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第二集樱恋

    “我和樱子相遇在樱花飞舞,因此我创造了樱之村,为了她,也为了妖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关月银轻咳了两声,说着。

    “很美的故事。”十三想起一事,问道:“那为何你要在月圆之夜变成妖狐,然后与樱子行房,以本身姿态出现不是可以节省很多麻烦吗?”

    关月银摇头笑着,解释道:“月圆之夜,是天地阴气最盛之时,樱子是人类,住在妖气幻化而成的幻境本来就不妥,妖气会在樱子体内凝聚,这对人类来说等于剧毒,所以我必须趁着月圆吸纳樱子身上的妖气,不然长久下来,会让樱子送命的。”

    十三这才恍然大悟,但不放心地又问着:“那么为什么你们要把人类引入樱之村?”

    关月银说道:“一来是为了让樱子开心,毕竟樱之村的人除了妖怪,其它都是我第五条尾巴变成的,妖怪跟人类始终还是有别,所以我将人类引入,除了可以让樱子高兴,也可以让谎言继续下去。”

    语顿,关月银又道:“二来是借着满月祭补充本身的妖力,樱之村实在太大了,如果不这么作,不用几年樱之村就会因妖力耗竭而消失。”

    “不过我八尾已断,再行修练不知何年何月。”关月银幽幽一叹,表情苦涩不甘,“下一个月圆时,樱之村就会随之消失,那么樱子她将面对最残酷的事实。”

    “这样一来,对樱子应该也好吧!”十三说着:“她毕竟是人类,让她回到人类的社会,总要比和妖怪躲在这个看似桃花源的牢笼中要好的。”

    “不,恶魔,睿智如你,难道也看不透吗?”关月银否定了十三的说法,说道:“樱子在樱之村已有百年以上,一旦回到现实,剎那就会化为一具枯骨;就算没有,与人类脱节的她,回到现实真的是好事吗?不见得吧!”

    关月银抬头望着明月,苍白的脸直到现在才恢复一点红润,突然问道:“你是恶魔,如果我将灵魂给你,可否帮我延长樱子的青春?就算樱之村消失,让她也不至于快速老死,正常的过完一生,可以吗?”

    “这只是一件小事,不过……”十三心中尽是疑惑,问道:“这样对樱子也不见得是好事吧?你想象一下,她将在痛苦与回忆中沉沦,直到死去,这样好吗?”

    “的确,你我都忽略了樱子的感受了。”关月银苦笑着,浑身发出银亮白芒,试图趁着月圆,补充一些元气。

    十三看着关月银,那位在日本妖界可说是呼风唤雨的九尾银狐,神情平静,完全没有因为樱之村即将消失而感到不安,默默地接受这一切,甚至还想要舍弃自身灵魂,来拯救一个人类,不禁又问道:“你是妖怪,为何要如此帮助一个人类?”

    “因为我爱樱子。”关月银转过头来,语气坚定地说着:“我爱她,自从一执落樱的瞬间,我就知道爱这样东西了。”

    语顿,关月银说起了一段往事:“我曾经败过三次,在印度、中国、日本,那时我一直感到奇怪,为什么人类那种弱小的生命可以发出那么强大的力量,直到遇见樱子,我知道了,也得到了那股力量,不然,我不可能在阶级悬殊的差距下还能和你缠斗得如此久。”

    关月银笑着,意有所指地说着:“你不也是一样吗?来自西方的恶魔,你的感情、悲伤,已经告诉我了你的痛苦,所以你应该比我更了解这种感受吧!”

    “或许吧!”这次换十三招架不住,苦笑着没有作任何解释。

    关月银好奇地问着:“可以告诉我吗?你爱上了谁?来自西方的恶魔。”

    “天使。”一提到天使,十三的眉毛紧紧纠结着,眼里的深潭像是要以忧伤将樱之村吞没,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却又露出嘲讽的微笑,“很可笑吧!一个恶魔竟然爱上了死敌。”

    月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意味深长地说着:“因为我和你都同样有了一样东西,所以我们不同于一般妖魔。”

    “是什么?告诉我。”十三急忙问着,因为这个问题困扰了他数个世纪。

    “不,我不能说,你必须自己去寻找答案。”关月银再次提醒着:“你的仇恨、荣誉、优越感,还有强大的力量,让你无法看透事情的真相,其实答案很简单,你已经知道,却将之抛弃在对天使的思念中。”

    十三低头不语,仔细想着答案到底是什么,却突然被关月银轻轻拍了下肩膀,“你还不知道吗?西方的恶魔,别执着。”

    十三若有所悟地想了下,继而苦笑着点了下头,他枉费有着亿万年的智慧,却远不如一个小小的九尾妖狐,连不得急躁这点都忘了。

    于是十三不再思索,相信到了那天,答案自然就会揭晓。

    “你该感谢木灵,我答应过他不会让樱之村被摧毁。”十三左手放出了一股魔力,原本模糊的景物再次变得清晰如常;右手按住了关月银的头部,强大的魔能复原着对方的伤势,包括那断掉的八条尾巴。

    过了好半晌,十三才松开右手,关月银讶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已经说过了,你该感谢木灵,因为我答应过他。”十三一语带过,不再多做解释。

    “可是你的魔力不是已经……”

    “别废话。”十三打断了关月银接下来要说的话,不耐烦地说着:“我不是善心人士,已经说过了,一切该感谢木灵,他骗了我一个承诺。”

    原来如此啊!关月银似乎发现了什么,他不再多说,只是神秘一笑,打从心底感谢这个不敢面对自己的恶魔。

    “我会永远记得的,西方的恶魔,玉藻前永远视你为友。”关月银以真名吐出了感激,他相信对方应该知道话中涵义。

    “不,你不会记得的。”十三眼底闪过一抹悲哀,说道:“因为我的诅咒,一切都将遗忘,纵使看见,也不会记得,我的一切都将不存在。”

    “你是遗忘罪人吗?”关月银谨慎地问着,因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没有一个罪人会希望旁人提起这件事,因为不管是在神魔妖界,这项都是最残忍的刑罚。

    “是的,我失去了真名。”十三坦率地告诉一切,“我以魔力铸成了六柄暗红十字架,可以暂时覆盖住遗忘的诅咒,但是只要一取下,十字架的效力就只剩六天,六天一过,我的存在都将消灭。”

    “原来如此。”关月银一摸脖子,发现十字架已经不在,望向十三,他只是摇头笑着,倔强地说着:“我还没有那么堕落,需要一个九尾妖狐来永远感激我,只要我一离开,你们都将会忘记一切。”

    (西方的恶魔啊!你还是抛不下尊严,你应该比谁更渴望吧!)关月银嘴上不说破,只是静静地看着东方。

    不知何时,天边泛起鱼肚白,破晓的黎明让大地重现生机。

    夜晚过去了,十三的石化之术也将解除,除了那些完全粉碎的妖怪以外,多数只是断肢残体的妖怪哀嚎着消失在空气中,这样的重伤并不会让他们死去,但也需要一阵子来休养生息。

    不知是怎么回事,白天的樱花看起来更为美丽,每一点一朵,都让十三无法转移目光,他将会记得这个地方,属于妖怪的桃花源。

    当然,还有那对主人,有着九条尾巴的妖狐,属于樱花的大和抚子,两人间的故事。

    十三来到大屋前,冷心不知何时已经醒来,反而保护着打瞌睡的芭雅,他叫醒了熟睡的同伴,告诉大家准备离开了。

    “妖怪呢?还有那头狐狸呢?”芭雅半梦半醒间还搞不清状况,搓着睡眼嚷嚷着。

    “已经结束了,一切都没事了。”十三转过头去对关月银眨了下眼。

    三人缓缓走在离开的路上,不过芭雅似乎并不想那么快离开,不停吵着要留下,甚至还拉着送行的关月银,哀求着:“关月银,你去跟十三说啦!人家还不想走,好不好啦!”

    关月银只能苦笑以对,气得芭雅直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三人来到樱林尽头停下脚步,十三说道:“不用送了。”

    关月银点点头,说道:“保重。”

    “嗯!”

    正当十三准备开启结界时,芭雅趁机跑到关月银身旁,在对方脸颊上亲了一下,说道:“关月银,如果你日本美女分手了,一定要来找人家喔!”语顿,掏出了张纸条,“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一定要打给人家喔!一定喔……十三你干嘛啦……不要拉人家啦……”

    关月银抚着脸颊不知该如何回答,看着拖着芭雅准备离开的十三,两人之间的闹剧,他一鞠躬,说道:“多谢各位,珍重再见。”

    关月银的一鞠躬,令樱花也如雨落下,像是为三人送行,在那花雨中,三人的身影消失在樱之村,而关月银的有关十三等人的记忆,也在那一瞬间被人抹去,忘得一乾二净,半点不留。

    走在回家的路上,关月银的脸上挂着微笑,他依稀记得这两天里似乎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但却一点也没印象,反正一切都不重要,因为只有樱子是他的唯一。

    走出樱花林,关月银的脸色突然刷白,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妖怪的尸体倒卧在满山片野、街道上、田园里,浓浓的黑烟从房舍涌出,火舌四窜。

    怎么可能?樱之村的结界不是会修补一切吗?而且幻界的事物怎么可能会燃烧?

    关月银快步跑在街上,残破的尸体从眼前飞逝而过也视若无睹,他心里只想着樱子。

    来到大屋--那个曾与樱子有着美好回忆的地方,重重的脚步声落在木廊上,脸上尽是焦急不安,他穿过房间,来到两人的卧室。

    “不……这不是真的……”关月银的眼泪如潮涌,走上去抱住了樱子。

    樱子没有响应,也永远不会了,她的胸膛被鲜血沾满,露出一个斗大的窟窿,表情安祥得像是睡着了似的,但是身躯却冰冷僵硬,没有半点生命迹象。

    “这是我的幻术吗……不……樱子……妳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我被妳吓到了……醒醒好吗……”关月银声泪俱下,哽咽地说着,但是语调温柔如昔。

    “我真的吓到了……别玩了好吗?樱子……樱子……”关月银颤抖着手,轻轻推着樱子的身体。

    “我认输了好吗?快点醒来,不然我要生气了!”关月银语气激动,两眼流出了血泪,他第一次对樱子发脾气,但是对方却听不到了。

    “樱子……樱子……樱子啊!”关月银终于接受了事实,抱着樱子的尸体痛哭,清澈的眼泪中带着缕缕鲜血,滴滴落在尸体上。

    “是谁?到底是谁?”

    关月银悲怒交加的怒喊着,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回答,因为他是樱之村最后的生还者。

    不,有人回答了,不过,却是一只凭空出现的手。

    那只手划过了关月银的脸,溅出了鲜血和痛楚。

    关月银在晕倒前看见了那只手,还有脑中出现了一个数字:“十三!”

    十三?这个数字有什么涵义吗?

    他记住了!以鲜血和仇恨烙印在最深处。

    关月银在心中发誓,将以玉藻前的名字永远追杀凶手到天涯海角。

    樱之村的樱花又飘起了,

    那如梦似幻的飞樱中,

    彷佛看到了樱子的浅笑,

    但却多了妖狐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