抛上抛下,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十三,问道:“等等,纽约那么大,你该不会要我走路吧!”="" 十三说道:“你不会去找联邦调查局的笨蛋吗?”="" “也对,我都忘了。”保罗一拍额头,拿出手机拨了几个号码,接通后说道:“喂,是调查局的人吗?我是保罗,什么?你没听过?我搞你妈的,老子就是帮你解决疫病的神父啦,觧药我找到了,现在你派一架直升机过来,老子要搞定那群鬼养的。”="" 保罗挂掉电话,说道:“一切搞定。”="" 十三点点头,拉着布雷恩说道:“那我们先到结界的范围外等你。”="" “去吧!去吧!看保罗大哥我大显神威。”="" 纽约布鲁克林桥上,两人来到桥上后看着一架直升机高高飞起,循着六芒星的角度升起落下,布雷恩见状担心问道:“这样,不是会害死那些被蚀心妖感染的人吗?”="" “那又如何。”十三冷冷地望着布雷恩,说道:“如果不消灭牠们,以蚀心妖的数量来看,过不了多久也会将纽约变成死城,而且那个束缚蚀心妖的结界不知什么时候会消失,以这个数量,足以把整个美洲大陆变成地狱了。”="" “可是……”布雷恩欲言又止,虽然这么作可以挽救大多数人的性命,但是那些纽约市民就是那么该死吗?以他们的性命换取多数人的平安,可是这是几十万人的命啊,“难道没有别的办法?”="" “或许有吧……”十三嘲弄似地微笑又再次挂在嘴角,说道:“不过我对人类没好感,所以就算有我也不会帮忙。”="" “你……”布雷恩怒视对方,秀气的脸上笼罩着一股煞气,斥道:“果然恶魔是不能信任的,就算成为了教廷一员,但依旧是邪恶的、残忍的。”="" “是吗?”十三的笑容一敛,取而代之的,是近乎怨毒的眼神,瞧得布雷恩心中一慌,登时被吓退数步。="" “你们人类很高贵吗?在我们看来,不过是一群比低等种族更为卑劣的物种,甚至可以说是创世神最宠爱的废物。”="" 十三深吸了口气,全然不理布雷恩的愤怒,继续说道:“在魔界,那些低下只能在荒原生存的种族,虽然野蛮,如同人类的野兽一样,但他们只为了生存而杀戮,为了活下去而杀;而你们人类,是为了各种可笑到了极点的理由而杀戮,为了权势、欲望,就打个比方来说好了,魔界生物是为了温饱而杀人,而你们,就算是吃得饱饱的也想杀人,你想想,你们所居住的人界,有多少生物死在人类的野心、欲望之下,你们人类,才是这个星球里最不需要存在的生命。”="" 布雷恩哑口无言,他不服气地想找出理由为人类辩解,却怎样也想不出,正如十三所说的,人类是为了欲望,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进行杀戮,破坏整个地球。="" 这时,“圣者六芒星”的结界也到了即将完成的阶段,保罗滴下了最后一滴圣血,六芒星的在圣血落地时瞬间完成,分布纽约市区六个角落的圣血在同时发出耀眼红光,并生出一条条红线蔓延交错。="" 从上空鸟瞰,红线在纽约市形成了一个巨型的六芒咒缚阵,红光如同烈日灿烂夺目,轰然一声,红芒大盛,蚀心妖数不清的黑色虫体在红光照耀下化为粉沫。="" 圣力不断运行,曾经沾染到蚀心妖邪气的建物也在霎时崩坏,一栋栋高楼大厦在一声巨响后化为瓦砾。="" 医院里,那些被蚀心妖所寄生的病人也在红光放射下起火燃烧,各大医院不约而同地冒出熊熊火焰颓然倒下,不过陪葬的,还包括成千的医护人员。="" “轰”地一声,红光跰出比之前更璀璨的光芒,纽约市区在六芒星的范围内全数化为废墟,曾经繁荣一时,为美国经济重镇的纽约,在这一刻成为历史,近百万的人民见证了这一切,也同时体验了死亡。="" 这场疫病中,幸存者屈指可数,其中长相斯文俊俏的一人正大骂着:“你这头恶魔,你早就知道会这样,还让保罗去布下结界,你是想让教廷成为千古罪人吗?”="" 而那人,他的脸上嘲弄的微笑依旧,回答也是如此的冷酷、无情,“别把错都推到我身上,别忘了,你也是凶手,当初保罗去布下结界时,我并没有听到你的大力反对,反而是要你去执行这项任务时,你还推三阻四,比起保罗的勇敢,你只能说是个独善其身的小人,放心,你很快就会忘了这件事,因为跟我有关联的一切,都将会遗忘。”="" “你……”="" “十三、布雷恩,你们在吵什么啊?我大老远就听见你们再吵。”保罗从远处降落的直升机快步跑来,心情愉悦地说道:“真的是太爽了,欸,你们看到没,纽约被老子拆了,真是爽到深处无怨尤啊!”="" 十三拍了拍保罗的肩膀,说道:“恭喜你了,你的成就杀了不止十万人,甚至有百万之数吧!”="" 保罗听见时并没有为那些死难的人们感到悲伤,反而喜滋滋地说着:“真的吗?那我的外号也要改一下,以后请叫我‘百万斩保罗’。”="" 语顿,保罗看了看手表,高举双手欢呼一声,叫道:“哈哈……这次的任务只花了一天不到,破纪录,破纪录……”="" 看着手舞足蹈的保罗,布雷恩脸上的表情是出奇的沉痛,他间接害死了百万人的性命,还害得教廷可能会遭到各国强烈的谴责,他实在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于是他拿起了手机,拨了几个按键,说道:“喂,我是布雷恩,任务已经解决了,同时也找回神器‘圣者血泪’,嗯,一切遭透了,等等……你再说一次……你说什么……”="" 布雷恩不知听见电话那头说了什么,脸色变得奇差无比,引得两名同伴望来,他匆匆挂掉电话,一脸凝重地说道:“梵蒂冈出事了,圣彼得大教堂被人纵火,法国、西班牙、德国分别有一名主教遭到暗杀……”="" "="_.的代价。

    可是身为恶魔的祂,为什么向主祈愿?

    这是个好长的故事,包括他的遗忘之刑,都是从这个故事开始,因为他爱上了神的天使,被人类害死了爱人、自己。

    为了不身陷转世轮回,他向神祈求,希望以神界独有的“时间之砂”术法停止自己的时间,神答应了,祂停止了时间的沙漏,直至他与天使再相见,时光才会开始流动。

    当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也是神的计俩,直到两人相会之前,他必须于每年的这一天接受天谴,让天雷轰至灰飞湮灭,后又从烈焰中浴火重生<://" ="_.以洗涤自己的罪孽。="" “天使,妳到底在哪?”十三喃喃自语着,身上魔力流转,一件平时所穿的风衣覆盖住他赤裸的身躯。="" 忽然,空间像玻璃般碎了开来,碎片化作灿烂光芒消失,景物变幻扭曲,他又回到了人界。="" 十三打量四周,时间的禁制还没有解开,一切都还保持静止不动的状态。="" “喀……咚……”一个刻着希伯来文的小瓶子掉落在十三的脚边,转了几圈便停了下来,他低头望去,原先遗失的神器从天刧之地奇迹似地回到人界,原来芬克将神器带在身上,这倒是节省了寻找的麻烦。="" 虽然找到了神器,但以他的身分根本无法触碰,该怎么办?="" “喀……”就在十三对神器感到棘手时,耳边传来了时间齿轮再次转动的声音,日蚀在一瞬间消失,天空大放光明,一切恢复正常运行。="" 人类将如同往昔不会记得那段暂停的时间,就如同他的诅咒,全世界都将遗忘有关他的一切。="" “该死的,我没有办法接触神器,要是保罗或布雷恩在就好了。”="" 十三想起了被他抛下的同伴,叹了口气,试图以不引发神力冲击的状况下拿起神器,可是手才伸到一半,神器就以感应到他所内蕴之黑暗魔力,突然红光大盛。猝不及防之下,一股灼热的感觉从红光往手指传来,烧得他当场指尖冒出黑烟,并传来阵阵焦臭味。="" 红光侵入手指后一路向上窜去,每经一处,就冒出有如血管经络的红线,不过短短几秒整个左手就被红线攻占。="" 十三抢忍着痛,魔力往左手运去,想要将神器的能量逼出体外,只是以耶稣之血所发挥的神力非同小可,黑气、红线在他的左手展开一阵攻防,好几次红线都差点突破黑魔力继续蔓延。="" 十三大喝一声,魔力如潮水般源源不绝朝红线卷去,一双手顿呈黑色,红线节节败退,这才将神力逼出体外。="" “不愧是圣者血泪,光论这点,就比其它神器要强上几倍。”="" 有了前车之鉴,十三就任由装有圣血的神器倒在地上,甚至还保持一定距离,以免再次引起神器感应。="" “该怎么办?”="" 才经历过天刧之刑,本身魔力就已大损,又见识过了神器的威力,他可不想自讨苦吃,在自己最虚弱的状况下,捧着一个名符其实的烫手山芋跑上几条街,可是又不能把神器丢在这儿吧?="" 如果要去寻找另外两名同伴,这样势必要离开一阵,万一这段时间有人将神器捡去,那该怎么办?难道真要他拿着神器去寻找两人吗?="" “看来恶魔帮教廷做是根本就是找死,天下间大概有只有我会去碰触神的物品吧!”="" 十三又叹了口气,蕴起魔力保护着左手,一脸不情愿地捡起“圣者血泪”,甫一接触,魔力引起了神器更激烈的反应,红光耀眼如一颗小太阳,刺痛他的眼睛,手中传来的灼痛感比之前还要强上数倍,甚至已经突破了他的魔力防御。="" 他不敢再做停留,力量运至巅峰,全身黑雾缓缓散出,身法一动,留下了一条长长的雾尾。="" 保罗和布雷恩两人呆立街心,看着身旁的“蚀心妖”猖狂肆虐,不过却未攻击两人,有的靠近不到半公尺处就被弹开,或是连靠近都不敢。="" “哈哈……想不到老子连动手都不用,光是看一眼,就让牠们吓得尿都喷出来,连靠近都没这个种。”="" 保罗只道是魔物对他心生畏惧,所以不敢接近,布雷恩连忙搭腔道:“不是,牠们怕得是我们身上神器的力量,根本不是怕我们。”="" “你这娘娘腔又知道了。”="" “看看你的‘极度暴力’,你就知道我没有骗你。”布雷恩拿出“封魔针”,只见那永远不会减少的长针发出微弱光芒,轻轻颤动着。="" 保罗也取出神器一看,发现也是同样的情形,尴尬一笑,挥动弯刀,那群魔物纷纷闪避,躲的远远地,“还真的哩,难怪。”="" 布雷恩问道:“现在该怎么办?情况已经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回去向教宗报告吗?”="" “先去找十三那头妖魔鬼怪好了,魔鬼对魔鬼嘛,反正他一定有办法。”="" 布雷恩又问道:“十三?是谁?是新加入的吗?”="" “不知道。”保罗两手一摊,说道:“那头鬼养的是教宗介绍的,根本不清楚他的来历。”="" “那要去哪找……”="" 布雷恩待要追问,却发现一股强大的魔气朝他们奔来,魔力之强前所未见,若拿以前他们所遇上的魔物来相比,根本是天差地远。="" 布雷恩心中大讶,难道撒旦教并没有完全被消灭,有人召唤了高阶的强大恶魔,连忙提醒保罗:“小心,似乎有高阶恶魔朝我们这里过来了。”="" “高阶恶魔?高阶狗屎才是真的,老子管他多高,就算是180也要把他打成罗一脸不在乎,文不对题地回答着,浑然不将同伴的警告放在眼里。="" 布雷恩秀气的脸罕有地严肃起来,封魔针更是拿在手上,浑身蓝芒大作,抬头望去,空中飞舞的蚀心妖不知为何骚动起来,到处乱飞乱窜,让人感觉起来好像失去了控制,甚至可以说是在害怕什么。="" 忽然,远处由蚀心妖所变成的黑云仓惶飞离,黑云由中间裂成两半,就像“十诫”里摩西渡海的情景,一条黑雾从蚀心妖让开的天空之道中疾速朝他们飞来。="" 布雷恩见状紧握封魔针,额角流下了冷汗,黑雾中所散发出的魔力之强,是他生平仅见,人还未到,所发出的气势就以让万妖伏首,甚至令他不自觉地感到害怕。="" 就连一旁的保罗,那个迟钝、自大的家伙也发觉到魔气的力量,眉头高高挑起,以最嚣张、粗俗的表情瞪着那条飞来的黑雾。="" 黑雾朝两人俯冲而来,布雷恩如临大敌般戒备着,突然听见保罗的声音:“等等,他是妖魔鬼怪,自己人,就是那个十三。”="" “啊?”布雷恩闻言一怔,黑雾前方的十三一见到两人,就赶紧将神器抛过去。="" “接着,这是圣者血泪。”="" 布雷恩眼捷手快地接下神器,再次望向十三,已经遗忘了他是自己人,手中封魔针发出,“万恶的魔鬼,滚回地狱吧!”="" 十三抛开神器后左手已然溃烂见骨,见到蓝芒射来,以受伤的左手挥去,魔力澎湃如浪潮,驱赶着侵入体内的神力,也顺势化解封魔针。="" 两股力量相碰登时引发了剧烈冲击,布雷恩被冲力震得后退,眼前黑影一闪,脖子感到被一条东西套住,脑中同时传来剧痛,惨呼一声晕倒在地。="" 保罗一把扶住布雷恩,骂道:“好你个妖魔鬼怪,你没事袭击自己人干嘛,想死吗?”="" “我没时间解释那么多,反正等布雷恩醒过来以后,你再重新介绍一次我的身分。”十三受伤的左手颤抖着,这段路上神力对他的魔体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甚至快要侵入“核”的位置,如果不赶快催复,那可真的是拿命来开玩笑。="" 十三催股体内魔力,将受创的部位一一恢复,一阵黑芒流转,受创部位缓缓复原。="" 十三这才呼了一口气,说道:“‘圣者血泪’就是这次疾病的解药,如果要消灭蚀心妖,只要在纽约布下‘圣者六芒星’就可以完全消灭。”="" 保罗拿起神器,恍然大悟道:“是喔,那你刚才是去追解药啊!老子还以为你这头妖魔鬼怪跑掉了。”="" “我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晕倒?”也在同时,布雷悠悠醒转,一看到十三,脸色又变,封魔针作势欲射。="" “娘娘腔,他是自己人,叫十三,你是怎么啦,不是刚刚才见面,怎么又当作不认识?”保罗对布雷恩的举动感到不解,就连当初的芬克、联邦探员也是如此。="" 布雷恩叫道:“自己人?恶魔竟然会是主的阵营,我不相信。”="" 保罗不耐烦的又解释一次:“是真的,你好心点,别再健忘了好吗?我去你妈的。”="" 布雷恩这才相信保罗的话,但还是有点不太能接受,梵蒂冈十三课里面竟然会有恶魔担任除魔师。="" 十三与布雷恩寒喧过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说了一遍,当说到芬克主教是撒旦教的祭司时,两人不约而同地大吃一惊,完全没想到身为主教的芬克竟然选择堕落,成为魔鬼的一员。="" 保罗恨声说道:“芬克那头老乌龟竟然是撒旦教的狗屎蛋,老子要砍了那家伙。”="" “你别浪费体力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十三并没有说出天刧那段,就连古姆兰的手卷也跳过不提,只是轻描淡写地简单带过过程,接着再一次解说如何全数消灭蚀心妖的方法。="" “要消灭蚀心妖,只要在纽约布下‘圣者六芒星’就可以完全消灭。”="" 十三说完后,说道:“现在知道怎样作了吧!”="" 保罗没好气地搭腔道:“废话。”="" 布雷恩听完后默然不语,突然问道:“我很好奇一件事,第一,撒旦教在纽约召唤蚀心妖的动机为何?第二,他们又是如何控制蚀心妖不跑出纽约市的范围?”="" “别问我,我也搞不清楚那些该死的到底在想什么,也没兴趣搞清楚,反正我的工作是解决那些该死的,剩下的我不负责。”="" 十三嘴上说得蛮不在乎,其实他还是很在意一件事,为什么那些教徒在仪式结尾时会高喊沙利叶,而不是大撒旦?严格说来此举已经背叛了魔界至尊,而且一向低调的撒旦教为什么会搞出那么大的事端?这摆明着是要与全人界的宗教作对嘛!="" 不过此时实在不容十三细想,当前首要是解决那群像苍蝇一样讨厌的蚀心妖,说道:“布雷恩,解决蚀心妖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布雷恩正欲点头答应,突然想到一件事,脸色忽变,他可是很清楚在纽约市布下神器结界的结果,虽然蚀心妖们将被神圣之力消灭,但是得病者与沾染邪恶气息的人类、建物也会在结界里被销毁,连忙问道:“为什么是我来布下圣者六芒星,而不是你们?”="" 十三微笑高举双手,说道:“我是恶魔,没办法触摸神器。”="" 保罗似乎对十三的安排不是很满意,抗议道:“对啊!为什么是布雷恩,而不是我?”="" 布雷恩闻言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成为杀死十几万人的凶手,赶紧将神器的瓶子塞给保罗,说道:“保罗,既然你那么喜欢玩,那就交给你了。”="" “这是一定要的。”保罗拍拍胸口,叫道:“我去你的,能够一次干掉十几万人,这种事情怎么能轻易放过,哈哈……从今天过后,看来老子的外号可以改一下了,叫做:‘万人斩’。”="" 十三一拍保罗,说道:“那么保罗,你就好好享受吧!我和布雷恩在纽约市郊等你。”="" “哈哈……没有问题。”保罗拿着装有圣血的小瓶子抛上抛下,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十三,问道:“等等,纽约那么大,你该不会要我走路吧!”="" 十三说道:“你不会去找联邦调查局的笨蛋吗?”="" “也对,我都忘了。”保罗一拍额头,拿出手机拨了几个号码,接通后说道:“喂,是调查局的人吗?我是保罗,什么?你没听过?我搞你妈的,老子就是帮你解决疫病的神父啦,觧药我找到了,现在你派一架直升机过来,老子要搞定那群鬼养的。”="" 保罗挂掉电话,说道:“一切搞定。”="" 十三点点头,拉着布雷恩说道:“那我们先到结界的范围外等你。”="" “去吧!去吧!看保罗大哥我大显神威。”="" 纽约布鲁克林桥上,两人来到桥上后看着一架直升机高高飞起,循着六芒星的角度升起落下,布雷恩见状担心问道:“这样,不是会害死那些被蚀心妖感染的人吗?”="" “那又如何。”十三冷冷地望着布雷恩,说道:“如果不消灭牠们,以蚀心妖的数量来看,过不了多久也会将纽约变成死城,而且那个束缚蚀心妖的结界不知什么时候会消失,以这个数量,足以把整个美洲大陆变成地狱了。”="" “可是……”布雷恩欲言又止,虽然这么作可以挽救大多数人的性命,但是那些纽约市民就是那么该死吗?以他们的性命换取多数人的平安,可是这是几十万人的命啊,“难道没有别的办法?”="" “或许有吧……”十三嘲弄似地微笑又再次挂在嘴角,说道:“不过我对人类没好感,所以就算有我也不会帮忙。”="" “你……”布雷恩怒视对方,秀气的脸上笼罩着一股煞气,斥道:“果然恶魔是不能信任的,就算成为了教廷一员,但依旧是邪恶的、残忍的。”="" “是吗?”十三的笑容一敛,取而代之的,是近乎怨毒的眼神,瞧得布雷恩心中一慌,登时被吓退数步。="" “你们人类很高贵吗?在我们看来,不过是一群比低等种族更为卑劣的物种,甚至可以说是创世神最宠爱的废物。”="" 十三深吸了口气,全然不理布雷恩的愤怒,继续说道:“在魔界,那些低下只能在荒原生存的种族,虽然野蛮,如同人类的野兽一样,但他们只为了生存而杀戮,为了活下去而杀;而你们人类,是为了各种可笑到了极点的理由而杀戮,为了权势、欲望,就打个比方来说好了,魔界生物是为了温饱而杀人,而你们,就算是吃得饱饱的也想杀人,你想想,你们所居住的人界,有多少生物死在人类的野心、欲望之下,你们人类,才是这个星球里最不需要存在的生命。”="" 布雷恩哑口无言,他不服气地想找出理由为人类辩解,却怎样也想不出,正如十三所说的,人类是为了欲望,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进行杀戮,破坏整个地球。="" 这时,“圣者六芒星”的结界也到了即将完成的阶段,保罗滴下了最后一滴圣血,六芒星的在圣血落地时瞬间完成,分布纽约市区六个角落的圣血在同时发出耀眼红光,并生出一条条红线蔓延交错。="" 从上空鸟瞰,红线在纽约市形成了一个巨型的六芒咒缚阵,红光如同烈日灿烂夺目,轰然一声,红芒大盛,蚀心妖数不清的黑色虫体在红光照耀下化为粉沫。="" 圣力不断运行,曾经沾染到蚀心妖邪气的建物也在霎时崩坏,一栋栋高楼大厦在一声巨响后化为瓦砾。="" 医院里,那些被蚀心妖所寄生的病人也在红光放射下起火燃烧,各大医院不约而同地冒出熊熊火焰颓然倒下,不过陪葬的,还包括成千的医护人员。="" “轰”地一声,红光跰出比之前更璀璨的光芒,纽约市区在六芒星的范围内全数化为废墟,曾经繁荣一时,为美国经济重镇的纽约,在这一刻成为历史,近百万的人民见证了这一切,也同时体验了死亡。="" 这场疫病中,幸存者屈指可数,其中长相斯文俊俏的一人正大骂着:“你这头恶魔,你早就知道会这样,还让保罗去布下结界,你是想让教廷成为千古罪人吗?”="" 而那人,他的脸上嘲弄的微笑依旧,回答也是如此的冷酷、无情,“别把错都推到我身上,别忘了,你也是凶手,当初保罗去布下结界时,我并没有听到你的大力反对,反而是要你去执行这项任务时,你还推三阻四,比起保罗的勇敢,你只能说是个独善其身的小人,放心,你很快就会忘了这件事,因为跟我有关联的一切,都将会遗忘。”="" “你……”="" “十三、布雷恩,你们在吵什么啊?我大老远就听见你们再吵。”保罗从远处降落的直升机快步跑来,心情愉悦地说道:“真的是太爽了,欸,你们看到没,纽约被老子拆了,真是爽到深处无怨尤啊!”="" 十三拍了拍保罗的肩膀,说道:“恭喜你了,你的成就杀了不止十万人,甚至有百万之数吧!”="" 保罗听见时并没有为那些死难的人们感到悲伤,反而喜滋滋地说着:“真的吗?那我的外号也要改一下,以后请叫我‘百万斩保罗’。”="" 语顿,保罗看了看手表,高举双手欢呼一声,叫道:“哈哈……这次的任务只花了一天不到,破纪录,破纪录……”="" 看着手舞足蹈的保罗,布雷恩脸上的表情是出奇的沉痛,他间接害死了百万人的性命,还害得教廷可能会遭到各国强烈的谴责,他实在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于是他拿起了手机,拨了几个按键,说道:“喂,我是布雷恩,任务已经解决了,同时也找回神器‘圣者血泪’,嗯,一切遭透了,等等……你再说一次……你说什么……”="" 布雷恩不知听见电话那头说了什么,脸色变得奇差无比,引得两名同伴望来,他匆匆挂掉电话,一脸凝重地说道:“梵蒂冈出事了,圣彼得大教堂被人纵火,法国、西班牙、德国分别有一名主教遭到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