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二集 樱恋 第七章
    如此又过了几天,樱之村的妖怪奇怪地没有任何动作,反倒让三人享受了一段朴实的日本农村生活,虽然期间十三总会藉由风声,听到一段段不停重复,毫无意义的交谈,内容不外乎他的去向、行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到后来十三索性放弃了读取妖怪们的对话,因为只要他的诅咒存在,对方只要一提到他,怎样也不会说出个结果。

    终于,满月祭在妖怪和人类的期望中到来了,每到这一天,家家户户都会在院子里摆上鲜花素果以酬谢神明,在祭典的最高潮,村子里的人们会绕街游行,同享欢乐。

    “冷心姐,妳看我这样漂不漂亮?”芭雅在樱子的帮忙下,换上了一件淡蓝色的和服,雀跃不已地来到冷心面前转了个圈。

    樱子面带微笑地站在两人身后,说道:“冷心小姐,你要不要也换件和服?”

    冷心想了想,摇头道:“不必了,谢谢。”

    语顿,冷心看了芭雅一下,“这样就是漂亮吗?那我知道了。”

    “冷心姐啊!妳为什么都是这样呢?好冷淡喔!”芭雅蹩着眉说着,又拉起冷心的手,“别那么扫兴嘛!来,换件衣服,好不容易可以参加日本的祭典,当然要尽兴玩啊!”

    冷心闻言还是摇头,将手抽回,说道:“不了,我还是习惯这种打扮。”

    “真是的,扫兴。”芭雅嘟起了嘴,恰好看见十三从客房外走过,连忙跑上前去,喜滋滋地又转个圈,小手负在身后,问道:“十三,我这样漂不漂亮。”

    “漂亮。”十三随意望了一眼,心不在焉地答着,看见房里的樱子时点头微笑,对冷心说道:“冷心,妳出来一下好吗?”

    冷心连想都不想,就往十三走去,两人走过木廊,消失在芭雅与樱子面前。

    “讨厌,对人家都不理不采。”芭雅不满地抱怨着,旋又小碎步跑到樱子身旁,“嘿,日本美女,关月银呢?怎么今天到现在都没看到他?”

    樱子答道:“阿银他有事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这样啊!”芭雅低头想了下,俏皮地说道:“阿银,叫得好亲热喔!”

    “芭雅小姐,妳真是的。”樱子的脸上顿时红霞满布,又绞着手指。

    芭雅凑到樱子耳边,细声地问着:“日本美女,妳有没有跟关月银这个那个过?”

    樱子故意装做听不懂,蒙混着:“什么这个那个?”

    “就是这个那个啊!”芭雅小声地说了几句。

    闻言,樱子的俏脸像是红透的苹果,不知该如何回答。

    “哇!日本美女,妳的脸好红喔!害羞了吗?”芭雅像是发现新大陆似地,不停嚷嚷着,羞得樱子赶紧将对方的嘴捂住,“真是讨厌,芭雅小姐,别说了啦!”

    “好好好,人家不说就是。”芭雅这才停了下来,不过又好奇地追问着:“说嘛!到底有没有这个那个过?”

    “芭雅小姐,妳饶了我吧!”

    出到屋外,十三与冷心走在大街小巷,后者忽然问道:“十三,你找我有事吗?”

    “妳感觉不到吗?”十三头也不回,随口答着。

    冷心看看四周,问道:“感觉?感觉什么?”

    “妳闭上眼睛,用灵力去感受一下,妳就会知道了。”

    “喔!”冷心依言闭起双眼,灵力缓缓扫过樱之村的每个角落,过了好一会儿,才答道:“有妖力,妖力在膨胀。”

    “没错。”十三看了冷心几眼,夸道:“不错嘛,竟然能将灵力释放得那么远,不俗,不俗。”语顿,又说道:“再感受一下妖力中的气氛。”

    “嗯!”冷心又再以灵力扫过樱之村一次,说道:“妖力中有杀意。”

    “答对了,这杀意是冲着我们来的。”十三的目光扫过街上众人,包括房子里窥视的眼睛,他都了如指掌,半个也没错漏。

    街上虽然张灯结彩,每户门前都悬着纸扎的竹灯笼,路上的行人亲切依旧,孩童们也是笑闹打玩着,但隐藏在这看似欢乐的气氛中,却隐约透着诡异。

    一切,都太假了,彷佛是做给人看的。

    在右后方的老太太,她已经重复的与另外一人握手三次,也重复着同样的问候语:“早上好,今天天气真是不错呢!”

    而另外一人,也重复答着:“是啊!看来今天也会是个让人心情愉快的一天呢!”

    前面一群玩闹的小童,也重复着捡球、将球抛开、漏接,然后被笑着说:“哈哈……你好笨喔,竟然会漏接。”

    更别提田中一位插秧的农夫了,从刚才到现在,农夫手中的秧苗一直插在同个位置,然后抬起朴拙的脸望向太阳,憨厚一笑、抹汗、叹气、插秧。

    所有人的动作,都是重复着,完全没有改变过,不过若没有仔细观察,还真是看不出来。

    每个人物,有些是妖怪变化,而其它的,都像是电影里的临时演员,各司其职,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

    樱之村里,除了樱子、关月银外,没有半个人类,这是最新的发现。

    妖怪们,则不知躲藏在那儿,不断的以妖力朝他这边扫过,让十三不胜其烦。

    “冷心,今天的满月祭会很热闹啊!”十三意有所指地说着。

    冷心问着:“是那些妖怪吗?想要对我们不利?”

    “就是他们。”十三不耐烦地扒着头发,环顾左右,呼了口气,说道:“真是讨人厌的家伙,就已经不打算找他们玩了,还自己送上门来,套一句保罗常说的:‘想死有很多种方法,不必找上我这种。’我的耐心,已经到达极限了。”

    冷心问道:“你要现在杀光他们吗?要我帮忙吗?反正是妖怪,以住持大师的说法,是妖怪,若危害人间,就‘杀!’”

    十三摇头说道:“这不急,有些事我要弄清楚,而且我不打算杀光他们,因为我答应了某人。”

    十三暗自想着,樱子、关月银,这两个人类到底有什么魅力?竟然会让妖怪拼命来保护他们?

    如果不是这点令他好奇,他早就毁了樱之村,不过,那是在遇见木灵前所做的打算。那个愿意牺牲,指为了唱首歌的木灵。

    (算你们好狗运,不然,哪由得你们猖狂、叫嚣。)十三恨恨地想着,算了下时间。

    (还有十个小时,慢慢享受吧!)

    转眼日落西山,大地映得一片金黄,彩云晚霞,空中五彩缤纷。转眼天色化暗,繁星点缀,那月儿迟迟不肯现身。

    樱之村里,不论男女,全都换上了和服,人手一盏灯笼,聚集在樱之村的广场上,抬头仰望星空,等着月儿出现。

    忽然,几片几朵乌云飘过,淡淡地光晕时隐时现,月儿含羞地从乌云里探出头来,众人见状齐声欢呼。

    却没想到,月儿就像是神话中--因为害怕而躲入“天之岩屋”的天照大御神一样被吓着了,在众人眼前逃入乌云里。

    村人们不以为意,继续欢呼着,并且载歌载舞,高唱着日本民谣,嘹亮的歌声引起了月儿的注意,又悄悄地探出头。

    月儿不躲了,好奇地看着人们的庆典,家家户户***通明,一片和乐景象。

    村人们放起了烟火,数道火线冉冉升空,轰然几声巨响,一朵朵缤纷灿烂的花火盛开在夜空之中,炫丽耀眼的火光霎时照亮了整个樱之村。

    孩童们欢欣鼓舞,天真的笑容在脸上荡开,使劲儿地拍着手,在大人身边来回跑跳。

    “哇!好漂亮喔!”芭雅手上拿了根仙女棒,穿着樱子为她精心挑选的和服,像雀儿般一刻也不得闲,在院子里与两名同伴欣赏着月色。

    看着那大如银盘的圆月,散发着黄澄澄的光晕,上头出现的花纹替人类带来了无限的想象,自东方到西方,关于月亮的神话从没有少过,甚至为人们所膜拜。

    关月银和樱子并肩而作,眼里传达的,是无声的情意,他们不知一起看过几次圆月,但那月儿总让人看不腻;或许,他们看不厌倦的是彼此,而不是明月。

    相较于芭雅的开心,关月银、樱子之间的情意绵绵,十三与冷心可就安静多了,他们如同其它人一样抬头望月,但一个忧郁的眼眸中不时随着乌云飘动而变换复杂的神色;一个却面无表情,不知心中的思绪是否一如外表,那样的平静,有如古井般波澜不起。

    大屋里的众人虽然望的是同一个月亮,却有着不同的心情,直到外头传来鼎沸人声。

    人们的欢呼、笑闹、脚步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樱子这时轻声喊道:“游行开始了呢!”

    “游行?”芭雅小脸上尽是希冀盼望之意,跑过来拉着十三的手,问道:“十三,我们可不可以去看看?”

    十三想了下,感应着外面的妖气,竟发现妖怪们不知都藏到哪去了,外头的人群里并没有任何妖怪存在,但是为防有诈,他本想一口拒绝,但是一想到芭雅会因此而吵闹不休,还是点了头:“好。”

    “哇!十三最好了。”芭雅高兴地原地转了个圈,就要往门外跑去。

    十三见状连忙拉芭雅,说道:“不要走散,和冷心一起行动。”

    “人家知道了啦!”芭雅拉起了冷心的手,又向樱子问道,“日本美女,妳要不要一起来?”

    樱子转头看向关月银,只见对方点了点头,温柔地说道:“你去玩吧!我还有点事,等等在过去。”

    樱子细心地叮咛着,“嗯,别太累了。”

    “好啦!只不过是去外面逛逛,又不是生离死别,走啦!”芭雅拖着两人,又往门外跑去。

    “唔,我要吃这个,还有这个。”芭雅兴高采烈地又跑又跳,手上拿着一盒章鱼烧,尝了几口,眼睛突然张大,急忙用竹签插了一颗递给冷心,“冷心姐,妳一定要尝尝,好好吃喔!”

    冷心迟疑了一下,还是张口吃了下去,咀嚼了几下,说道:“嗯!这就是好吃的东西吗?我知道了。”

    “冷心姐真是的,一点都不好玩。”芭雅对冷心的反应感到抱怨,又戳了颗章鱼烧递给樱子,“日本美女,妳试试看嘛!试试。”

    樱子含笑婉拒,却拗不过芭雅的要求,勉为其难地拨起一边发丝,小口咬下,吃完后道谢着:“谢谢。”

    “哇!日本美女,妳的动作好优雅喔!”芭雅一脸羡慕地说着。

    “哪里。”樱子谦虚地响应着,领着两人玩遍街上的摊贩。

    “可是奇怪。”芭雅突然想到一事,问道:“昨天还没见到这些人啊!怎么才一下子就跑出来了,这些摊子是从哪里来的啊?”

    樱子解释着:“每到祭典这天,许多小贩会从外面涌进樱之村,所以没什么好奇怪的啊!”

    “是这样啊!”芭雅歪头想了下,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突然又问道:“对了,关月银呢?”

    “阿银他啊……”樱子正准备回答,身后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各位好。”关月银来到三人面前,说道:“不好意思,有事耽搁了。”

    “事情忙完了吗?”樱子来到关月银前方,细心地替对方整理一下领子。

    “都差不多了。”关月银温柔一笑,也替樱子拨了下飞乱的发丝。

    芭雅见状喊了出来:“哇!好亲密喔!小夫妻呢!”

    “芭雅小姐,妳真是的。”樱子将头缩在关月银怀中,讨饶道:“妳就放我一马吧!芭雅小姐。”

    “好,我不说了。”芭雅拉起冷心,眨了眨眼,说道:“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啦!”

    语罢,两人跑入人群中,消失在樱子面前。

    “那位小姐可真是淘气呢!”关月银摇摇头,牵起樱子的手,“走吧!”

    樱子红着脸,安静地被关月银牵着,脸上满是幸福。

    祭典的气氛如同往昔一样,热闹而充满欢乐,数名大汉在祭典高峰时抬起神轿,口中咿啊嘿地喊着,刻意露出半边胸膛,开始进行绕街游行。

    村民们跟在神轿后方,哼着、叫着,每人手持一盏灯笼,远远看去恍若了灯河流动。

    人潮缓缓前进,冷心和芭中雅被挤得动弹不得,只能跟着群众前进。

    人实在太多,途中,芭雅惊呼一声,四处张望,冷心不知何时已被挤散,前者高喊着:“冷心姐?冷心姐妳在哪啊?”

    被人群冲散的不只有芭雅她们,在稍远的后方,樱子也在轻轻唤着:“阿银?阿银?”

    樱子叹了口气,看来关月银大概又被人挤开了吧!

    “樱子姐姐。”一声稚嫩的童音,从樱子和服的下摆处传来,低头看去,座敷童子拉着她,又叫着:“樱子姐姐,陪座敷好吗?”

    “好啊!”樱子抱起了座敷童子,慢慢跟着人群。

    游行进行了约莫二十分钟,突然所有灯笼的火光像是事先演练好的一样熄灭,樱之村霎时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只剩皎洁明月高挂,微弱的光芒射下。

    “樱子姐姐,座敷怕。”座敷不安地拉着樱子的前襟叫着。

    “座敷乖,姐姐带你去家里玩好不好?”樱子也感受到气氛的不对劲,虽然说每次的祭典都会来上这段,但这次却多了些让人不安的感觉。

    “樱子姐姐,我们赶快走好不好?”座敷童子不停地催促着,要樱子离开现场。

    “好好好,我们现在就走,可是……”樱子回头一看,四周的村人们挤得水泄不通,该怎样离开呢?

    正当樱子觉得苦恼时,忽感后方压力一轻,转头看去,那村人们彷佛知道了她的想法,主动让出一条路来。

    “谢谢各位。”樱子一边道谢,一边带着座敷离开祭典,但是心中还是纳闷不已:“奇怪,这次的祭典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

    时间分秒过去,游行的队伍仍没有办分移动,甚至连一点声音也无,静悄悄地,直到天空一抹乌云盖过皓月。

    悉悉窣窣……四周传来了奇怪的声响。

    乌云飘开,月亮再次探头,就再同一时间,火光蓦地亮起。

    一盏、两盏、三盏、四盏……

    火把的光芒如接力般依序亮起,照耀四周。

    村人们的灯笼不知丢到哪去,每个人手上改持火把,游行的长龙,又缓缓流动。

    整个游行变得好安静,只剩火把燃烧时发出的声音。

    芭雅随着队伍前进,心里头直发毛,她很想问问日本的祭典是不是都那么奇怪,但是诡谲的气氛让她开不了口。

    火光闪动,人影摇晃,每个人的脸上好像蒙上了一层阴影,叫人看不真切。

    “啪啦啪啦……”不知是什么东西从芭雅头顶上飞过,让她吓了一大跳。

    那些东西满天飞舞,在人群的头上绕着。

    “那是什么啊?”芭雅在心中问着,半强迫地被队伍推着走。

    队伍默默走着,一直来到郊外,这才停了下来,仰望着那片进来时的樱花林。

    樱花飞荡,看起来不若初见时凄美动人,反而有些妖异。

    火把又突然熄灭,让人睁目如盲,瞬间坠入黑暗中,耳中听闻的,是风吹、草动。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芭雅再次问着,不过藏在心里的疑问没人能回答。

    终于,芭雅看见了亮光,就在那樱花林正前方的一块大石上,那光芒璀璨美丽得无法以任何字眼来形容,就算与星月之光相比,月光,只能算是衬托。

    几乎找不到什么东西能与之比拟,就是美、亮眼,足以堪称艺术之最。

    一头约有半人高,两公尺多长,有着银白毛皮的狐狸,居高临下地俯视众人。那身毛皮的银,不是老年人头发的花白,而是浑身没有半根杂毛,闪耀着光辉,隐隐流动的银光。

    最令芭雅吃惊的,是狐狸身后的九条尾巴,每条尾巴彷佛都有着自己的意志,不断地摇动着。

    芭雅忽然有种感觉,那头九尾银狐,好像才是樱之村的主宰,可是,这不是人类的村落吗?为什么会有妖怪?

    从九尾狐身上散发出的光芒,芭雅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妖力,那股强横至极的力量,似乎不输给十三。

    对了,十三呢?他跑到哪去了?好像祭典上都没看到他的人。

    就在芭雅想起十三的同时,脑中突然出现了对方的声音:“芭雅,我在这儿。”

    芭雅连忙转头张望,就是没看到十三的人,就在此时,十三的声音又响起了:“别找了,我在看不见的地方。”

    芭雅在心中想着:“那为什么你能听见人家心里在想什么?”

    “这妳不用管,好好保护自己。”

    十三的话让芭雅完全摸不着头绪,突然,她知道为什么对方会这么说了,因为,九尾银狐的目光,正注视着她。

    芭雅咽了口唾沫,九尾银狐的目光中,完全没有任何感情,而且身旁的人突然鼓噪起来,不知在吵些什么?

    芭雅向身旁的人看去,一看之下,不禁腿软。

    原来所有的村民都不是人类,全都是妖怪变化而成的。

    那么,她不就和妖怪们混在一块,可是为什么完全查不出妖气?

    这时,十三的声音又传来了:“别想那么多,日本的妖怪和西方的似乎有些不同,牠们非常擅于隐藏妖气,就连我如果不仔细感应,也几乎看不太出来。妖怪的数量太多了,记得,找到机会就跑,不要和牠们混战,否则,妳会吃上大亏的。”

    芭雅在心中哀嚎着:“妖怪将前后左右的路都堵住了,人家要怎么逃啊?十三,快来救人家啦!”

    “要怎么逃,关我什么事,这就要看妳的办法了。”

    “过分,竟然见死不救。”芭雅的眼泪差点要飙出,不断在心中咒骂着十三。

    妖怪们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成两边对立着,不知争执些什么?

    躲在暗处的十三,听着妖怪们的争吵,大约听懂了七八成。

    “她们是和西方的恶魔一起来的,全都杀掉!”

    “不,她们只是一般人类,送出结界就好了,不必动手,不要让樱之村染上鲜血。”

    “一般人类?那两个女人身上有着灵气存在,还有一个是‘傀儡’,搞不好是除魔师来着,宁杀错,不放过,别心软了。”

    “对,杀光这次的进来者,不然樱之村搞不好会因她们而外泄。”

    “不,那不符合妖怪们当初进入樱之村时,所订立的和平宗旨。”

    “那是只针对妖怪而言,对付阴险狡猾的人类,不需要去在乎。”

    “杀光她们,杀!”

    妖怪们的争论似乎倾向于主杀一派,不过九尾银狐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言,只是静静地看着。

    忽然,妖狐的身影蓦地消失不见,看来是默许主杀派的言论吧!

    妖怪们理解了妖狐的默许后,一方发出了欢呼的吼叫声;而另一方,则是以行动表示不,纷纷离开现场,队伍一时间少了好多妖怪。

    芭雅听着妖怪们的怪叫,发现所有妖怪将目光转向自己时大喊不妙。

    或许对妖怪们来说,祭典才正要展开。

    “左边是妖怪,右边也是妖怪,到处都有妖怪,而且都长得那么丑,还靠得那么近,人家好想吐啊!”芭雅做了个反胃的表情,伸手在和服里摸了摸,又惨叫出声:“糟糕,圣经放在神袍里了,怎么办?只剩‘无限疯狂’可以用,可是,人家不会用啊!”

    “十三,拜托你来帮人家啦!人家忘了带工具出来了啦!”芭雅在心中祈求着,希望十三会听到。

    妖怪们围成圆圈,逐渐朝芭雅逼近,眼中凶芒大作。

    妖怪们准备动手时,却听见不远处传来了数声惨叫,仔细一看,冷心挥舞着金刚杵,那金刚杵的一端冒出了根长约六十公分的锐芒,所到之处势如破竹,斩得妖怪哀嚎连连。

    芭雅见机不可失,连忙大声呼唤:“冷心姐,救命啊!”语顿,她忘了身处险地,还向冷心挥手着。

    冷心看了下芭雅的方向,金刚杵一挥,就朝那边杀去。

    途中,妖怪们不怕死地扑了过去,却被金刚杵那无坚不摧,以灵力化成的白色锐芒给杀伤。冷心出手快如闪电,在身前挥出圈圈光影。

    “冷心姐,快来啊!”芭雅跳了几下,拼命挥手,突然惨叫一声:“啊!好痛。”

    芭雅整个人扑倒在地,背后鲜血淋漓,割出了一道好大的口子。

    攻击还没有结束,芭雅泪眼汪汪地看着面前数道快速飞动的影子,动作敏捷,让人眼花撩乱,连反应都来不及,身上又多了几道。

    “啊!好痛喔!到底是什么东西攻击人家啊!”

    芭雅小脸皱成一块,就是看不清是什么妖怪攻击。

    忽然,芭雅低头站起,不管身上越来越多的伤口,从和服的腰带里拿出一条鞭子,就拼命往四周抽去。

    “你们知道老娘谁吗?叫我女王。”

    见到鲜血的芭雅再次变身成女王状态,与保罗的武器--“极度暴力”并为一对,且出自同一位铸造者的“无限疯狂”化作红色鞭影,抽得妖怪们雌牙裂嘴,不禁后退了几步。

    芭雅左脚踩在一头痛得打滚的妖怪头上,将和服下摆往腰带一束,露出白皙的大腿,脚底不住加力,口中直嚷着:“叫我女王,快点叫啊!”

    妖怪们傻了眼,不能明白为何芭雅先前还一副好欺负的模样,怎么转眼就变成了女王?

    此时,冷心也来到了芭雅身旁,见到同伴的模样时微微一愣,继而问道:“芭雅,妳变成了女王吗?”

    “废话!老娘本来就是女王!”芭雅的鞭子不停往脚下的倒霉鬼抽去,口中喊着:“我是女王!欸?鞭子的圣力怎么对日本的妖怪好像比较弱?不管了,叫我女王!”

    “这样,应该不会有问题才是。”十三远远看着两人的情况,点了点头,准备去追踪那头九尾狐。

    临走前又确认了一眼,却突然失声叫道:“等等,冷心要干嘛?该死的!难道那个‘傀儡’搞不清楚状况吗?她到底在想什么?该死的!”

    只见冷心一声不响地走到芭雅身后,左手准确地切在女王的颈部动脉,不防之下,后者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这下好啦!计划全被妳这个白痴‘傀儡’给破坏了。”十三本来是想去追查九尾狐的下落,顺便问出樱之村为何会有人类在此,以及樱之村将人类吸入的真正目的为何?本想查出结果就打算离开,也同时可以遵守着与木灵的承诺--不伤害每个妖怪。

    冷心此举,令他所有的计划都要重新来过,而且,甚至会违背当初所许下的诺言。

    现在,势单力孤的冷心,必须独自面对着所有妖怪,先不论妖怪们的实力,但是以数量来说,远胜过他们,只要冷心灵力一竭,那就只能任由妖怪宰割。

    “真是受够了,我堂堂一个恶魔被人当奴隶使唤就算了,现在还要变成小女孩和白痴的保姆,看来我可以改行开托儿所了。”十三叹了口气,身形一晃就来到两人身边。

    十三如魅影般地突然出现,令妖怪们一怔,却又乱吼乱叫着,但就是没有半个敢上前。

    “你们不是要我出来吗?怎么?见到本尊以后反而变成了龟啊!看来日本的妖怪只长一张嘴,没有半点胆哪!”十三语气中极尽讽刺之能,完全不将妖怪放在眼里。

    语顿,十三转头看向冷心,气急败坏地质问道:“妳刚才做了什么知道吗?”

    “我知道。”冷心理所当然地回答着:“上次你不也是这样对付变身后的女王吗?”

    “那是上次。”十三深吸了口气,解释着:“上次没有敌人啊!妳可不可以搞清楚状况?不要什么都学?”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冷心似懂非懂地答着,又忽然冒出一句:“你现在是生气吗?”

    “难道我是在高兴吗?该死的!”听见这样的问题,十三真的是欲哭无泪,又叹了口气,“算了,再跟妳说下去,我起码少活五千年,妳照顾好芭雅就可以了,剩下的交给我。”

    话锋一转,十三环视所有妖怪,冷冷地说道:“我只说一次,给我让开!”

    话中的森寒杀意,所有的妖怪都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哆嗦,却没有一头妖怪退下,只是交换着意见:

    “小心,恶魔的身上有古怪,好像会突然消失,让我们失忆。”

    “你已经说了五次了,只要别看他,锁定恶魔身上的魔气就可以了。”

    “西方的恶魔,应该是你滚离樱之村吧!不然,你的头就会给本妖当尿壶。”不知是哪头妖怪,躲在群众中偷偷放话,引起一阵大笑。

    虽然魔气锁定能得知十三的位置,但是遗忘的诅咒不会因为这样就被破解,在第二次四目相交时,妖怪们又开始重新窃窃私语,连十三之前的警告都忘得干净。

    “哼!以为这样我就不知道吗?天真!”十三朝左边手指勾起,一头有着三条尾巴的猫悬空挣扎,喵喵怪叫。

    “原来是猫又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大妖怪呢!要拿我的头当尿壶,你回去练个五千亿年吧!”十三一脸轻视地看着猫又,往远处一丢。

    猫又在半空中挣扎着,心中一阵好奇,牠又何时说过要将十三的头当成尿壶了?

    忽然又有一妖说道:“西方的恶魔,请你尽速离去,我们不想与你开战。”

    声音随着臭味传来,众妖闻到臭味时脸色大变,连忙让开一条路,让那人通过。

    十三一见那人,也不禁后退数步,脸上尽是嫌恶的表情,“该死的,你这吃屎喝尿的日本厕所神不滚回马桶去,跑出来想臭死人吗?”

    厕神形如枯骨,只穿着一条兜裆布,左手持粪,右手掌心有着一滩黄色液体,又说了一次:“西方的恶魔,请你尽速离去,我们不想与你开战。”

    虽然厕神乃日本神话中,专门掌管厕所的神祇,但是就级数来讲,与十三还是有段距离。

    这次,十三随口说了句:“我也不想跟你开战。”左手一挥,就将厕神扔得远远地。

    “我最后说一次,给我滚!”

    十三的最后通牒,妖怪们听如未闻,就算听见了也记不得,只知道这头恶魔是樱之村的共同敌人,大喝一声,群起攻之。

    在月亮和樱花的见证下,东方与西方展开了一次妖魔大战。

    “土蜘蛛!回地下钻洞去吧!”十三随手一砸,将一头约莫两公尺大,浑身长满绒毛的蜘蛛打进土里,霎时尘埃飞扬,多出了个深不见底的大洞。张口一吹,让飞来的几颗火球应声熄灭。

    十三又抓住一头妖怪的双角,痛得对方那张青面獠牙的脸瞬间泛白,双手往外一抛,又不知被扔到哪去。

    十三时而拳脚并用,打得妖怪们是节节败退,他强大的魔力是妖怪们的恶梦,妖怪们浑然没有想到,就算数目的差距根本无法弥补实力的不足,只是白白送死而已。

    “山精、水虎、飞头蛮,还有天狗、胧车、邪魅鬼,该死的,等级不够就别来送死。”望着跳要扑下的妖怪,十三一一叫出名称,左手挥过,妖怪们被对方澎湃如潮水的魔力下冲了个东倒西歪,再起不能。

    十三看着面前堆成有如小山一般高的妖怪丘,抱怨着:“该死的!越级挑战也要量力而为,我在跟神的天使打仗时,你们还不知道在哪呢!不是有什么后着吗?让我见识一下,别说我欺负你们。”

    忽然,数道黑影飞过……

    “该死的,不会是你们一家人吧!”十三看着眼前快速飞动的黑影,“慢,真是太慢了,等超越光速再来比快好吗?”

    十三伸手一抓,两手各抓了只形似狐,前爪却变成了刀刃的妖怪,“原来是镰鼬啊!对了,还有一只呢?”

    十三听音辨位,一脚踩向地面,一声惨叫传来,脚底就踩着那只漏网之“妖”。

    “原来是你啊!佐助小弟弟,大人的世界是很恐怖的,滚回去吃奶吧!”十三随便看了几眼,就将镰鼬三妖随手丢开。

    “十三的行为,应该就叫做‘恶劣’吧!”看着十三以极为轻蔑不屑的态度来对付敌人,冷心打倒几头想要偷袭她和芭雅的妖怪后,心里浮现了这个名词。

    十三的强大,她大概可以猜到一二,但是为什么不直接施展大型的法术,而要以这种方式击倒妖怪呢?

    那些妖怪虽然被十三打倒,但却没有一头受到足以灭亡的重伤,只是丧失攻击能力,无法再行攻击。

    “真难理解啊!人类和恶魔的想法是不是都那么奇怪呢?”冷心实在想不透,只是默默看着。

    突然,地面传来隆隆声响,一头高约十公尺的庞然大物朝十三慢慢走近。

    “咚!咚!咚!”沉重的脚步声如同大鼓,一声声传入众妖耳朵,这次妖怪们慌忙逃开,让出一条通道。

    “这家伙就是你们说的‘那人’吗?”十三心中暗忖,仰头看着接近的妖怪。

    随着距离拉近,巨物的真面目也出现在十三眼前,一头身穿日本战国时的盔甲,生得双头六手,持着各式兵器的巨型妖怪正低着头,俯看着对方。

    “双面宿傩,他的确是蛮强的,不过,还差的远了。”十三一语道出妖怪的来历,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

    宿傩大吼一声,分别持着大斧、斩马刀的两手就往十三劈去。

    “力量是够了,不过速度有待加强。”十三来到半空中,轻松地拨了拨头发,忽感劲风临体,一支比他还要高的羽箭射来。

    “呼,差一点,加油啊!”十三两指轻夹箭尖,也不见怎么使力,就将羽箭掷回。

    “锵”地一声,宿傩斩马刀一挥将羽箭挡开,另一手的战锤又往十三轰去。

    两人不断交锋,分别挥舞着各种武器,拥有两张脸的宿傩几乎没有死角,速度说慢,其实也不慢。不论十三上天下地,想要趁着对方攻击的空隙反击时,就会有另一只手恰好补上。

    不过宿傩两颗头颅目光交换的同时,心中不约而同会暂时出现一个念头:“西方的恶魔是何时出现的?”

    大斧、战锤、斩马刀交错劈砍砸落,又不时有弓箭射到,打得十三只能不停闪躲,占处下风。

    如此又打了一阵,打得十三心头火起,心想如果不是碍于一个承诺,他也不必打得如此辛苦。宿傩身高近十尺,力大凶猛,加上又有盔甲保护,寻常物理攻击根本无法伤其分毫,若动用术法攻击,他所会的暗黑魔术的确可以对宿傩造成严重伤害,但是很有可能就将因此对方歼灭。

    “烦,真的很烦啊!”十三的表情越显不耐,双手快速架开宿傩的攻击后纵身一跃,来到对手肩膀上,脚下微微使力。

    魔力无俦,十三的脚恍若重愈万斤,压得宿傩两腿一沉,摇摇欲坠,几番抗衡之下,终于不住,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吼……”宿傩痛苦怒吼着不断反抗,六只手臂不停想做出反击,无奈手臂才刚刚抬起,就被十三的魔力压得动弹不得,只能看着自己的身躯逐渐陷入土里。

    但是宿傩的身躯越往下沉,所遭遇的抗力就越大,十三双眼黑芒闪动,魔力再提升一级,魔力挥发之下,黑色如烟的魔能袅袅散发,张牙舞爪。

    黑气席卷着四周环境,魔能所到之处如水银泄地,无孔不入。

    过不了多久,宿傩只剩两颗大头露出土外,颈部以下完全没入大地,只能不断哀嚎、挣扎。

    十三见状满意地点点头,一跃而下,对着冷心问道:“芭雅还没醒过来吗?”

    冷心摇摇手,以行动代替言语。

    十三叮咛着:“那妳就留下照顾她,我去追那头九尾狐。先提醒一下,芭雅醒了如果还是女王状态,别再打晕了。”

    冷心点点头,还是不说一句话,不过手却只向那堆妖怪山……

    “嗯?”十三回头一看,所有的妖怪挣扎着站起,眼中红光闪动,表情愤怒扭曲,身躯散发着十三之前冒出的黑气,妖力突然快速膨胀起来。

    妖怪们像是丧失了理智,口中嘶吼怪叫,如刀刃般森冷的杀意直指十三。

    那股惊天的杀气,就连十三也无法不正视,他来樱之村首次露出了凝重的表情,盯着妖怪身后聚集的妖邪之气。

    “嗯?被暗黑魔力给催化、迷失心智了吗?奇怪?太荒谬了。”

    十三的疑惑其来有自,他所释放的魔力虽强,但是流量极小,几乎都集中在宿傩身上。而且妖怪们情况不像是被魔力感染,反倒像是被操控了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十三心中暗忖,眼前的妖怪们无论身上伤势有多么严重全数站起,愤怒的吶喊有如鬼哭神号,一重重传遍樱之村。

    妖怪们喘息着,粗重的呼吸声,沉闷的脚步声,笨拙得有如行尸走肉般逐渐往十三等人围去,妖怪们的理智荡然无存,他们发自内心,以千百种最狠毒的字眼诅咒闯入者,杀掉对方是心中仅存的意念。

    杀!杀!杀!杀!杀!

    妖怪们奔动起来,像是若有神助般,每头妖怪的速度竟不下于敏捷逾风的镰鼬,四面八方都是化作黑影的妖怪,距离越来越近,妖怪们闪亮的爪子就要扑到十三身上,将他千刀万剐,凌迟分尸,分享他的血肉!

    一声冷哼!一只手!还有一句:“不知好歹。”十三的左手破碎了妖怪们的念头,轻轻挥过,强弱悬殊的魔力让妖怪们个个倒飞而回。

    “冷心,带着芭雅离开,这里由我来应付。”趁着空档,十三头也不回地吩咐着。

    冷心摇摇头,金刚杵光芒一盛,尖端处吐出的锐芒又长了十来公分,说道:“我可以帮你杀光他们。”

    “别碍手碍脚。”十三丝毫不理情,瞪了冷心一眼,冷冷道:“妳不过是个‘傀儡’,我还没有虚弱到需要一个‘傀儡’来帮我,我可不想回到教廷时,又被人指责说我枉顾同伴生死,恣意妄为。”

    “是啊!我只是个‘傀儡’。”冷心喃喃自语着,却又头一歪,想了片刻,说道:“但是我有自己的意志,所以我想留下,杀光这些妖怪。”

    “该死的!该死的!”十三怒极低吼着,冷心的固执只会害他违背了对木灵的诺言,也同时让他无法尽情发挥,还要分出心神注意两人,这样一来,对这场战斗实在不是好事。

    趁着妖怪还没扑上,十三右手一勾,魔力将冷心与昏迷的芭雅包裹其中,一挥,将两人送到了远处。

    “别妨碍我,冷心,照顾好芭雅就是妳的责任。”十三忧郁的双眼带着复杂的情绪看了两人一眼,最后吐了句:“妳是卑弥呼所孕育出的‘傀儡’,妳不该死在这里。”

    冷心拍着魔力所变化的圆球,点了点头,消失在十三的眼前。

    “现在,就是第三回合开始,不怕死的妖怪们,来吧!”十三这次不再等妖怪扑上前,张开双手,快步冲上,身影被妖怪群所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