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恐怖之莫莫有闻 > 章节目录 第39章 夜谈
    张杰开车到了一条寂静的河边,三人也不讲究,坐在河边开起了小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莫首先开口,声音压抑:“胡静静死了...我杀的。”

    张杰看了下隐藏在黑夜里看不清表情的莫:“杀死新人扣一千,我说过的。”

    莫:“我...只是想让她走的没那么痛苦罢了,一千,呵呵,我还是扣得起的。”

    张杰:“我也不问你为什么杀她了,说来这任务进度也是靠你,任务改变了,我想你应该知道了是要帮哪个汤姆完成心愿。”

    莫沉默良久才开口:“汤姆是日记本那个,我已经加入他的阵营,算是取得他的信任了,他的心愿我也差不多知道。”

    张杰吐出一口烟:“什么心愿?”

    莫抬手拿下眼镜,捏捏鼻梁:“让巫师能够堂堂正正站在天空下,不受麻瓜恐惧迫害。”

    张杰:“这个有点困难,主神这回怎么这么墨迹?”张杰把烟蒂丢进河里,又点燃了一支烟。

    张旭之:“莫已经站在汤姆的阵营,现在完成了一半任务,我们要不要也...”

    张杰:“不用,莫继续待在那汤姆身边,我们先帮凤凰社搞定黑魔王,之后或可和邓布利多合作完成汤姆的心愿,如果他不合作,我们再搞定他,去帮汤姆。”

    两人点头表示同意。

    莫:“神秘事物司一战应该差不多要来了,杰哥你们去吗?”

    张杰:“去,伏地魔不是也要去,要是那会能把他干了最好,要是不...”

    莫突然想起什么,插嘴:“忘了说了,伏地魔已经完全复活,他吸收了剩下的魂片,不足的灵魂应该是吸收了日记本汤姆的,现在他的魔压极为恐怖,若是没有防御,他一飚魔压,估计我们会全军覆没。”

    张旭之皱眉:“这么厉害?魔压这种我们都不熟悉,莫,你现在是炼金师,有什么防御物品吗?”

    莫:“时间紧迫,我只做了一些一次性防御道具,从受到攻击时开始计时,半个小时,不过,若是攻击力太强,不管还有没有时间,防御都会被打破。”莫从空间戒掏出一个盒子,递给张杰。

    张杰打开,是一些徽章,合上塞进了莫之前给他的空间坠里。

    张杰:“莫,待会你去哪里?”

    莫:“汤姆让我继续待在霍格沃兹,有可能的话,招揽斯内普和马尔福,对了,卢修斯带头去取预言球,杰哥,到时候你们看着点,别误伤了,铂金色头发那么闪应该不会认错。”

    张杰:“你说了,我们到是不会对他出手,凤凰社的人有了你的枪,可能会比较麻烦。”

    莫点点头:“我也给了食死徒炼金符,你们小心些。”

    两人点头表示知道。

    又谈了会怎么帮助汤姆完成心愿,莫提议可以先把巫师界以电影《哈利波特》的形式展现出来,不过剧本什么的,让他们想去,莫表示她要当三面间谍,还要升级炼金技能,忙不过来。

    张杰同意这个提议,回去商量一下就准备执行。

    看天色也晚了,莫目送二人离开,待什么也看不到后,莫启动了斯内普宅的门钥匙,果然,地下室有光,莫一落地,便有人打开地下室的门出来。

    斯内普看到莫一脸生无可恋的瘫坐在沙发旁,抽抽嘴角:“起来,喝了。”递给莫一瓶浅绿色的药剂。

    莫慢吞吞起来,接过,喝:“恩,橘子味的,老师,这是什么,我感觉舒服多了?”把瓶子递还给斯内普。

    斯内普:“最近研制的缓和剂,治晕门钥匙幻影移形的。”

    莫:“...第一次人体试验?”询问。

    斯内普别过头:“恩,写一份报告给我。”

    莫:“。。。”QAQ,莫转念一想,反正你又没说几个字,我待会儿随便写写就好。

    斯内普:“准备一下,我们回霍格沃兹。”

    莫:“嗯。”不问他为什么会想到研制药水,不问他为什么会在家里等着一起回学校。

    斯内普回地下室处理了一下他的坩埚,莫也没什么要准备的,跟着下去整理了一下,帮他把要带走的装不进魔药箱的药材整理好放进自己的空间戒里。

    然后,两人先后踏进壁炉,回到了斯莱特林院长办公室。

    莫把药材放到斯内普的私人储藏室,便想告了晚安回去休息,斯内普却开口让她等等。

    莫回头:“老师,还有什么事吗?”听不出悲喜的平静,却更让斯内普担心。

    斯内普:“坐下,我们聊聊。”

    莫点点头,顺从的坐到对面沙发,斯内普挥挥魔杖招来一杯热牛奶放到莫面前的茶几,莫捧着,“老师,有什么事吗?”再次问出口。

    斯内普踟躇了一下开口:“莫,今天的事,是我们无法阻止的,胡教授落到黑魔王手里,迟早都是要死的,你这样做反而是帮她解脱,减轻痛苦,莱斯特兰奇对胡教授的身体那样...”

    莫:“老师..别说了,我明白。”莫低垂着头,声音哽咽,捧着牛奶杯的手微微颤抖,但仍竭力克制自己不失态。

    斯内普站起,走到莫抬起手,犹豫了一下,终是把宽大的手掌覆上莫微微颤抖的头顶,揉了揉柔软的黑发:“想哭就哭吧,在老师面前你不用这样,你不是常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吗?”温柔的语气,莫泣不成声,牛奶杯已经放在了茶几上,人已经扑到了斯内普怀里:“若不是..若不是我,没有陪静静姐去,她也..也不会被抓走,都怪我,怪我总是整日的窝在房里制作道具,也没想着要..给她一些...”

    斯内普:“若是你给她了,反而会害了你自己。”

    莫没有接话,只是哭着,第一次用枪杀人,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尤其这人还是之前和自己一起训练的队友。

    莫的哭声渐渐平息,抹了把脸,尴尬的从斯内普怀中退出。

    莫:“抱歉,老师的衣服...”

    斯内普随手一个清理一新,被莫糊的眼泪鼻涕一把的袍子瞬间干净了。

    莫抬起袖子胡乱擦擦脸,斯内普看她有些冷静下来了,便坐回对面。

    斯内普:“莫,你为什么选择追随里德尔先生?”

    莫:“我相信他能让我活到最后。”

    斯内普:“莫,你哪里来的自信,lord已经恢复了巅峰时期的实力,里德尔先生,没有胜算的。”

    莫:“如果我说,我可以帮他恢复灵魂呢?”

    斯内普想了下:“就算你帮他恢复灵魂,我想,他也打不过lord,毕竟他只有十六年的魔力,就算再天赋,也不可能打得过几十年后的自己。”

    莫:“黑魔王,自然不是非要里德尔先生打,救世主,邓布利多,我们,中国有句古话‘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我不信,这么多人加起来还打不过黑魔王一个。”

    斯内普:“敌人可不是只有黑魔王,食死徒的实力可也不小。”

    莫:“那就要看卢修斯帮不帮忙了,他人脉广,手段又好,黑魔王现在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是一打钻心剜骨,有些头脑的贵族应该也想摆脱他,就是迫于黑魔王的淫威了,就看卢修斯能不能说服那些摇摆不定的贵族来帮我们了,不过首先我想还是得先恢复里德尔先生的灵魂,然后再抛出利益,老师,什么时候,我们三人,再谈谈吧。”

    斯内普:“好,我会和他说的。”

    莫:“我希望老师也考虑一下加入我们,里德尔先生已经不是黑魔王了,只是一个想要实现愿望的十六岁少年而已。”

    斯内普:“心愿?什么心愿?”

    莫:“等老师什么时候想加入了再说吧。”

    莫起身告辞。

    莫走后,斯内普呆呆的坐着,良久才出门,走向八楼校长室。

    邓布利多笑呵呵的捧着蜂蜜:“哦,西弗勒斯,这次怎么这么晚?”

    斯内普:“阿不思,黑魔王主魂已经完全复活,恢复了巅峰实力。”

    邓布利多:“哦?怎么可能,那日记本那个呢?”

    斯内普:“黑魔王应该是吸收了日记本的一半灵魂来补全不足的。”

    邓布利多:“那日记本汤姆还活着吗?”

    斯内普点头:“莫已宣誓效忠日记本里德尔先生。”

    邓布利多:“哦,汤姆居然会对炼金天才放手。”

    斯内普:“莫坚持只认里德尔先生一人为主,黑魔王虽恼怒,却也无法,只让里德尔先生也称他为主。”

    邓布利多:“里德尔先生?看来西弗勒斯对日记本汤姆印象不错。”

    斯内普:“阿不思,我与莫交谈过,她能恢复里德尔先生的灵魂,并且有意拉拢卢修斯和我入他阵营。”

    邓布利多:“哦?那么莫又说为什么吗?”

    斯内普:“没有,但是我能猜出来,里德尔先生也想打败黑魔王。”

    邓布利多:“哦,那么我们又有一个盟友了,唉,汤姆可曾想过他自己会和他自己作对,呵呵。”

    斯内普:“阿不思,如果里德尔先生恢复灵魂,卢修斯他们肯定愿意辅佐一个理智的黑魔王,你有什么打算?”

    邓布利多:“哦,小汤姆不过十六岁,翻不起什么风浪的,那些贵族只是想要更多的利益罢了,凤凰社可以答应打败黑魔王后给‘误入歧途’的巫师正名。”

    斯内普皱眉:“阿不思,不要把斯莱特林想的那么简单,他们不仅仅是看中利益的贵族,更是注重家族传承的斯莱特林。”

    邓布利多:“家族传承吗?西弗勒斯,你呢,如果汤姆恢复灵魂,你会加入他吗?”

    斯内普:“阿不思,我承诺过的。”

    邓布利多:“斯莱特林,一旦承诺绝不背叛吗?可是,西弗勒斯,你背叛了黑魔王呢。”

    听着面前的老人一步一步的试探提醒,心里出乎意料的平静,这么多年了,还是不相信我吗?就因为,我是个斯莱特林?

    斯内普挥挥魔杖:“呼神护卫。”通体银白的牝鹿从杖尖缓成型,绕着斯内普转圈。

    邓布利多眼底有一丝惊讶,也有一丝愧疚:“”

    斯内普眼神空洞的看着没有魔力加持渐渐消散的牝鹿:“Always.”

    邓布利多:“西弗勒斯,我相信你不会让哈利有事的。”

    斯内普:“呵。”冷笑着转身离去,黑袍翻滚的背影,说不出的孤寂。

    良久,邓布利多对着身后的门一挥魔杖,门开,莫恼怒的出来。

    莫:“为何把我关在房里?”

    邓布利多:“莫,西弗勒斯还爱着莉莉。”

    莫:“救世主他妈?关我啥事?”莫感觉老邓这脑回路果然跟咱不一样啊。

    邓布利多笑呵呵的对着莫:“西弗勒斯会保护哈利的,你说的合作,我可以考虑,不过,西弗勒斯是凤凰社的人。”

    莫皱眉:“老师是什么身份我自然清楚,邓布利多校长,我只希望不要让老师太过危险。”

    邓布利多:“西弗勒斯到是收了个好学生,莫,你这算是脱离你的队伍了吗?”

    莫:“各司其职罢了。”

    邓布利多无法看透这看似简单的少女,摄魂取念,吐真剂,对于中州各人都无法使用,是东方的特殊魔法么,邓布利多不解。

    邓布利多:“莫觉得西弗勒斯这人怎样?”

    莫:“老师么?很...等等,校长你什么意思?”

    邓布利多:“呵呵呵,年轻人啊,时间不早了,老人家要休息咯。”

    莫看着邓布利多笑呵呵的赶人,一头雾水的出门。

    走在昏暗的走廊上,莫思考着老邓把自己关房里啥意思:【啧啧,和我说教授爱着莉莉几个意思,这不是明摆着的么,守护神还是牝鹿啊,还强□□授是凤凰社的,搞得我想挖墙脚似的,额。。我是想让教授站我这边帮小汤米完成心愿来着,一个魔药大师加盟完成任务的效率应该会加快吧。问我教授是个什么样的人?自然是深情坚韧富有才华的好男人啊。】(此为脑内活动)

    莫随着指尖指路光线慢慢走回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