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第一集蚀心妖

    地底、恶臭、肮脏陪伴着我,事情的真相,陷入了迷雾沼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然,还有那不知何时会出现的暗杀者,杀戮、杀戮、杀戮……

    将痛苦赐与他们,死亡--最美丽的礼物。

    下午三点,纽约地铁站

    两人来到地铁站前,只见入口处大门深锁,并张贴公告表示近期内将暂时关闭;两人互看一眼,保罗拿着一个纸袋,边吃边问:“欸,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闯啊!”

    十三右手由下而上抬起,一股无形的力量发出,登时机械运转的声音大作,铁卷门缓缓升起,直至开启一个大小能让人进出的入口,十三这才放下高举的手,声音嘎然而止,同时说道:“走吧!”

    保罗比出大拇指,赞道:“有你的。”

    两人走进地铁站大厅,铁卷门又慢慢落下,眼前变得一片漆黑,忽然,大厅电灯亮起,忽明忽暗地不断闪烁,最后变成诡异的荧光绿。厅内的电视也自行打开,画面跳动变换,不时发出“沙沙”声响,却又突然化为一片宁静。

    滴答……滴答……

    咚咚……咚咚……

    厅内寂静无声,耳中传来的,是规律的钟摆以及保罗的心跳,两人左右张望,以耳代目观察四周的动静……

    “卜……卜卜……啊……感谢主哥……”

    一股臭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十三叹道:“你一定都要选在这种时候吗?”

    保罗歉然道:“抱歉,肠胃不好。”

    两人缓缓向前,每一步踏出都格外慎重,保罗点起了根雪茄,在黑暗中分外显眼,有如一只萤火虫,随着步伐移动。

    “啪!”

    厅内的电视又再次亮起,画面出现了四个鲜红大字:“欢迎光临。”

    “靠,现在是怎样?便利商店吗?”

    保罗不屑地说着,却又惨叫一声:“哎哟,妖魔鬼怪,你拿东西丢我?”转头看向十三,发现对方高举双手,表示不是他干的。

    “哎哟。”保罗又再次惨叫出声,捂着头怒视十三,却看见一个物体往他正面飞来,连忙用手拨开,骂道:“是哪个没种的家伙,出来。”

    “隆隆隆……”

    地面开始震动,所有东西凌空浮起向两人飞去,逼得他们不断挥手挡架,只是飞来的东西越来越多,到最后连钉在地面的椅子也一排排向他们飞去。

    十三冷哼一声,身体缓缓浮起,左手一挥,力量往四周发出,所有物体在两人前方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并以两人为中心开始向外扩散,只听重物落地声不绝于耳,一切又恢复平静。

    “该死的,我会让你们后悔。”

    十三冷冷说着,右手伸出食指,一簇火苗在指尖亮起,厅内霎时大放光明,两人借着火光走向通往月台的阶梯,光影摇曳,两人的影子在身后拖得老长,却突然亮起几盏目光,冒出数个身影,准备扑上前去。

    黑影一晃,那些身影蓦地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在两人头顶,无声无息地高速扑下,准备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火光忽灭,厅内回归黑暗,那数道身影似乎不能适应眼前明暗的变化,但还是凭着脑中的记忆攻击目标,只是却扑了个空,两人早已消失无踪,融入黑暗之中。

    “嘎嘎……”身影口中发出怪叫,声音如夜枭般刺耳,好像在讨论什么似地此起彼落叫个不停。

    “嘎──”突然,其中一个身影叫声为之一断,就再也没了下落。

    “嘎嘎……嘎嘎……”一个身影不断与同伴交谈,想要藉此找回些安全感,眼前却突然亮起一道闪光,颈部一凉,眼前的黑暗不断旋转,最后听见的,是身体倒地的声音。

    “嘎嘎嘎……”那个身影不断呼喊着,却怎样也听不见同伴的声音,脚下不断退着,却被一具物体绊倒,不禁双手在地下摸索,想知道是什么东西绊倒他,一摸之下,发现竟是同伴的尸体,整个人骇得软瘫在地,无法动弹。

    “游戏好玩吗?”

    身影的眼前又亮起火苗,只见十三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然后最后看见的,是一个斗大的拳头朝他打去。

    保罗来到十三身旁,借着火光想要看清是什么东西攻击他们,发现眼前的生物长得像只大蜥蜴,还拖着一条长尾巴,模样丑陋怪异,不禁问道:“这头该去整形的怪东西是什么?”

    “低等种族。”

    十三轻松答着,一脚踹开挡在身前的尸体,边走边说着:“走吧!我已经懒得再陪这种东西玩下去了,玩久了搞不好连格调都没了。”

    保罗晒道:“那你还真有格啊!”

    到了四号月台,十三举起右手,指尖的火苗照着上方的标示牌,说道:“往华盛顿的方向,那应该是这边。”

    于是两人跳下月台,沿着铁轨慢慢走着,黑暗之中,只有一簇火苗充作照明,能见度只及方圆数十公尺内,除了两人的脚步声,便再无其它声响,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保罗开始有些不耐,问道:“欸,妖魔鬼怪,你确定走这儿是对的吗?”

    “或许是吧!”

    “什么叫或许是?”十三模棱两可的答案让保罗叫了出来,万一走错了,那这段路不就白走了?他可不想又再走个几十分钟,结果连个鬼影都没看见。

    相较于保罗的急躁,十三的态度可就沉着多了,不时地注意周遭状况,生怕有其它魔物会潜伏于暗处偷袭,不过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现有其它敌人出现。

    保罗嘴里叽叽咕咕念了一大串有的没的,百般无聊地用脚踢着石子,问道:“喂,再问你一次,你为什么那么恨大撒旦?”

    十三闻言停下脚步,眉头皱成一团,转头怒视保罗,说道:“这不关你的事,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告诉你一件事,好奇心是会害死人的。”

    保罗又嘟哝几句,两人在似乎永无进头的隧道里又走了十几分钟,四周的墙上也出现了几盏照明用的灯光,昏暗的颜色映得四周一片黄晕,突然,十三看见右边墙上出现了一个记号,旁边还有一处不知通往哪里的洞口。

    十三走上前去,仔细看着以奇形怪状文字拼成的符号,说道:“找到了。”

    “在哪?”保罗凑上前去,用鼻子嗅了几下,说道:“嗯,有妖物的味道,不过怎么是从后面传来?”

    “吼……”两人转头一看,耳边突然传来巨吼,声音随着移动逐渐靠近,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血盆大口,数排有如利刃般明晃晃的尖牙正对着两人冲来。

    “我的妈,这是什么怪东西。”

    保罗怪叫一声后退数步,转身就想逃命,但却被十三一把拉住,同时问道:“你要干嘛?”

    “跑啊!”保罗一把甩开十三的手,口中不停叫道:“这种东西要怎么跟牠玩?我可不想来个‘怪物胃中一日游’。”

    “不过是头食妖蛇,有什么好怕的。”

    十三轻松说着,全然不当做一回事,“想不到那些该死的连这种东西都叫来,倒是有点棘手就是了,想不到可以碰见那么大条的,真是开了眼界。”

    “要玩你自己去玩,老子可不想早死。”保罗连忙跑入记号旁的洞口,对十三招招手,说道:“别跟那种东西硬碰硬,不如先躲一阵。”

    “你就躲在一旁看着吧!我陪这家伙玩一下。”十三双手张开,想给那头食妖蛇来个拥抱。

    “嘎啊啊……”

    震耳欲聋的怒吼从食妖蛇的嘴里发出,声势骇人地直扑而来,十三捏起鼻子,满脸不悦道:“该死的,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嘴很臭。”

    十三伸出尾指比向食妖蛇,看得躲在一旁的保罗张大了嘴,又叫了出来:“靠,不是吧!妖魔鬼怪,你用一根指头想跟这头怪物单挑?”

    “不,是用指尖,指尖就可以了……”十三话还没说完,食妖蛇庞大的身躯已经往他冲去,冲力之大,让途经的铁轨扭曲变形,那绵延数十公尺长的身躯成波状不住上下翻动,一阵烟雾弥漫,竟这样被停了下来。

    十三身体离地悬浮,指尖上抵着食妖蛇的其中一根牙齿,任凭对方如何使力,就是无法前进半吋。

    十三转过脸捏着鼻子,皱起眉头,忍受着食妖蛇口中不断传来的恶心味道,手指微微催力,对保罗说道:“有没有见过一条蛇被抽出脊骨的模样?”

    “什么被抽出脊骨?”

    保罗闻言还搞不清十三话中之意,耳中听见一阵“喀拉”声,食妖蛇巨大的身躯开始扭曲、膨胀,并发出惨叫哀嚎,头部剧烈抖动,一到裂缝从十三指尖触及的牙齿裂开,往整个躯体蔓延,“磅”地一声,身躯突然炸了开来,当中夹着食妖蛇最后的咆哮,一条如成年男子大腿粗的脊骨夹着肉沫、汁液,连同头骨向上被一股力量提起。

    失去骨架支撑的食妖蛇在铁轨上变成一堆肉块,躯体微微颤动,没几下便没了声息。

    保罗在旁看得目不转睛,一直到十三将手在他面前挥了挥才回过神来,咽了口唾沫,竖起大拇指叫道:“妖魔鬼怪,你……你够屌。”

    十三拍了拍身上沾到的肉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这种东西你要我躲?抱歉,我实在不知道‘躲’这个字怎么写?”

    “你妈个被鬼搞,夸你两句就跩起来啦!”保罗踹向十三,一脸不爽,心想从来没见过这么自大的人,不,是妖魔鬼怪。

    十三两手一摊,对自己的母亲被人家问候显然不是很在意,因为一路上早就不知道被问候过几次了,回道:“没办法嘛!活在世上早就要有所觉悟,自己的母亲会常常被人性骚扰。”

    “我去你妈的。”保罗闻言笑骂,一手拍向十三肩膀,如鸡吃米般猛点头,深有同感地附合着:“说的好,我告诉你,如果你的老母常常被人问候,那只代表一件事,你的老母够骚,够辣,所以别人才会情不自禁地猛对你老母做口头上的性侵害,因为这可是有典故的。”

    十三满脸好奇,他刚才只不过随口说说,还真想不到连这种脏话都有典故,在印象中,保罗是个粗俗又没品的人类,这些日子不见,难不成对方转了性,发愤用功起来,不禁想起中国人有一句成语:“士别三日,刮目相看。”难不成这句话也适合用在他身上?连忙问道:“喔?说来听听。”

    “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真是人头,不,是鬼头猪脑袋。”

    保罗拉了皮带一下,口中“啊啊嗯啊”咳个不停,摇头晃脑地准备要解释,那句在世界各地流传不知多少年的经典名句:“假设一个问题……”

    十三忍不住插了一句话:“想不到在你的知识中,还有‘假设’这个字眼。”

    “别打岔好不好。”

    保罗瞪了十三一眼,又再次清了清嗓子,深吸一口气,说出了他那独到、精辟的见解:“原因很简单,假设一个胸前垂个可以当听筒的布袋奶,下面两片一吹还会啪啦啪啦做打击乐的老阿婆,你会有性趣吗?你搞的下去吗?你会想对老阿婆口头上性骚扰吗?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强调说你的老母够骚,够辣的原因。”

    十三闻言为之绝倒,没想到所谓的“典故”,竟然是保罗自创的歪里,正想阻止保罗继续说下去时,那滔滔不绝的荒谬论调已经开始了:“基本上呢,用言语对他人年轻貌美、体态撩人的母亲做口头上的活赛式运动。很多人认为这是性骚扰,但我个人的想法却不以为然,这应该是一种赞美的词句,那表示你的母亲够美、够骚,才会让人情不自禁的说出这三个字,无奈现代人太过拘束,将此一最真挚的赞美当作侮辱。”

    保罗说到后来仰天长叹,一副天下无知己的模样,看得十三满脸无奈,终于知道人类最恐怖的地方,就是能够顺理成章解释任何事。

    “说完了吗?我们还要更重要的事吧!”十三连忙转移话题,不想再听见那可笑至极的“典故”。

    “喔!”保罗意犹未尽地骚骚头,本来想要藉此说出他多年来的心得,听见十三提起还有事要办,这才闭上了嘴,最后加一句:“妖魔鬼怪啊!等事情结束,我再好好跟你说。”

    (不必了。)十三心中暗忖,不过也没这个机会,因为六天一过,那十字架上的法力就会失效,到时,就没有人会再记得他,他,也将再度被遗忘。

    “唉……”十三叹了口气,他的诅咒,要到什么时候才会解除呢?不禁脸色一黯,默然不语。

    保啰不解地看了同伴一眼,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没事又叹气?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一路上再也没做任何交谈。

    两人进入洞里后,一阵左弯右拐,发现自己来到了纽约市的地下水道,两人的影子在下水道里被拖得老长,脚步落下,地面久积不散污水随着步伐溅起,长居于此的老鼠们见到有外人,纷纷吱吱叫着跑开。

    走在如迷宫般交错的下水道里,两人只能凭着撒旦教所留下的特殊记号前进,时而忽左,时而往右,下水道中,除了恶臭弥漫,保罗那天赋异禀,能够嗅出妖魔独有气味的鼻子不断耸动着,只是越闻,原本嚣张的表情就更显粗蛮,不时歪头张望,嘴理念着的,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比之世上诗词歌曲更为“动人”的词汇。

    不过相较于保罗的聒噪不休,十三的态度就沉着许多了,可是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那对忧郁的眼眸在黑暗中如大海般深不见底。

    忽然,十三停下了脚步,嘴里咒骂出声:“该死的。”

    保罗奇道:“怎么了?又哪里不对劲?”

    十三回想着刚才所经过的下水道,计算了一下路程,说道:“你有没有发觉到,我们一直在绕***。”

    “绕***?有吗?”保罗想了一下,摇摇头,表示没有发觉。

    十三解释着:“我们刚才先是直走,然后往右、往左、往右、往左、又往左……已经重复绕了三次。”

    保罗高声叫了出来:“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也是刚刚才发现,你不觉得那些记号太明显了吗?”

    十三走到一个几何图样的记号前,仔细看了一下,蓦地一拳轰去,将记号所在的墙面打凹了吋许,怒道:“该死的,竟敢骗我。”

    “你是说,这些记号都是骗人的?”

    “没错。”十三说道:“我们都被基邦给愚弄了,真正的撒旦教聚会地,可能就在他的酒吧里。”

    保罗问道:“怎么可能,刚刚我们去的时候没有发现不对劲啊!”

    十三一条条分析着:“你想想,因为这次的疾病,大家都足不出户躲在家里,为什么那间酒吧的生意会那么好?我们才离开没多久,撒旦教的信徒就找上门来?那牠们的讯息也太过灵通了吧!而且基邦本身就是魔界矮灵,怎么可能因为你是他老大,就与撒旦教撇个一乾二净,你是神父,他是魔物,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会互相帮助。”

    “有没有可能是我们找错了?”

    十三很肯定地答道:“不可能,纽约地铁站关闭,所以这里死个人,比在酒吧里死个人还要好处理多了,一个是店面,一个是已经封闭,且没有人的场所,如果今天是你要干掉某个人,你会选哪里比较好下手?”

    “有什么狗屁差别吗?”

    保罗不以为然地答道:“老子杀人从不挑地点,不爽就宰了,管他是地铁站还是酒吧!刚刚你不是也拆了条街?要比夸张,我们更屌。”

    十三叹了口气,心想着该如何解释当中的差异,说道:“那是我们,有整个美国政府和教廷做靠山,就算拆掉十条街也会有人替我们掩饰,撒旦教是个不容现世的魔教,行事作风自然要小心。”

    “喔,原来如此,那他们把我们引来这儿,就是为了想要干掉我们啰?”保罗点点头,这才恍然大悟。

    “干掉我们?”

    十三轻笑出声,彷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说道:“如果是那种水平的话,那叫做痴心妄想。”

    语顿,又道:“别废话了,回去基邦的酒吧,找他们算帐去,那群该死的敢骗我,他们将会为自己的谎言付出代价。”

    两人又掉转过头,保罗口中又再次念念不休,十三也再次保持沉默,按照原先的路途折返回去,行至一处下水道时,十三又咒骂出声:“该死的。”

    “妖魔鬼怪,你又怎么啦?”

    保罗一脸不耐,对同伴捉摸不定的心思感到厌烦,叫道:“你最好有个好理由解释你为什么又停下来,不然你的尸体会变成老鼠的食物。”

    十三没有回答,也不需要回答,两人前方的下水道转角处,出现了一群看似人类的影子,不时传来的吼叫与喘息。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停下来了吧!”

    十三的脸上出现了少见的厌烦,促狭道:“你的鼻子不是很灵吗?怎么连妖气都闻不出来?”

    “靠,这里臭得见鬼,光是这一段路老子的鼻子都快烂了,谁还有那种死人心情去分辨味道啊!”

    保罗抱怨着,同样觉得厌烦地掏出神袍下那柄模样怪异的弯刀,碎碎念道:“打跑了一群又来一堆,现在是怎样?嫌自己活得太长,要找死也有很多种方法,不必挑上我这种。”

    两人面对着缓慢靠近的影子,随着距离接近,影子的主人也露出庐山真面目,五个身高约有两公尺以上,全身长满浓密绒毛,头颅部位却是被各种生物取代。

    十三见状摇头大叹,揉了揉太阳穴,说道:“该死的,该死的……怎么撒旦教尽是叫兽化人这种不入流的角色出来,没有强一点的吗?该死的。”

    “他们很弱吗?”

    保罗将刀子往肩膀一扛,另一只手放了支雪茄在嘴上,右脚踮起抖啊抖个不停,咧嘴一笑道:“哈哈……哈哈哈……老子生平最喜欢就是大欺小,虽然有人说这样没老二,不过,我还是喜欢。”

    语顿,保罗向前冲去,嘴里又喊了一堆有的没的:“哈哈……你妈个被鬼搞,看招。”手中弯刀不停挥舞,招式全无章法,动作里带着流氓火并时的大气魄,指东打西,气势非凡。

    就在保罗与那群兽化人打得难分难解的同时,十三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八爪影子,发出吱吱怪叫朝他扑去。

    “该死的,又是这种老把戏,难道没有新一点的花样吗?”

    十三连头也不回,右脚抬起向后划了个弧度劈下,那影子惨叫出声,被对方这一脚踩在脚底,不断挣扎着。

    十三往脚下那团不断扭动,试图要脱逃的生物望去,原来是一只体型硕大的蜘蛛身体仰卧,腹部圆滚如球,生着莫名花纹;八只生有倒刺的巨脚,以尖锐如刀的末梢胡乱插着,只是对方的脚似乎硬如坚钢,根本无法伤其分毫。

    “连这种未开化的生物都派来,撒旦教是没人了吗?最起码出现个六阶之末的恶魔也好啊!也起码比较耐玩!”十三伸手抓住蜘蛛的一只脚,轻轻挥动手臂,掷向那群兽化人。

    “咻……”

    蜘蛛以雷霆万钧之势划过空间,在半空中不断挥舞八脚,势道之猛可媲美棒球选手投出的快速直球,那群与保罗缠斗不休的兽化人见到此景,纷纷跳开闪避。

    “咦?怎么都跑开了?老子我还没打够啊!哇,你妈个被鬼搞呀……”

    保罗正在纳闷为何兽化人全部都闪开的同时转身,发现一个莫名物体以高速朝他飞来,不禁怪叫出声,身子一蹲,听见身后“啪”地一声,感觉背上溅满了不知名的液体,转身一看,发现是一只大得吓人的蜘蛛肚破肠流,慢慢从墙上滑落,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

    “你妈个好心一点,妖魔鬼怪,你不会通知一下再丢吗?”保罗气极大喊,弯刀指着十三挥个不停。

    十三双手环胸,身体靠在墙上,轻松道:“你有时间生气,还不如认真点去解决那群兽化人吧!”

    “去你妈的。”

    保罗转身一刀,砍向一名长着鼠头的兽化人,劈得对方手臂伤痕累累,如同被火烧着般冒出青烟阵阵,伤口处闪动红光,并往身躯不断蔓延燃烧,鼠人在火焰中惨叫几声,化为一堆残骸四散。

    保罗趁着空档大喊道:“你不会过来帮忙吗?”

    “小心,又有一头扑上来了。”十三拨拨头发,似乎并没有出手的意思,右手指向后方,提醒着。

    保罗回身猛踹,踹得一头狼形兽化人直往后跌,连忙快步上前,将刀子插进对方腹部,一阵扭转后向上剖去,将对方开膛剖腹,便不再理对手,刀子在身前挥了一圈,对其他准备扑上前的兽化人说道:“等等,你们等我一下,一下就好,我说完话再跟你们输赢。”

    语顿,保罗不管兽化人有没有答应,回过头来就放声大吼,嗓门之大让下水道里传来阵阵回音:“我搞死你妈,竟然一个人在旁边看戏,等解决完以后,老子我一定宰了你啊……”

    “是吗?那我可以等你,你慢来,不要急啊!”十三全然不理保罗的要挟,一头狼型兽化人见到旁边有人,口中发出嘶嘷就朝他扑去,破坏了他想要看戏的心情。

    十三将手随意垂下,神色自若地看着越来越近的巨爪,以及那张可以将他咬成两截的狼嘴,狼人眼中闪动兴奋之色,眼看就要将对方扑杀。

    “呜……”

    狼人的身体猛地弓起,距离十三不到十公分处止住攻势,狼嘴张动了几下,发出低喃几声,就是没有再上前,低头下看,对方不知何时已钻进胸前,一颗看似不起眼的拳头印在腹部。

    狼人张大的嘴滴下唾沫,不偏不移恰好落在十三脸上,腥臭的唾液让他不禁眉头微皱,打在对方腹部的拳头巧妙地转了十五度,转立拳为平拳,手肘同时翻起,一股沛然大力随着那小小的角度发出,狼人哀嚎出声,中拳部位出现螺旋状纹路,向外四散扩张,身体随之扭曲变形,只听骨碎声不断响起,瞬间“磅”地一声,整具身躯断成了两截。

    狼人的下半身巍巍向前数步,断口处的肠子随步晃荡不休,几个踉跄便颓然落地。

    狼人的上半身亦如当初被十三当球丢掷的蜘蛛一样,只是飞势变得缓慢,以三百六十度在空中旋转着身子,原本该在体内的脏器随着转动甩得老长,直至去势一歇,那身躯才重重摔落地面。身子滚了数圈,污水也跟着溅起。

    被腰斩的兽化人并没有当场死去,落地后口中发出凄厉惨叫,双手笨拙地不断划动,断口处的肌肉诡异地蠕动着,四散在外的肠子有生命般不住衍伸,那距离三公尺外的下半身也开始莫名颤抖,断口处伸出无数道细丝,竟是想与失落的另一半身躯接合。

    正当两边的身躯准备愈合时,狼人的头上被一个影子遮住,抬头一看,只见一张叼着雪茄,嚣张至极的脸对牠微笑,手刀的弯刀化作银光落下。

    狼人感到颈部微凉,一股烧灼的疼痛如潮水般袭向脑部,刀中蕴含的神圣力量变作烈焰燃烧,将整具躯体化焚成灰烬。

    十三拍手笑道:“干得好,保罗,加油啊!只剩两头。”

    “那你为什么不来……”保罗的怒吼再次响彻下水道,嘴上的雪茄因为主人的咬牙切齿而上下摆动。

    十三两手一摊,回道:“原因很简单,对手太弱,没挑战性,而对你来说,刚刚好。”

    “你妈全家被鬼干光啊!”保罗势若疯虎地砍向一头准备扑上前的兽化人,口中再次问候不停:“你等我,等我,老子我干完这群就来找你,砍死你这鬼养的。”

    保罗歪叼着雪茄,刀子上下交错,左右挥舞,虽然看似并无章法,却是他经过无数次大小混战,街头火并历练而来;在武术行家眼里或许动作过大,破绽百出,但力道沉猛,每下都是全力劈出,不时一记重拳,或是一脚冷不妨踢去,劈得余下两名兽化人慌忙闪躲,不敢招架,生怕被那柄蕴有神圣之力的刀子砍中,瞬间灰飞湮灭,化作枯骨一堆。

    “我砍死你妈个蛋,来啊!来啊!”

    保罗化怒气为战斗意识,快步上前乱刀斩出,突然鞋跟一蹬,三吋长的短刃从鞋尖处跳出,一招撩阴腿往一头兽化人踹去,高分贝的惨叫蓦地响起,那头被踹中下裆的兽化人跪坐在地,双手捂着下体,低下头来痛得发抖,只是他的头再也不会抬起,因为一把刀已经将他的狗头斩落。

    “哈哈……只剩下你啦!”保罗咧嘴狂笑,刀子敲着肩膀,看着瑟缩在角落的兽化人,一句“去你妈的。”伴随刀子落下……

    保罗潇洒地转过身,死盯着那个抛弃战友,独自纳凉的十三,再次问候起同伴的母亲,急步向对方奔去。

    “我管你是不是教宗派来的,老子今天就宰了你这头妖魔鬼怪,看刀。”

    保罗刀子高举,外加跑步带杀声,一场任务之外的人魔大战即将展开。

    “杀啊……啊……唉哟……”保罗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慷慨激昂的怒吼变作惨叫,整个人扑倒在十三跟前。

    “嗯,保罗,你不用向我下跪,我受不起。”十三语带消遣,伸手要扶起对方,只见保罗的刀子趁着对方弯腰时向上疾刺,让他头一仰,身体后跃,这才避过对方冷不妨的一刀。

    十三说道:“别打了,还有正事要办。”

    “正事?老子的正事就是先砍死你这头妖魔鬼怪。”

    保罗爬起身扭了扭脖子,举刀指着十三叫道:“你有种就别躲,让老子砍你几刀。”

    十三摇摇头,嘴角斜斜勾起,对保罗纠缠不清感到无奈,看着对方又一次冲上前来,手中刀子往自己身上挥去时,身形晃动就闪过攻击,再次让对方扑跌在地。

    “你想玩就自己慢慢来吧!我先走一步。”

    保罗一脸狼狈,神袍被脏水弄得污秽不堪,爬起已不见十三踪影,气得他大叫:“妖魔鬼怪,你敢放老子鸟,你有种,老子一定砍死你这个鬼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