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三章 再逃
    “我们不怕苦!”二人异口同声地说道,眼里更是闪耀着求知若渴的光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说着二人就想跪下行拜师礼。

    景长天眼疾手快托住二人,淡淡地说:“不用。我不收徒。”

    正当二人诧异时,景长天又接着道:“教你们就当还了救命之恩。”

    “嘿嘿,”虎头憨厚地笑道,“无妨,反正我和大牛这辈子都跟你学。”

    听完这句话,景长天和罗烟凝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是何意?

    不过二人没有表露出任何神情,罗烟凝俏皮地指了指李大婶腰间的竹筒:“大婶,这是什么?”

    李大婶摸了摸竹筒,淳朴地笑着解释道:“这是蛊。我时常要去林子里摘菜,带在身上能防蚊虫蛇蚁。”

    “寨里所有乡亲们都养蛊吗?”罗烟凝好奇地问道。

    李大婶想了想,开口道:“也不尽然。祭司就不能养蛊。”

    景长天眉头微挑,她是想从风俗入手?

    “为何?”罗烟凝疑惑地问道。

    李大婶摇头道:“这个就不清楚了。反正是以前就传下来的规矩。”

    规矩?或许这个规矩里有什么秘密?不过她没有再问蛊的事,转而问到:“你们是世代居住在这儿没有出去过吗?”

    “为什么要出去?”李大婶反问,一行人警惕地盯着二人,“难道你们想出去?”

    看众人的反应,罗烟凝立刻摆摆手,笑吟吟地说:“我就是随口问问。”

    见他们不放心,罗烟凝又认真地说道:“我和长天初来乍到,也是怕坏了湖心寨的规矩。”

    听她一说好像也是这么回事,这群乡亲才放下心来。

    李大婶语重心长地告诉二人,湖心寨断然没有进来了再出去的道理,会坏了规矩。他们也从未想过要走出去。

    不过罗烟凝问起这个规矩具体是什么的时候,李大婶这行人脸色变得讳莫如深不肯多言。只是让罗烟凝和景长天歇了走出去的心思,并招呼跟她一道跟她来的人离开了。

    跟他们道别后二人进了屋里。

    景长天刚想说话,罗烟凝轻轻捂住他的嘴,拿出昨夜磨的药粉撒了一小堆在地上。

    不一会儿,就看见药粉堆有轻轻翻动的动静,片刻过后,四只非常细小的蛊虫四脚朝天地仰在药堆上。

    罗烟凝松了口气:“好了。方才提到出湖心寨的时候李大婶手不自觉地动了动,就是放了蛊在屋里。”

    “这几只蛊有什么用?”景长天蹙着眉头问道。

    “能把我们说的话告诉宿主。”罗烟凝面色凝重地解释道。

    “死了么?”景长天心中对蛊有些厌恶。

    罗烟凝摇头说:“没有。只是暂时麻痹它们。蛊和宿主心灵相通,若是死了李大婶立刻就会知道被我们发现她下蛊的事。”

    “他们这是不想我们出去啊!”景长天感叹道。

    “难道是怕我们出去把这里公之于众,扰了他们的生活?”罗烟凝思索道。

    景长天否定道:“如果只是这样,完全没必要用这种方式留住我们。一提到出去,这些人脸色马上就变了,恐怕是怕我们出去了触怒他们所谓的规矩,给他们带来灾难。”

    “可问他们规矩是什么他们又不肯说!”罗烟凝有些烦躁。

    “看来如果要找到出去的路,必须要知道他们所谓的规矩是什么。不过他们已经对咱们有所防备了,想必白日是没什么机会去查探,只能夜里去。”景长天微微眯着眼睛,眼里闪过一丝锐利。

    罗烟凝闷闷不乐地点点头:“只能这样了。”

    “寨子里的蛊你有把握对付吗?”景长天问道。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就怕这些人背地里玩阴招。

    罗烟凝想了想:“在避毒丹失效之前这里的蛊伤不到我俩,只是这寨子里究竟有些什么蛊还要细细查探一番。免得哪天被人害个措手不及。”

    “你先调息恢复内力。夜里我们一起出去看看。虽然寨子里人不错,但是一旦我们触动他们的底线恐怕他们不会轻易罢休。”景长天安慰地拍了拍罗烟凝的肩。

    “好。”

    罗烟凝打坐调息的时候景长天就在另一张床上闭目养神。没找到出路之前,他们必须打起精神。

    傍晚时分,见罗烟凝还在调息,景长天就着白日李大婶送来的食材做了顿简单的晚膳。

    闻到饭香没多久罗烟凝便睁开眼睛出来了。

    “怎么样?”景长天放下手中的事关切地问。

    罗烟凝神色轻松:“比我想的要好很多。已经恢复三成了。”

    “全部恢复岂不是指日可待?”景长天笑容灿烂。

    “嗯。我估计没几天了。只要把两种内力融合好重新调动起来,恢复很快。”罗烟凝自己也感到高兴。

    就像一个站在顶峰的人突然跌下谷底,如今重回顶峰,这样失而复得的心情无以言表。

    而且没有内力傍身对于任何一个习武之人来说都是噩梦。

    吃过饭后,罗烟凝又在那几只蛊身上撒了点药粉防止它们醒过来。

    湖心寨到处都是密林,有着得天独厚的养蛊的优势。但同样也有克制蛊的东西。这些药粉也是她昨夜随手采的药研磨出来的。

    直到寨子里最后一盏灯都灭了之后,二人悄无声息地出门了。

    景长天怕罗烟凝才恢复没几成的内力消耗过度,执意抱着她用轻功飞行。

    在几棵大树和显眼的石头的地方罗烟凝做了标记,不过没一会儿二人还是回到原地。

    不远处有一棵参天大树,算是目所能及最高的东西。

    罗烟凝轻声道:“飞上去看看。”

    景长天纵身一跃,不过几息便飞到了树顶。

    好在有月光,加之二人目力过人,放眼望去寨子里的一切都能尽收眼底。

    二人都是学过阵法的人,奇门遁甲之术不说精通,但也不是泛泛之辈。看过之后,都不禁感叹:这个大阵的确精妙无比。

    “也不知这布阵之人是什么来头,居然会用遮天阵把湖心寨藏起来!”景长天不由得感慨道。

    防防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