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恐怖之莫莫有闻 > 章节目录 第18章 见尼可勒梅,速成炼金师
    要是魔法石还在就好了,一定是个剧情道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by陌玉公子

    卢修斯来接莫的时候,她正在斯内普的教导下制作祛痘药水。卢修斯在客厅等着,看着好友的客厅终于变得符合马尔福的审美观了,还有那壁炉,终于没有灰了,不禁觉得欣慰,学弟啊,乃就缺个女主人啊,快把莫收了吧,又会赚钱又会切魔药,除了矮一点,吃货一点,真的是还不错啦。卢修斯在脑内剧场散发到了斯内普红着脸向莫求婚,然后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卢修斯:“呼,西弗勒斯怎么可能红着脸呢,一定是我昨晚没睡好才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莫更适合当个女儿养而不是老婆吧,呼,还好这两个人都在地下室,不然,我的荣光剂就...”

    莫:“卢修斯,你在嘀咕什么呀?”

    莫站在地下室门口看向神神叨叨的铂金贵族。

    卢修斯:“没什么,准备好了吗?”

    莫:“好了。”

    卢修斯:“那我们出发吧。”

    莫:“怎么过去啊?”

    卢修斯:“门钥匙。”

    莫:“额...我晕门钥匙,有没有什么魔法是治疗晕门钥匙的。”

    卢修斯:“据我所知,没有,多来几次就习惯了。”

    莫:“晕车晕了二十年,还没习惯过QWQ。”

    斯内普从地下室出来。

    卢修斯:“西弗勒斯或许会有魔药,可以缓解这种症状。”

    斯内普:“什么魔药?”

    莫:“治晕门钥匙的。”

    斯内普:“没有。”

    莫:“卢修斯,不能开通壁炉吗?或者坐地铁,火车?”

    斯内普:“乖,熬几秒钟就到了,或者你想lord亲自送你过去?”

    莫:“好吧,卢修斯,我们快走。”推了推听到斯内普说“乖”而愣在那儿的卢修斯。卢修斯机械的掏出门钥匙,莫环住他的手臂,启动。

    到达尼可勒梅所住房子几里外的小路上。

    卢修斯:“额...西弗勒斯...”

    莫靠着卢修斯压下要吐的感觉:“是不是很奇怪,我也发现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想哄小孩子一样让我答应我不想做的事了,一说‘乖’字,震惊的我只能答应了,你说先生是不是复方汤剂变的。”

    卢修斯:“怎么会,西弗勒斯应该只是想看你一脸纠结的样子。”

    暗自八卦,西弗勒斯是终于开窍了,不过怎么是这副老子哄女儿的样子,恩,不想了,还是先带莫去拜见尼可勒梅,lord可是交给自己的任务可不能出差错。

    领着莫向尼可勒梅的屋子走去。

    莫:“原来先生是个腹黑吗?”跟上卢修斯的步伐。

    到达尼可勒梅住宅的时候,门口正站着一个年老的夫人:“你们来了,进来吧,尼克在炼金室等着了。”

    两人纳闷的跟着夫人进去。莫小声的询问卢修斯:“卢修斯,尼可勒梅怎么知道我们要来?”

    卢修斯:“不清楚,进去就知道了。”

    两人来到炼金室,一老头正在摆弄什么。看到两人进来,继续手中的工作,只是嘴上开口:“马尔福族长可以回去了,这位小姐留下。”

    卢修斯皱眉:“尼可勒梅大师,这是黑魔王要重点培养的炼金师,希望...”

    尼可勒梅:“我知道,我会指点她的,这几天她就住我这儿,马尔福族长不必担心。”

    卢修斯看向莫,莫:“卢修斯,放心,我会没事的,回去告诉先生,开学前我会回来的。”

    卢修斯:“好吧,你自己注意,我回去了。”看了一眼尼可勒梅后转身离开。

    卢修斯走后,莫看向大师:“大师怎么会知道我们要来?”

    尼可勒梅:“邓布利多告诉我的,说他认识一个炼金颇有天赋的莫雨小姑娘,希望我能指点一二。”

    莫:“大师,容我正式介绍一下自己,莫雨,目前算是黑魔王阵营的人,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尼可勒梅:“呵呵,什么黑魔王,白巫师的,在我眼里不过一群小鬼,到我这儿就不要想什么阵营了,安心学炼金,若是你能通过我的考验,没准我还会收个徒弟呢。”

    莫:“那先谢过大师了,我需要做什么呢?”

    尼可勒梅:“把你的炼金产品拿出来我看看。”

    莫将右手中指的【雷劫】解下,递给尼可勒梅,看尼可勒梅在那儿观察起来,也没说要自己干什么,便在屋子里闲逛起来。

    屋子里堆放着几台实验桌,桌上堆放着各种材料,莫只能认出常见的几种,其他什么的还真认不出来,毕竟自己接触的炼金材料也就那么几种。莫还发现屋子的墙上刻着细密的符文,不过一来看不清,二来大师的字迹够狂放。

    正当莫闲的发慌想研究研究实验台上的材料时,大师终于开口:“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徒手去碰魔火兽的壳。”莫连忙收回手:“我以为是鸵鸟壳来着,大师,如何?”

    尼可勒梅:“创意不错,只是手法还是不够,不过对于自学的你来说,已经算是颇有天赋了。”

    莫:“请大师指点。”

    尼可勒梅:“这个变异版的防护咒用的不错。”

    莫:“哈?变异版防护咒?我是照着书上来的。”

    尼可勒梅:“书上?呵呵,那你这几笔应该是断的,不过这个隐形阵可以再加个能量收集,那隐形的效果会更好。”

    莫:“能量收集?我没在书上看到过。”

    尼可勒梅:“我找找啊,炼金术笔记本飞来。”尼可勒梅招来一本书,翻了翻,递给莫。莫看到上面关于能量收集阵的说明和画法,坐到一边研究起来。尼可勒梅看着这个孩子认真的研究,便笑呵呵的走出炼金室:“这本笔记就借给你了,看完之后,制造出一个你认为能入得了我眼的炼金产品,到时候我再验收成果。给你准备的房间在二楼最里边,这个炼金室你可以用,不过不懂的材料来问我,书房在三楼第一间,建议先看一下书架左边第一排第三本《炼金术的材料大全》。”

    莫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等尼可勒梅走后,莫立马掏出自己的仪器,显微镜啊,微刻刀,先在试验品上实验,在刻坏了三个秘银戒指之后,决定还是先放放,外面天也黑了,真是的,怎么没来叫自己吃午饭呢?

    走出炼金室到达正厅,没有人,壁炉昏黄的光看的自己毛毛的,正掏出一个手电来找厨房,便看到尼可勒梅夫妇走到正厅。

    尼可勒梅:“哦,抱歉,我倒是把你忘了。”眨眨眼“这人啊,上了年纪就容易忘事。里拉,给莫小姐准备晚餐。”一个围着茶巾的家养小精灵出来应答。

    莫默默无语,这也能忘:“双份,谢谢,大师午餐也忘了我了。”

    尼可勒梅:“哦呵呵呵,炼金师一研究起来,少吃几顿也没关系的。”

    莫:“。。。大师,我可以叫我的家养小精灵过来么,介于我是个一研究起来就忘记吃饭的‘炼金师’以及大师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也许哪天又把我忘了?”

    尼可勒梅:“哦?你可以叫里拉给你准备的。”

    莫:“可惜,我已经习惯了拉拉的手艺。”

    尼可勒梅:“既然这样,那么你回去吧,上了年纪老人家没什么好教你的。”

    莫郁闷,六百多岁的老头子你跟我一娃娃计较啥,要是这样回去,切片君还不得阿瓦达了我。

    莫:“我想,一个大师必是一言九鼎的,我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取得炼金大师这个身份,我想邓布利多先生一定告诉了你我的现状,并且一定拜托你尽量帮我,为了最后的胜利,作为朋友,你一定承诺过。”

    尼可勒梅:“这是威胁吗?小娃娃。我的确答应过邓布利多在炼金术上指点你,不过我也可以告诉他我已经指点过你了,结果怎么样就是你自己的努力了。”

    莫:“魔法石真的是因为你活的够久了才让邓布利多毁掉的吗?”莫面无表情的问出这句话,恩,赌一把,果然看到尼可勒梅的脸色变了变,赌对了。

    尼可勒梅:“你知道些什么?”

    莫:“等价交换,生命。”

    尼可勒梅:“我答应收你为徒,魔法石的事我已经后悔了几百年了。”

    莫:“多谢大师,那么,我可以叫拉拉来给我准备晚餐吗?”

    尼可勒梅:“叫吧,小娃娃,希望你是个有天分的炼金者。”

    莫:“如你所见。”卢修斯那儿学来的标准假笑,算是糊弄过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莫痛并快乐着,痛是因为尼可勒梅变着法子找莫的麻烦,不是交给她处理有危险的炼金材料,就是让她在有限的时间里刻出规定的符文,要不就是架起一口锅,让她熬煮炼金,往往这锅里的东西都是难闻的。不过,魔鬼式教授法还是有点用的,莫写咒刻咒的水平整整提高了三倍,炼金失败率降低到百分之五,记忆力也好了,能看懂的符文也多了,总之,六百多岁的炼金大师真的记恨起人来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至于快乐,那就是拉拉每次都准时的送上各种吃的,来抚慰莫饱受‘璀璨’的小心灵,每晚还有好说歹说先生制作的橘子味的无梦药水,也不至于晚上还要做梦梦到切片魔王发钻心咒,尼可勒梅煮着大锅把自己切吧切吧当炼金材料,张杰等人放弃拯救暴露的自己......哎,这日子何时到头啊。

    某天,莫正在大锅前制作狂暴药剂,突然就倒在地上,脑中又传来主神提示生命力流失,“MD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拉...”还没喊完,拉拉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莫小姐,斯内普先生要拉拉把这瓶魔药交给你。”莫一把夺过喝了下去,还是那诡异的味道,不过脑中刺痛减少了,爬起来看着失败的药剂:“拉拉,清理一新。”拉拉挥挥手指,只差最后一步的狂暴药剂就没了,重新拿了一份开始制作,这可是尼克老头好不容易教的,可以提高使用者的输出值的,想必拿这个给黑魔王一定可以交差了,不过好想加点料啊。莫一边放材料一边思考着到时候要不要下巴豆。

    尼可勒梅看着手中纯正的火红色狂暴药剂,终于微笑着点点头,认可了莫这个徒弟:“做的不错,我教给你的,你也掌握的差不多了,初级炼金师是没问题了。”

    莫:“那高级炼金师呢?”

    尼可勒梅:“高级炼金师哪有这么容易,接着学吧,接下来画阵。”

    扔给莫一张羊皮卷。

    莫接过,走向另一间画阵法的炼金室。

    莫整日的在卧室--炼金室--书房三个地方昏天暗地,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直到一天,拉拉捎来斯内普的口信,她该回去了。整理了一下资料,莫敲响尼可勒梅的房门。

    尼可勒梅:“开学了,是要走了么?小娃娃。”

    莫:“是的,多谢大师这些天的指导和照顾了。”说的咬牙切齿。

    尼可勒梅扔给莫一张羊皮卷,莫一看,是初级炼金师考核报名表。

    莫也不说什么,掏出笔,签了字,又放回书桌。

    莫:“那么,大师,何时考核?”

    尼可勒梅:“半个月后,我会来找你的。”

    莫:“那么,大师,我走了,祝你生活愉快。”行了一礼。

    尼可勒梅挥挥手,示意她赶紧走。莫一笑退出房门,召唤拉拉幻影移形回蜘蛛尾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