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四章
    屏蔽章节终于解锁了两章,我估计这周末就好了!大家稍安勿躁,养一养在看!

    “唉!回来你就知道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要变天了。”萧梧语重心长地拍了拍苏斩的肩膀,故作苦恼地说道。

    “你就装吧!”苏斩露出狐狸般的笑容,摇着扇子走了。

    第二日,兄弟二人收拾好必要的东西,带着郭俊俏离开了地宫。

    这天顾君怀正与甯莞莞切磋,改进他给甯莞莞的莲云剑谱。

    他们俩这几月形影不离。其实准确说起来是顾君怀不愿意离开甯莞莞。在他慢慢接受罗烟凝不在的事实后,他不想再看见自己心爱的人发生任何意外。

    以前甯莞莞心思和精力都用在了御虫御蛇上,武功虽然不错,但比起真正的高手,还是薄弱许多。

    在顾君怀点拨下,加之她天赋异禀,这几月进步更是神速。莲云剑在她手中被她用得炉火纯青。不过偶尔想到赠剑的人,她依然会惆怅。

    “这一剑太轻了,你得再用几分力,往旁边走一寸。”顾君怀耐心地指点道。

    甯莞莞仰天长叹:“好烦啊!以前学埙的时候都没这么麻烦!你未免也太较真了!”

    顾君怀轻轻敲了敲甯莞莞脑门,严肃道:“有时候半寸之差就是性命攸关的事。我不也是为了你好?”

    “你不是说你会保护我的嘛!”甯莞莞嘟着嘴,声音的怨气在顾君怀听来像是撒娇。

    顾君怀笑容里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哀愁:“江湖凶险,你多厉害一分,我便能放心一分。”

    甯莞莞本就聪慧无比,怎会不知他意有所指?于是,她默默地点了点头,照着顾君怀的意思重新舞了一遍莲云剑法。

    “怎么样?”甯莞莞笑吟吟地望着他。

    顾君怀欣慰地点点头:“孺子可教也。等师父心情好一些之后,我再带你回燕岭。让他指点你一下。”

    “他老人家肯么?”提起天疏老人,甯莞莞有些怯生生的。这老头看起来仙风道骨,却不想出手会这般狠辣无情。这么多江湖门派啊!他说灭就灭!半点情面都没留!

    “师父没你想的这么可怕。”顾君怀爽朗地笑道。

    “可……啊!”正当甯莞莞要说话,一道白影从她头上掠过,她发出一声尖叫,瞬间挂在了顾君怀身上。

    顾君怀定睛一看,不由得惊呼:“这不是小师妹驯养的白鹰吗!”

    甯莞莞魂不守舍地看了一眼,不禁感叹道:“好漂亮!”

    白鹰极通人性地伸出挂着匣子的爪子,顾君怀立刻明白它的意思,取下了匣子。

    二人看完信后,相视一眼,甯莞莞好奇地问道:“什么事会要我去?”

    “不清楚。”顾君怀蹙着眉头道。

    “会不会是圈套?”甯莞莞担忧地望着他。

    顾君怀摇头:“萧梧和萧桐对烟凝儿忠心耿耿,不会是圈套。而且没有特殊的法子,没人能使得动这只白鹰。”

    似乎认为这是夸奖,白鹰‘咕咕’叫了两声飞走了。

    “殿下都走了那么久,他的护卫能有什么事?”甯莞莞很疑惑。

    “想必是遇到棘手的事了。那里是烟凝儿落难的地方,或许他们有别的发现也不一定。不过我们还是去看看为好。”顾君怀坚决地说道。

    在他看来,萧梧萧桐叫他过去,他都应该毫不迟疑地去。一方面是江湖道义,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俩对小师妹的忠心天地可鉴。

    “那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就走。再耽搁下去我们怕是不能按时赶到了。”甯莞莞道。

    顾君怀点头:“你要跟言岁离说一声吗?”

    “不必。”甯莞莞嫌弃地拒绝道,“他正忙着赚银子,哪里顾得上这些?”

    “那去收拾东西,半个时辰后出发。真要如期赶到,咱们一路上半点都耽搁不得。”顾君怀心里隐约有些焦急和期待。

    本来他俩想叫上路浅欢一道,就当散散心。不过此行不知凶险,路浅欢又是罗烟凝一直想护着的人,只得作罢。

    不过当他俩得知是什么事的时候,真的非常后悔没叫上路浅欢。

    湖心寨。

    这几日连清辞不时会来一趟罗烟凝和景长天这边。连晟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以为女儿得了景长天的青睐。

    不过祭司倒是有些心慌意乱,一连算了几卦,都算不明白景长天和罗烟凝二人的卦象,最后他只能归结于这俩人命星太过尊贵。

    但是他依旧对这两人很好奇。

    这天,祭司趁着连清辞不在,自己先过来了。

    不过景长天出去打野味了,他只见到了罗烟凝。

    “景夫人。”祭司客气地招呼道。

    “你是?”罗烟凝疑惑地看着他。

    “老朽是湖心寨祭司,连晚。”连晚一边介绍,一边细细打量着罗烟凝的面相。

    不看不知道,一看他不由得心中大惊,这女子,命格极硬,目光清朗坦荡,但绝不好相与!眉宇之间更是有若隐若现的紫气,这是帝后才有的面相!这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祭司前来所为何事?”

    看出罗烟凝的疑惑,连晚忙道:“听闻景夫人前几日醒了,老朽就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添置的。湖心寨很多年没有外人进来了。”

    罗烟凝心中嗤笑,怕是从二百年前那女子死后,就没人再进来过了吧!

    不过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客气道:“有劳祭司费心了。”

    “夫人在这里可还习惯?”连晚关切地问道。

    “江湖中人随意而安,在哪都习惯。”罗烟凝笑道。不过心里却犯嘀咕,难道他发现手札被动过的事了?

    连晚见她说得随性,便明白了她是不想告诉自己,但湖心寨的规矩在那放着,任何到了这里的人都要遵循,因此他又开口试探道:“老朽今日偶然卜得一卦,湖心落凰,龙困浅滩。凤不鸣九天,龙不搅风云。夫人如何看?”

    这老头子八成是疯了!她和景长天已经找到了出去的法子,怎么可能像他所说那样,被困在此处出不去?

    不过湖心寨的人远离尘世,就算是试探之意也表现得极其明显,让她生不出厌恶之意。

    于是罗烟凝美眸一转,悠悠答道:“落凰是凰,困龙是龙。鸣九天为命,搅风云为运,祭司拦得住?”

    连晚不由得愣住,没想到她会说得如此直白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