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下业火令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一章 地牢
    这群人中,有些面孔是景长天在戊城见过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然而,他们脸上的冰冷和肃杀并没有因为罗烟凝的归来而有半分松动,恍然间有一种罗烟凝的生死与他们无关紧要的错觉。

    可偏偏他们眼里偶然流出的一丝悸动又显得格外珍贵。

    只见罗烟凝素手轻抬示意他们起身,淡然而欣慰的声音在隐秘的山谷中响起:“散了吧,本宫无碍。”

    数千黑衣人在几息间便消失了,似乎刚才的情形只是一个梦。

    景长天猛地想起,当初冷少卿派来屹峰崖寻找业火令的人几乎全军覆没。如今一看,毫无疑问是折损在了这群人手里。

    “当初冷少卿的人马就是葬送在他们手里?”似乎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景长天问道。

    “嗯。”罗烟凝点头,目光缥缈且冷冽地望着高耸厚重的石门,“任何觊觎业火令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那你为何...”还要把我带到这里?景长天疑惑不解地看着她。

    罗烟凝轻轻笑了笑:“人人都说得业火令者,可号令天下。不过却没人知道,持有业火令的人,身上肩负的重任有时也会压得人喘不过气。”

    “它号令的是石门背后以一当百的业火军、令人趋之若鹜的武功秘籍、最锋利的兵器、最好的医者等等。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无一不是精挑细选。而之所以有那样的传闻,亦是因为但凡业火军出手,便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想必你也听说过,每当异邦人看见胜利曙光的时候总会突然间被悄无声息地打压回去。或是遇到民不聊生的时候,民间总会有一些陌生面孔站出来。”

    “可惜的是我还不知道是谁把地宫建立在这里,又是谁流传下来的规矩,若非天下动荡,百姓难安,不得随意调动业火军。”

    罗烟凝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业火令号令的是一支军队?”景长天挑起眉毛,好奇地望着罗烟凝。

    “嗯,一支战无不胜却又游离在权利之外的军队。”

    景长天并不怀疑罗烟凝的话,单从萧梧萧桐二人身上,他就能窥斑见豹。何况戊城一战,那些扭转战局的、所谓的大夫,已经令人咋舌。

    他景长天是沙场中摸爬滚打的人,更深知任何一个皇帝手底下若是有业火军这样一支军队,对于他国来说会有怎样的威慑力。

    “若是异邦真敢大肆来犯,恐怕你才是最后的关键。你那位皇伯伯要是知道你掌握着业火军,想必他也会寝食难安。”

    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罗烟凝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道:“要真有这么一天,大不了我归隐便是。”

    旋即她微微眯起眼睛又道:“只要我父王母妃平安,我仍然会尽到公主的责任。”

    听出罗烟凝话里的意思,景长天不由自主地抚了抚她被山风吹得有些凌乱的长发,心疼地感慨道:“怎么会让你一个女子肩负这般重任……”

    罗烟凝乐观地笑着,轻轻捏了捏他的手,似是安慰:“没你想的那么难。上天既然冥冥之中让我遇到皇爷爷,接下业火令,也算是机缘吧!”

    听完罗烟凝的话,景长天很是惊讶:“你皇爷爷?”

    难道秦罗那位战功赫赫、继承皇位不过几日便驾崩的皇帝,隐姓埋名到了这里接管了业火令?!

    “是不是很意外?”罗烟凝苦笑道,“这桩事知道的人极少,若非我后来回到这里,看了他留下的信,我也不知道他竟然是我皇爷爷。可惜我所疑惑的都在地宫更深处,时机不成熟便没办法全部知晓。”

    所谓的时机是什么景长天并没有问,罗烟凝今日所说已经给了他足够多的震撼。

    即使每个王朝都有自己的辛秘,但是他却没想到罗烟凝会告诉自己这么多。

    有一瞬间,他摸不透罗烟凝把他带到这里来的目的。

    “主子。”踌躇片刻,一旁的萧桐开口道,“何九霄和许梦关在牢里,要去看看吗?”

    “嘿嘿!”萧梧阴森地笑道,“我倒很想去看看两位‘贵客’对咱们屹峰崖的大牢满不满意!”

    提到何九霄,景长天眼里闪过一丝杀意,而后探究地望向罗烟凝。

    “是该去看看。”罗烟凝玩味地笑了笑,语气淡然得仿佛与何九霄从未相识。

    “你要去吗?”她俏皮地看着景长天。

    “去。”景长天毫不迟疑地答道。若是可以,他恨不得立刻杀了这俩人泄愤!

    他俩是导致罗烟凝陷入困境的原因!尤其是许梦这个贱人!她耗尽了景长天的耐心!让他根本不想再花半点心思去猜她到底跟异邦人勾结的目的,也不想知道她背后的千丝万缕!

    同样,把二人抓回来的时候,军中不少人就提议杀了他们替罗烟凝报仇。

    只不过都被萧桐压了下去。不管主子是生是死,这对狗男女生必须生不如死!

    特别是何九霄这个薄情寡义的狗东西!不仅负了主子一片情意,而且对许梦联合冷少卿加害主子一事,他不但没能力阻止,甚至在最紧要关头都不曾帮过她分毫!

    四人再次跨上马,进了地宫。

    纵使罗烟凝身上没有半分气息的波动,但景长天依旧有些担忧...

    罗烟凝心中暗自好笑,亦有些自嘲。

    曾经钟意何九霄是真的,就当她情衷错付。如今心中波澜不惊也是真的,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们似乎把自己想得太脆弱了。

    前面引路的萧桐在一所厚重的石门前停下,拿出另一把钥匙与守卫交替打开了牢门。

    一股森冷的风扑面而来,景长天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四人沿着石阶沉默地往下走去,细碎的脚步声惊起了牢房里那些关押的犯人,铁锁的声音和他们痛苦的喊叫格外刺耳。

    这里到底关了些什么人?景长天心中暗想。

    罗烟凝对此充耳不闻,轻车熟路地朝地牢更深处走去。

    约莫半盏茶后,一间奇特的牢房映入眼帘。

    再回头,她已经戴上了属于玉飞狸的面具,淡淡地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