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恐怖之莫莫有闻 > 章节目录 第42章 神秘事务司之战 2
    德拉科:“我劝救世主还是乖乖待在格兰芬多塔楼好好玩他的捉迷藏,别去想着干违反校规的事,毕竟格兰芬多的宝石可不多了不是吗?”

    德拉科心情颇好的离开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哈利:“不管扣分也好,处罚也好,我必须去救小天狼星。”

    “那么,我们只好用飞的,不是吗?”卢娜用哈利以前经常听到的空灵的嗓音说道。

    哈利:“对,飞天扫帚,罗恩和我拥有飞天扫帚,但他的扫帚没有保护措施...”

    “我有一把飞天扫帚!”金妮说。

    “是的,但是你不能一起去,金妮。”罗恩生气地说道。

    “对不起,但是我对小天狼星的关心程度并不亚于你们!”金妮说道,她撅起下巴的样子暴露出她与弗雷德和乔治惊人的相似之处。

    “我们都是DA组织的一员,”纳威在哈利要开口反驳的时候镇定自若地说道,他已经不再纠结那无辜扣掉的五分,朋友有难,作为格兰芬多的他,也会抛弃自己的怯懦,义无反顾的帮忙,“我们之所以创建这个组织是为了和那个人抗争,不是吗?那么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要真刀真枪地干些正事的时候了——还是说那难道只是一个游戏或别的什么?”

    “不,当然不是。”哈利不耐烦地说道。

    “那么,我们也要一起去,”纳威简单的说,“我们想要帮助你们。”

    “是的!”卢娜开心地笑起来。

    哈利跟罗恩对视了片刻,便明白罗恩跟他的想法一样:如果他可以在DA的成员中任意挑选营救小天狼星的人员的话,除自己外,他会选择罗恩和赫敏,而不会选择金妮、纳威或者卢娜。

    “好的,不管怎么说,现在这并不重要。”哈利咬着牙说,“因为我们仍然不知道怎样才能到达那儿…”

    “我认为这是明摆着的,”卢娜再次令人恼火地说道,“我们可以用飞的!”

    “看看吧!”罗恩几乎忍不住要发火了,“你不用飞天扫帚就可以飞行,但是我们其余的人可长不出翅膀来,不论何时都…”

    “有个方法不用飞天扫帚也能让你们飞起来。”卢娜沉着地说道。

    “骑在弯角鼾兽或者其他什么能飞行的生物身上?”罗恩一脸嘲讽地挖苦道。

    “弯角鼾兽是不会飞的,”卢娜用一种威严的声调说道,“但是夜骐可以,海格说它们很善于寻找骑者想去的地方。”

    赫敏思考着,若是要她不跟去,这两个没脑子的家伙绝对会闯出什么大祸来,可是她又没扫帚,也不大会骑,卢娜的提议很好的解决了她的烦恼,开学的马车可都是这些夜骐拉的。

    赫敏:“我同意卢娜,哈利,我不可能让你和罗恩两个人去的。”

    在赫敏等人坚定的目光下,哈利终于点头答应。

    几人便去禁林找夜骐。

    不愧是救世主的运气吗,哈利等人一走进禁林,便看到两头夜骐正站在树丛中,它们白色的眼睛泛着微光,正注视着他们。

    “太好了!我可以骑着它去魔法部了。”哈利低语着向他们走去。它们晃着爬虫似的脑袋,抖动着长长的黑色棕毛。哈利急切地向离自己较近的一只伸出了手,拍了拍它光亮的脖子,他以前怎么会认为它们丑陋呢?

    “那是疯马之类的东西吗?”罗恩盯着正被哈利拍打着的那头夜骐,一脸狐疑地问道,“就是那些只有目睹过死亡的人才能看见的东西?”

    “是的。”哈利说道,也许是婴儿时候就目睹了父母的死亡,他一直能够看见这些拉着马车的曾经认为是丑陋的动物。

    “有几只?”罗恩问。

    “只有两只。”哈利回答。

    “但是我们需要三只。”赫敏皱眉说。

    “是四只,赫敏。”金妮闷闷不乐地说。

    “实际上,我认为这里有六个人。”卢娜一边说,一边认真的计算着人数。

    “别傻了,我们不能都去!”哈利生气地说道,“听着,你们三个…”他指向了纳威、金妮和卢娜,“你们并没有被牵涉在内,你们并不……”

    他们提出了更多的抗议。他的疤痕突然又抽痛起来,这次比以前每次都要更疼。现在每一秒都很宝贵,他没有时间跟他们争辩了。

    “好了,这仅仅是你们的意愿,”他简单地说,“但是除非我们能找到更多的夜骐,否则你们就不能……”

    话还没完,卢娜便笑了:“看,已经有更多的夜骐过来了”

    哈利转过身,看到不下七头夜骐正奔过树丛,它们象皮革似的巨大翅膀收拢在身体两侧,它们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他现在没有任何借口了。

    “好吧,”他怒气冲冲地说,“那么,捉住它们,然后骑到它们身上。”

    与此同时,德拉科在隐身尾随一行人之后,目送他们骑上夜骐飞走,权衡了一下,终是好奇心占了上风,不过,他可不会去骑那么不华丽的东西,而且用飞天扫帚飞去魔法部也太累了。德拉科转身便去了校长室,在试了几个蜂蜜公爵的糖果名后,顺利进入办公室,直接用校长办公室的壁炉“飞路”去了魔法部,到达神秘事务司后,在隐蔽的地方等着救世主和他的跟随者们。

    六人到达魔法部大厅的时候,那里空无一人,寂静得诡异,哈利招呼众人进入升降梯,终于到达梦中所见之地----神秘事务司。

    他们走出来进入走廊,四周一片静寂,只有火把在升降梯带出的气流中闪动。

    “我们走,”哈利耳语道,带路走向走廊,卢娜立即跟在他后面,微张着嘴看着周围。德拉科在启动莫给她的隐身符文下又给自己加了几个幻身咒,悄无声息咒,才跟在六人身后。

    “OK,听着,”哈利说,并在离门有6英尺的地方停下,“也许,也许一群人在这里做看守,并且...”

    “我们怎么可能知道什么事会发生?”金妮问,她眉毛一扬,“也许还远着呢。”

    “我们跟着你,哈利,”纳威的声音颤抖中透着坚定。

    “让我们继续走,”罗恩也坚定地说,“格兰芬多从不退缩。”

    德拉科默默腹诽格兰芬多总是不知道场合,现在是表忠心的时候吗?

    哈利仍然不希望把他们都带进来,但看起来没有别的选择。他转身面向门并向前走去。正如他梦里一样,门旋转开,他越过门槛,其他人跟在后面。

    他们站在一个很大的圆形的房子。这里的一切东西都是黑的,包括门和天花板;相同的,没有标记的,没有手柄的门,被间隔着安装在墙的四周,点缀着一些发着蓝光的蜡烛;它们冷冷的微弱的光反射在闪光的大理石地面上,看上去好象脚下就是黑色的水……

    “关一下门,”哈利嘀咕着。

    走在最后的纳威回身伸手,德拉科连忙腾地方,门关上后,从长走廊的火把上映过来的微弱的光线消失了,这个地方变的那么暗,他们只能看见墙上的几束颤抖的兰色火焰和地面上它们鬼魅般的倒影。

    在梦中,哈利总是直穿过这个房间,通过入口对面的门继续向前走。但现在这儿有十多个门。正当他凝视着他面前的那些门,想找出正确的那个时,出现一阵辘辘声,那些蜡烛开始移动到门边。环形的墙壁开始旋转起来,赫敏抓住哈利的胳膊,仿佛害怕地面也会移动,但地没动。几秒钟,他们周围的兰色火焰就随着墙壁的快速转动形成了模糊的氖光线条;随后,墙壁又忽然停止转动,辘辘声也停了下来,一切又恢复了原来静止的状态。

    哈利的眼睛都花了,只能看见那些兰色的条纹。

    “那是怎么了?”罗恩轻声说。

    “我认为那是不想让我们知道该进哪个门”金妮平静的说。

    哈利立刻认识到她是对的:要想找到那个该走出去的门比在黑玉的地面上找到只蚂蚁还难,这十多个门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可能。

    “我们该怎么出去呢?”纳威不安的问,他总觉得背后凉凉的。

    “哦,那个现在并不重要”,哈利坚定的说,眨着眼,想抹去视觉中那些兰色的线条,比以往更紧的握住了他的魔杖,“我们要直到救出小天狼星后才会离开。”

    “但别再叫他的名字了!”赫敏急切的说,但哈利不需要再听这个建议了,他的本能让他尽量保持安静。

    “那么,我们该去哪儿,哈利?”罗恩问道。

    “我也不知道——”哈利开始说话了。他咽了下口水,“在梦里,我从升降梯出来,穿过走廊尽头的门,到了一个黑暗的房间——就是现在这个——然后我穿过了另一个门进入了有几点闪烁光的房间。我们恐怕得试一些门,”他急忙说,“我会知道该走哪条路的,如果我看见它。来吧。”

    他一直走向现正面对他的那个门,其他人紧跟在他后面,他把左手放在冰凉的门上,举起他的魔杖准备好,然后推门,德拉科也紧紧握着他的魔杖。

    门轻轻地转开了。

    习惯了刚才的黑暗,那从天花板上的金色链条吊下的灯让他们觉得这个长矩形房间分外明亮,但这儿没有象哈利梦中所见的那些闪烁的微光。这地方几乎是空的,除了几张桌子和房间正中央的一个装着深绿色液体的巨大的玻璃桶,大的足够他们都在里面游泳,一些珍珠白色的物体在里面懒洋洋地漂流。

    “那些是什么?”罗恩小声说。

    “不知道,”哈利说。

    “他们是鱼吗?”金妮吸了口气。

    “白兰地蛆!”卢娜空灵的声音透着兴奋,“我父亲说神秘事务司在养。”

    “不对,”赫敏说,她的声音很古怪,她走上前从玻璃桶边沿看着,“他们是脑髓”。

    “脑髓?”众人疑惑。

    德拉科也小心翼翼的凑上前去观察,看了一眼他就后悔了,里面的东西太不符合马尔福的审美观了,他要回去照一百遍镜子洗洗眼。

    “是的。我不知道他们用这些做什么?”赫敏确定的回答。

    哈利也站到她那儿,绝对的,毫无疑问,他在这么近,看的很清楚。发出可怕的微光,他们在深绿色的液体里漂着,忽隐忽现,就象粘糊糊的花椰菜。

    “我们回去吧,”哈利说,“这房间不是的,我们得试试其他的。”

    “这儿也有很多门,”罗恩说,指着周围的墙。哈利心一沉,这个地方到底有多大?

    “在我梦里,我通过了那个黑暗的房间就到了第二个房间,”哈利说,“我想我们该回去试那儿的门。”

    于是他们急忙回到了那个黑暗的圆形房间,哈利眼前还浮现着那些奇形怪状的脑髓,直到他又看见了那些蜡烛的兰色火焰。

    “等等!”赫敏忽然叫道,跟在最后的卢娜正想关上那个有脑子的房间的门,“标记即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