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二集 樱恋 第五章
    “佐助,姐姐给你介绍一位客人喔!”樱子笑吟吟地对佐助说着,转头伸手向十三招了招,“十三先生,你过来一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十三依言上前几步,来到樱子身后,只听对方说道:“佐助,他是十三先生。”

    樱子用手一比,佐助抬起了小脸往十三看去,正欲喊人,细长的丹凤眼突然猛地一张,小嘴如金鱼般开开阖阖,全身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

    佐助脸色发白,小手紧紧扯着樱子和服的下摆,他看到了不该见到的东西,十三人类外表下的另外一面。

    绝望、恐惧……比大海还要深邃,暗夜更为漆黑,浓郁得化不开的幽暗,如同漩涡般缓缓旋动,那风衣下真正的形体,是邪恶得令日本八百万神明也会躲避,万魔也会俯首的恐怖。

    佐助的脸上不知何时流下泪水,白皙肥嫩的小腿不住颤抖,甚至就要跪下。

    “佐助,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樱子不解问道,用手轻轻摸着佐助的背。

    佐助没有回答,他的心神,已被十三的真面目吓得魂飞魄散,在对方如墨的身影中,他看见了一对眼睛,蓦地亮起,直视着他,彷佛连内心都可看穿,一句话,在脑海处响起:

    “低下的妖物,你透视够了吧!”

    佐助吓得转身拔腿就跑,虽然在转身的同时已经遗忘,但是,那深值入脑的恐惧却挥之不去,他口中发出不属于人类的咿啊声,浑然不理樱子的叫唤,只想赶快离开此地。

    其它小童不能理解佐助的举动,但在望向十三时也感觉到了,一个个向后跑去,想要逃离。

    “你们……你们怎么啦?”樱子挥手叫唤着,却没有任何小童愿意搭理,一个劲儿往屋里冲,不然就是跑到大人的怀里。

    气氛变得诡谲,几乎是同时,村人们慌乱地收拾着东西,纷纷跑进屋里,大门关上的声音不绝于耳,霎时大街空无一人,冷冷清清,只剩风吹草动。

    “大家……是怎么啦?”樱子喃喃自语,不能了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樱子望向始作俑者,只见十三故做无辜地摊了摊手,心忖:“不错嘛,东方的妖魔要比西方的还要聪明多了,也比较擅用妖力术法。”

    樱子满脸歉意,深深一鞠躬,说道:“真是对不住,十三先生,请你别见怪。”

    十三说道:“没关系,樱子小姐不用放在心上。”

    “十三先生肚量真大。”樱子又是掩嘴一笑,慢慢走向前去,“走吧!请各位跟着樱子来。”

    四人走在大街上,空荡荡地令人好不自在,行过小屋时,十三感觉到有几道目光射来,跟着是旁人察觉不到的窃窃私语……

    “你感觉到了吗?有难惹的家伙进来了,樱子带来的客人中,好像有大麻烦。”

    “佐助不知看见了什么,怕得像见到安倍晴明似的。”

    “那股气息,闻到了吗?是魔气,属于西方恶魔的味道。”

    “老兄,你的话已经重复三次了,我听见了好吗?”

    “怎么会?我才第一次说……”

    “可是看不见他,看不见……”

    “真是够了,别再重复一样的话好吗?”

    “黑色的力量,是破坏者的力量,会带来死亡、毁灭,到底是谁?查出来,不能让‘樱之村’被破坏,那是属于妖怪的桃花源。”

    “你也是,不要重复一样的话好吗?你们是怎么了?一直重复同样的话,很烦啊!”

    私语化作风,飘荡在长街,字字句句,遗忘诅咒的作用下,却是不停重复着相同的话,在十三耳中变成了扰人的噪音,暗自心想:“查出来,查出来你们又能耐我何?”

    十三冷哼一声,空气霎时变冷,春风转寒,冷风萧瑟,将讯息也藉由风,传达至樱之村每个在窥视的角落……

    (低下的妖怪,你们不过是人类所想象,因而被创造,赋予形体的种族。我自亿万年前已存在,毁灭过无数创世神所孕育的生命。我的名字你们不配知,我的身分,就连你们的神见到我也要低头,我是西方的魔,来自七罪六阶--你们称为地狱的魔界。别再探查、惹怒我,不然樱之村将永远为妖怪所遗忘,你们的存在,将消失在记忆的洪流中!)

    语中的寒意,瞬时让所有妖怪打个冷颤,连忙收起探知的妖力,樱之村顿时安静冷清得有如死城。

    樱子虽没收到那股讯息,但也感受到春风中突来的寒意,不禁缩起身子,侧过头,以手掩住口鼻,小小声地打了个喷嚏。

    “哈嚏……”

    三人这时望向樱子,她不好意思地又羞红了脸,轻声说道:“对不起,樱子失礼了。”

    十三微微一笑,表示没有关系。

    芭雅则以英语问道:“樱子小姐,妳感冒了吗?”

    樱子羞答答地回道:“不,没什么,多谢芭雅小姐关心。”

    四人慢慢走着,来到了那栋被围墙环绕的建筑物前。

    “各位,这就是樱子的家。”樱子一鞠躬后介绍着,轻轻推开大门,比了个手势说道:“请。”

    三人点点头,走进门里。

    甫一进入,樱花淡雅的香味扑鼻而来,仔细看去,只见四周种满了樱花,那花瓣飘飘,如梦似幻。

    伴随花香,还有淙淙流水声,望向左边,一处池塘被白色的鹅卵石所围绕,小桥流水,假山水车,樱花倒影,花瓣几点落在水面,令人分不清是水中樱,还是樱中水。

    一条由碎石铺陈的小道直通大门,左右两旁各有一盏古色古香的石灯笼。

    三人跟着樱子走过碎石小道,登上了屋前的三两石阶,踩在木制的外廊上,一股原木清香袭来,屋檐下垂着玲珑风铃,不时发出“铛啷”声响,风铃左摇又晃,小巧可爱。

    穿过外廊,樱子拉开一扇纸门,跪坐在一旁,头部微点,说道:“请三位入内。”

    三人走向入口,眼前又是一亮。

    壁上着一幅古朴的书画,字迹苍劲有力,却在收笔时略带柔劲,刚柔合一,足见下笔之人功力不凡。

    地上铺满榻榻米,字画的后方放置着长桌,桌上摆着一盘插着几枝鲜花的盆景,显得高雅幽静。不知是屋子的主人早已知道三人到来,不多不少的就放着三张坐垫。

    厅内采光充足,除长桌后方的木墙外,四面俱是以纸门作墙。十三环视四周,问道:“不知可否让我先净手?”

    樱子美目异采连闪,夸道:“想不到十三先生对日本文化还真是了解呢!”

    “哪里。”

    “请稍等。”樱子碎步走着,不久又端出一个盆子,放到旁边的一个木架上,说道:“请三位净手。”

    芭雅看了下双手,说道:“我的手很干净啊!不用洗了吧?”

    十三解释道:“芭雅,这是对文化的尊重,不管是何种文化,都必须尊重。”

    樱子闻言抱以微笑赞赏,又说了一次:“请三位净手。”

    “你们跟着我做。”十三将手放入盆中,感觉着盆中水温,发现温度恰到好处,不热也不烫,心中暗赞:“不愧是大和抚子,连水温都经过细心调温。”

    十三将手在盆中沾了沾,提起时樱子以献上一条白毛巾。他接过毛巾,把手上水滴擦干。

    另外两人也学着十三的动作,净手、擦干。

    “请入内。”

    十三弯下腰,态度拘谨,从容不迫地进入茶室。

    两人见状也学着十三,只是动作缚手缚脚,极为僵硬。

    “请入座。”

    樱子来到室内,先跪在门旁,将纸门轻轻拉上,动作轻巧无声。

    十三走到中间的坐垫,双脚拇指交迭,身体保持直立,双手置于大腿上。

    冷心出身寺庙,跪坐之姿当然无可挑剔,只是却苦了芭雅,愁眉苦脸的跪在坐垫上,心中嘀咕着:(什么嘛!日本根本不好玩,来到这儿什么也没吃到,现在还要罚跪,早知道就不来,哎哟,人家肚子好饿喔!)

    芭雅扭了扭身子,苦着一张脸,不安分地跪坐着。

    另外两人闭上双眼作养神状,模样轻松,室内登时安静无声。

    不知过了多久,右旁的一扇纸门被人轻轻拉开,同时传来一人的脚步声。十三也在同时张开眼,与那人对望。

    一名长发及腰,却绑着马尾的男子走入茶室,脸上挂着金边眼镜,相貌斯文俊秀,身穿黑色外挂,蓝色和服,肩膀以白色肩带紧束。

    男子来到桌前,姿势优雅地坐下自我介绍道:“三位好,我是关月银。”

    三人点点头,那芭雅见到关月银时两眼就离不开对方身上了,小嘴微张,双手在胸前一握,忍不住地叫道:“哇!好有气质的男人喔!又帅,虽然和布雷恩一样长得秀气,可是却又有一股男人味,又优雅,真的好好看喔!”

    场中众人闻言都皱起眉头,芭雅发痴可说是不分场合,只要一看到漂亮的事物,就立即大喊出声,这点,让身为伙伴的十三不知该说什么。

    十三正欲出声劝止,耳边又传来芭雅的声音:“十三,我决定移情别恋了,因为关月银先生比你好看多了。”

    关月银不禁感到莞尔,脸上挂着微笑,却感到背后被人推了一下,转头看去,那樱子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好像在怪他拈花惹草,弄得前者大感冤枉,连忙解释:“芭雅小姐,在下心有所属,请勿见怪。”

    樱子羞红了脸,娇羞地低下头来,又推了下关月银,怪他在如此庄重场合,怎可以说出这等男女情事。

    “为什么好男人总是已经有归属了呢!主啊!人家失恋了。”芭雅脸色黯然,无限哀怨地说着。

    十三摇了摇头,连忙说道:“芭雅就是这个样子,请先生勿怪。”

    关月银笑道:“哪里,芭雅小姐天真烂漫,坦率敢言,令人佩服。”

    “对了。”十三又拿出一把十字架,说道:“先生,事关重大,请戴上这柄十字架,至于原因,不能说。”

    樱子走上前接过十字架,回到关月银身旁时交给对方,同时问道:“十三先生,有什么事不能说吗?”

    十三不答,径自说道:“请先生戴上十字架。”

    关月银看了下十字架,然后戴到脖子上,说道:“这样可以……”

    语音一断,关月银似在忍受极大痛楚,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常色,说道:“这十字架可真特别。”

    十三见状微笑不语,心忖:“这关月银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妖力,难不成也是凡人?”

    关月银说道:“各位来到樱之村,关月银只能以粗茶待客,请勿见怪。”

    十三点点头,回道:“久闻日本茶道乃一门极为深奥的技艺,又怎么会是粗茶呢?”

    “哪里。”关月银以微笑响应,说道:“远来即是客,能遇得懂茶之人,如同得遇知音,早前看先生的动作,想来是对茶道有极深的认识,关月银又怎能吝啬,不款待各位了。”

    语顿,关月银又吩咐道:“樱子,去准备一下。”

    子点头来到纸门前,如同先前的动作,先跪下轻声开门,出去再跪下关门。

    十三望了墙上字画几眼,忽然问道:“墙上字画,是否仿至日本书道大家--小野道风?”

    这次换成关月银感到惊讶了,想不到面前这个来自外国的男子,竟然对日本文化有如此深的了解,光凭看那几眼,就可以判断出是仿至哪位日本名家,不禁让他重新打量起十三。

    关月银的目光在十三身上寻了寻,笑道:“正是仿至日本名为‘三迹’中被誉为‘野迹’的小野道风,只是笔法拙劣,让您看笑话了。”

    十三说道:“关月银先生虽是仿自‘野迹’,但是却另走别径,独创一格。素闻书道大家小野道风参照草书的形式、结构来书写,开创了假名书法的新风,堪称日本式书法的典型。其代表作是《屏风土代》、《秋萩帖》。不知我说得对否?还望指正。”

    “先生说得没错。”关月银点点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面色一黯,说道:“无论是书道、茶道,皆为日本传统技艺之一,也是日本文化的精髓所在,无奈世风日下,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忘了古典之美,进而崇洋媚外,令人甚感惋惜。”

    关月银说到后来,嘘唏不已,不断地摇头叹气,眼镜下的那对眼眸更是出现了沉痛神伤之色。

    芭雅在一旁看着两人之间的对谈,也跟着向壁上字画望去,可是不论她怎么看,还是只看见一堆歪七扭八,形如蚯蚓的文字,不禁暗叫:“什么嘛,不过是一堆歪来歪去的字,有他们说的那么好吗?人家还真是看不出来。”

    正当两人还要继续,纸门已被樱子打开,将茶具放到关月银面前。

    看到茶具送来,关月银一改先前与十三交谈时的轻松,神情变得严肃,拿起绸巾细心而缓慢地擦拭着茶具、茶勺,然后以开水温热茶碗,倒掉水,再擦干茶碗;又用竹刷子拌沫茶,并斟入茶碗冲茶。茶碗小而精致,使用着黑色陶器,因为日本人认为幽暗的色彩自有朴素、清寂之美。

    献茶前,樱子替三人献上了点心,以解茶的苦涩。

    献茶时,樱子跪着,轻轻将茶碗转两下,将碗上花纹图案对着十三。

    十三双手接过茶碗,轻轻转上两圈,将碗上花纹图案对着樱子,并将茶碗举至额头,表示还礼。

    等到三人面前都有了茶碗,十三端起茶分三次喝完,并发出啜饮声响。

    芭雅见状说道:“十三,你好没礼貌,喝茶时怎么可以发出声音啊!”

    众人闻言无不莞尔,芭雅还不知道说错了话,继续说道:“而且声音还那么大,真是吵人。”

    关月银笑着以英文说道:“芭雅小姐,在茶道里,喝茶发出声音,那是表示对茶的赞扬。”

    “啊!”芭雅面红过耳,这才知道不懂礼仪的人是她,兀自强辩着,“人家……人家哪里知道啊!”语顿,转头怪起十三,“都是你啦!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人家,害人家出丑。”

    “这又关我什么事?”十三感到哭笑不得,摇了摇头,说道:“算妳厉害。”

    “哼!”芭雅嘴巴一努,说道:“那是当然的啊!臭十三。”

    茶会的进行被打断,关月银没有感到办分不悦,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闹剧,笑道:“这位小姐可真是天真调皮啊!”

    “是啊!”十三双手一摊,做了个莫可奈何的动作。

    芭雅又不高兴了,她双手叉腰,嗔道:“臭十三,关月银夸人家你有意见吗?”

    十三将手微举作投降状,说道:“没意见。”

    “那是最好。”芭雅哼了几声,端起茶碗,说道:“你看人家关月银先生,长的又帅,又体贴,哪像你,还会对人家大小声。”

    十三挑了挑眉,不敢认同,随口说道:“关我什么事,妳不会找个日本丈夫啊!”

    芭雅挺了挺胸口,说道:“当然要啦!最好是像……”

    语顿,芭雅对着关月银猛抛媚眼,说道:“关月银先生一样,那么帅,又这么温柔体贴……”

    关月银尴尬地咳了几声,发现腰际又被人推了几下,他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又在吃醋了,于是不动声色地伸出右手,轻捏了对方脚踝两下。

    这个亲昵的举动,樱子冷不妨吃了一惊,旋又脸红得比盛开的樱花更娇艳,连忙抽开脚,接着白了对方一眼。

    两人的眉目传情,十三看得是一清二楚,也羡慕两人。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这两句中国成语应该没错吧!

    十三暗自想着,好登对的一对情侣,彼此深爱着对方,又有这样的避世桃源,对人类来说,应该称得上此生无憾了吧!

    情投意合,又没有身分的距离,不像他,以恶魔之身爱上了天使,最后落得这般下场。

    可是,为什么妖怪的地方会有人类?照理说人与妖不可能共存啊!

    十三藉由十字架的诅咒覆盖,已经探察过关月银体内的情形,发现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就连一点灵力也无,可是那村中的妖怪又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这儿,十三问道:“请问关月银先生,你至今未曾离开过樱之村?”

    关月银肯定地答道:“从来没有。”

    “一直都在樱之村?”

    “从有樱之村开始,我们就长居于此。”

    (这就奇怪了。)十三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难不成这两人是被妖怪扶养长大的?不,这太荒谬了。

    十三推翻了脑中的想法,不再多问,依照茶道的习俗开始称赞着:“阁下技艺之精,实在令人佩服;除了精湛的技艺外,那典雅的茶具,优美的环境布置,更让茶会增色不少。”

    关月银谦逊回道:“哪里,能与阁下一同饮茶,是在下的福气。”

    关月银望向芭雅,只听对方说道:“嗯!点心很好吃。”

    冷心答得也很妙:“茶很好喝。”

    两人无心之言,却搭配得恰到好处,令十三与关月银闻言为之绝倒,后者更是不知该以何话回应,只能苦笑着说道:“哪里,两位喜欢就好。”

    樱子在一旁听得忍俊不住,“噗哧”一声,掩嘴轻笑,又连忙歉然道:“抱歉。”

    十三苦笑着摇头,忽然听见纸门被人打开的声音,转头看去,一名穿着和服,头上绑着小发髻的孩童蹦蹦跳跳地跑进。

    那孩童小脸丰盈,表情天真无邪,笑嘻嘻地在室内乱跑,口中乱喊乱叫,肥短的小手不断挥舞,让人一见便生出想要捏捏脸蛋,抱起来好好怜惜的冲动。

    “座敷,现在有客人啊!”樱子笑着抱起孩童,用手轻轻拧了小脸一把。

    座敷用手顽皮地戳着樱子,不停在对方怀里磨蹭着,口中直叫:“樱子姐姐,樱子姐姐,陪我玩。”

    樱子哄着在怀里不安分的座敷,说道:“小座敷不行喔!现在有客人在,姐姐晚点再陪你玩好吗?”

    座敷撒娇着:“不好,不好,座敷要樱子姐姐现在陪。”

    樱子眼见没有办法,故作生气道:“座敷,听话好吗?不然姐姐要生气啰。”

    可惜这招对座敷并没有用,拉着樱子的头发,叫道:“不管不管,座敷要樱子姐姐现在陪。”

    樱子回头以目光向关月银求救,并同时对十三等人抱以歉意一笑。

    关月银故意板起了脸,佯怒道:“座敷,现在樱子没空陪你玩,等会儿好吗?”

    语顿,关月银对三人歉道:“真是对不住,坏了大家的兴致。”

    座敷好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缠功使尽,就是不肯罢休,“不管,不管,谁说都不理,座敷就是要樱子姐姐现在陪。”

    芭雅看着座敷使性子的模样,心中觉得有趣,起身来到旁边,捏了捏孩童的脸,说道“好可爱哦!你叫座敷吗?我是芭雅,姐姐陪你玩好吗?”

    芭雅善意的动作,座敷依旧不领情,喊着:“听不懂,听不懂,金发姐姐的话座敷听不懂,座敷要樱子姐姐陪。”

    (座敷?难道是座敷童子?)十三脑中闪过了一个妖怪的名字,印象中,座敷童子是种会替人类带来幸运的妖怪,通常只要在哪间屋子里看见这个妖怪,就表示那户人家将有幸运降临。

    可奇怪的是,樱子身上并无灵力,也没有开启第三眼,是如何能看见座敷童子?就两人之间的互动看来,想来早已熟识,难道说这村里的妖怪,并不忌讳在人类面前现出原形?还是只有座敷童子这种妖怪会而已?

    十三暗忖:(看来,有必要把这件事弄清楚啊!)

    就在十三深思的同时,座敷不知为何惊叫一声,挣扎着想要离开樱子的怀抱。

    樱子松开了手,不解问道:“座敷,你怎么了吗?”

    座敷没有回答,轻轻跳到榻榻米上,原先是怎样也哄不走,硬要樱子陪他玩才甘心,现在却逃得飞也似地,令人百思不解。

    座敷逃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不经意间朝十三看了一眼,那一眼,如同其它妖怪一样,看见了十三藏在人类外表下的本质,吓得他夺门而出。

    “座敷,是怎么了啊?”樱子喃喃说着,对她来说,今天村里的人好像不一样,每个都阴阳怪气的。

    十三心想:(那个座敷童子的眼力还真不错啊!看来日本的妖怪都挺识相的。)

    忽然,妖怪的低语又传来了,从被座敷打开的纸门,藉由空气的流动传来:

    “看见了吗?座敷童子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有魔气,西方恶魔的气息,就在关月银殿下与樱子的房里。是那两个女人吗?不对,那两个人类里,有一个没有灵魂,真是奇怪。”

    “你是活太久都忘了吗?那是‘傀儡’啊!又叫‘活死人’,是专门用来对付我们的啊!”

    “恶魔会跟‘傀儡’同处一室,这可真是天下奇闻,都怪那个恶魔的力量实在太强,才没有发觉到那个‘傀儡’,不过,那个‘傀儡’的灵力也实在高得吓人啊!”

    “探不出来,找不到那个恶魔的踪迹,明明就在房内,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呢?”

    “别重复着同一句话好吗?你今天是怎么了?”

    “要想办法把那头恶魔赶走才行,不然东方妖怪的桃花源,会被那个具有毁灭力量的恶魔给摧毁。”

    “你也是,安静好吗?”

    “一定要设法保护关月银殿下和樱子小姐,不计任何代价,就算是吵醒‘那位’也在所不惜。”

    十三心中怒火顿生,他已经警告过那些妖怪了,可是因为诅咒而重复的内容一直传来,不外乎“找不到”、“他的位置在哪?”,没想到现在竟然还密谋想要对付他,但是凭那点微末道行,根本挡不住他随便一个攻击,就算是那个以魔界阶级而论,以达四阶的妖怪也是一样,只要他愿意,樱之村谈笑之间即可化为灰烬。

    十三在心中想着,那群妖怪真是无知,以为偷偷交谈就可以躲过他的耳目,在这里,风就是他的耳朵,日月就是他的眼,樱之村的一切,区区几里之地,只要他想,没有一样可以逃过他的掌握。

    “哼!”十三冷哼一声,有风当他的信差,他的怒意,在霎时传遍了樱之村,送到了每个妖怪耳里,“天真的妖怪们,这是最后警告,别自以为是的想要与我抗衡。我来,不需要解释原因;我走,自然没人能留住;我的意志,连神都无法左右。别妨碍我,听清楚,别再让我听见你们恼人的声音,不然,日本将永远没有神话!”

    短短的几秒间,妖怪的声音消失了,一切如常。

    (哼,算你们识相。)十三怒归怒,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他刚刚听见了,妖怪们竟然会不惜一切保护两个人类,这真是不可思议。

    难道说,这两个人类的身上具有隐性的“神格”吗?还是某位神祇在人界的“第三身”?

    根据“创世”所述,每个人都有着人、神、魔三种身分,唯有三位一体的神魔,才能拥有高位阶的神、魔大能。

    难不成眼前的两名人类,是某位日本大神的“第三身”?

    不,他们的身上并没有那种反应,早先藉由十字架已探知完毕,那为什么妖怪们会那么的保护这两个人类?

    (真是令人疑惑啊!)十三本来是打算直接毁掉樱之村,然后救出这里的人类,但是目前而言,妖怪们的言语引起了他的兴趣,暗忖:(就让你们多活一段时间吧!好好珍惜吧!)

    “十三先生,十三先生?”

    十三的耳边传来了关月银的叫唤,转过头去,就听对方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座敷他就是这样,调皮了点,希望您不会见怪。”

    十三摇头,笑道:“哪里,关月银先生不用放在心上,对了,想请问……”

    十三正要提出疑问,却被芭雅打断,“关月银先生,我们才没有那么小气呢!”

    “那关月银就先谢过几位了。”关月银一鞠躬,说道:“三位来此,想必舟车劳顿,不如让樱子带三位到客房去,也可稍作梳理歇息。”

    语顿,关月银吩咐道:“樱子,麻烦一下,带三位到客房去。”

    子说道:“请三位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