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二集 樱恋 第三章
    恐山,相传为死者亡灵集聚的灵地,与高野山、比叡山为日本三大灵山之一,山上寺庙遍布,多达百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山中有座无名的古剎,寺前有一鸟居,红漆斑驳,颜色暗沉,鸟居上结巢累累,禽鸟以之为家,吱吱喳喳,好不热闹。

    寺旁树林围绕,绿叶成荫,院内稀疏地种着几颗松树,身形挺拔,针叶茂密。地上遍值嫩草,绿油油地草地中几朵不知名的野花盛开,黄的、白的、红的、紫的,朵朵点缀在草地上,风起了,花朵儿便随风晃,松针也跟着摇,寺外的绿树附合着,发出沙沙声响。

    古寺内灯光昏暗,居中有一座释迦牟尼佛,佛像的两旁各有排蜡烛充作照明,烛火摇曳,两条影子在墙上拖得老长,一片静寂无声。

    一名冷艳动人,留着头短发的女子上身是白衣,下身为红裙,肩披红带的巫女袍,跪在大殿中,神色木然,不发一语。

    女子的前方,有一名老巫女穿着同样的服装,以同样的姿态跪坐在浦团上,双手交迭于大腿处,白发苍苍,脸上皱纹交错,但仔细一看,竟与女子有几成相似,眼睛似睁非睁,眼观鼻,鼻观心。

    忽然,老巫女眼睛微睁,面容和蔼,一抹慈祥的微笑浮起,向对面的女子问道:“冷心,妳还看不透吗?”

    被唤作冷心的女子也在同时张开双眼,凤目闪过疑惑,但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语调平板生硬地答道:“看不透?我不知道,我想要和人一样,会笑、会哭,而不是像这样……”

    语顿,冷心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脸,“我想知道当‘人’是什么滋味?”

    老巫女摇头不语,旋又叹道:“人,因为七情六欲,以致人会因为这些情绪影响而堕入魔道,出家人的目的就是为了忘却尘世,抛开七情,成佛。”

    “那是人,但是我没有感情、灵魂,我不知道喜悦,人破而后立,成就佛;我必须先入凡俗,才能得道。”冷心学着老巫女的模样,张开嘴深吸口气,然后用力“叹”出来,动作僵硬,感觉非常不自然。

    老巫女又摇了摇头,问道:“于是妳抛下教廷的任务,对西藏上师的教导置之不理,就是为了寻找这些?”

    “是的。”冷心点了下头,说道:“妳是我的创造者,告诉我,我该去哪找?我想要的,该怎么得到?”

    “没人知道,从来没有个‘傀儡’会想要找感情,因为‘傀儡’没有灵魂,所以不懂感情,也正因为没有灵魂,所以你们不会死,没有寿元的限制。”

    语顿,老巫女残忍地告诉冷心一个事实,“妳是‘傀儡’,所以妳不该去懂这些,那会妨碍妳的思维,服从主人的命令,这是妳所该知道的,妳的行为,已经背叛了西藏上师的命令,妳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是被销毁吗?”冷心说道:“就等于人类的死刑吧?听说人类在受刑前会很害怕,可是我没有,因为我是‘傀儡’,所以不会害怕,但是,我也想知道,害怕,是什么感觉?”

    “冷心,妳所追寻的,就连八百万神明也无法帮妳,放弃吧!”老巫女苦口婆心地劝着。

    冷心的诞生,是一段模糊记忆中的承诺,因为一名男子而许下的诺言。

    于是,她将冷心送到了西藏,学习布达拉宫的密法神通,成为了驱魔师,违逆天命的“傀儡”,变成了教廷的一员。

    可是她实在搞不懂,为什么冷心会突然有这个念头?寻找自己的灵魂,是谁告诉她的?

    不,她一定要消除冷心的念头。

    下定决心,老巫女说道:“冷心,执行妳的使命,妳是除魔人,只需要知道服从每个指令即可,不需要拥有感情。”

    老巫女语气严厉,让冷心微微一怔,下意识地答道:“是的。”

    老巫女满意地点头,说道:“教廷方面已经致电,准备派人来接妳回去,待会妳就随他们一起走吧!”

    “是的。”冷心再次答着,没有任何反驳,因为她的潜意识里,就不容许反抗。

    半山处,从高空鸟瞰,尽是茂密树丛,翠绿一片,但却有一条白色的石阶宛如长蛇,无限延伸至山顶处,两个身影拾阶而上,慢慢地走着。

    身影一男一女,其中那女子似乎颇为不耐,不时哀声叹气,娇嫩的声音响起:“十三,我好累喔!还要走多久啊?”

    “芭雅,有点耐心,就快到了。”十三双手插着口袋,步伐轻快地走着。

    “可是人家好累喔!两条腿都快断了。”芭雅俯身捏了捏小腿,灵光一闪,调皮地跑到十三面前,大眼闪着狡黠,央求着:“十三,不然你背我好不好?你那么壮,拜托啦!”

    “不好。”十三想也不想就拒绝,他可是恶魔,怎么可能让一个人类女子骑在背上。

    “啊……”芭雅失望地嘟起嘴,赌气地用力踩着阶梯,缓缓跟在十三背后,不时吐舌头、做鬼脸。

    “芭雅,别在我背后做鬼脸。”

    芭雅闻言吓了一大跳,心想对方难道背后长有眼睛吗?这样也可以察觉到,于是她不信邪,又做了一次。

    “芭雅……”十三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来,没好气地看着伙伴,威胁道:“这样并不好玩,妳信不信我会把妳丢下山。”

    芭雅心虚地吐了吐舌头,又马上报以灿烂微笑,说道:“不信。”

    芭雅拉起了十三的手,左右摇晃着,说道:“因为十三最好了,所以不会欺负弱小女子,而且你是一个堂堂的大恶魔,绝对不会跟芭雅过不去,所以……背我好不好?”

    十三叹了口气,对伙伴的天真感到无可奈何,手指一勾,以魔力轻轻托起芭雅,说道:“这样可以了吧!”

    芭雅只感身体缓缓浮起,双脚离地,莫名的力量让她体验到腾空漂浮的感觉,不由得大喜道:“哇,十三你最好了,谢谢你。”语末,还勾着十三的脖子,亲了下对方的脸颊。

    十三摇摇头,慢步走上石阶,却听见芭雅小声地问道:“十三,我口渴了,有没有饮料。”

    “芭雅……”十三再次感受到人类的贪得无餍,眉头微皱,转过头看向伙伴,只见芭雅双眼紧闭,两手捂着耳朵,似乎知道此言会让对方有多么不快。

    十三冷冷地警告道:“别太过分了,荒山野岭的,我要到哪变出饮料给妳,难不成要我怀胎十月,然后生给妳吗?”

    芭雅缩起头,眼睛怯生生地望向对方,以细不可查的音量歉然道:“对不起。”

    “哼!”十三不答,冷哼一声表示不满,不过托着芭雅的魔力并没有因此解除。

    约莫又走了十多分钟,爬上数百阶梯,终于来到了冷心所在的寺院,十三看着熟悉的庭院,感慨道:“有五十多年没来这儿了吧!”

    芭雅问道:“你以前来过这儿?”

    “嗯,好久了。”十三想起了段回忆,印象中,这庭院本是人声鼎沸,有近三十来名巫女,没想到五十年的时间,竟让它变得老旧不堪,人烟全无。

    十三走到一株松树前,摸着凹凸的树瘤,想起了当初那人给他的评语:“你就像松,苍劲挺拔,高傲地生在孤峰,忍受孤寂。”

    有如银铃的轻笑,还有他的不知该如何回答。

    可是,他不是松,是恶魔。

    芭雅在一旁看得莫名其妙,大眼咕溜溜地看着十三的一举一动,过了好半晌才开口问道:“十三,我们是不是该进去了?”

    “嗯!”十三整理思绪,与芭雅打算进入正殿时停下脚步。

    他该这样进去吗?

    不,还是别进去好了,免得又引起风波不断。

    十三摇摇头,对芭雅说道:“芭雅,我不进去了,我在外头等你。”

    “为什么?”芭雅又睁大了眼,不解问着。

    十三并不解释,说道:“别问那么多,我自然有我的原因。”

    芭雅见状点点头,敲了敲寺门,说道:“住持大师,我是芭雅,教廷派来的人。”

    “进来吧!”

    芭雅看了下十三,发现对方来到松树前,轻轻抚摸着树干,又再问了一次:“十三,你确定不要进去?”

    “嗯,我在外头等,快把冷心接出来吧!”

    “喔!”

    芭雅打开寺门,探头探脑地走进大殿,见到前面两名女子时眼睛一亮,双手合十点了下头,说道:“住持大师、冷心,妳们好,我是芭雅。”

    “妳好。”老巫女手中捏了串念珠,说道:“施主来此,是为了接冷心回去吗?”

    “是的。”芭雅对冷心一笑,后者却报以点头回应,说道:“教宗大人要我们回梵蒂冈待命,请问住持还有什么事要交代的吗?”

    “是这样啊!”老巫女摇头,忽然想起一事,说道:“对了,青森县附近有一传说,常有人因此而失踪数日,然后又平安归来,虽然未曾传出有人因此损伤人命,但还是希望两位能否顺道一探,了解一下是否为妖物作祟。”

    芭雅想也不想,一口答允:“嗯,反正是顺路嘛!”歪着头想了一下,问道:“那可不可以请住持稍微说一下大略,这样我们也好去追查。”

    老巫女缓缓说道:“好像是关于一处不存在的樱海,位置不确定,最近发生的时间是在前几天,有一群年轻人骑车同游,众目睽睽之下,其中一台车就这样消失在众人面前,吓得他们不敢打电话报警,不过却在数日后,失踪的那人如同传说所言,平安的回来了,不过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记得他看见了一片樱树林,剩下的就不知道了。”

    “这样啊!”芭雅又想了想,反正教宗并没有规定时间,停留几日应该没有关系吧!说道:“那我知道了,我们会把这件事查清楚的。”

    “那就多谢几位了。”老巫女双手合十向芭雅道谢,对着冷心叮咛道:“冷心,妳的问题在‘心’,当妳有‘心’,灵魂也会相蕴而生,妳就会变成人,不过,这不是我所乐见的。”

    “心?”冷心低头想了一下,正要询问时却被老巫女阻止,“剩下的,自己去找答案。”

    老巫女叹了口气,到头来,她还是心软了,告诉冷心追寻的方向,究竟是对还是错呢?

    “去吧!”老巫女闭上眼,再不理会两人。

    芭雅拉了下冷心的衣袖,说道:“冷心姐,我们该走了。”

    冷心点点头,与芭雅走出大殿,最后回望了老巫女一眼,再那缓缓关闭的寺门中,她看见了对方消瘦的身影,孤单着一人,守着寺庙。

    来到庭院,芭雅左顾右盼,发现十三仍在松树前发愣,于是叫了声:“十三,我们该走了。”

    “嗯!”十三没有转头,随口答应着,拿出一柄十字架,说道:“给冷心戴上。”

    芭雅接过十字架,却发觉与自己身上的那柄一模一样,正想开口询问,却听到十三的声音,“别问了,交给冷心就是了。”

    芭雅走到冷心面前,说道:“冷心,这是十三给你的,要妳戴上。”

    冷心接过十字架二话不说就带在脖子上,却奇怪地没有像其它人一样头晕目眩,或是昏倒,只是淡淡地问道:“这样,可以了吗?”

    芭雅不答,看向十三时比了比,然后耸了耸肩。

    十三转过身来,双眼定在冷心的脸上,眼神中露出一丝讶异,一抹悲伤。

    冷心静静地望着对方,两人互看了好一会儿,不说一句话,没有半点动作。

    眼神交流间,微风带起几片叶,那叶声沙沙……

    微风刮动了两人的头发,那几缕几丝随之而飞……

    他们的衣服跟着摆晃,那衣袂飘飘……

    时间像是停止,只有风在吹……

    两人不发一语,目光在交流……

    忽然,冷心的手中出现金光闪耀,一柄金刚杵握在掌心。

    “十三、冷心,你们放电够了吗?”芭雅在一旁看得直跺脚,满脸不依地跑到十三面前,拉起对方的手晃啊晃,哀怨道:“十三啊!原来恶魔都是喜新厌旧吗?看到冷心姐比人家漂亮就死盯着对方。”

    (我什么时候喜新厌旧了?)十三一脸纳闷,笑着摇头,揉了揉芭雅的头发,并不说话。

    冷心不知何时已把金刚杵收起,来到十三的面前,伸手想要学芭雅的动作,却歪头想了下又作罢,用手抚过对方的胸膛,抬头问道:“你是恶魔?”

    “是的。”

    冷心又歪着头,问道:“那为什么恶魔会帮教廷做事?”

    十三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包含着种种情绪,答道:“因为我背叛了魔界。”

    “那你不是敌人?”

    “不是,我们是伙伴。”

    冷心伸出了手,说道:“那伙伴不是该握手吗?人类,不都是这样表示友好的吗?”

    十三伸出手,与对方轻轻一握,说道:“也对,我是十三。”

    “冷心。”

    芭雅不甘心被冷落在一旁,也伸出了手说道:“芭雅。”

    三人的手握在一块,芭雅开口问道:“那可以走了吗?”

    “嗯!”

    三人走下阶梯,临走前,冷心与十三又看了最后一眼,随着拾步而下,寺庙缓缓消失在他们眼前……

    途中,芭雅向十三说出老巫女的请求,关于青森县的樱海。

    十三听完事情经过,说道:“那就顺便处理一下吧!反正我也不想那么早回去见教宗那张老脸。”

    芭雅看向冷心,问道:“那就这样决定啰!冷心姐,妳有没有其它意见?”

    “没有。”

    “好,那就往青森县出发。”芭雅高兴地叫着,右手握拳往天空一伸,不只是因为动作太过激烈还是怎样,伸手的同时重心不稳,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往后倾去。

    “啊……”

    少女的惊呼声中,十三左手一拨,将芭雅的身子扶住,却没想到,她那伸往空中的手,竟然朝自己鼻梁砸去。

    如此近乎无厘头的动作,让十三当场傻眼,就常理来说,这个机率比雷击还要渺小,然而却在芭雅的身上发生了。

    “啊……好痛……”芭雅捂着鼻子,一缕鲜血从指缝中流下,十三见状大喊不妙。

    “啊……流血了……”芭雅看着自己的手,鲜红的液体沾得满手都是,转过头来,望向同伴时眼眶隐有水珠滚动。

    但却是在下一秒,泪珠被主人粗鲁地抹去,接着十三看见了另一位在十三课有着“女王”称号的芭雅。

    “喂,帅哥,有没有卫生纸?”沉睡以久的芭雅女王一手捏着鼻子,一手则在十三面前晃了下。

    “没有!”面对此刻的芭雅,就连十三也感到头疼。

    “没有?那你拉屎脱不脱裤子啊!”十三的答案让芭雅女王很不满意,对着冷心问道:“嘿,俏妞,有没有卫生纸?”

    “没有!”冷心的答案一如十三。

    芭雅以袍袖随手抹去了鼻血,抱怨着:“没有?那妳月经来的时候用不用卫生棉啊!”

    一句戏言,没想到冷心竟然当真,回道:“我不是人类,所以没有月经。”

    十三闻言为之绝倒,为了避免闹剧持续下去,左手往芭雅颈部切下,右手扶着对方软倒的身躯。

    冷心不解问道:“不是同伴吗?为什么要将芭雅打晕?”

    十三苦笑着解释:“因为这时候,千万别将芭雅当作同伴,否则,妳将会见识到女王的厉害。”

    “喔!女王?芭雅有王族血统吗?”

    “……那是一种游戏的名称,通常都会说:‘叫我国王或女王’,不过正常人类不会去玩。”

    “我不算正常人类,可以玩吗?”

    “……最好不要,如果妳想玩,我相信保罗和芭雅女王会很乐意教妳的。”

    “十三,我还是不懂,难道保罗和芭雅不正常吗?”

    “……就某种方面来说,他们比较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