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第一集蚀心妖

    “咦?不要停啊!继续啊!还是你们已经人数刚好,没关系,老子可以等,不过别拖太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保罗大勒勒地走上场中,不时在众女子身上大吃豆腐,东捏一把,西摸一下,全然不管众人射来的异样以及敌意。

    众人分开彼此交缠的身体,对自己赤裸的模样毫不在意,朝保罗围去。

    “怎么啦!现在想玩大锅炒吗?不然全部围上来干嘛?”

    祭司心中微讶,对保罗能从下水道活着出来感到意外,旋又命令道:“给我杀了他。”说完,却匆匆往出口走去。

    众人闻言不论男女纷纷扑上前去,眼中狂热的杀意不言而表,保罗被攻得措手不及,只能招架不停挥来的拳脚,甚至有女子一把抱住,张口就狠狠咬了下去,痛得他唉叫连连。

    “唉呦,我去你妈的,敢咬我,等等,那里不能抓啊!我去你的。”

    保罗双拳难敌四手,根本来不及抽出武器,身上不知道被打了多少下,鼻青脸肿的模样令人惨不忍睹,忽然,一道黑影闪过,将所有人震了开来,他慌乱中瞄过,一抹鼻血,大骂道:“好你个妖魔鬼怪,为什么放我鸽子,现在才出现?”

    “别废话一堆,这里交给你了,我去抓那个祭司。”

    十三连忙交代完毕,身形微晃就出现在那名祭司面前,伸手就朝对方斗篷抓去,想要一看对方究竟是何人。

    十三的突然出现让祭司不禁一怔,却没有因此停下脚步,口中快速念了段咒语,身上泛起朦胧白光。

    十三脸色一变,手中只剩下对方的斗篷,祭司却如空气般人间蒸发,只余雾状白光朝出口涌去。

    十三感应着黑袍所留下的气息,由当中所残存的神圣气息分析,更是确定了那名祭司是神职人员,等级可能还不低,“想不到神职人员竟然会月之魔法。”

    这时场中一片混乱,撒旦教的信徒们被逼退后又奋不顾身地扑上前去,眼中血丝满布,狂态大露,保罗见状也激起了凶性,拳头毫不留力,重拳如雨朝众人打去,只是对一群失去理智的信徒来说,疼痛已不是他们所畏惧的,反而打得更为凶狠。

    十三眼见情形不对,正想出手帮忙,眼睛瞥过那名秀气男子,那人退至一旁,两眼一眨也不眨地打量着他,两人对看一眼,对方眼中闪过一丝疑问又别过头去。

    “妖魔鬼怪,你还在看戏啊!快来帮忙啊!”

    听见保罗的求救,十三纵身一跃便来到同伴身旁,拳脚从四面八方招呼而来,他看准来势,一心多用,双手以极快的速度不断挡下拨开,无一人能伤及分毫。

    保罗挥舞拳头挡开众人攻击,赞道:“真是太神了,妖魔鬼怪,你学过武术啊!”

    “那是因为你实在太弱,这种对手,我用一根手指,不,是头发都可以打得赢。”

    十三的话其来有自,他双手挡架同时,竟然还可以再下一人补上的短短几秒内循隙攻击,速度之快,甚至场中同时出现了数名分身,一阵拆架后大喝一声,将攻上来的信徒们震了开来。

    “保罗,用你的‘极度暴力’,我去追那名祭司。”

    十三踹开了一名信众,又准备往出口奔去,却没想到被保罗一把抓住,警告着:“为什么不是我去追,然后你留下来?要走一起走,不然老子我就砍死你。”

    十三拨开保罗的手,说道:“我没时间跟你玩,那名祭司是神职人员,解药就在他身上。”

    语顿,十三已来到出口阶梯处,丢下一句:“你小心点,他们不是普通人类,是兽化人。”

    “你妈个被狗搞,又来这套。”

    保罗放声大骂,取出“极度暴力”后巡视全场,场中被击倒的信众全数爬起,口中发出野兽嚎叫,双目红芒闪动,头部高速摇晃,如同中邪似地乱吼乱跳,几个眨眼的光景,所有人长出浓密毛发,身材也涨大了不少,保罗看得是心惊胆跳,自言自语道:“靠,老子虽然曾经号称‘千人斩’,但也不能以一敌百啊!这群丑得该整容的怪物数量那么多,不是要老子的命吗?我去你的,让你们这群鬼养的见识老子的厉害。”

    保罗猛一咬牙,口中问候起十三的列祖列宗,全身蓝芒闪耀,“极度暴力”在灵力催动下刀身如水般缓缓流动,并开始转换型态,过不了多久,一把银色的散弹枪出现在手中,他大叫一声:“让你们尝尝老子的散弹。”

    “喀擦……轰……”

    保罗拉动枪身,对着前方还没变身完毕的兽化人就是一枪轰去,枪口前方冒出灿烂白光,一颗约有手指粗的子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枪口射出,化作点点蓝芒飞去,轰得那群兽化人鲜血四溅,痛呼惨叫。

    “来啊!再屌啊!我滚你妈的。”

    保罗以极为帅气的姿态,单手甩动枪身上膛,子弹一发接着一发不断射出,模样可比魔鬼终结者的阿诺史瓦辛格。

    那数十名兽化人被射得千疮百孔,鲜血直流,不过却奇怪的并未因此倒下,就算是脑袋被轰下半边,仍可继续行动,伤口以缓慢的速度复原,只是动作迟缓,没有原先快捷。

    “该死,果然变形后没有办法行使圣力。”保罗再次怪叫出声,不过却一点也不敢疏忽,散弹枪连续射击,化作蓝芒点点充斥场内,每一名被击中的兽化人莫不痛得打滚,却仍未失去作战能力,前仆后继,不断朝对方攻去。

    保罗边射边闪,在场内不断寻找掩护以免四面受敌,可是却不能有效地消灭敌人,让他不禁感到气馁。

    “我射死你妈、你爸、你全家,够种就来啊!妈的,你们还真听话,要你们过来就来,那要你们回家吃屎,愿不愿意啊!”

    保罗兀自念念不休,嘴巴吐出的脏话只怕比他的子弹更快,叽哩哌啦念个不停,内容不外乎关心对方的直系或旁系血亲,性生活是否美满?或是口头上强奸对方女性亲属,若照他的理论来讲,那在场所有人的女性家人一定都够骚够辣,不然也不用问候得那么起劲。

    “你们是有完没完?那么喜欢吃子弹,不会去军火店买回来慢慢吞哪!如果嫌不够,核子弹要不要,保证吃得够本,物超所值。”

    保罗眼见灵弹无效,又再次转换“极度暴力”的型态,变回了最顺手的弯刀,他退往墙角,靠着墙壁御敌,每一刀落下,神器圣力都将一名兽化人化为灰烬,只是对手实在太多,且拥有一定智慧,见到数名同伴惨死便不再躁进,成一个圆状包围对方,口中发出咆哮。

    保罗以刀撑地,气喘嘘嘘地调节呼吸,骂道:“你个鬼养的,有种再来啊!看老子我砍死你们。”

    兽化人群缓缓包围,只是一接近“极度暴力”的范围就被保罗乱刀逼退,两方对峙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那名秀气男子出手,情况才有了改变。

    “吼……”

    一名跳起准备作俯冲攻击的兽化人突然脑袋开花,如同被炸药爆开似的,脑浆从破碎的头颅中四散而出,洒得众人满身都是。

    秀气男子歉然道:“保罗,抱歉啊!一直没出手帮你。”

    保罗一看那人,指着对方鼻子叫道:“好啊!是你这个帅到该整形的娘娘腔布雷恩,你什么时候到的?还有,是教宗派你来的吗?”

    布雷恩脱下黑斗篷,露出里面的神袍,一头长发梳成马尾,气质优雅得有如翩翩贵公子,足以令无数女子迷醉。

    布雷恩让人忌妒的长相与十三一样习惯性的挂着微笑,只不过后者的微笑总是带着一丝嘲讽的味道;而他,笑容如春风般和煦,亲切近人。

    布雷恩手中握着一把五吋长的长针,以亲切的笑容说道:“若我说我打从一开始就在这,你一定会想杀了我吧!”

    “废话!”保罗大吼道:“你是怎样,被鬼搞了是不是?从刚才就在这儿也不会过来帮我,你跟那个十三一样都是***鬼养的没血没泪。”

    “十三?是谁啊?”布雷恩笑容依旧,只不过多了些疑惑,旋又恢复正常,解释道:“那是因为你保罗大哥在大显神通,我又怎么好意思从中杀出,坏了您的兴致,您杀敌时的英勇姿态,真是令布雷恩既佩服又崇拜啊!”

    布雷恩语调诚恳,眼神真挚,唬得保罗是心花怒放,呵呵笑道:“那是当然的啦!还是布雷恩你晓得老子的厉害,快来帮我解决这群鬼养的。”

    布雷恩微微欠身,说道:“没问题。”

    兽化人们朝两人望来望去,听着两人的对话,这才意识到他们是同一伙的,当下发了声吼,分成两挂个别扑去。

    保罗凭着无数火并的经验,趁着兽化人阵形一乱,挥刀就朝对方砍去,手起刀落,直劈横削,又有两名兽化人被圣力所伤,化为枯骨散落。

    布雷恩长针激射而出,银芒如流星般直射空中,却如烟花绽放,针针如雨,扎得兽化人嗷嗷大叫,忽感中针处剧痛传来,长针中独有的爆破奇力瞬间引发,只听“噗噗”声不绝于耳,中针的兽化人被炸得体无完肤,针内的圣力由伤口处蔓延而上,又有数名兽化人惨死当场。

    “你的‘封魔针’还是一样呛人,不过却很适合你这娘娘腔。”

    “那你要不要试试看,我这娘娘腔的封魔针。”布雷恩笑容依旧亲切,封魔针对着保罗晃了晃。

    保罗大头一顿,陪笑道:“老子没兴趣,那些魔物比较需要。”

    布雷恩含笑不语,魔物从四面八方蜂涌而来,锐利的兽爪不断向他招呼,他身形原地转动,喊道:“旋风势。”

    蓝芒如雪,长针激射而出,无数兽化人纷纷惨哼大叫,壮硕的身子摔落在地,痛得不断打滚,中针处血肉模糊,鲜血直流,却忽然冒出青烟阵阵,火光由伤口窜起,往全身不断燃烧,拍之不灭,盖之不熄,没多久就化为一具枯骨,残骸颜色焦黑,“呸啦”一声,化为尘埃飞散。

    保罗刀势凌厉,银芒翻飞,所到之处皆是惨叫连连,刀锋落下,中刀者无不化为火人,势如破竹地杀得兽化人哭天喊地,身形疾冲,来到布雷恩面前一站,两人背对背,看着余下不到二十来只的兽化人。

    保罗叫道:“靠,这群丑家伙真讨厌,长得那么丑,为什么不自己去一头撞死算了,还出来吓唬人啊!”

    布雷恩微笑地看着来势汹汹,不断发出嘶吼的兽化人,微微点头向对方报以友善一笑,说道:“别这样,他们也是有父母的,你说得那么难听,会伤害到他们脆弱的心灵,宽恕他们的丑恶吧!因为那是他们背弃神的下场。”

    “叫他们滚回地狱吃屎喝尿吧!”

    保罗比出中指,左脚踹向一个准备扑过来的兽化人,说道:“我已经打到烦了,你知道吗?光是今天,老子我就砍了不知道几个这样的家伙,不过也还好快结束了,等拆了这个分部,老子就要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别在那边有事没事就把老子叫出来做苦工。”

    布雷恩说道:“教宗派我来就是希望赶快解决这件事,因为纽约的疫情再拖下去,只怕对全美国经济都会造成影响,害我一下飞机就赶来,真的很累。”

    语顿,又说道:“还有一点就是怕你玩得太过火,把纽约给拆了。”

    保罗吐了口唾沫,说道:“那也是刚好而已,不过是纽约嘛,再盖不就有了。”

    两人对敌的同时交换着对话,那群兽化人凶光外露,死盯着两人不放,可是却没有任何一头妖物敢妄动,两人强横的实力远超过以往遇过的除魔师,这让牠们不禁大感头疼,他们彼此对看一眼,发觉同伴的眼神中尽是畏惧,虽说就人数他们占尽优势,可是论实力,眼前两人浑然没将牠们放在眼里。

    “喂,布雷恩,牠们怎么还不扑上来?难道再等我们先动手吗?”

    “不知道,我没兴趣知道魔物的想法。”

    “老子没时间耗下去,早点砍完,早点收工,你觉得怎么样?”

    “有同感,虽然我不介意陪牠们多玩玩。”

    两人对看一眼,保罗大喊一声:“你妈个被鬼搞。”

    保罗高举着刀,就朝兽化人冲去。

    保罗虽然看似粗俗,且做事莽撞冲动,但是动起手来还真不含糊,动作直接简单,刀法利落,虽然没有让人眼花撩乱的玄奇招数,可是每一招都非常实在,最简单的直劈横砍在他手中变成了敌人的恶梦,只见他正手一刀,反手一挥,招招狠辣要命;除去招式不谈,“极度暴力”锋利无匹,当中所蕴含的圣力让魔物们根本不敢靠近,眼见刀锋挥来,不是四散逃避,就是被劈成了两半。

    “哈哈……一个、两个、三个……三个,你有种别跑,老子现在砍上瘾了,还跑。”

    保罗似乎砍到欲罢不能,也砍出了玩兴,全然不理同伴的呼喊,只身冲入魔物群,拿刀狂追一名倒霉的兽化人,对方只恨没有多生两条腿,也恨为什么没同伴来帮忙,让他被这个恐怖的人类追得满场跑。

    其它魔物抱着兴灾乐祸的心态看着这场追逐战,眼睛转向秀气斯文的布雷恩,眼前的人类文质彬彬,看似无害,应该不会像那个拿刀的人类那么难对付,凶芒闪动,便围了上去。

    布雷恩笑容可掬,欠身道:“哦?各位丑陋的敌人们,你们想要以多欺少吗?这样是不符合绅士礼节的,要决斗也请一对一,并以白手套掷向对方,然后再来约定时间,决斗时双方需要有见证人陪同,我的同伴们正在与你们的……呃……应该说是魔物朋友们一决生死,所以麻烦请改天好吗?”

    魔物们做了个捧腹大笑的动作,摩拳擦掌,逐渐靠了上去,布雷恩理性、合理的要求,被牠们解读成“请饶我一命”,由此可见,兽化人的记忆力并不太好,祂们似乎忘了方才的战事,是因为谁的出现而逆转。

    兽化人搥胸顿足一阵,发出怒吼狂叫,结实的肌肉夸张地鼓起,强壮的身躯直扑布雷恩,但是牠们很快就发现到,眼前看似柔弱的人类实在不能以外表来判断强弱,一阵蓝芒大作,身上的疼痛告诉了牠们犯下最严重的错误,这个错误,将让他们化为飞灰,永远消失于人界,直至重新转世。

    兽化人的身躯因为圣力而爆破,由伤处快速起火,死亡前的苟延残喘是最难度过的煎熬,所幸这段时间并不长,他们很快就享受到痛苦之后的死亡,是最幸福的愿望。

    也在同时,保罗追上了那名倒霉的兽化人,连声惨叫求饶中,一具着火的身躯挣扎跳动,结局亦如牠的同伴一样,回地狱报到去了。

    保罗转过头,正想寻找下一名受害者时,发现战事早已结束,说道:“咦?你那么快就结束啦!不愧是布雷恩,真有效率。”

    布雷恩调侃道:“我才不像你,会追着一头兽化人满场跑,男人,要有绅士般的风度,最重要的,就是讲求效率,效率,好吗?”

    布雷恩末了还特别加重“效率”二字,没想到却得到保罗的一根中指,还有一句:“效率你妈,绅士你爸,老子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鬼话。”

    布雷恩摇头不答,对于保罗的行事作风,他早已见怪不怪,对方会有这样的回答,也当然在意料之中,准备要催促同伴离开此地时,却见到他左顾右盼,不知道在找些什么,问道:“你在找什么?”

    保罗头也不回丢下一句:“找东西炸了这家店啊!”

    “为什么要炸了这家店?”

    保罗提着一桶放在旁边的汽油,说道:“这里有那么多妖魔鬼怪,又是撒旦教的祭坛,老子生平最恨这些妖物,当然是顺便拆了牠们的巢,不然老子心情不顺。”

    “这样不太好吧!”

    “见鬼的不太好。”

    保罗将汽油沿途泼洒,说道:“基本上杀人和放火就是两兄弟,就像奸夫与淫妇一样没人会分开说,既然杀人了,当然就要放火,难道你上女人会插进去然后不会射吗?抱歉,我忘了你是听话的神父,不喜欢这调调儿。”

    布雷恩闻言脸色一沉,正要开口驳斥,却看见保罗兴冲冲地点了根雪茄,口中喃喃道:“自从当神父以后好久没玩了,还真有点过意不去……”

    布雷恩脸上又再次出现微笑,想不到连保罗这样的人都会感到良心不安,那表示主并没有放弃他,可是保罗的话还没说完,只听他继续说道:“不过不放火又对不起自己,而且太久没放,所以干脆放大一点,最好整栋烧个精光,反正有美国政府挺嘛,死几个人又没啥大不了的。”

    “唉,看来连主都感化不了这个恶徒啊!”布雷恩在胸口划了个十字架,为即将发生的灾难默哀。

    他能改变保罗的做法吗?不,想都别想,恐怕就算伟大的主亲临,也不可能改变这一切,他甚至可以想象保罗上天堂时会有什么情景,搞不好连圣母玛丽亚都有可能会被性骚扰。

    布雷恩摇头一叹走到出口,不想看见后面会发生的事。

    “放火啰!”

    保罗拿着火柴,表情愉快地就像小孩子得到了新奇的玩具,小跑步来到出口处,抓起了把火柴就是一划,一簇火焰在那顶端处燃烧,保罗轻轻一抛,丢往沾有汽油的地方,接着冲往出口。

    “快跑,快跑,要烧起来啦!”

    保罗没几下子就跑到布雷恩身旁,还催促着同伴要对方快跑,回头一看,只见熊熊烈焰已经在身后亮起猛烈火光,将可燃物全数变为一份子,场中所挂的布幔就是最好的材料。

    两人跑出地下室,往楼上被十三破坏的大厅奔去,一到那儿,保罗突然停下脚步,往吧台里跑去。

    布雷恩又问道:“你在找什么?”

    “找什么?当然是钱啊!”

    保罗一阵快速翻找,在旁边的收款机撬出十几张面额不等的美钞,还有一些铜板,最后又拿了瓶白兰地,冲到布雷恩旁边说道:“已经杀人放火了嘛,当然也不差抢劫这一项,不过劫财劫色也是同一挂的,真可惜女人都死光了,不然,哼哼……”

    反正意思就是说,什么坏事都干了,那不如多做几件,看来保罗还是改不了以前的恶习啊!

    布雷恩无奈一笑,想到自己也是保罗帮凶,心中的滋味可说是五味杂陈,也突然可怜起那些死在他们手下的魔物,于是在胸前划个十字,感叹道:“愿主能让你们的灵魂安息。”

    “你在望月想爱人啊!火都快烧来了,还不走。”保罗来到门口,对沉浸在缅怀往者的布雷恩挥手叫着。

    布雷恩这才大梦初醒,连忙与保罗跑出酒吧,来到远处望着,酒吧浓烟窜出,火舌四起,不时传来剧烈爆炸声。

    保罗喝了口搜括而来的酒,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说道:“真是令人怀念啊!想当年,这种景象是天天发生,只要有老子的地方,就不会少了奸淫掳掠。”

    布雷恩想起保罗以往种种恶行,真难以想象这种人还能活在世上,而不受到天谴,看来也印证了一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

    正帮布雷恩准备询问接下来该去哪时,嘴巴一张,就再也阖不起,两人望向天空,被撒旦教召唤出来,为数无法估计的“蚀心妖”可比蝗虫过境,漫天飞舞,密密麻麻地连阳光也黯然失色,翅膀震动声有如雷鸣,那诡异的甜香充斥空气中,纽约有史以来最大的浩劫,即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