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六章
    萧桐并不知道罗烟凝玉飞狸的身份已经被猜到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烟凝儿到底因为什么事需要莞莞亲自来?”顾君怀不解地问道。

    得知罗烟凝还活着他虽然万分高兴,但冷静下来后还是很担心甯莞莞的安危。

    “不清楚。”三人异口同声答道。

    “不过甯姑娘擅御蛇虫,想必是与此有关。”萧桐认真说道,“顾公子不用太过担心,危险的地方主子不会让甯姑娘来的。”

    “嘿嘿。”顾君怀望着甯莞莞笑了笑,“我不是那意思。”

    郭俊俏在一旁有样学样调侃道:“我不是那意思,我意思是我担心莞莞。”

    众人哄笑,让甯莞莞闹了大脸红,她俏生生地瞪了顾君怀一眼:“谁要你担心了!”

    顾君怀跟没事人一样,揽过甯莞莞,又问萧梧:“你们过来之后可有发现什么?”

    “没有。这里看起来一切如常,不知主子会从哪里冒出来。”萧梧略微失落地摇摇头。

    虽然收到罗烟凝的亲笔信,但没看到人之前,他们总觉得不是很踏实。

    这一夜似乎大家都不怎么睡得着,可睁着眼睛又觉得太难捱,最后萧梧拿了坛酒出来,大家烤了点野味,闲聊到深夜,才慢慢各自睡去。

    翌日。天光初现,景长天已经将偷天阵布置妥当了。

    “快去快回。”景长天把隐夜递给罗烟凝嘱咐道。

    罗烟凝推还给他:“这次出去外面有人接应,不会有问题。你一个人在这里要防着别人,还是你拿着把稳些。”

    景长天温柔地笑了笑,没有再坚持:“那你当心些。”

    “好。”

    说完,罗烟凝御着轻功飞走了。

    经过这些日子休整,她内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这也是景长天愈加放心的缘故。

    上次出来时她在树林里留了记号,因此这次走起来很顺利。

    远远地,她便看见了在棚子里休息的几人。不过还没等她靠近,萧梧、萧桐和顾君怀便睁开了眼睛。

    “行啊你们,这么警觉。”罗烟凝笑嘻嘻地调侃道。

    她一说话,甯莞莞和郭俊俏也醒了。

    “小师妹!”

    “主子!”

    “殿下!”

    几人惊喜地喊道,瞬间跑到她跟前打量着她,看看她是否安然无恙。

    “这些日子你到底去了哪里!怎么也不给个信!你知不知道我们都以为你……”顾君怀声音有些哽咽!

    “就是!主子,你未免也太冷漠了!你都不知道人家日日以泪洗面,都快哭瞎了!”郭俊俏夸张地说道!

    萧梧不甘示弱地凑上前:“主子,你可让我们好找!崖底都被我们翻了个底朝天,这里也有人来过,但是没发现你,你到底躲到哪去了?”

    萧桐虽然没说什么,但他眼里溢出的喜悦很浓。

    甯莞莞在一旁俏皮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殿下这次福气不小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格外热闹,惊醒了树上没睡醒的小鸟。罗烟凝反而半句嘴都插不上。不过她心里却觉得暖暖的。

    “所以你到底去哪了,烟凝儿?”顾君怀又问道。

    罗烟凝摆摆手:“师兄,说来话长。等我出来之后再告诉你。眼下有事需要莞莞帮忙,我要立刻带她走。”

    说完,她拉过甯莞莞,就要离开。

    “我要去!”

    剩下几人拦在她面前,异口同声地说。特别是顾君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不是刀山火海!你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反而会引人注意。我答应你们,最多五天我就回来!”随后她看向顾君怀,“保证把莞莞完好无损地带回来给你。”

    “对了!我和长天活着的事,暂时不要外传。你们若是不放心,就在这等我。”

    说完,她拉上甯莞莞,头也不回地隐入树林中,几息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啧啧,长天……看来主子和景太子进展很快呐!”郭俊俏若有所思地嘟哝道。

    “与你何干?”萧桐冷冷地看着郭俊俏,别以为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就是景太子长得好看吗!

    顾君怀酸溜溜地说了一句:“莞莞,哼,叫得这么亲密,都不经过我允许就带人走,简直没大没小。”

    “那可是你师妹!”萧梧揶揄道。

    “哼!”顾君怀不悦地冷哼一声,靠在树上幽怨地望着二人消失的方向。

    罗烟凝带着甯莞莞顺着记号顺利回到了湖心寨。来回刚好一个时辰。

    刚进入湖心寨,甯莞莞立刻就察觉到这里氛围很奇特,与外面完全不一样。

    不过,看见景长天之后,甯莞莞还是礼貌地笑着同他打招呼:“景太子,你也没事!真是太好啦!”

    “劳甯姑娘记挂。”景长天淡淡地笑道。没想到她竟然真赶到了。

    “先回去再说。”罗烟凝抬头看了看天色。再过一会儿湖心寨的人就该出来劳作了。

    景长天熟练地撤去阵法,三人很快回到了小屋里。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在外面完全看不见?你俩这几个月就是在这里吗?”甯莞莞疑惑地问道。

    “嗯。”罗烟凝点头应道,“这是湖心寨,被阵法掩盖所以在外面看不见。想必你也察觉到了这里有什么,所以我才找你来。”

    甯莞莞轻轻拍了拍自己腰间的小竹筒说:“对,这里到处都是蛊,而且一进这里**蝶就变得极其兴奋。”

    “你能驱使这里的蛊吗?”景长天问。

    甯莞莞露出贪玩地笑容:“可以试试。我还从来没试过驱使这么多蛊呢!”

    “莞莞,这不是闹着玩的。”罗烟凝严肃地看着她,并把湖心寨的情况和所谓的规矩跟她说了一遍。

    “咦?你们让我想想……”

    罗烟凝说完之后,甯莞莞陷入了沉思。

    景长天和她相视一眼,没有出声打扰。看甯莞莞的样子,似乎知道点什么。

    罗烟凝心中亦是松了口气,看来没找错人。

    约莫一盏茶过后,甯莞莞抬头看着二人:“你们可知双月殿的由来?”

    二人摇头,甯莞莞舒了口气,在他俩迷惑的眼神中娓娓道出了双月殿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