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九章 出湖心
    说完她轻轻带上门重新回到屋里,坐在景长天床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景长天握了握她的手:“你明白我的。”

    “睡吧。”罗烟凝温和地说道。

    如果到现在还对景长天的感情有怀疑,那她真就太过杞人忧天了。

    翌日天刚蒙蒙亮,二人就被急促的敲门声叫醒了。

    被扰了清梦罗烟凝有些不愉快。心中甚至在想若是他们再这样催促自己离开,那她就不走了!

    景长天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若真不想走,咱们出去了再回来,找个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建一间屋子,就在这里成亲,天地为鉴。”

    “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你先去看看他们又来干嘛?”罗烟凝睡眼惺忪地应到。慵懒的模样让景长天恨不能一亲芳泽。

    一打开门,连晟就急不可耐地说:“景公子醒了?快走吧!祭司已经去给你们启阵了!”

    景长天淡淡地看着他道:“嗯。稍等片刻。我们收拾一下就走。”

    堂堂太子,被山寨的人撵走,恐怕这也是头一遭。

    他俩东西没多少,不过一盏茶就全都收拾妥当了。

    湖水逐渐化开,连晟和祭司终于相信这两人的到来是得罪了蛊神。

    望着渐渐走远的二人,泪水顺着连清辞的脸颊流了下来。

    “他不是你的良配。算了吧!咱们寨子里对你死心塌地的小伙子这么多,你再别惦记了。”连晚关了大阵后,语重心长地说。

    连晟在一旁认同道:“当初也是我们看走眼了。”

    两天后,湖水的冰彻底化开,原本寒天冻地的湖心寨终于因这两人的离开逐渐回归伏天。无意中闯入这里的那两人成了手札里的妙人。

    不过这些都已经与景长天和罗烟凝无关了。

    他俩离开湖心寨后,感到一身轻松,压在心里的包袱算是彻底放下了。

    “总算是完满结束了。”景长天轻松地笑道。

    罗烟凝勾着他的手:“我总觉得这次坠崖也不是坏事,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一样。”

    景长天戏谑地弯了弯嘴角:“小煞星居然信命?”

    罗烟凝瞪了他一眼:“本来是不信的,但是这件事真的难以置信。”

    “主子!”萧梧激动地喊声打断了二人的说话。

    其他几人听见萧梧的声音,立刻起身迎了过去。

    “后患都解决了吗?”萧桐冷静地问道,不过眼里的惊喜还是无法掩饰。

    “没事吧?”顾君怀关切地望着二人。

    甯莞莞在旁边偷偷笑了笑,恐怕这二人联手,真的没什么事是他们解决不了的吧!

    罗烟凝笑得温暖:“没事了。抱歉,这些日子让你们操心了。”

    郭俊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呜呜,主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没保护好你才是我们失职!”

    罗烟凝本身比她高出一头,她伸出手揉了揉郭俊俏的头发:“别胡思乱想了,这不是回来了吗?”

    甯莞莞凑到顾君怀旁边,笑得有些贼兮兮的:“桃花没追着你不让走?”

    景长天露出意味深长地笑容:“你什么时候跟顾公子办事?”

    这话一出,甯莞莞立刻警觉地往后迈了一步:“景太子,话可不能这样说。”

    顾君怀虽然一直在和罗烟凝说话,不过心思一刻也没离开过甯莞莞,见景长天对她发难,顾君怀立刻走过来揽着甯莞莞的肩,笑道:“景太子莫不是想早点给顾某当妹婿?”

    顾君怀说得一语双关,把甯莞莞和罗烟凝都闹了个大脸红!

    倒是景长天爽快一笑:“妹婿肯定是妹婿,嫂子就一定是嫂子吗?”

    顾君怀一愣,咬牙切齿地开口道:“必须是!这次回去我就请师父去双月殿提亲!”

    “咚”

    甯莞莞的心仿佛被击中!她瞠目结舌地望着顾君怀,似乎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罗烟凝却在旁边笑得花枝乱颤:“这事师父定会乐意。”

    萧梧和萧桐默契地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感慨地叹了口气。

    这时甯莞莞呆呆地说道:“天疏老人去了双月殿,恐怕我爹爹绑也要把我绑到他面前吧!”

    话音刚落,在场几人忍俊不禁。

    罗烟凝笑过之后对顾君怀说:“师兄,你先把莞莞送回长序城吧。我还有些事要做。不过我回来的事暂时不要透露给任何人。”

    “师父也不知会一声?”顾君怀不解地问道。

    罗烟凝俏皮地眨了眨眼,摇头道:“先不告诉他,我回头去燕岭吓唬吓唬他!”

    顾君怀失笑,小师妹古灵精怪,偏偏师父就喜欢她这样!

    于是他点头应了一句,带着甯莞莞先走了。只要小师妹活着,她想做的,他这个做师兄的一定不会反对。

    “主子,接下来...”萧桐试探性地望着她问道。

    “你俩先走一步,我一会儿赶过来找你们。”罗烟凝笑道。

    萧梧还想说点什么,不过被萧桐毫不留情地拉走了。

    二人走远后罗烟凝深吸一口气,严肃地盯着景长天,认真地喊了他的名字:“景长天。”

    “我在。”景长天温柔地看着她。

    “你已经知道业火令在我这里了。”罗烟凝笃定地说。

    景长天微微愣了一下,坦然地回答道:“是。我知道了。”

    “你没有占为己有,也一直没有提起,真的很让我意外。”罗烟凝眉头轻轻皱了皱。

    一只温暖的大手抚上她的眉心:“业火令是我无意中看到的。你不告诉我的事我也不会逼问你。在你面前,号令天下不值一提。”

    这些日子罗烟凝虽然已经把景长天看作挚爱,但想起业火令和自己身上的担子,她并不觉得轻松。

    很多次夜里都会醒过来,静静地看着对面床上的景长天。

    可这个男人从来没有翻过柜子,甚至她在柜子上涂了一层薄薄的药,想看看他是真无心还是假无意,可做完所有她能想到的,都不曾留下他碰过柜子的痕迹。

    “我想带你去个地方。”罗烟凝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景长天不解地看着她:“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