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六章 喜
    遮天阵不是一时半刻能破的,必须要依照湖心寨的格局才能推演出阵眼所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所以在记下方位,罗烟凝说:“咱们先挨家挨户去看看,有没有我不能解决的蛊。”

    景长天思索了一下:“只是这寨子里到处都是奇奇怪怪的东西,咱们贸然前往会不会被发现?”

    “喏。”罗烟凝递给景长天一个像是香囊的荷包,“放在身上试试,想必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

    “你什么时候做的?”景长天惊讶地接过荷包问道,这几日他没看见她做东西呀?

    罗烟凝偷笑一下:“昨夜你炖鱼汤的时候。”

    “你可知荷包只能送给心上人?”景长天眼神柔和而深情地望着她。

    罗烟凝愣了一下耳根子蓦地红了,随即瞪了他一眼:“这不是荷包!”

    “我就当是了。”景长天心情大好,提起轻功潜入寨里住人的地方。他手臂微微收紧,像是护着只属于他的绝世珍宝。

    除了他俩寨子里没有别的外来者,大家都知根知底,又自持蛊术傍身,因此睡得极其安稳。更何况白日里李大婶已经放了蛊虫在俩人屋里,也未听说他俩有什么企图。

    挨家挨户转了一圈发现并没有难以对付的东西罗烟凝心里松了口气。

    李大婶白日里说祭司不养蛊,二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去祭司屋里看看有没有别的发现。

    祭司住在单独的阁楼,也是湖心寨最高的阁楼。

    罗烟凝把在路上随手摘的两株草用内力糅在一起做成简单的迷药,并让景长天捂住口鼻,又从他腰间摸出火折子,把点燃的迷药扔进祭司屋里,等了一刻之后两人才进去。

    这里的确不像是一个养蛊人住的地方,二人就着火折子微弱的光芒用手势简单交流了一下便在屋里翻找起来。

    此时祭司已经睡死过去了,不时还会发出鼾声,两人可以完全放心。

    没一会儿,景长天举着一本老旧的册子晃了晃,示意罗烟凝过来一起看。

    这是一本湖心寨纪事。

    上面记载着湖心寨历年来发生的大事。从字迹来看,前前后后差不多经了五人之手。

    二人亦是从册子里知道了湖心寨的秘密和所谓的规矩。

    同时令他们奇怪的是,每一位祭司几乎都会在这个位子上坐几十年直到死去。唯独上一任只在了十年。

    原本以为这个祭司死了,但紧接着后面就写到,这名叫连枉的祭司发现了大阵的秘密,并妄图把湖心寨带到世人面前,因此遭到诟病。

    上一任寨主也因为他的举动怒火攻心大发雷霆,没多久就离开人世了。

    连枉在大家冷眼和指责中渡过了两年,最终心怀愧疚悄然开启大阵离开了湖心寨。

    他的出走触怒了蛊神,之后五年这里的人过着饥肠辘辘的日子,所有的蛊似乎都失去控制开始反噬宿主,整个湖心寨陷入人心惶惶之中。

    直到后来连清辞出生,这样的情况才得以好转。

    而湖心寨的秘密则是这里是一位二百年前的擅长奇门遁甲和养蛊的女人所建。她怀着身孕,被自己心爱的男子抛弃,带着极其怨恨的心情来到这里。

    她在这里大量养蛊,生下孩子之后,又利用男人的良知以婴孩为引,对男人一家人和他的新欢全家下了蛊,将两家人尽数哄骗到此处,把他们折磨得身心疲惫之后喂了蛊。

    女人虽然对男人残忍,但是对这里原本居住的乡亲很和善,教他们养蛊和一些基本的阵法,并潜心养育儿子。

    后来有一次这里遭受到外族入侵,女人用蛊和阵法保全了这里余下的村民,自己则是被蛊反噬最终油尽灯枯。为了保证不再发生这种事,女人用尽毕生所学把这里用遮天阵藏了起来,并告诫所有人不许离开。若是破坏大阵湖水便会倒灌淹没这里。寨子依湖而建,顾取名湖心寨。

    同时女人选出一位祭司,让他发下毒誓只许学阵不许学蛊,并且每隔三年要查探一遍阵法。她把阵法要诀传与祭司,并告诉他,就算到死,也只能把要诀口头传给下一任祭司。

    寨里的人佩服和敬畏女人的手段,把她的话奉若圣旨,从不敢违抗。

    女人死后,整个寨子里的蛊都没法驱动,她的儿子亦是没办法解决。祭司依照女人留下来的东西,虔诚祭拜了四十九天后,一切才恢复原状。女人也被这里的人当做蛊神,每到忌日都会祭拜她。她的儿子也被人们推举成了寨主。

    这个习俗一直延续至今。

    大致了解湖心寨的情况之后,景长天把册子归于原封不动地放回去抱着罗烟凝悄然回了小屋里。

    “我总觉得不太对劲。”罗烟凝开口道,“他们是不是太过神话这个女人了?或许她用蛊和阵法保护了寨子是真的。但是蛊这种东西只会听宿主的命令,并且离了宿主之后根本活不了,怎么会在她死后不能操控?”

    景长天面色亦是凝重:“有没有可能是这里所有人养的蛊都是子蛊?母蛊女人死前传给了他的儿子?”

    “有这种可能。由她儿子继续控制母蛊达到控制这里的人的目的。但是湖心寨除了蛊,再没有特别的东西,为什么要藏起来?难道这个女人知道蛊的厉害,害怕寨子里的人用蛊害人?”罗烟凝说出自己的疑问。

    景长天沉吟道:“恐怕这个只有她自己知道。还有一点,遮天阵即使被破坏,也不会有湖水倒灌的可能,她为什么要骗过所有人?”

    看来诡异的不是湖心寨,而是骗了所有的规矩。

    沉默一会儿后,罗烟凝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这个女人有没有可能是双月殿的人?”

    嗯?景长天狐疑地望着她。

    “莞莞呀!你忘了吗?她能操控万虫!你说,如果她在的话,这里的蛊是听她的还是听寨主的?”罗烟凝兴奋地望着景长天。

    景长天无奈地笑道:“那得等咱们出去之后问她。”

    “也是。”罗烟凝讪讪地说道。

    防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