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九章
    屏蔽章节太多,我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我慢慢试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给连清辞把脉的时候罗烟凝渡了一丝温和的内力,以免惊扰她体内的母蛊。

    在连清辞心脉附近有一只很小的母蛊沉睡在那里,已经与她合为一体了。

    心是一个人身体里最重要的脏器,就像罗烟凝之前对景长天说的那样,这只母蛊离了连清辞二者都会死。而且这只蛊,吃的是她的心头血。

    过了片刻,罗烟凝收回手:“据你们湖心寨记载,这样的蛊不是应该在你爹身上吗?怎么会在你这里?”

    “你们也看到了,我出生之前这里被蛊神惩罚,我出生后才得以恢复,祭司说这是蛊神选中了我,到我五岁的时候就用了蛊神流传下来的法子把母蛊从我爹爹身上移到了我身上。”连清辞神色有些骄傲,也有些黯然。

    虽然在湖心寨她有极高的地位,但母蛊曾经带给她的痛苦她至今记忆犹新。

    “你们...如果要离开的话,有办法阻止祭司催动母蛊吗?”连清辞低声问道。

    看来连清辞也清楚拔除母蛊的后果。

    “你们祭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真的只是为了保护大阵吗?”罗烟凝狐疑地望着她。

    “嗯。祭司是除了我爹爹之外权力最大的人。但母蛊的事爹爹也做不了主。”连清辞黯然道。

    “事出有因,他也会阻挠么?”罗烟凝不解地问,就算被二百年前的规矩束缚,也不应该死板成这样吧?

    “我不知道...”连清辞摇摇头。

    原本罗烟凝根本不想理会反噬的事,但经连清辞这么一说,反噬是人力所为,那她觉得就很有必要解决。

    沉吟片刻后,罗烟凝开口道:“连姑娘,你先回去吧。反噬的事我会想办法,不过今日的话希望你能守口如瓶。”

    连清辞重重地点点头:“我不会说的!只是你有办法让我没那么难受吗?”

    祭司虽然不会随意催动母蛊,但是这东西养在她身体里喝的是她的血,她也不好受。

    如果他们的离开是必须的,至少要解决离开的后顾之忧。

    “蛊这个东西,我不是很了解。但是我会想办法。”罗烟凝思索片刻后答应了她,毕竟这件事与她和景长天有关。

    至于方法,罗烟凝想到的就是甯莞莞。如果有办法让甯莞莞过来,以她驱使万虫的本事解决蛊的问题应该不在话下。

    “那我就先走了,你们走的时候不要偷偷走,要告诉我...”连清辞小心翼翼地说道。

    “好。”罗烟凝微微笑了笑。

    这一笑,让连清辞脸色微红,竟然不好意思地跑了...

    景长天端着粥过来:“说好了?”

    “嗯。”罗烟凝接过碗,“连姑娘其实心地善良,不是坏人。只不过被湖心寨刻板的规矩所困,过得拘谨了些。”

    “你决定帮她?”景长天淡淡地问。

    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罗烟凝无所谓地笑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咱俩也不是怕事的人。”

    景长天转过脸不悦地说道:“但是我不喜欢麻烦。你还没恢复就往自己身上揽事,说不定帮了她,这里人还以为咱们是来害他们的。这里的人心善归心善,但蛊是他们的底线。”

    罗烟凝泰然自若地坐到景长天怀里,盯着他开口道:“太子殿下,你是被我吓坏了吗?”

    景长天抓住她的手叹了口气:“只要找到阵眼,强行冲出去也不是不可能。何必把自己搞得那么累?”

    “不想欠下不必要的人情。”罗烟凝淡笑道。

    “等你彻底恢复之后再帮他们。”景长天并非不近人情的人,只要罗烟凝在不伤到她自己的前提下,他不会反对她。

    “我先去调息,夜里再陪我去一趟湖边。”罗烟凝从他怀里起身,笑得眉眼弯弯。

    景长天宠溺地笑道:“好。”

    回到屋里罗烟凝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怎么把甯莞莞弄进来。

    只是不管怎么想,都得先出湖心寨。

    罗烟凝平静了一下心情,慢慢进入了调息状态。

    经过这两日的休养,两种内力已经不需要罗烟凝再刻意调动了。它们在她身体里和谐运行,滋养着她之前损耗过度的脉络。

    这次调息比前两次久,直到酉时才停下来。

    罗烟凝满意地吐出一口浊气,内力已经恢复六成了。

    桌上放着景长天做好的饭菜。

    外面能听见他舞剑的声音,透过窗户就能看见他潇洒自如的身影。

    月光洒在他身上、脸上宛如谪仙。这个男人会守着她,护着她,会为她拼尽全力。如果不是情深意切,又怎会做到这般地步?

    罗烟凝心想,其实这样世外桃源的生活也不错。

    可惜她这辈子都过不了吧……

    察觉到罗烟凝柔情似水的眼神,景长天把隐夜收回剑鞘,凑到窗边望着她:“看呆了?”

    “舞得不错,赏!”罗烟凝痞里痞气地调侃道。

    景长天抬起她的下巴戏谑道:“公主殿下,落难成这样了,你拿什么赏?”

    “欠着。”罗烟凝大言不惭地开口。

    景长天在她唇上轻轻啄了一下,霸道地笑道:“本王不喜欢欠着。这不就算清了?”

    “无赖!”罗烟凝瞪了他一眼,随即翻身下床披上外衣往外走。

    “不吃东西?”景长天忙问。

    “还不饿!”罗烟凝神清气爽地答道,“走吧!去湖边看看。”

    二人走到湖边转了一会儿,罗烟凝开口道:“咱们得想个法子出去把甯莞莞弄进来。有她在解决蛊的问题会很轻松。”

    景长天思索了一下说:“我倒是有个办法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去。”

    “噢?什么办法?”罗烟凝惊讶地望着他。难道他在自己调息的时候想到什么了?

    “你可知偷天阵?”

    “嗯。”罗烟凝点头,“但是偷天阵能起作用吗?不还是会动到原本的阵法被人发现。”

    “如果强行把偷天阵加在遮天阵上是一定会被发现。但如果把偷天阵放在其中作用最小的坎卦上,我们再去动阵眼,这样问题就不会很大。也就是对坎卦偷天换日。”景长天解释道。

    防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