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第一集蚀心妖

    “磅磅磅磅……”

    枪声响个不停,余下众人纷纷四散寻找掩护,教堂大门出现无数弹孔,内部装饰摆设被流弹打个粉碎,芬克主教也不知道躲到哪去了,教堂中凌乱不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剩余的一名探员拔枪反击,不断快速移动,只是对方火力太过强大,子弹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转眼间教堂已被打成了蜂窝。

    对方优势的火力,令在场众人无不趴伏在地,伸手护住头部要害,可是保罗不知发了什么疯,竟然玩了起来。

    “打不到,打不到,就是打不到。”

    保罗的头在长椅后不时探出,像是打地鼠机里头的地鼠,一上一下躲着,脸上表情滑稽逗趣,口中还不时嚷嚷:“打不到,就是打不到,也不能让你打到,不然老子就挂了。”

    门外开枪的歹徒见到保罗的举动,更是集中火力往他的头射去,吓得他缩起大头,连滚带爬又躲到另一角去,却在爬行中看到一双穿着黑皮鞋的脚,不由得抬头一看,继而一怔,怪叫道:“嗯?哇靠,不用那么跩吧?连子弹都不躲。”

    十三丝毫不惧昂立在教堂正中央,目不转睛望着门外开枪众人,如此明显的目标,那些人自然不会放过,枪口纷纷对准他,无数子弹朝他射去,却奇怪的没有一发击中。

    原来十三在子弹快要临身之前,以优于常人数百倍的动态视力,敏锐的感觉去判断子弹来向,身体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晃闪,这才躲过枪击,不过这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得到就是了。

    十三望向来到他脚边的保罗,笑道:“怎么?你刚才不是玩的很高兴,现在却躲起来啦!”

    保罗一听气得想爬起身,无奈子弹实在太多,唯有继续躲着,不过嘴上却不饶人:“靠,老子只是玩累了,休息一下犯法吗?”

    十三摇摇头,身形一纵凌空跃起,风衣在身后猛地张开,完全破坏物理惯性飞了十几公尺,在空中时子弹还是不停向他招呼,却仍被他一一闪过。

    “嗒”十三轻巧地落在门外歹徒面前,说道:“各位好,射击游戏好玩吗?”

    众人掉转枪口又准备开枪,但是十三的动作实在太快,也太过匪夷所思,身形化作黑色旋风袭过众人,令他们来不及防备,手中武器已被抛上天空。

    保罗见状又怪叫出声:“哇靠,真是中国功夫盖天下,被人开枪不用防弹衣。”

    十三一手一个,将他们卸去关节,轻松地朝教堂内扔去,直到所有人都被丢进教堂才停手。

    教堂内保罗见已无危险,大勒勒地走到所有人面前,叫道:“怎样?你们不是有枪吗?再拿出来开啊!还是身上只剩一把小水枪,没办法屌啦!”

    探员扶起另一名中弹的同伴,发现子弹正中头部,已无任何生命迹象。

    探员拿出电话,正想请求,将一干人等移送侦办,却被十三一手挡住,探员厉声斥道:“你是谁?敢妨碍调查局办案?”

    保罗心中疑窦大起,不是才刚介绍过,现在又怎么当作不认识,又说了一次:“他是自己人,你们现在是怎样?被鬼搞上了?还是失忆症?靠。”

    十三挥挥手,表示并不在意,走到一名男子面前,单手抓起对方衣领,问道:“你们是谁派来了?”

    人吐了口唾沫在十三脸上,得意一笑道:“大撒旦会保佑我们的,去死……”

    “啪。”

    十三听见大撒旦之名时面目变得狰狞,一拳将那人的头打个稀烂,连惨叫都发不出,登时血花、脑浆四溅,惨死当场,让神圣的教堂染上浓郁血腥。

    “你们信奉大撒旦,就全部去死好了。”十三冷冷说着,好像撒旦与他有着深仇大恨。

    十三走到每个被卸去关节的歹徒面前,以各种手法将他们杀死,有的是抛往墙上,任其头部与墙面撞击开花;有的是将之拦腰对折;有的是肠子被掏出,缠绕颈部窒息而死,看得一旁的探员忍不住大吐特吐。

    “喔……啊……咿……呜……哈……”

    保罗脸上作出各种表情,时而闭眼,时而歪嘴;或将手遮于眼前,却从指缝间偷看,直到十三将最后一人杀死,他才跑到对方身旁拍拍肩膀,问道:“你是怎么啦?一听到撒旦的名字就像被鬼搞到了一样,撒旦上了你马子……”

    十三闻言怒视保罗,眼中杀意之盛似乎要将后者也毙于手下。

    吓得保罗当场改口:“是撒旦上了你马子不认识的人,当老子没说,没说。”

    十三闭起双眼,深深吐了一口气,说道:“走吧!去办正经事。”便不再理保罗,径自往教堂门外去了。

    保罗跟在十三身后,嘴理不时嘟嚷着一些有的没的,像是想到什么事转头对探员交代道:“欸,调查局的,尸体就交给你啦!”

    那探员还在里头猛吐,听见此语时吐得更起劲了,连胃酸都要呕出。

    “靠,十三你到底是怎么啦?被鬼搞了啊?”保罗急步来到十三身旁,以独特的关心方式询问着。

    十三不答,双眼不时闪动黑芒,脚步不停向前跨去,面无表情地走着。保罗又咕哝几句,两人的身影以不算慢的步伐穿越在纽约的街道。

    (多久了,六百多年了吧!)

    十三默默想着,千多年的放逐,痛失挚爱,施以最严厉的遗忘之刑,三界之中无人可记得他,近乎永恒的寿命,让他陷入了最残酷的煎熬。

    如果不是为了已经轮回转世的天使,他又何需要忍受这六百年孤寂,尝到那生不如死的痛苦;而赐给他这一切的,正是那魔界之王,该死的大撒旦。

    突然,十三停下了脚步,似乎感到有些不对劲。

    保罗见状也停了下来,头往前一伸,叼了根雪茄,问道:“又怎样啦?哪头鬼又搞上了……”

    保罗闭上了嘴,吐了口槟榔汁在地上,眼睛不断巡视,也发觉到有些异常。

    四周的气氛静得可怕……

    空间彷佛瞬间停止……

    沉重的压力让保罗额角冒出了冷汗……

    保罗如敌大敌般难得严肃起来,嚣张的脸上出现一丝慎重……

    “卜……”一股臭气攻击着两人的嗅觉,十三皱起了眉,保罗尴尬一笑,接着搔搔头,“抱歉,压力太大……”

    “亏你放得出来。”十三哑然失笑,对保罗的大条神经感到万分佩服。

    “等等……喔喔……噗噗噗噗……啊……感谢主哥……”

    十三一脸错愕,空气中弥漫的臭味和不时响起的闷响告诉了他,唯一能信任的伙伴作了什么好事。

    “天,你一定要选在这时候吗?”十三捏起鼻子,继天使以来,被第二个人打败。

    “这是一定要的啦!”保罗理直气壮地说着,股间又再度传出声响,说道:“奇怪,这城市的人都死光啦!怎么静得见鬼?”

    十三捂着鼻子点点头,虽说街上没几个人,但也静得太可怕,有些不合常理,耳中听见的只有保罗接二连三,不断传出的屁声。

    十三再也无法忍受,冷冷地警告着:“你够了吧!信不信我会把你的肛门塞上软木塞?”

    “靠,已经没了啦!”保罗吐了口气,脸上尽是解放后的满足,说道:“喂,妖魔鬼怪,该去哪查这件事?”

    “先等等,已经又有不怕死的来了。”十三上前一步,问道:“教宗刚才还有没有交代其它事?”

    保罗想了想,答道:“喔,教宗大佬说叫我们不要太拼命,别毁了纽约。”

    “你认为要乖乖听话吗?”十三脸上的微笑带着嘲弄,忧郁的双眼流露出一丝不屑。

    保罗从神袍下拿出一把模样奇特的弯刀,刀身成锯齿状,直到刀尖处才是平滑的刀刃,刀把处被碗状护手取代,当中有一让人握住的直把,握住后直至手腕处都被护手包围。

    保罗吐了口槟榔汁说道:“既然教宗大佬交代了,那当然得照作,不过不拆个几条街实在对不起自己,可是又不能不听话,好,就拿半个纽约抵数好了。”

    “嗯!有同感。”

    两人十分有默契地交换对话,这点让保罗感到十分怀念,彷佛以前也作过同样的事。

    十三又是一笑,眼中黑芒大作,一股莫名力量再度从身上发出,“碰”地一声,身旁的建筑全数起火燃烧,玻璃四散炸裂,火舌乱窜,熊熊烈火夹着浓烟涌出,让整条街顿成火场。

    “靠,你还真的拆了一条街,不过敌人呢?怎么连个蛋都没看见?”保罗吐了口唾沫,四处张望,就是没看见半个敌人。

    “别急,你口中的蛋已经准备孵出鸟来了。”

    十三好整以暇地说着,起火的建筑物又突然发出猛烈爆炸声,保罗全身泛起蓝光,使用着灵力保护自己不受爆炸伤害。

    四周突然传来无数声有如野兽的嚎叫,一个个全身着火的人不断摔落街上,全身皮肤层层掉落,露出一身有如盔甲的鳞片,人类的双手已被一双大得吓人的巨爪取代,满口獠牙,模样骇人。

    保罗怪叫道:“靠,纽约市哪来那么多妖魔鬼怪?”

    “你不知道吗?”

    十三看了保罗一眼,身形瞬间消失,在出现时已来到其中一头魔物身前,重重一拳将头颅打烂,直接送对方回地狱去,同时说道:“人类早已不是这世界的主宰,这些低等魔物,连魔鬼都称不上,不过是几头凭依魔罢了。”

    “凭依魔?”保罗不解问道,同时吐了口槟榔汁在刀上,那弯刀吸收了槟榔汁后竟然通体发亮,闪耀着红光,然后一刀劈向一头凭依魔,将对方拦腰断成两截,刀中所附之神圣之力让断体着火燃烧,化为灰烬。

    “没错,只是些低等,只能寄附在人类身上,然后吃掉人类本体取而代之的低等魔物,就像这次疾病的怪虫一样。”

    十三又来到一头凭依魔面前,挡住对方挥来的巨爪,一手穿过魔物胸前,又轻松解决掉一头。

    “靠,真的假的,说来听听。”保罗上前一踹,反手挥刀解决一只,左手掏出那把银色左轮,一颗灵弹从枪口射出,将被踹开的另一头凭依魔射了个脑袋开花。

    十三望着一头将公车站牌拆下,以高速向自己冲来的凭依魔,双脚轻蹬来到半空中,直落而下将对方大头给踩碎,说道:“那种怪虫叫做‘蚀心妖’,原本生于魔界荒原中,只是不晓得被谁召唤了几只到人界……”

    十三又来到一头凭依魔身边,左手一伸便将对方心脏掏出,掷向准备偷袭保罗的凭依魔,“啪”地一声,心脏在魔力灌注下又将对方胸口开了个大洞,横尸街上。

    “‘蚀心妖’本来就是倚靠依附魔物过活,藉由吸取对方源源不绝的邪念来滋养自己,到最后吃光饲主内脏,破茧而出。”

    十三乱拳轰打其中一头凭依魔,将对方打成了肉泥,说道:“除了由嘴巴注射虫卵,本身散发出的甜香也含有看不见的虫卵,刚开始是依附有邪念的生物,到最后却是进行无差别攻击,凡经过者必遭殃,就像人界的蚊子一样。”

    “蚊子?”保罗一刀将凭依魔从中剖开,用手比了比大小,说道:“哇靠,魔界的蚊子还真大,那有没有解药?”

    十三来到保罗身边,说道:“解药,这种东西除了低等魔物会怕之外,我们根本不当作一回事,而且任务中又没交代一定要找出解药,不过是几万人的命嘛!你们人类不是很会生?十月怀胎就一堆了,死了到好。”

    语顿,十三望了望不断靠近的凭依魔,心中感到不耐,说道:“我玩腻了,这几头凭依魔就交给你了。”

    保罗叫道:“为什么你不来?”

    “等级太弱,没挑战性,叫撒旦直接跟我打,我还勉强考虑一下。”十三似乎极为瞧不起那些凭依魔,连看一眼都不想。

    “靠,去你的。”保罗又骂了几句,灵力不断灌注在弯刀上,只见刀身出现液态状,并亮起闪耀银芒,接着缓缓变形。

    几个眨眼的光景,那柄弯刀竟变成了当初见到十三时所使用的银色左轮。

    保罗叫道:“看老子的灵气散弹。”

    “答答答答……”保罗用手拨着板机,发出无数颗大如子弹的球状物,疯狂扫射仅余的十来只凭依魔,让牠们还来不及靠近,就被打成了肉块。

    “嗯,以人类水平,算是不错了。”

    十三嘲弄似的笑容再度勾起,说道:“走,去找些人查查。”

    保罗不解又问:“查,查什么?”

    “撒旦教的据点。”十三说道:“你也听见教堂那些该死的高喊过什么,当然就去查查撒旦教跟这件事的关联,首先要找到他们聚会地。”

    保罗又问道:“查,找谁查?”

    “跟我来就是了。”十三顾作神秘地说着。

    “靠,装神弄鬼。”保罗又骂了几句。

    两人继续往前走,却在一处十字路口见到了一幅极为怪异的景象。

    一台电视,就摆在十字路口正中央,插头诡异的浮在半空中,然后朝两人招了招……

    两人缓步上前,那台电视在没有任何电源之下屏幕突然亮起,出现了几个以鲜血作颜色的字:“欢迎光临妖魔都市。”

    两人对看一眼,继而狂笑出声,保罗直接比出中指,笑骂:“你妈个被鬼搞,现在是怎样?拍恐怖片吗?那还真是恐怖,搞笑。”

    十三撘腔道:“这台电视挺不错的,刚好我正想换电视,别打坏了。”

    那台电视似乎尽力想将恐怖气氛提升至高点,鲜红的八个大字缓缓流下鲜血,渗出屏幕,在地上留下一片血迹。

    十三见状皱眉,说道:“看来这台也不能用了。”

    保罗问道:“你很穷吗?连这种烂电视也要捡?”

    “不是穷不穷的问题,而是这种电视实在难找,又省电。”十三看着仍不断流出鲜血的电视,笑着解释。

    “说的也是。”

    两人又往前走着,大街上依然静得恐怖,除了被十三破坏的大条上传出警笛声外,就连一个行人也见不到,整座纽约就像变成了空城。

    一直来到那个自认是保罗的手下,基邦所开的酒馆前,保罗问道:“靠,来这里干嘛?难道妖魔鬼怪也想嫖妓,还是喝一杯?”

    “你跟着我来就是了。”十三挑起了眉,问道:“我是没有名字吗?为何一定要叫我妖魔鬼怪?”

    “不喜欢这个称呼,也行,那么禽兽、畜生、人渣、败类、毒瘤……”保罗念了一长串,就是没有提到“十三”两字。

    “算了,随你怎么叫吧!”十三微微一叹,就算保罗喊出他的名字又如何,毕竟那只是一个代号,并不是真正的名,而他的“真名”,早就被人遗忘,就算是撒旦也不知道。

    于是十三放弃了要保罗改变称呼念头,说道:“走吧!我们进去。”

    酒馆里,震耳欲聋的音乐放肆咆哮,吼出一首首狂野、动感的曲子,人们尽情摇摆,努力地挥洒活力,随着音乐不停摆动,汗水随着他们的扭动滴下,在地上形成一个不起眼的水花,被人们践踏、消失在足迹之下。

    天花板的投射灯转动闪烁,射下五彩炫丽的缤纷光芒,不断变换,转动,随着音乐的节奏加速,灯光旋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人们更加卖力舞着,音乐即将结束,节奏变成一连串的鼓声重重敲出。

    后的鼓声响起,音乐嘎然而止,灯光也慢了下来,人们抹抹汗水,忽然……

    “喀……啪……”酒馆的大门被人重重推开,两名一身黑衣的男子走进,众人纷纷将目光转向他们。

    作神父打扮的口中叫道:“靠,外面静得见鬼,这里却吵得要死。”

    “是神父欸。”

    “神父也会来酒馆?”

    “神父后面的帅哥是谁?好性格。”

    “难不成神父太寂寞了,想来这里找乐子?”

    众人停止了舞步,不时窃窃私语交谈着,两人上前几步,在人群中穿梭着,来到场中央,神父装扮的男子大叫道:“你妈个鬼搞,基邦,我是你大佬保罗,快滚出来见我。”

    众人一听哗然,这名神父竟然是酒馆大哥的老大,不禁有点不敢相信,负责酒馆围事的几名壮汉排众而出,其中一名抓住保罗的神袍前襟,叫道:“靠,如果你是基邦的大哥,那我就是黑手党教父,快给我滚,别来闹事。”

    那人伸手一推,就要把保罗撵出去。

    保罗见状骂了几句,番仔刀架住对方脖子,吐了口烟在对方脸上,说道:“你妈个有种,敢推我。”

    十三默不状声,只是在旁欣赏这一幕,眼睛不时四处查看,像是发现了什么露出神秘微笑。

    “……”

    “……”

    两边不断叫嚣对骂,DJ更停止拨放音乐,探头出来一看究竟,来此消费的民众自动围成一圈,有的爱闹事的人不时推波助澜,巴不得双方打起来。

    双方正要大打出手时,基邦臃肿的身躯在人群中困难地移动,不时挤得一旁的人抱怨出声,来到场中央对手下说道:“给我住手。”

    基邦转头对保罗陪笑道:“保罗大佬,你今天来光顾小店,不知有什么事?”

    十三来到保罗身边说了几句,后者听见后叫道:“拿把枪给我。”

    “现在?”基邦一脸为难,陪笑道:“大佬,这不好吧!要不要到办公室,我再拿给您。”

    保罗捏着基邦的肥脸,说道:“老子现在就要,不拿出来就拆了你的店。”

    “是是是……,你别生气,我拿出来就是了。”

    基邦叫了一名手下过来,从对方怀中掏出一把克拉克点四五递给保罗,问道:“大佬,你该不会是因为昨天没爽到,今天来拆我的店吧?”

    保罗不答,将枪交给十三。

    十三接过手枪,打开保险向天花板开了几枪,吓得众人惊呼出声,纷纷蹲下,说道:“没事的人给我滚出去。”

    众人听见此语,像逃难似的往大门冲去,不消片刻,全都走得一乾二净。

    “叫所有人给我出来,不然我就砸店。”保罗大声说着,番仔刀抵住基邦的喉咙。

    “大佬,别这样吧!如果你是对昨天的是不满,小店今天就让您玩个高兴,放我一马如何。”基邦双手抱头,一脸苦笑。

    保罗看向十三,问道:“妖魔鬼怪,你待会最好能解释清楚,不然我不介意把你干掉。”

    “待会让你看好戏。”十三自信满满地说着,见舞池中约莫有十来人,除了基邦外,不论是小姐、保镳全都一脸挑衅地望着他们,眼中凶芒闪动,磨拳擦掌,逐渐围了上来。

    “靠,妖魔鬼怪,这些人是怎样?被鬼上身啦!看到大佬被挟持还敢上来。”保罗架在基邦脖子上的番仔刀微微出力,对所有人叫道:“再靠过来我就宰了他,全给我趴在地上,双手双脚分开,妖魔鬼怪,现在该怎么办?”

    十三见所有人都趴在地上后,衣服无风自动,酒馆大门猛地关上,走到基邦面前,说道:“看着我,眼睛别眨,我问你,撒旦教的集会地在哪?”

    基邦闻言努力睁大眼,连眨都不敢眨,苦笑道:“这位朋友,你找错人了,我不知道什么……”

    “磅!”

    十三一枪开向基邦左脚,痛得他大吼出声,眼泪直流,叫道:“靠,我不知道什么撒旦教。”

    “该死的,不是叫你别眨眼吗?”十三又开了一枪打中基邦右脚,让对方痛得双脚跪下,鲜血从弹孔中泊泊流出,在地面形成一滩水洼。

    四周趴下的人们脸上全无惊讶恐惧之色,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所发生的一切,狠狠瞪着对方。

    “保罗,你来问。”

    十三来到一旁,手上的枪指着地上的人,说道:“叫他乖乖回答问题,不然这些该死的我就全宰了。”

    保罗缓缓蹲下,一把抓起基邦的头发,看着对方痛得扭曲的脸,问道:“欸,基邦,原来你跟撒旦教有一腿啊!你也听见妖魔鬼怪说的,乖乖说出来,撒旦教的据点在哪?老子就当没来过。”

    基邦痛得说不出话来,喉间不断发出惨哼,冷汗不住从脸上垂下的肥肉滴落,眼睛一张,瞳孔变成如猫般成一直线,颜色逐渐转红。

    保罗鼻子嗅了嗅,忽然以刀柄狠狠敲在对方头顶,任由基邦的脸地面亲密接触,发出沉闷声响,骂道:“靠,你妈个原来也是头妖魔鬼怪,难怪老子觉得奇怪,印象中那小子是个白种鸡,何时变成了大黑鬼,看来是被你宰了吧!不过你还装得真好,连老子的鼻子都闻不出来。”

    保罗高举番仔刀,准备手起刀落,送眼前的冒牌基邦回地狱去,十三连忙说道:“等等,先把撒旦教查出来。”

    “快说,撒旦教的据点在哪?”保罗一脚狠狠踩在基邦的肥脸,任由那张肥脸与地面不断摩擦,番仔刀插进对方右手,登时鲜血四溅,冒出阵阵白烟,并开始溃烂。

    “啊……吼……”

    基邦痛得大吼,大腿的弹孔慢慢愈合,背部剧烈蠕动,一个矮小的身影从肥胖的身躯中钻出,蓦地向上一跃,留下一个空壳,人就来到吧台上,抓着溃烂的右手,不断吱吱怪叫。

    那些趴在地上的男男女女也依法炮制,纷纷留下一具具空壳,来到基邦身后,口中也是胡乱怪叫。那群怪物在灯光照射下通体呈暗绿色,双耳尖长,大大的鹰勾鼻,身高约有一公尺。

    “靠,原来是一群妖魔鬼怪,难怪。”

    保罗将刀扛在肩膀,从怀中拿出槟榔,说道:“你们还真会装,能躲过老子的鼻子,算你们厉害。”

    语顿,保罗又问道:“喂,妖魔鬼怪,这几头小矮人是啥妖物?”

    十三啐了一声,说道:“这几头只不过是魔界荒原的低等妖类,叫做矮灵,你们人类的北欧神话管他们叫做妖精,没什么能力,不过是速度快,动作敏捷而已,常被人类的炼金术师当作仆役,不是被人召唤过来的,大概就是趁三界结界松动时偷跑出来的吧!”

    (基邦)全身赤裸坐在吧台上,抓着自己的右手,龇牙裂嘴地说着:“保罗大佬,基邦没有得罪过您,又何必赶尽杀绝。”

    基邦身后那群小怪物怒目而视,从吧台下方拿出几把水果刀,准备扑上前去。

    “别动。”

    基邦连忙制止同伴,跳下吧台,走路时肩膀左右摇晃,来到保罗前方站定,说道:“大佬,我的确是基邦,只不过换个身体而已,这些年来我也没杀过人类,只是混口饭吃,您就放过我,算我求您了。”语顿,便跪了下来,一颗大头重重往地上磕。

    “靠,没想到妖魔会向人类求饶,害老子都砍不下去了。”

    保罗见状于心不忍,向十三问道:“欸,妖魔鬼怪,现在该怎么办?”

    十三嘲弄一笑,左手凌空一摄,将基邦拖到自己胸前,说道:“看着我,撒旦教的据点在哪?你应该很清楚我们的等级差别,不说,你将会后悔来到人间界。”

    十三手中微微加力,掐得基邦脖子发出骨节声响,眼球向外突出,张嘴叫了几声,全身不断发抖。

    基邦忽然感到喉头一松,连忙大声叫道:“我真的不知道正确位子,只是大概知道在纽约地铁站附近,由四号月台沿着铁轨往华盛顿的指标走,好像就可以看见了。”

    十三听完将基邦甩回吧台,任由他与同伴撞成一团摔落台下,看着狼狈爬出的众妖,保罗叫道:“靠,妖魔鬼怪,基邦不是你的同类吗?何必下手那么重啊!”

    “同类?”

    十三轻蔑一笑,说道:“牠们不过是低等妖物,拿来跟我比,那叫笑话。别看牠们装可怜,只要你表现得比他们弱,牠们会毫不留情地将你杀死,这就是魔界的法则。”

    语顿,十三又道:“听你说得那么清楚,还说不知道。”

    十三上前跨出一步,酒馆内的物品莫名爆裂、飞起,地板隆隆震动,并且开始龟裂,基邦等妖莫不惨叫哀嚎,身体不断扭曲。

    “好了啦!妖魔鬼怪,既然已经知道想查的,就看老子的面子,放牠们一马如何?毕竟基邦也曾跟过老子,就这样算啦!”保罗将刀子插回袍内,来到十三身旁劝着。

    三咬牙切齿,力量在瞬间全部收回,胸口不断起伏,似乎与基邦众妖有着深仇大恨。

    十三警告着:“算你们好命,如果想在人间生存,就别与大撒旦扯上任何关系,不然,下次你们绝对会痛苦惨死。”

    保罗走到全身卷缩、发抖的基邦面前,说道:“今天老子看在往日情分上就算了,基邦,你就好好过日子,老子哪天心情好,会再来找你喝酒,光顾你的小姐。”

    语顿,保罗从口袋掏出两百块美金,递给基邦,说道:“收着,算老子赔给你的,再见。”

    基邦收起美金,说道:“保罗大佬,多谢,我真的没跟撒旦教的人在一起,是我们有些同伴加入以后回来找我,告诉我的,我以后不敢了。”

    “喔!”保罗走到十三身旁,说道:“走吧!”

    两人打开大门,缓步走出,出门前,十三回头冷冷望了基邦一眼,后者对望时愣了愣,突然又发抖,心中暗想:“祂是谁?什么时候出现的?”

    两人又回到街上,保罗问道:“妖魔鬼怪,你好像很恨牠们?”

    恨?怎么不恨。

    他今天会变成这样全都是大撒旦搞的鬼,如果不是大撒旦,他现在正与挚爱快乐地生活,大撒旦害死了他最爱的天使,害得他流落人间,六百年遗忘,尝到比地狱之火更甚百倍的刑罚,但可笑的却是由神来执刑;让他的时间为之停止,年复一年,受那天劫之痛,直到他与天使相见,他怎能不恨。

    十三想到这里眼神变得阴鹜,又猛吸一口气将愤怒压下,说道:“这不关你的事,办事要紧。”

    保罗点了根雪茄,又问道:“妖魔鬼怪,为什么纽约会有那么多妖物?”

    “你真的不知道吗?”

    十三答道:“自第一次‘光之子与暗之子大战’之后,恶魔退回了魔界,神回到了天堂,人类定居人间,神为了怕恶魔来到人间作祟,于是布下了强大结界保护人类。

    “原以为这样人类便可不受恶魔侵害,却没想到,人类的邪念、欲望不断滋养恶魔,以致神的结界出现松动,许多恶魔蠢蠢欲动,纷纷凭着强大魔力强行突破,却发现结界会因魔力强大而变强,以致许多高阶恶魔惨死结界之下。

    “可是说也奇怪,魔界的高阶恶魔无法自行穿越结界,但那些低级妖物却能毫发无伤地来到人间,有的为人类的生活吸引,就像基邦,安分守己地过日子;而有的,则成为你们口中的魔物,继续肆虐人间。

    “其实到目前为止,除了人类的邪恶面临临界点,神会派下所谓的‘神圣亚当’,也就是救世主来拯救人类;恶魔派出‘暗黑亚当’来角力外,人间并没有出现过超过四阶左右的恶魔,因为也只有在那时,魔界才可以出动强力恶魔,这是创世神定下的规矩,所以神魔也必须遵守。”

    保罗听得津津有味,说道:“那也就是说,我们之前所遇到的恶魔都是软脚虾就是了?”

    “没错。”

    十三说道:“如果真正出现顶阶恶魔,人间早在一瞬间被灭亡,哪里由得教廷猖狂。”

    “对了,妖魔鬼怪,你算是第几阶恶魔?”

    十三神秘一笑,并不回答,转开话题道:“这不是重点,先把那群该死的除掉再讲。”

    “可以,不过在那之前,老子要先做一件事。”保罗捂着肚子,说道:“老子整天没吃,早就饿到挂点了,先吃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