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一章 归
    正当二人兴致盎然之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突然出现在罗烟凝脑海中:取回淬星饮,湖水就会化开,进出湖心寨的路就不存在被彻底封闭,湖心寨的人对她和景长天的态度一定会发生变化!

    这种时候,任何变化都会对之后的计划产生变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罗烟凝细思极恐,连忙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景长天,不等景长天说话,当即翻身下床,找了几根绳子拿着淬星饮就往外跑去。

    “罗烟凝!你放肆!”景长天跟在她身后一边整理被她挑开的衣裳,一边咬牙切齿地喊道!

    这个女人!点了火就跑!还跑得理直气壮,简直是欺人太甚!

    景长天一肚子火地跟在她后面!心里闪过许多惩罚她的法子!

    然而罗烟凝正忙着把淬星饮放回湖里,根本不明白到底哪里让景长天不开心了。

    景长天算是吃了个哑巴亏,总有一天他会把这些东西都讨回来!

    自恃内力恢复得差不多,罗烟凝一拳把湖面还没化的冰面砸开了一个窟窿,又把淬星饮用绳子绑上,重新放进了湖里。

    闷闷不乐的景长天幽怨地看着她:“你对湖心寨比对我还上心。”

    “好啦。你知道我在担心什么。”罗烟凝宽慰道。

    这里虽然算是世外桃源,但是并不适合风花雪月。

    “罗烟凝,遮天阵既然在湖周围,淬星饮再把湖面冻住你怎么出去?”景长天瞥了她一眼。

    “我...”罗烟凝一下噎住,悻悻地把淬星饮从湖里拉上来。

    “都出来了就趁着夜色,我把偷天阵布好,你赶紧去了赶紧回来。”景长天淡淡地说。

    罗烟凝瘪瘪嘴,听话地点了点头。这男人满身怨气,还是别招惹他了!

    坎卦是遮天阵中作用最小的,相应的离卦则作用最大。但偏偏阵眼就在坎卦。

    大约一个时辰,湖水有化开的迹象,偷天阵差不多也布好了。没一会就看见湖的一侧隐隐约约有水往另一个方向流去。

    景长天盘坐在偷天阵旁边,略微担忧地看着她说道:“去吧。小心些。”

    “嗯。”罗烟凝重重点了点头,似乎在告诉他不用担心。

    “等等!”景长天突然叫住她。

    罗烟凝回头,景长天把隐夜递给她:“以防万一。”

    “好。”罗烟凝接过隐夜,温柔地冲他笑了笑。

    江湖中人,从来不会轻易把自己的兵器交予他人。何况隐夜这么难得的兵器。

    可景长天似乎从来没对她有过任何防备。

    只是罗烟凝不知道,她是除了景长天之外,第一个用隐夜的人。

    在景长天关切的眼神中,罗烟凝提起轻功顺着水流踏水而去,水面被她足尖点起一圈圈涟漪,不多时又重新归于平静。

    “唉。”景长天幽幽地叹了口气,一边用内力稳固偷天阵,一边心想,她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可自己毫无办法的同时偏偏又甘之如饴。

    不到一炷香后罗烟凝终于离开了湖心寨。踩在地上环视一周后,她心中说不出的轻松,同时不禁惊叹二百年前那个女人的聪慧。

    这里离她坠崖的地方并不远,不过已经是在山坳最边上了,周围茂盛的树林一眼望去大同小异,成了遮天阵的天然屏障,也难怪这么多年没人发现湖心寨。

    收拾好略微激动的心情,她找到一处稍微显眼的地势,从袖中摸出一把味道很奇怪的香料撒在地上,并用火折子点燃。

    香料燃了几息,散发出一股常人很难闻到的淡淡的香味。等味道散出去两刻之后,罗烟凝每隔一刻钟就会吹一声清亮的口哨。

    来回吹了四次之后,天空终于响起了一声遥远的鹰鸣。

    罗烟凝不由得露出欣慰的笑容。能亲手把字条交给白鹰终究是比让它自己取走好,何况她也想它了。

    不多时,一个白点出现在夜空中,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罗烟凝的方向俯冲而下,一如往常地落在她抬起的手臂上。

    白鹰低低叫了两声,蹭了蹭罗烟凝的脸颊,像是在表达自己的想念。

    罗烟凝怀念地望着它,温柔地替它顺了顺毛。

    “没想到你真找到我了。”罗烟凝声音有些哽咽。

    “咕咕”白鹰温顺地叫了一声。

    “等我解决问题之后再好好犒劳你。”罗烟凝一边说一边解开它鹰爪上的小匣子,把准备好的字条放了进去,“先回地宫帮我送个信。”

    白鹰扑腾了两下翅膀,像是再抱怨她,又像是不愿意离开她。

    罗烟凝轻笑一声,温柔地抚了抚它的翅膀:“快去吧,你若不去眼下就没人能帮到我了!”

    白鹰扇动着翅膀,不舍地盘旋在罗烟凝头顶,一副不放心的模样。

    “去吧去吧!我真没事!”罗烟凝笑着催促道。

    一声高亢嘹亮的鹰唳回荡在空中,罗烟凝温柔地目送它消失在夜空。

    这里回地宫要不了多久。

    随后罗烟凝满怀期待地找了些水,把燃过的香料冲干净后,重新隐入了树林,顺着之前来的路往湖心寨走去。

    此时已经是寅时了。虽然出来不算久,但景长天依旧觉得度日如年。

    好不容易看见她回来,才松了口气。

    直到她回到自己身边,景长天才小心翼翼地把偷天阵撤下。

    刚才的水流又慢慢地恢复了原状。

    “怎么样?顺利吗?”景长天问到。

    罗烟凝自信地笑道:“很顺利。信已经亲手交给白鹰,让它带回去了!”

    “那就好。”景长天点头,“找个隐秘的地方,你就可以把淬星饮放回湖里了。”

    说完,他把绳子递给罗烟凝。

    “放屋子附近就行了,免得咱们不在的时候被人发现。”罗烟凝接过绳子挽着景长天就往回走。

    或许是困扰许久的问题得以解决,这一夜二人睡得很安宁。不过景长天却是睡到了他自己的床上。

    翌日。

    起身后,在罗烟凝的要求下二人简单地切磋了一下,算是活动筋骨。

    虽然是景长天赢了,但罗烟凝没有半点不悦的神色。

    连清辞站得远远地望着神仙眷侣般二人,叹了口气之后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