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章
    。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说完,甯莞莞轻轻转身,在众人眼皮底下化作一股青烟消失了。

    留下一干人等惊讶不已,嘴里念叨着蛊神显灵。

    其实这并非是什么神通。只是方才对他们动手脚的时候,命令蛊短暂麻痹了他们,把自己所想通过蛊传到了这些人脑子里。

    三人则是御着轻功迅速回到小屋,商议之后的事。

    如果真如他们所想那样,今夜要赶紧把甯莞莞送出去。不然等到遮天阵开启,就不好再离开了。

    不多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罗烟凝递给甯莞莞一个眼神,甯莞莞心领神会地藏了起来。

    之前罗烟凝的药粉就能把这里的蛊麻痹,何况甯莞莞?因此屋里多一个人他们根本不担心。

    “景公子!开开门呐!”门外是连晟焦急地喊声。

    景长天只穿了一件松松垮垮的亵衣便开门去了。

    “这么晚了,斋主有事么?”景长天慵懒地问道。

    连清辞在连晟身后痴痴地看着他。

    连晟忙说道:“景公子,你夫人既然已经好了,你俩就快些离开我们湖心寨吧!”

    “为何?我夫妻二人是哪里让大家不快了吗?”景长天故作惊讶地问道。

    屋里的罗烟凝和甯莞莞差点笑出声,景太子做戏还真是无可挑剔。

    “并非如此。只是湖心寨不许外人进入。如今收留你夫妻二人惹恼了蛊神,你们再不走,蛊神就要降罪于我们了!”连晟苦恼地说道。

    景长天故意陷入沉思。

    连晚开口道:“景公子,我知你夫妻二人是意外落到我们这里的,你们终究要离开。看在我们就过你夫妻二人的份上就不要让我们为难了!早点回去吧!”

    “行吧。既然我夫妻二人给大家带来了麻烦,明日一早我们就走。只是各位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景长天惋惜道。

    “不用不用。你已经教过大牛和二虎武功了。”连晟恨不得立刻就赶走他们。

    “爹爹……”连清辞嗔怪地喊道,似乎很不满意他对景长天的态度。

    “不过还是要多谢二位。今日天色已晚,各位就先回去吧,明日天亮我们就走。”景长天叹了口气说道。

    连晟见他如此好说话,顿时喜笑颜开:“好。明日一早祭司就会带你们出去。不过出去之后还望二位能保守湖心寨的秘密。”

    “这是自然。”景长天明理地点点头。

    连晟拉着连清辞像躲什么似的,快步离开了这里。

    可连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还有什么事。

    于是景长天问道:“祭司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连晚踌躇了许久开口道:“景公子,你出去之后能否帮我打听一个人?”

    “谁?”景长天明知故问。

    连晚艰难地张了张嘴说:“连慈。”

    “好。”景长天点头应道,“只是若是找到了,如何告诉你?”

    连晚摆摆手:“不必告诉我了。若是他还活着,麻烦你转告他一句,湖心寨的百姓已经不怨他了。”

    “可以。”景长天答应了他的请求。

    连晚谢过景长天之后,佝偻着背离开了。

    隐隐约约听见他松了口气的声音。

    进屋后,三人总算是放下心来了。确认周围无人,景长天立刻说道:“先送甯姑娘出去,免得夜长梦多。回来之后再把淬星饮拿回来。”

    “嗯!”罗烟凝点头。

    三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屋子。

    这一趟其实甯莞莞收获很大,除了帮他俩解决了后顾之忧,更是获得了双月殿前辈的消息。

    她回去之后也能去另一位前辈灵位前让她安息了。

    这一切就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一样。

    景长天布下偷天阵之后,罗烟凝原本想亲自送甯莞莞出去,不过甯莞莞坚持要自己走。还说以她御虫蛇的功夫和如今的剑法,鲜少有人是她的对手。

    她还让罗烟凝赶紧去取回兵器。

    甯莞莞甚至觉得她心太大了!竟然就这么把淬星饮这样的神兵抛在湖里不闻不问!

    罗烟凝见她执意要自己走,便打消了送她出去的念头,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给了她一枚闲暇时做的邪雾丸。

    目送甯莞莞离开之后,罗烟凝和景长天重新回到沉着淬星饮的地方。

    那里已经结了厚厚的冰层。罗烟凝内力已经恢复,便不再让景长天出手。

    她调动最原本的那股内力,把力道集中在右手,看准地方之后一拳砸在了冰面上。

    冰面顿时有了裂缝,在她一声低喝后,裂痕开始四分五裂,拴着淬星饮的绳子被她轻而易举地提了上来。

    景长天失笑:“烟凝,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威吓我?”

    “威吓?”罗烟凝俏皮地扬起头,“我要是威吓你,就该下毒了。”

    “哈哈!你倒是不跟我客气!”景长天心情畅快地笑道,“走吧!过了明日,这里就跟我们再没有关系了。”

    “嗯。”罗烟凝笑了笑。

    马上要离开了,她心中竟然有一丝不舍。不过仅仅只是不舍得这样安稳闲适的生活。

    一旦回去,还有更多的人和事等着她和景长天。

    譬如异邦人。石颐斐没能拿下戊城,他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那个人的心智,不是一般人能懂的。

    另外便是景长天回去之后所要面对的南夏朝廷的种种。

    二人似乎对即将到来的人间烟火都表示无奈和兴奋。

    不过亦是充满了期待。毕竟那里有他们的亲人和朋友。

    刚躺下没多久,门外就有人来了。

    “景夫人,你睡了吗?”

    原来是连清辞。

    回去这一两个时辰她辗转难眠,心中一直放不下明日就要离开的景长天。

    她像是着了魔一般,来到了这里。

    罗烟凝思量了一会儿,披了件衣裳开了门。

    “连姑娘,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她疏离地问。

    “我...就是想来跟你们道个别。今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连清辞低声说道,眼睛不时朝屋里看去。

    罗烟凝哪里不知道她的来意?心中暗骂景长天祸水。

    “连姑娘请回吧。此去经年,后会无期。”罗烟凝淡淡地看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