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恐怖之莫莫有闻 > 章节目录 第43章 神秘事务司之战 3
    赫敏的魔杖指在半空中,一个燃烧的“X”出现在那扇门上,就在那扇门在他们身后关上的瞬间,辘辘声又响起,墙又开始急速旋转,但现在在微弱的蓝光中又夹了一点火红的金色,当一切回复平静,那个血红的交叉还在燃烧,标出了他们已经试过了的那个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德拉科看着有些骄傲的收回魔杖的褐发小女巫,不禁扶额,他当初怎么会觉得她聪明来着,相比于魔法标记,他更倾向于莫所说的麻瓜记号笔,毕竟那个不会被魔法部通过辨识魔法查出使用者。

    “好点子,”哈利说。“好,让我们来试这扇——”

    他又走向了他面前的那扇门,推开门,仍然举着魔杖,其他人紧跟着他。

    这个房间比刚才那个更大,灯光昏暗,长方形,房子中间陷了下去,形成了一个大约20英尺深的坑。石头长椅沿着房间的形状一排排陡峭地下沉,像一个阶梯教室,而他们站在最上层,在这个沉坑的中央,生起了一个石头讲台,上面还立着一个看起来很古老的破碎的石拱门,摇摇欲坠,周围没有任何墙的支撑,那拱门还挂着一个破破烂烂的门帘子,在寒冷和完全静止的空气中,却轻微地飘动着,就象刚被人动过。

    “谁在那儿?”哈利说,跳到了下面的长椅上。没有回音,但那幕帘还在继续飘摇。

    “小心点!”赫敏低声说。

    德拉科握紧魔杖看着哈利爬下一层层椅子直到坑的最底部。当哈利慢慢向讲台走去时,他的脚步声明亮地回响着。那突出的拱门从他现在站的地方看起来比他刚才从上面看下来要高的多。门帘还在轻轻地摆动,就好象有人刚从那儿进去。

    “小天狼星?”哈利又喊了一声,但他越接近就更安静了。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有人正站在帘子后面拱门的另一边。他紧紧握住魔杖,他慢慢绕到讲台的另一边,但那儿也没人;只能看见那个破黑帘子的另一面。

    “我们走吧,”赫敏在石阶上去一半的地方喊着。“不是这儿,哈利,上来吧。我们还是走吧。”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恐惧,甚于刚才在那个有脑髓游泳的房间,但哈利觉得那个拱门是什么美好的东西,虽然很古老了。那微微飘动的帘子吸引着他;他有种强烈的欲望,想爬上讲台,穿过帘子走过去。

    德拉科看着被迷惑的救世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好隐身没人看到,哈利波特到底是怎么成为救世主的?成绩?---差;纪律?---没有;心智?---不坚定;运气?---好吧,运气总是眷顾他。

    “哈利,我们走吧,行吗?”赫敏看到哈利有点不对劲。

    “好,”哈利回答,但没动,他好象听到了什么,有微弱的喃喃低语从帘子那边传过来。

    “你在说什么?”哈利非常大声地朝着帘子喊,以致于他的声音在石头台阶四周回荡。

    “没人在说话,哈利!”赫敏说着焦急地向他走过去。

    “那后面有人在悄悄说话,”哈利继续对那帘子皱起眉,“是你吗,罗恩?”

    “我在这儿,伙计,”罗恩说,他出现在拱门旁边。

    “你们其他人没听到吗?”哈利问,喃喃低语声更大了,不知不觉,他发现他的一只脚已经踩上了讲台。

    “我也听到了,”卢娜喘了口气,和他们一起站在拱门边的周围,盯着摆动的帘子。“那里面有人!”

    “‘那里面’是什么意思?”,赫敏问道,从最后的台阶上跳了下来,非常生气,“‘那里面’什么也没有,它只是一道拱门,没地方让任何人呆着,哈利,别管它了,离开吧——”

    她抓住哈利的胳膊拉他走,但他抗拒了。

    “哈利,我们来这儿是要救小天狼星!”她高声尖叫着。

    “小天狼星,”哈利重复着,仍然盯着那不短飘摇的帘子,被催眠似的。“对呀。”什么东西又滑回了他的脑海:小天狼星,被抓住了,被绑了起来,被拷打,他正看着那拱门。

    哈利从讲台后退了好几步,用力把眼神扭开那帘子。“我们走吧,”他说,心有余悸。

    “这正是我一直试图做的——好了,那么我们走吧!”赫敏说,她从讲台边领头望回走。在另一面,金妮和纳威也在面露喜色地看着那帘子。赫敏没说话,抓住了金妮的胳膊,而罗恩也抓住了纳威的,他们坚定地走回石头台阶,爬回到了门边。

    德拉科静静的看着飘动的帷幔,什么也没有听到,难道他的心神已经强大到了不惧任何迷惑?这真是可喜可贺。德拉科转身跟上救世主一行。

    “你认为那拱门是什么?”当六人外加隐形的德拉科回到黑暗的环形房间时,哈利问博学的万事通小姐。

    “我不知道,但无论它是什么都很危险,”她坚决地说,又在门上划了个燃烧的交叉。

    德拉科回想着父亲曾说过的神秘事务司中的房间,那帷幔后面应该连通着死者的世界,引诱着活人靠近,跌落,逝去。

    又一次,墙旋转又静止了下来。哈利随便走近了另一扇门,一推。门没动。

    “怎么回事?”赫敏问。

    “被锁上了。”哈利说着,把他的体重都压在了门上,但门仍然不动。

    “那么,是这个门,是吗?”罗恩兴奋地加入哈利,试图顶开门。“接着干!”

    “让开道!”赫敏尖声说。她把魔杖指向一般的门装锁的位置,念道,“阿拉霍洞开!”

    然而什么也没发生。

    “小天狼星的刀!”哈利说。他把刀从长袍里抽出,插/进门和墙之间的裂缝。其他人都急切地注视着他把刀从上划到下,抽出刀,又用肩膀猛撞门。门还和原来一样紧闭着。更糟糕的是,哈利低头看见那把刀的刀刃都卷了。

    “好了,我们离开这房间吧,”赫敏决断地说。

    “但如果就是这个呢?”罗恩说,渴望而忧虑的盯着那扇门。

    “不会是这个,哈利在梦里能直接穿过所有的门,”赫敏说,又在门上做了个燃烧的交叉标记,哈利把小天狼星的那把现在已没用了的刀的刀把收在了他的口袋里。

    “你知道那里面会是什么吗?”卢娜问,墙壁又开始旋转。

    “一些气泡(blibbering),毫无疑问,”赫敏说完,纳威还有点紧张地笑了一下。

    墙停止了旋转,伴着一种递增的绝望感,哈利推开了另一扇门。

    “就是这个!”他立刻认出了那美丽的跳动着的钻石般闪烁的光芒。

    当哈利的已经开始适应这闪耀的光芒时,他看见各种各样闪光的钟,巨大的,小的,古老的,机械的,有的挂在书架之间,有的在房间里散落的桌子上,于是一阵忙碌的无情的滴答声填满了整个空间,就象成千上万的行进中的细碎的脚步声。那跳动的钻石般闪耀的光是源自房间远远尽头的一个高大的水晶钟罐。

    “这边!”哈利心脏疯狂的跳着,他知道他们找到了正确的路,他领着路,带头穿过一排排的桌子和标题间的窄空,就象在梦里那样,走向那口有他站在桌子上那么高的大水晶钟罐,看上去里面盛满了翻滚的闪光的酒。

    “哦,看呐!”当他们走近了,金妮指着大钟罐的中心说。

    在闪烁的液体中漂流的是一个小小的宝石一样明亮的蛋。它从钟罐里升起,升到钟罐的最顶上时,裂开,出来了一只蜂鸟,但它一旦碰到了水流,它的翅膀湿透了又沉下去,即刻,蛋又包住了它,沉到了钟罐的最底部。

    金妮做了个手势让大家停下来看那个蛋怎么再变成鸟,哈利急忙喊“接着走!”

    德拉科瞄了一眼那蛋,决定还是放下好奇心跟着波特干“正事”。

    “你在破拱门那儿已经玩够了!”金妮故意说,但还是跟着他走过钟罐到了后面唯一的一扇门前。

    “就是这扇,”哈利又说了一次,他的心跳的那么快和强烈,让他感到自己的声音都颤抖了,“就是从这里过去——”

    哈利环视他们,他们都拔出了魔杖,忽然变的严肃和紧张。他看着后面的门,去推。门滑开了。

    德拉科摸了摸怀里莫给他防身用的加强版催眠瓦斯,决定一有不对就扔了跑路。

    他们找到了那个地方:像教堂那么高,空荡荡的,只有一些高耸的架子,上面放满了落着灰尘的小玻璃球。他们在沿着架子间隔支出的很多只蜡烛的光芒中隐隐闪烁,蜡烛的火焰燃烧呈兰色,就像他们后面那个圆形房间里的一样。

    哈利低头凝视着两排架子之间的过道,慢慢往前走。他没听见任何声音,没看见什么最轻微的运动的迹象。

    “你说过它在97排,”赫敏悄悄说。

    “是的,”哈利吸了口气,抬头看最近一排的末尾。在兰色火焰的蜡烛支架下面,闪烁着银色的数字53。

    “我认为,我们得向右走,”赫敏低语,瞥着下一排,“是的,那是54。”

    他们蹑手蹑脚向前走,不时瞥瞥身后,沿着架子之间长长的过道,而远处几乎是完全黑暗的。泛黄的小标签被贴在每个玻璃球下的架子上。一些发出神秘的流动的光,另一些里面黑暗且凝滞,像吹制出的发光的洋葱头。

    他们走过了84排,85排。哈利使劲听着哪怕最细微的动作的声音,但小天狼星的嘴也许被塞住了,或是不省人世,或是,一个不速之音在他脑子里说,他也许已经死了。

    我会感觉到的,哈利安慰自己,如果小天狼星出事,我会感觉到的。

    “97!”赫敏轻轻说。

    他们聚在那一排的末尾,盯着旁边的走道。那儿一个人也没有。

    “他就躺在那后面,”哈利说,他的口发干,“我们从这里看不见的。”

    他带着他们从玻璃球的高架子之间穿过,当他们经过时,一些玻璃球发出柔和的光。

    “他应该就在这附近,”哈利低语,确信再多一步就能在黑暗的地面上看见小天狼星衣衫褴褛的样子,“就在这里的什么地方,真的很靠近了,在这儿,附近的什么地方”

    他们已走到了这一排的尽头,烛光更暗淡了,没有人,只有回声和满是灰尘的寂静。

    “他应该在,”哈利嘶哑的低语,凝视着下条走道。“或者也许,”他望着远处的另一条走道。

    “哈利?”赫敏叫他。

    “什么?”哈利厉声说。

    “我想,我想小天狼星不在这儿。”赫敏说。

    没有人说话。哈利不想看他们中任何一个,他觉得恶心,他不懂为什么小天狼星会不在这儿。这儿就是他--哈利波特--看见他的地方,但是这些朋友居然不相信他。

    哈利一直跑到一排排架子的尽头,盯着看下面。一道又一道空的过道闪过,他又从另一条路跑回来,还盯着下面看。没有任何小天狼星在的迹象,也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

    “哈利?”罗恩喊道。

    “什么?”哈利烦躁的问。

    他不想听到罗恩会说的那些话,不想听罗恩告诉他他是多么的傻或建议他们应该回霍格沃兹,但他的脸发热了,他感觉他好像情愿在这黑暗中躲藏好一会子,再去面对上面中庭的亮光和其他人责难的眼神。

    “你看见这个了吗?”罗恩说。

    “什么?”哈利说,这次语气很急切,——一定是有什么迹象表明小天狼星曾到过那儿,一个线索。他大步走到他们站的地方,97排过去一点,但什么也没有,只是罗恩正盯着架子上的一个积满灰尘的玻璃球。

    “是什么?”哈利郁闷地回答。

    “那——那上面有你的名字,”罗恩说。

    哈利走近了一点。罗恩指着一个小玻璃球,很脏但从里面发出黯淡的光,估计已有很多年没有人碰过了。

    “有我的名字?”哈利茫然道。他一直走向前,他没罗恩个子高,得伸长脖子才能读到那个脏玻璃球正下面的架子上贴的泛黄的标签。一个像蜘蛛腿一样细长的字体写着一个十几年前的日期,下面写着:

    S.P.T.toA.P.W.B.D

    黑魔王和哈利波特

    哈利凝视着上面的文字。

    “这是什么?”罗恩问道,声音失常,“把你的名字写在这儿干吗?”

    他沿着搁板看其他的标签,“我不在上面,”他疑惑地说,“我们其他人的名字都不在这上面。”

    “哈利,我认为你不能碰它,”赫敏看见哈利伸出手,急忙说。

    哈利:“为什么不行?这东西和我有关,不是吗?”

    “哈利,别,”纳威突然说,哈利看着他,纳威的圆脸上闪着点点汗珠,他看上去担心的不得了。

    “上面有我的名字,”哈利说,“还有黑魔王的。”

    哈利波特?黑魔王?难道是预言球?德拉科凑上前去,看清了字,那简写应该是西比尔·P·特里劳妮to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原来当年特里劳妮做出的预言被放到神秘事务司了吗?德拉科有兴趣的看着哈利波特把手指罩在了那个脏球的表面上。

    哈利感到那水晶球不像他原以为的那么冰冷。相反,摸起来就好像被放在阳光下晒了很久。哈利期待着,甚至希望着,一些戏剧性的事情,一些能让他们这次漫长而危险的旅行变得值得的,激动人心的事情会发生,于是他从架子上拿起了那个球,凝视着。

    无论什么还是没有发生。其他几个走近哈利身边,盯着那个球,看他拂去球上裹着的灰尘。

    就在那时,就在他们后面,一个慢吞吞的声音说“非常好,波特。现在,好好的,慢慢地转身,把它给我。”

    德拉科在听到熟悉的声音瞬间,无比希望自己能穿越时间回去几小时前,狠狠揍一拳多管闲事的自己,然后让他因为“破相”老老实实待在寝室里,可惜,晚了,德拉科转身,看到自家父亲带着十来个身穿兜帽的黑色的身影显现出来,堵住了他们的去路,十二根发亮的魔杖直指着他们的心脏。德拉科此刻无比感激莫递给他的一叠可叠加的加强版隐身符文,算算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剩,应该可以偷偷...溜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