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三集 残缺的灵魂 第一章
    第三集残缺的灵魂第一章

    “贝德主教,这是您的包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德国的一座教堂内,服事人员恭敬地呈上包裹。

    “多谢这位弟兄。”贝德主教接过包裹仔细一看,上头没有署名,也没有寄件人地址,心中不由得万分好奇,四下望了望,走向教堂二楼的办公室。

    “到底是谁寄来的?”贝德翻过包裹背面,在左下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一个印记,是一柄倒吊的十字架,上头盘据着一条蛇,还有无法辨识的图腾符文。

    贝德面容一肃,左手在胸前轻触,然后是嘴唇、额头,接着低头往地面致敬。

    “赞美吾王!”

    贝德礼赞完后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裹,看见里头的东西时着实吓了一大跳。

    那是一卷羊皮,上头密密麻麻记载了两式咒术,还有一个惊人的秘密——足以颠覆教廷,将现任教宗送进梵蒂冈最高法院受审的秘密。

    贝德将羊皮收好,下楼来到大厅,吩咐一名服事人员:“帮我备车,我要到梵蒂冈一趟。”

    两日后,梵蒂冈。

    接回了冷心,十三等人来到了先前进行会议的别墅,才刚上二楼,三人就听见了布雷恩的声音。

    “教宗大人,我实在无法忍受保罗的……该怎样说呢?喔!恶劣习性,您知道他做了什么吗?”

    布雷恩口若悬河地一条条指责保罗的不是,从旅馆召妓、醉酒打人、意图强暴服务生……一直到在暗巷里差点杀了两名伺机行抢的年轻人,林林种种加起来竟然有十来条。

    “教宗大人,保罗的行为已经让教廷蒙羞,请您做出处置!”布雷恩语调气愤,还无法自制地重重拍了下桌子。

    “保罗又干了什么好事了?”十三嘲弄的微笑勾起,领着两名同伴走向会议室,途中,三人听到了保罗的辩解:

    “你妈的耳聋啦!老子不是已经说过了,神父也是人,也有性需要,再说老子是神父,是代替主哥解救那些迷途羔羊,让她们了解什么叫‘神恩’!”

    保罗的声音停了停,又继续解释:“打人嘛,那时老子喝醉了嘛!手肘‘不小心’敲到了那个贱种的鼻梁,至于为什么会连续敲了三、四下,这一切都是主哥的旨意啊!意图强暴服务生嘛……这个……”

    保罗支吾了一下,又说道:“那是我‘不小心’跌倒,然后就‘不小心’脱下那个正点妞的裙子,接着又‘不小心’脱下了自己的裤子,然后又‘不小心’扑到她身上嘛!反正一切都是意外,对,就是意外!”

    十三等人来到会议室门口,正好听完保罗的解释:“你不提那两个狗屎还好,一提老子就满肚子火,我先前已经说过了,老子是神父,看到有人行抢,而且还是抢神父,老子当然要代替主哥惩罚他们啊!这叫做‘神罚’好吗……咦?十三,你们回来啦!”

    保罗连忙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对门口的十三招招手。

    “是啊!我接冷心回来了。”十三向保罗打个招呼,接着调侃道:“这段时间,你好像过得很不错啊!”

    “这是一定要的啦!”保罗拍拍胸口,就朝芭雅跑去。

    “啊……色狼,放手!”芭雅尖叫着给了保罗两巴掌,然后又是一脚狠狠地朝后者跨下踹去。

    “喔……”保罗转眼脸色发白,嘴巴张得老大,惨叫着:“我的小保罗啊!”

    “哼!”布雷恩气愤难平地坐在椅子上,俊美的脸布满红晕,不发一语。

    “哟,是冷心啊!妳这张死人脸好久不见。”保罗忍着痛,捂着下体站起,但似乎对冷心颇为忌惮,不敢有过于轻薄的动作,只远远地打招呼。

    “好久不见。”冷心点点头,表情平静依旧,却突然想起一事,问着,“保罗,听十三说你知道‘叫我国王、女王’怎么玩,可以教我吗?”

    会议室内所有人登时鸦雀无声,就连保罗也不例外,他张大着嘴,过了一会儿才吐出一句:“冷心,妳被鬼搞上啦?不过妳想玩的话老子是很乐意奉陪。”

    “保罗,不必了……冷心只是随口问问。”十三连忙制止,他可不想让卑弥呼知道了这件事后,从日本冲来找教廷算帐。

    “靠,耍老子啊!”保罗失望地咒骂几声,但最后不忘补上一句:“如果改变主意的时候,记得跟老子说一声啊!”

    “好了,大家静一静。”教宗清了清嗓子,对仍在愤怒中的布雷恩温言安慰着:“布雷恩,保罗的行径或许过分了点,但就包容他一下吧!”

    “过分了点?不,那叫十分严重!”布雷恩还是无法释怀,但碍于教宗已经出面打圆场,也只好就此算了。

    教宗摇了摇头,说道:“大家坐下来吧!让我们好好谈谈。”

    众人闻言纷纷找了张椅子坐下,而十三还是靠墙一站,双手环胸。

    教宗见状叹了口气,说道:“我相信各位都知道,梵蒂冈大教堂被烧毁的事情吧!”

    除了冷心之外,其它人无不点头,教宗又接下去说着:“大教堂被毁,里头珍贵的文物损失惨重,除了那些艺术品之外,重要的文件所幸还有备份,可是……”

    语顿,教宗喝了口茶,说道:“经过勘验后发现,办公室的保险库被人撬开,一样极为重要的文件数据遭人窃走了。”

    教宗又停了下来,看看众人的反应后,准备开口,却被保罗打断,只听他不耐烦的说道:“教宗老大,拜托你可不可以说快一点,不要一件事分三、四遍讲好吗?”

    “保罗,注意你的言行。”布雷恩不满地出声斥责。

    “靠,你妈个乖宝宝现在是怎样?看老子不爽就是啦!”保罗一踹长桌,左脚踩在桌上,拿出“极度暴力”指着布雷恩的鼻头大骂。

    “不好意思,是非常不满意。”布雷恩也不甘示弱,拿出了封魔针。

    两人火药味之重任谁也看得出来,教宗呼吸急促地按着胸口,拿出了药瓶倒了几颗药片吞下,连忙劝阻:“好了,别再吵了,正事要紧。”

    “哼!”

    “是的,教宗大人,非常抱歉。”

    两人互瞪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别过头去。

    教宗继续说道:“记载着‘堕落前的最后光明’文件失窃了。”

    “什么?”十三失声叫道,引得众人纷纷朝他望去。

    十三的脸色变得异常凝重,嘲讽的笑意点滴不存,淡淡说了句:“人类的麻烦大了,只要羽翼一现世,那就准备迎接世界末日吧!”

    “靠,不过是封文件而已,关世界末日屁事啊?妖魔鬼怪,你别在那边危言耸听好不好。”保罗不以为然地说着,压根儿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

    “保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教宗推了下眼镜,解释着:“那封文件,记载着撒旦……”

    语顿,教宗与其它人又同时在胸前划了个十字,才继续说道:“那罪恶的渊薮、一切邪恶的本质,祂第七对羽翼的下落。”

    闻言,保罗还是搞不清楚状况,看着大家聚精会神,专心聆听的模样,他又吐了句:“不过是对翅膀嘛!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老子也可以叫人做几对挂在身上啊,好笑。”

    “那对翅膀没有那么简单。”十三补充着:“天使九阶的最高位阶——炽天使米迦勒也不过才六对,已经是主之下,万神之上的天使领袖。传说大撒旦祂有七对翅膀,被打落地狱时,有六对翅膀变成了象征堕落的黑色,但是独独那最后一对羽翼,仍旧保持着纯洁光辉,从大撒旦身上脱离而出,最后不知所踪。”

    语顿,十三说道:“今天如果被大撒旦寻回了最后一对羽翼,祂的力量,将超越其它六位魔界君王,成为真正的万魔至尊,也同时拥有超越主的力量。届时,不用等到下一次善恶轮回就能将末日带来人界,成为人、魔二界之王,也极有可能把天堂覆灭,取得与创世神同等的力量。”

    保罗半信半疑地说着:“你在唬我吗?妖魔鬼怪,不会那么严重吧?”

    布雷恩也听得极为入神,突然说道:“可是目前并不确定是否为撒旦教的人所为,万一是其它人呢?”

    布雷恩此言,在场众人无不点头。

    十三摇摇头,说道:“不管是不是撒旦教干的,只要那对羽翼一现世,到最后还是会落在大撒旦的手里。”

    “为什么呢?人家还是听不懂欸。”芭雅托着下巴,模样天真地说着。

    “你们是人类,当然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十三忧郁的双眼扫过众人,缓缓说道:“我出身魔界,对于魔界之事,当然比你们这些只能从古文经典上得知秘辛的人类要懂得多。”

    “那你还真强啊!可以出国比赛了。”保罗呸了一声,点了根雪茄。

    “别打岔,我没心情说第二遍!”十三不悦地瞪了保罗一眼,说道:“千万年以来,大撒旦一直在找寻那对羽翼的下落,却始终没有头绪,所以‘堕落前的最后光明’应该是以某种方式被法术、结界保护着,以致让祂遍寻不着。一旦羽翼现世,曾经共生共存的大撒旦又岂会感应不到?能够化身千万的祂,自然会想尽办法夺回羽翼,以祂的魔能,就算是我也无法与之抗衡,你们这些人类,又有什么办法?搞不好还没见到他的面,就死得连块骨头也不剩。”

    保罗吐了口烟,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说道:“嗯!那事情的确很大条,不过关老子什么事?”

    教宗也在这时说道:“所幸我们还留有备份数据,不过这些日子来,我们派遣了三十位的除魔师、猎人去寻找,但是那些人全部都失踪了,没有一个回来,所以……”

    听到这里,十三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教宗要说什么了,径自接了下去:“所以你是想叫我们,去阻止那些人让羽翼现世吗?”

    “没错,但是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要你去做,也只有你能办到。”教宗面带微笑,说道:“十三,大教堂就等于整个梵蒂冈,以你的魔能,我相信将大教堂恢复应该不难吧?”

    “我没这个力气!”十三想都不想就当场拒绝,双眼微瞇,十分不满地说道:“教宗,别太过分了,要恶魔去恢复崇拜神的建筑,这比看到主当街打人还离谱,而且魔力消耗太大,对我来说划不来。”

    教宗显然早就知道十三会反对,也没有半分不高兴,他双手一握,好整以暇地说着:“记住你的承诺,直到找到她为止,你必须无条件服从教廷的吩咐。”

    “所以当我找到了她,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光你们这群该死的!”十三恶狠狠地说着,怒意之盛,竟令室内的灯光明暗闪烁,窗户无风自动,剧烈地开启又关上,发出碰撞声。

    “十三,退下。”布雷恩拿出封魔针,指着十三警告着。

    保罗、芭雅、冷心也在这时来到教宗身前,各自取出武器,严阵以待地盯着十三。

    芭雅好言劝着:“十三,不要生气啦!”

    “喂!你妈个妖魔鬼怪,老子没干掉你就该偷笑了,怎么?现在不爽连老子都要杀啊?”保罗作势挥舞了几下武器,却偷偷比着教宗,用手抹了下脖子,好像是说:“要不要合作一起干掉教宗?”

    十三愤怒地看着众人,双手在长桌下使劲地握着,忧郁的目光变得阴鸷,他的胸口不断起伏,鼻息也粗重起来,但就是迟迟没有动手,只因为一个该死的承诺。

    正如教宗所说,他必须遵守与神的约定——以“时间之砂”暂停自己的时间,忍受六百年天刑,而直到与天使重逢之前,他必须成为教廷的狗,屠杀自己的同类,服从每一项不合理的要求。

    恢复梵蒂冈大教堂,的确,他是有这个能力,但是几百年来,梵蒂冈大教堂所蕴育的神圣之力又岂能小觑?就算恢复了,他也会因此元气大伤;天谴刚过,再加上帮助妖狐关月银,他本身的力量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一旦魔能耗尽,他将灭亡,永远无法转生,也将被人遗忘。

    更何况,他还要报答一个人——卑弥呼,帮助冷心拥有灵魂。

    十三想到这儿怒气稍减,望向冷心,那个没有灵魂的“傀儡”,可笑也可悲地服从着卑弥呼的指令——无论如何也要保护教宗的安全。

    只有片段的记忆,一段不知该为谁遵守的诺言,冷心就这样诞生了。如果说创造她形体的卑弥呼是母亲,那么,他就是父亲,该送上珍贵的灵魂,让她完整地变成一个人。

    十三的愤怒像午后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但让他息怒的,不是承诺、不是教宗,而是冷心,一个卑弥呼的礼物。

    十三的招牌微笑又重新出现在脸上,他拉了张椅子,首次坐了下来,轻松地望着众人,令他们一头雾水。

    “咦?不打了吗?妖魔鬼怪,你到底在搞什么花样?”保罗搔了搔头,困惑地看着十三。

    “我从没说过要打,你几时能猜测到我的心思了?”十三反复无常的举动,让众人大惑不解,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神情戒备地盯着他。

    “别那么紧张,放轻松点。”十三很满意众人的表情,他占了上风,他的愤怒已同时告诉教宗——别把他当成一条狗来使唤。

    十三对教宗先前的交代恍若未闻,提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要求:“教宗,我要给冷心一个灵魂。”

    闻言,众人不禁哗然,当中最不能理解的还是冷心,她歪头想了下,问道:“我不懂,十三,你为什么要给我灵魂?”

    “还记得我在飞机上的问题吗?”十三来到了冷心面前,他的举动,让其它人不禁护着教宗后退几步,小心翼翼地盯着他。

    十三看着冷心,那张与卑弥呼有着相同容貌的俏脸,在那清澈如水的眼里,彷佛看见了卑弥呼的笑,像是在说:“你终于来了……”

    是的,他来了,带着灵魂而来,偿还五十年前的情债。

    “我说过妳将会拥有灵魂。”十三的眼变得温柔,他的手,抚过了冷心细致而微凉的脸庞,“我把灵魂给妳,虽然不是完整的,但剩下的得靠妳自己。”

    “为什么?”冷心还是不懂,她单线的思维无法理解。

    “因为我欠卑弥呼的、我不能给她的,用灵魂来还。”十三由衷一笑,微冰的手离开了冷心的脸,可是在后者的感觉里,他的手好温暖;那个笑容,好像在卑弥呼的记忆中看过,唯一一次真挚的笑容,是对着卑弥呼而笑。

    (我背叛了天使吗?应该没有吧!)十三扪心自问着,他也搞不清楚这样算不算背叛,人类的情感实在太奇妙,正当他准备了解时,天使就已离他而去,直到现在……

    十三看向教宗等人,又说一次:“教宗,我要给冷心一个灵魂。”

    众人的表情很复杂,就连教宗也不例外,不过这也难怪,一个恶魔竟然会要将自己的灵魂送给他人,这大概是头一遭。

    “我不想说第三次,回答我,教宗。”十三不耐地催促着。

    众人还是没有反应,只有保罗走到了十三面前,摸了下自己的额头,伸手向对方摸去时却被拨开。

    “你干什么?保罗。”

    “老子想看看你这头妖魔鬼怪是不是发烧了,竟然想把自己的灵魂送给人,十三,你该不会……”语顿,保罗神情暧昧地笑着:“你该不会喜欢上了冷心吧?真是有眼光啊,冷心长得够正点,也难怪你会忍不住。”

    十三苦笑着摇头,说道:“你的脑袋只有装这些东西吗?看来你可以考虑一下,到阿蒙斯帝斯手下去干恶魔。”

    “哇!原来十三你是这种人,被日本美女抛弃后那么快就喜欢上冷心姐了。”芭雅泪眼汪汪地说着,俏挺的鼻头抽搐,转身扑向布雷恩,一脸哀怨:“布雷恩,人家只剩下你了,你该不会像十三一样花心吧?”

    布雷恩还是余怒未消,轻轻推开芭雅:“芭雅,我没心情陪妳玩。”

    “哇!连布雷恩都变心了。”芭雅哭得更起劲了,负气地坐在地上,双手乱搥乱打着。

    保罗不满地叫着:“芭雅,为什么妳就没提老子呢?太不公平了吧!而且我要变心,也是等上过妳才会变心啊!”

    “你……你去死啦!”

    看着这场闹剧,十三并没有理会,径自向教宗问道:“你该不会这样也要反对吧?”

    “关于这件事,我是乐见其成,可是你还剩下多少魔能呢?”教宗坐了下来,关心地问着。

    (哼!虚伪!)十三心中暗忖,随口答着:“这件事不用你管,再怎么样也不会比恢复大教堂要消耗的能量多。”

    语罢,十三牵起了冷心的手,说道:“那么冷心先借我一阵,等灵魂分割成功之后,我会再……”

    突然,十三停止了说话,转头望向门外,人就这样消失不见。

    众人见状无不感到讶异,但随后他们就知道十三为什么要消失了,只听一连串的脚步声从楼梯间传来,接着出现在门口的其中几人,赫然是十三课其它组别的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