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恐怖之莫莫有闻 > 章节目录 第26章 扑倒
    第二天,莫在闹钟清脆不绝的召唤下眯着眼睛刷牙洗脸,等坐到了大厅饭桌上,她才被底下闹哄哄的情景吵醒,一脸胃疼的看着盘子的吐司片,[我为什么脑抽的要这么早起来来旅行一个挂名助教的义务啊]

    随便扒拉几口饭,和斯内普打个招呼,趁着还早,先去魔药教室接着趴会儿,没有睡着,只是“闭目养神”,第一个学生进来的时候便立马坐正,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獾院的“人高马大”的男生向自己问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_←喂喂,明明是你自己矮。)

    迪戈里:“莫助教,很高兴见到你,我是塞德里克迪戈里。”

    莫:“同样,很高兴认识你,迪戈里先生。”

    迪戈里:“莫助教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最近没好好休息吗?”

    莫:“在做一项研究。”莫想想就觉得自己悲催。

    迪戈里:“是魔药研究吗?莫助教,我可以在你有空的时候去问你魔药问题吗?”

    莫:“咳咳,那个,其实我专攻炼金术,魔药只是…”左右看了看,还没人来,“说实话,魔药我只看了三天就被赶鸭子上架了,你可别说出去啊。”莫小心翼翼的说。

    迪戈里温柔一笑:“放心,助教,我会保密的,可惜了我得找斯内普教授问问题了。”莫明显看到他抖了抖。

    莫:“斯内普教授还是很喜欢爱学习的学生的,”本想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无奈啊只能拍了拍胳膊,“只要你问的问题别太脑抽就行。”

    迪戈里:“额,脑抽?”

    莫:“就是太简单的意思,好了,赶紧先预习去吧。”

    迪戈里找位子坐去了。

    学生陆陆续续进来。

    铃响之后,斯内普讲解了一下迷情剂的解剂的制作方法及注意事项,便自己开始操作示意。

    其实莫是有点疑惑的,这特么教材上好像木有啊。疑惑归疑惑,莫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魔药大师的手法真是干净利落啊。

    斯内普一遍操作好后,便让底下的学生开始制作。

    斯内普和莫在教室巡视,只看了一遍,莫还不是很清楚怎么操作,所以常常看看黑板,再看看学生,最后搞得她脖子都扭了,便暗自决定,还是看看他们的处理方法好了,反正都六年级了,还是比较好管的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应该看着步骤不会搞错吧。莫看着看着就站角落发呆了,斯内普一瞥她,看到她眼底的青黑,想想还是算了,就让她站着睡觉去吧,别问他怎么知道她睡着了,你见过一个人睁着眼睛五分钟都不眨眼的吗?这还是之前起早和她一道吃饭发现的,吃着吃着这货就睁着眼睛睡着了,叉子还正插着一块肉。

    莫在“回过神”的时候,学生都一个个交上魔药了,尴尬的摸摸鼻子,上前帮忙编号整理。

    下课了,学生陆续走了,斯内普看着边上这个哈欠连天,还放错了好几瓶魔药的莫,皱着眉开口:“若是不想被我丢进坩埚,赶紧回房睡觉去。”

    莫迷糊着:“啊?哦,谢谢教授,再见教授。”放下手中的瓶子飘飘然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咳咳,跑远了。

    斯内普怀疑这货就是故意演给他看的。

    莫仍然浑浑噩噩的走在走廊上,不防拐角处一个黑影冲来,莫来不及反应便被撞翻在地,黑影也被撞倒,然后莫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嗷---,我送给莉亚的礼物,你,哪个院的,赔我,这可是我花了好久才好不容易买到的。”莫还没爬起来,就被揪了领子,默默黑线,看来最近是疏于训练了,按照王冰教的,抬手按住那人的腕关节的一个穴道,一按,又听到了一声惨叫,不过莫的衣服自由了。

    莫沉着脸,尼玛睡意全无:“格兰芬多扣五分,因为撞翻助教,格兰芬多扣五分,因为对助教动手,格兰芬多扣五分,因为敲诈助教。”

    考伯.佩洛夫:“你,是你撞到我的,当然要赔。”

    莫都要被气笑了,周围也围起了不少人。有几个格兰芬多起哄,想给这个神出鬼没的助教一个教训。

    莫:“格兰芬多扣五分,因为诬陷助教。”莫头也不回的走,任他在原地大喊大叫,妈/的,一天的好心情都没了,得找个风景优美的好地方,吃点好吃的冷静下。

    莫转向城堡外,走到幽静的湖边,拿个垫子铺地上躺下,一打响指:“翠花,上酸菜。”小精灵站在一边疑惑。

    莫:“咳咳,送些点心和牛奶过来。”

    小精灵立马准备去了。

    莫吃着好吃的,喝着能增高的,晒着太阳,惬意的眯起了眼睛,渐渐沉入睡梦。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悄悄靠近。

    一觉醒来,太阳西斜。

    莫伸个懒腰:“这一觉睡的真爽!唔,保温咒真是方便。”莫觉得口渴,伸手拿了被小精灵施了保温咒的牛奶,一口饮尽。

    莫:“舒服,不知道现在西弗勒斯在干嘛呢?西弗勒斯…西弗勒斯”不知怎么脑海里浮现斯内普的身影,“好想见他。”莫站起,向城堡跑去。

    冲入大厅,焦急的看向教师桌,没有斯内普,“西弗勒斯,在哪儿?对,办公室,为我指路”指间戒指发出荧光指示方向,莫随着方向跑去。

    到达办公室,大力的敲着门。

    斯内普正和卢修斯讲枪械的事,听到不知哪个巨怪和他的门杠上了,一脸怒气的去开门,该死的,一定要骂他个狗血淋头。

    斯内普:“你这个…”

    莫一看到心心念念的人出现在眼前,一把扑倒蹭蹭,斯内普微凉的体温让莫很舒服,再蹭蹭。

    斯内普脸黑了,:“莫!雨!你!给!我!起!来!”

    莫却开始解斯内普的扣子:“西弗勒斯,亲爱的,我想上/你。”

    本来在看戏的卢修斯不华丽的喷了口红茶,起身来拉莫:“莫,莫,要矜持,淑女是不该这么做的。”

    莫红着眼一把推开卢修斯:“别来妨碍我。”恶狠狠的瞪着他。

    卢修斯咽了口口水,艾玛,莫狠起来这么可怕。

    “清水如泉”斯内普将莫淋了个透。

    莫总算稍微清醒了点,眼底都是挣扎:“教授…我好像…被…下药了。”

    斯内普:“显然,迷情剂。”

    湿哒哒的衣服贴在身上,莫的感觉更强烈了,“教授…好难受,好热……西弗勒斯,我想要你,西弗勒斯,亲爱的,我爱你。”莫又向着斯内普抱去,斯内普又是一记清水如泉,外加一个束缚咒。

    斯内普:“该死的,还有催情剂,卢修斯,看着她,我去做解剂。”斯内普跑进私人魔药室。

    莫哀怨的看着远去的斯内普的背影:“哦,亲爱的…你不要走……”

    卢修斯看着躺在地上不断挣扎的人,面色潮红,难耐不忍的样子,不禁朝斯内普的方向喊:“哦,西弗勒斯,拒绝女士的邀请不是绅士的行为。”侧身躲过一只飞来的坩埚,给快要挣脱束缚咒的莫补了一记,“莫啊,你可别怪我阻挡你扑倒西弗勒斯啊,不然我一定会被西弗勒斯灭口的,灭口也就算了,他一定不会再给我提供荣光剂了。”卢修斯坐在沙发碎碎念,时不时给莫来个束缚咒啊清水如泉什么的。

    半个小时后,斯内普端着药剂出来,撬开莫的嘴,利索的灌了进去。

    莫渐渐恢复清明,捂脸,虚弱的说:“教授,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卢修斯:“不麻烦不麻烦,你都投怀送抱了,西弗勒斯还无动于衷,只能说…”

    莫:“卢修斯,你信不信我会在你的荣光剂里偷偷加泻药。”

    卢修斯立马笑而不语。

    莫:“阿嚏,该死的,要是让我知道谁给我下药,绝对打的他/妈都不认识,阿嚏。”

    斯内普施了干燥咒,“之前吃了什么?”

    莫爬起来坐到沙发上:“去湖边吃了点心,睡了一觉,醒来喝了杯牛奶,牛奶一直放在旁边,我让家养小精灵施了保温咒,估计是我睡着那会儿被下的药。”

    斯内普:“不是让你回房休息么,跑湖边去干嘛?只能说你自作孽,你招惹到什么人了么?”

    莫:“我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能得罪什……不对,哈利波特。”

    斯内普:“救世主脑子没那么好使。”

    莫:“我想想啊……(⊙o⊙),今天早上下课的时候遇到个格兰芬多,被我扣了好多分。”

    斯内普:“说具体点。”

    莫:“我走在走廊上,他,跑过来,撞倒我,还让我赔他要送给丽娅的礼物,我就,咳咳,大概扣了他二十分。”

    斯内普:“格兰芬多就是欠扣分。丽娅,丽娅.布罗肯?赫奇帕奇五年级,我记得是在和格兰芬多六年级的考伯.佩洛夫交往。”

    莫:“考伯.佩洛夫啊,老子得和他好好玩玩。”坏笑着捏了捏拳头:关节“咯咯”响。

    卢修斯:“你打算做什么?”

    莫:“我要去把他老婆勾引过来,郁闷死他。”

    斯内普:“容我提醒,莫小姐是小姐不是先生。”

    莫:“哈哈,我自然不会以现在的身份出手,我要假扮幽灵,偶遇他老婆,假装我是千年前霍格沃兹的小巫师,斯莱特林的好了,为了抵抗教廷入侵,以身献祭启动守护阵,灵魂被禁锢,直到千年后才能出来溜达三十分钟,这么高大上的英雄形象,小女生绝对会喜欢,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

    卢修斯和斯内普对视一眼:这娃没救了,又抽风了。

    斯内普:“你确定她会喜欢上一个幽灵?赫奇帕奇虽笨但不傻。”

    莫:“不用喜欢上,只要让她心里稍微有我那么点位子,以格兰芬多冲动的个性,一定会质问到底的,到时候我再和她说,不准告诉其他人,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

    卢修斯一脸笑意,“那祝你早日成功了,不过,你要怎么假扮幽灵?”

    莫:“别小看麻瓜啊,”掏出个水晶球,“这个可以全息投影,到时候,我只要在丽娅常去的地方放上一个水晶球,然后我就可以在房间里进行我的伟大事业了,都不用出门。”

    斯内普:“那你要怎么知道她常去的地方和什么时候是一个人呢?”

    莫看着教授:“要不,教授你帮个忙,让她晚上去魔药教室制作魔药?”

    斯内普:“可以。”

    卢修斯和莫[西弗勒斯(教授)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斯内普:“咳咳,我是很乐意看一出戏的,明天我就让她禁闭。”

    莫:“哈哈,那我得快点准备,一套斯莱特林的校服…”

    莫还没说完,卢修斯便挥了挥手杖,莫的袍子便变成了校服--华丽版的。

    卢修斯:“我相信一个贵族绅士又有英雄气概的幽灵更能让小姐喜欢。”

    莫:“多谢多谢!那么就剩这张脸了,还好我会炼金术,我得做一张帅气的脸,吼吼,我先走了,吼吼吼,想想就觉得好玩,卢修斯,要不我们打个赌,赌多久丽娅甩了她男朋友。”

    卢修斯:“那得看你魅力了,要我帮忙吗?哄女孩子开心可是马尔福的专长。”

    莫:“你有空的话,明天晚上过来,现场教,肯定好玩。”

    卢修斯:“好啊。”

    斯内普:“容我提醒,卢修斯,你是三十几岁,不是三岁。”

    卢修斯:“哦,西弗勒斯,这有什么不好,只30分钟而已,就当战争前的放松吧。”

    说到战争这个话题,气氛又沉重了。

    莫:“卢修斯,最近有什么任务吗?”

    卢修斯:“没什么重要的,只是去拿个预言球。”

    莫:“你带领吗?”

    卢修斯:“嗯,有什么问题吗?”

    莫:“你要小心一点,队长他们应该也会去。”

    卢修斯:“哦,是吗?我也想看看你们的实力。”

    莫:“我提供了装备,实力应该可以吧,也要小心凤凰社啊,队长应该把装备给他们了,你要小心他们一手魔杖,一手/枪的。”

    卢修斯:“无妨,马尔福的实力可不是只有外貌。”一甩头发。

    莫and斯内普:←_←

    莫想了想,从空间戒掏出一个绿宝石戒指递给卢修斯:“传送戒指,万一有个什么意外可以拿来跑路,地点我定在了禁林,里面加了个窃听器,麻瓜的产品,和窃听咒差不多,现场直播我是不想了,听听还是可以的。”

    卢修斯接过,抽了抽眼角,:“你以为我是去表演啊,还现场直播。”

    莫:“嘿嘿,万一有什么意外,我也好过去救场啊,这个和我的【雷劫】绑定了,我可以传送到你身边过去救你,不要太感谢我哦。”

    卢修斯:...(__)ノ|“好吧,时间也晚了,我该走了,明天晚上八点我会过来‘现场指导”

    莫:“再见再见。”

    卢修斯向斯内普告别,踏进壁炉。

    莫看向已经坐一边改作业的教授:“那个,教授,我也走了,晚安。”

    溜-=≡ヘ(*ω)ノ

    斯内普嘴角弯起:“这俩活宝,期待明天有一出好戏。”继续狠狠的批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