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恐怖之莫莫有闻 > 章节目录 第17章 摄魂取念,钻心剜骨
    我不在乎您的摄魂取念,若您真的要害我,那...只能算我点儿背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by陌玉公子

    卢修斯离开。

    莫先上楼洗白白,斯内普则是去制作生命稳定剂,等莫下楼,刚好完成,喝了药之后,斯内普快速的解决了一下个人卫生,然后拎着莫到书房。

    莫一脸忐忑(⊙ω⊙)。

    到达书房后,斯内普突然回身,魔杖对着莫“摄魂取念。”

    可惜,啥都没看到,莫表示受到了惊吓,还好耳边适时的响起主神的声音【剧情人物无法对轮回小队成员进行摄魂取念,吐真剂。】

    待斯内普放下魔杖,莫直愣愣的盯着斯内普,盯的他转移了视线。

    斯内普:“我就是这样的黑巫师,怎么,觉得很受伤?”

    莫松了口气,还以为您老发现什么了呢,“不是,先生是想看看我是不是能抵抗黑魔王和邓布利多的摄魂取念吧,不过,我们队里有特殊的训练方法,不管处于什么样的境况,都不会把脑子里的东西泄露出去,所以,先生大可放心。不过。。。”

    斯内普:“不过什么?”

    莫:“先生都没事先说一下就对我挥魔杖,您得陪我精神损失费,介于吃喝都是先生的,还要让先生给我制作魔药,我就大人有大量的不计较了,不过,先生是不是忘了教我制作祛痘药剂了?最近熬了两天夜,脸上难受死了。”

    斯内普看着面前的女孩不在意的样子,”真的不在乎吗?我对你摄魂取念。”

    莫:“先生不是没看到什么吗?再说,既然身处此地,有这样的任务,我可以理解先生的谨慎。虽然也许可能会有一点小失落,不过,我自是相信先生不会害我。”

    斯内普:“莫小姐哪来的自信相信我不会害你,我可是恶名昭著的食死徒。”

    莫:“哎,先生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利益共同体啊。不过要是先生真的要害我了,那只能算我倒霉,江湖险恶啊,既然我参与了进来,产生的一切后果都要自负。”

    斯内普:“你倒是想得明白。”

    莫:“我只是把问题简单化了,先生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想先补个眠,最近两天可都没好好睡啊。”打个哈欠。

    斯内普递给莫两瓶药剂:“祛痘药剂和荣光剂。”

    莫接过写有标签的两瓶药剂:“谢谢先生,那我先回房了。”

    斯内普点点头。

    莫回房,喝了祛痘药剂,橘子味的,先生想得真周到,照照镜子,果然痘痘渐渐消了,然后和衣倒在床上,没五分钟就打起了轻微的呼噜。

    -----------------我是教授的分界线-------------------------

    斯内普喝了瓶精力药水,便踏进壁炉来到学校,走向校长室。

    邓布利多:“哦,西弗勒斯,今天怎么有空来陪我这个老人家,要来杯蜂蜜茶吗?”

    斯内普:“阿不思,我不是来和你喝下午茶的,我有事要说。”

    邓布利多稍微严肃了下:“哦?什么事呢?关于莫小姐的吗?”

    斯内普:“莫的大脑封闭术,不,不是大脑封闭术,总之,你不必担心她会被摄魂取念窥走记忆。”

    邓布利多:“哦,不过,西弗勒斯为什么特地来告诉我这些呢?”

    斯内普:“莫没有被标记,我只希望你不要把她当做弃子,在战后,若她还活着,我希望你出面帮她澄清。”

    邓布利多:“自然会,西弗勒斯怎么会认为我会把她当弃子呢?我可是很喜欢莫雨这个孩子的。”

    斯内普:“不要以为我不知你的想法,当初你决定对外宣称莫背叛的时候,不是已经决定不在乎她的死活了么,若不是她受lord青睐,或许你也不会让我把她带在身边吧。”

    邓布利多:“那么,你信任莫吗?”

    斯内普:“我们已经签了契约。”

    邓布利多:“不关契约,你自己的想法。”

    斯内普:“我不知道,她看似简简单单,其实还有很多事藏着,她说过,一切为了活下去,并且她相信凤凰社能取胜,不过,你若是想让她当间谍,她恐怕不会愿意。“

    邓布利多:“怎么扯到间谍上来了,呵呵呵呵,愿不愿意可不是她能决定的啊,现在形势所迫,我相信她的队长也会要求她这么做的。”

    斯内普:“既然这样,那我走了,别忘了开学的校董视察,卢修斯可想要和校长好好谈谈。”面无表情的出门。

    间谍,有我一个还不够吗?莫,卢修斯,邓布利多是想把黑魔王身边的红人都变成间谍吗?相信卢修斯一定会好好和校长谈谈的,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啊,我的好友。

    ------------------我是教授的背影----------------------------

    回到蜘蛛尾巷,斯内普召唤拉拉。

    拉拉:“有什么事吗?斯内普先生。”

    斯内普:“六点之前,叫醒莫。”

    拉拉:“好的,还有什么需要吗?”

    斯内普:“黑咖啡,送到书房。”

    拉拉:“请稍等。”

    斯内普回到书房,开始看书小憩。

    --------------六点啦六点啦------------------------------

    六点到,拉拉叫醒莫,莫起床,洗漱清醒一下,然后喝下荣光剂,黑眼圈什么的都消失啦,整个人都闪闪发光,莫照着镜子:“怪不得卢修斯那么闪,原来我也可以闪闪的,这东西得少喝,太不有利于降低存在感了,咱可是要低调赚‘钱’的说。”

    下楼,斯内普已经等在壁炉前,还好壁炉已经被拉拉打扫的纤尘不染,不然满头灰的去见黑魔王可不好。

    莫先进壁炉“马尔福庄园。”蹭的一下就到了马尔福家的会客厅,踏出壁炉,卢修斯一家子笑着迎接,斯内普也随后到,几人打了招呼后都等在会客厅,正主还没到呢。

    过了一刻钟,壁炉里踏出一个红眸伪少年。众人行礼欢迎。

    伏地魔:“那么,开始吧,卢修斯。”

    卢修斯带头走向餐厅。

    餐桌上,莫坐在德拉科旁边,手速极快却不失礼仪的往嘴里塞吃的,德拉科默默在一旁担惊受怕,没看到黑魔王盯着莫半天了吗,为了莫不至于被黑魔王阿瓦达,为了友谊的延续,德拉科伸出就是一脚,踢得莫手抖了下,疑惑的看向德拉科,嘴里还嚼着,德拉科咳嗽一下,眼神示意莫注意一下周围诡异的气氛。莫放下叉子,擦了擦嘴,喝口饮料,放慢速度。

    伏地魔:“莫和德拉科感情不错。”

    莫:“还好还好,我喜欢和德拉科一起玩。”

    伏地魔:“哦?那么莫是一直在玩吗?”

    莫:“工作玩耍两不误,我设计出一些工具,已经交给卢修斯了,给邓布利多的见面礼,让他相信我对巫师界的未来还是很关心的,以此来减少邓布利多的关注,顺便侵入一下经济,赚他们的钱,给王储备战斗资金。嘻嘻。”莫一脸讨赏的样子,让黑魔王很受用。

    伏地魔:“想得不错,卢修斯,制作的怎么样了?”

    卢修斯:“已经可以供应霍格沃兹的小巫师了。”

    伏地魔:“很好,德拉科,学业如何?”

    德拉科:“回公爵,各科均是O()。”

    伏地魔:“莫有兴趣考炼金师证吗?”

    莫:“啊,考证倒是不想,我的才华不需要一本证来证明。”

    伏地魔赞赏的看了眼莫:“不错,不过,若是向世人昭告,黑魔王又得了一名年轻的炼金大师追随,不是很折凤凰社的面子?他们可没有什么大师加入啊,哈哈哈。”

    莫:“既如此,莫便去挣个炼金大师的名号回来,定不让王失望。”

    伏地魔:“我会为你引见尼可勒梅,想必他不会拒绝培养一个天才炼金大师出来的。”

    莫:“感谢王。”行礼。

    晚饭过后,莫,斯内普,卢修斯,伏地魔聚在书房。

    伏地魔:“西弗勒斯,三天后给我。”递给斯内普一张魔药配方。

    斯内普:“是,lord。”收进兜里。

    伏地魔:“卢修斯,德拉科还没定下婚事吧”

    卢修斯一愣:“还没有,德拉科还小,我打算等他十六岁的时候再准备。”

    伏地魔:“莫不是比德拉科大两岁,正好。”

    莫:“嗯?咳咳,王,抱歉,当时我报的年龄是假的,因为我比较矮,所以总是被人误认为年纪不大,我也一直以十五岁自居,其实我已经20岁了,比德拉科大七年。”

    卢修斯和斯内普都暗自握紧拳头,莫你这是在作死,居然当面说出来是在欺骗黑魔王。

    伏地魔:“哦?二十岁,看你这身高是不大相信,黑魔王原谅你的这次欺骗,刚才的事就当没说吧。”

    正当三人松了口气的时候,伏地魔又开口。

    伏地魔:“不过,欺骗黑魔王,要惩罚。”一道无声无杖的钻心剜骨。莫倒在沙发上,手指深深陷在沙发里,MD,心绞痛了,居然是无杖无声的不可饶恕咒,“王,对不起,我再也不会了,请相信我。”快速的说完,便瘫倒在沙发上直哼哼,实在疼的动不了也没力气喊。

    伏地魔对这现象很满意,“那么,让黑魔王来看看,你有没有说实话。摄魂取念。”然后,他看到的是一片白雾,伏地魔愣了一下,就算是大脑封闭术也不会是这结果,难不成是摄魂取念失败?怎么可能?伏地魔最终又把这情况归于东西方魔法差异。能让他说出来黑魔王居然摄魂取念只看到了一片白雾吗?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心情又变差了,给莫补了一记“钻心剜骨,希望你记得黑魔王不可欺骗。”便甩袍子走人。

    莫:“额啊----疼。”两记钻心剜骨,终于是坚持不住喊了出来,撕心裂肺。

    卢修斯、斯内普看伏地魔已踏进壁炉走人,连忙到莫身边,一个灌缓和剂,一个发止疼咒,不过黑魔王发的咒哪那么好解,莫终是疼晕了过去。心里对着主神比中指。因为【抵抗两次钻心咒,精神力2奖励200点】

    等莫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一醒来,拉拉就“噗”的出现。

    拉拉:“莫小姐,睡了一天一夜,你终于醒啦,拉拉去给你准备吃的。”

    莫呆坐在床上,一天一夜,那我少吃了一二三顿饭,外加两顿夜宵,

    哦凑,亏了。

    起床,洗漱了一下,看着镜子里面色苍白的自己,苦笑,果然《哈利波特》也是个危险度极高的剧啊,以后谁要是和我说这是儿童剧我跟谁急。拍拍脸,加油啊,莫,可不能被炮灰了。

    下楼,没有人,地下室亮着光,先生大概又在熬夜做研究,对了,伏地魔给他一张配方来着,是什么能,要是能下点巴豆就好了,不过先生对魔药这么重视,定是不会让我这么做的。吃完拉拉准备的中餐,给手机换上电板,发送信息:[老黑,无杖无声魔法,小心]。收好手机,摊开《魔药处理手法大全》看起来,记得先生说十天后检查来着。

    看着看着便昏昏欲睡,钻心咒的后遗症也不大好受。

    地下室门开,斯内普走过来,递给她三瓶药剂:“缓和剂,体力恢复药水,一饮生死水。”

    莫接过,依次喝了下去,虽然味道古怪,但是效果是极好的,瞬间莫就觉得能抗大米上五楼了。

    斯内普:“休息去吧,不考你了,后天准备去拜见尼可勒梅,卢修斯会带你去。”莫点点头,上楼,爬床,一沾枕头就睡了,生死水效力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