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恐怖之莫莫有闻 > 章节目录 第44章 神秘事务司之战 4
    “给我,波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卢修斯.马尔福边伸出手,边用那有气无力的声音重复道。

    哈利的心一沉,他们被困住了,而且食死徒的人数比他们两倍还多。

    “给我。”马尔福又说了一遍。

    “小天狼星在哪?”哈利问道。

    有几个食死徒笑了,哈利左侧的那些黑影中间传来一个刺耳的女人声,她得意地说道:“黑魔王对一切了如指掌!”

    “是啊,他总是这样。”马尔福轻声附和着,悄悄把莫给的戒指戴上,她说那儿有窃听器来着,那么邓布利多会来把这些该死的格兰芬多小崽子赶紧带回去吧,“现在,把那个预言给我,波特!”

    “我要知道小天狼星在哪!”哈利厉声回答。

    “‘我要知道小天狼星在哪!’”他左边的那个女人学着他的声音重复道。

    她和她的食死徒同伴们围了上来,使得他们与哈利以及其他人的距离仅有几英尺,从他们魔杖发出来的光照得哈利眼睛晕眩。

    “你们已经抓住他了。”哈利说道,他顾不得恐惧在他心里升级,“他在这儿。我知道他在。”

    “小男孩从梦中吓醒,还认为他所梦到的是真的。”那个女人用可怕的婴儿腔调说到。哈利感觉到罗恩在他旁边愤怒得动了一下。

    “什么也不要做”哈利咕哝道,“还不是时候……”

    那个学他说话的女人发出了一阵沙哑刺耳的大笑,“你们听到他了吗?你们听到了吗?他向其他孩子发号施令好像他们要攻击我们!”

    “哦,你不像我一样了解波特,贝拉。”马尔福轻声说道,“他在英雄主义上有一个极大的弱点。快把预言给我,波特。”该死的赶紧配合,否则这疯女人不知道会怎么折磨你们。

    “我知道小天狼星在这儿”哈利说,尽管恐慌正在使他觉得他不能正常呼吸,“我知道你们抓住了他!”

    更多的食死徒在笑,其中那个叫贝拉的女人笑声最响。

    “你到了该懂得现实和梦境的区别的时候了,波特。”马尔福隐晦提醒道,并再一次警告,“快给我预言球,否则我们就要使用魔杖了。”

    “那就来吧。”哈利说着把他自己的魔杖举在胸前。与此同时罗恩、赫敏、纳威、金妮和卢娜的五根魔杖也在他身边举了起来。哈利心头一紧。如果小天狼星真的不在这儿,那他就把他的朋友们毫无理由的引向了死亡。

    但食死徒们并没有攻击。

    “把预言球递过来就不会有人受伤。”马尔福冷冷地说,该死的我这是在冒险救你们的小命。

    德拉科站在角落看着一次一次提醒救世主的父亲,隐隐猜出父亲不想伤到这些格兰芬多,那么,父亲是站在邓布利多这边?不,父亲只是不爱杀戮罢了。

    哈利大笑起来,“是的,没错!我给你这个——预言球,然后你就让我们回家,是吗?”

    他的话还没说完,贝拉吼道:“预言球飞——”

    哈利早有准备,在贝拉说完咒语之前喊道:“咒立停!”同时,尽管玻璃球滑到了他的指尖,他还是抓住了那个预言。

    “哦,他知道怎么做游戏,小可爱波特。”贝拉疯狂的眼睛透过兜帽的孔瞪视着,“这很好…”

    “我告诉过你,不要这样!我才是这次行动的领队,”卢修斯对那贝拉吼道,“如果你打碎它!...”

    哈利飞快地思考着,食死徒想要这个满是灰尘的旋转着的玻璃球,他对这个东西可没有兴趣,他只是想使他们活着离开这儿,而且保证他的朋友们没有一个因为他的愚蠢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贝拉向前走了一步,脱下了她的兜帽,面容有些憔悴消瘦,但因为兴奋而充满活力。

    “你需要更多的劝说吗?”贝拉对着哈利说,“好吧,从最小的下手,”她命令身旁的食死徒们,魔杖指着金妮,“让他看着我们折磨这个小女孩,我来干,怎么样?”

    哈利横跨一步,来到了金妮的正前方,他把预言球举在胸前,“如果你们想要攻击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你们就不得不把这个打碎。我认为如果你们没有拿着这个回去,你们的主人是不会高兴的,不是吗?”

    贝拉没有动,只是瞪着他,她的舌尖舔着自己薄薄的嘴唇。

    “那么,”哈利说,“我们谈论的是什么样的预言呢?”他除了继续说话想不出应该干什么。纳威的胳膊紧贴着他的,而且能感觉到他在发抖。他能感觉到另一个人呼吸加速。他希望他们都在努力思考怎样逃脱,因为他的脑子已经一片空白。

    “什么样的预言?”贝拉重复道,笑容在她脸上消失了,“你在开玩笑吗?哈利波特。”

    “不,不是开玩笑,”哈利说,他快速扫视着每一个食死徒,寻找着一个薄弱环节,一个它们可以逃脱的间隙。“伏地魔为什么想要它?”

    几个食死徒发出了低低的嘘声。

    “你敢说出他的名字?”贝拉低声说。

    “是的,”哈利说道,他的手紧握着玻璃球,怕还有人会施魔法把球抢走。“是的,对于我来说,直呼伏地--”

    “闭上你的嘴!”贝拉吼道,“你竟敢用你那卑贱的嘴唇说出他的名字,你竟敢用你那混血种的舌头来玷污他,你竟敢,竟敢,钻心剜骨!”一道红光从贝拉的杖尖射出,但卢修斯挥魔杖使它偏离了目标,击中了哈利左侧的书架腿,上面的几个玻璃球打碎了,而站在书架后的德拉科着实吓了一跳,不过,仍是谨慎的躲避,以防被发现。

    “不要攻击!我们要拿到那个预言!”卢修斯急急对贝拉吼道。

    “他竟敢-他敢——”贝拉语无伦次地吼道。

    “等我们拿到预言球!”马尔福喝道。

    “你们还没有告诉我,我手上拿着的这个预言球有什么特别之处。”哈利说道,他在拖延时间,慢慢向一旁移动。

    “不要耍我们,波特。”卢修斯皱眉。凤凰社的人是迷路了吗?怎么还不来,再不来我可不管这些小崽子了。

    “我没开玩笑。”哈利说,一边注意着他们的对话,一边挪动着他的脚。然后他发现了某人的脚趾,就踩了一脚。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告诉他,这是赫敏的脚。

    “什么?”赫敏低声说。

    “邓布利多从来都没跟你说过你具有那个伤疤的原因就藏在神秘事务司吗?”卢修斯看着波特的小动作,配合着冷笑道。

    “我。。。什么?”哈利说道。有一阵他彻底忘记了他的计划。“和我的伤疤有什么关系?”

    “什么?”赫敏在他身后更急切地小声问。

    “这可能吗?”卢修斯以一种带有敌意的快乐的语气说道,一些食死徒又大笑起来了,同时,在他们的笑声的保护下,哈利轻声对赫敏说,“把书架推倒。”

    “邓布利多从没有告诉过你?”卢修斯重复道,“好吧,这就解释了你为什么没有早早的来,波特,黑魔王想知道为什么——我说的是现在——他在你的梦中展示给你那个预言的储藏之处后,你并没有跑来。他认为天生的好奇心会使你想听到准确的信息。”

    “是这样的吗?”哈利说道。在他身后,他感觉到而不是听到赫敏正在传递他的命令,同时,他也在维持着谈话,从而分散食死徒的注意力。“也就是说他想让我来这里拿到那个预言,是这样吧?为什么?”

    “为什么?”卢修斯故作开心地说道,“因为唯一被允许从神秘事务司找回预言的人,波特,是那些预言中所提到的人,所以黑魔王试图借助他人把预言搞到手。”

    “那为什么他想偷一个关于我的预言?”哈利问。

    “关于你们两个人的,波特,预言球上写着你们两个人的名字。难道你就从来也不想知道为什么黑魔王要在你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杀死你吗?”卢修斯配合着回答,希望波特不会做出什么让贝拉发狂的事来。

    哈利盯着卢修斯灰色的闪烁的眼睛,这个预言解释了哈利的双亲死去的原因,还是解释了他为什么会有那条闪电形的伤疤?这一切的大案都攥在他手中吗?

    “有人做了一个关于我和伏地魔的预言?”哈利的手指紧紧握着被握热了的玻璃球,盯着卢修斯,“他让我来这儿帮他拿到这个?为什么他自己不来拿呢?”

    “自己拿?”贝拉尖声笑到。“黑魔王会使他自己暴露在敖罗手上吗?”

    “所以,他让你们来帮他干这些肮脏的勾当,是吗?”哈利说道。

    “非常棒,波特,非常棒。”马尔福慢慢地说,他怀疑他再不插嘴,贝拉会激动地给几个小崽子一人一个钻心剜骨,“但是黑魔头知道你并不傻——”

    “就现在!!”哈利喊道。

    在他后面的五个不同的声音喊道:“粉身碎骨!”五个魔咒从五个不同的方向朝书架飞去,书架被粉碎了,上百个玻璃球摔碎在地上,泛着珍珠白色的人影从碎片中出现漂浮在空气中。他们的声音夹杂在玻璃和木头的破碎声中。

    德拉科暗道糟糕,他躲着的书架也被粉碎,碎木片虽然伤不到身戴防御饰品的他,但是足以让他在来得及反应之前暴露,还好,食死徒们都紧张着波特手中的预言球,没怎么注意,不过德拉科还是感觉到探视的目光扫来,是卢修斯的,眼尖的父亲自然是看到了这边的碎片散落的有蹊跷,德拉科在被其他食死徒发现前迅速的躲避到更远的角落,以避免待会儿的战斗波及,前前后后,从书架破碎到躲避,德拉科只用了不到三秒的时间。

    “快跑!”哈利喊道。随着架子的剧烈摇晃,更多的玻璃球从其上面滑落。他抓了赫敏的长袍拉着她往前跑,并抬起胳膊保护着头不被架子和玻璃砸伤。一个食死徒从灰尘中出现,哈利狠狠地用胳膊肘打了他那带着面具的脸。他们都在喊叫着,有由于疼痛的哭泣声,有书架到地的破碎声,也有从玻璃碎片中出现的预言家的古怪声音。

    哈利发现他前面的路没有障碍,同时看到罗恩、金妮和卢娜超过了他,他们的胳膊也都抱着脑袋。某个很重的东西打在了他的背上,但他只是躲开它继续飞奔。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肩膀,他听到赫敏吼道:“昏昏倒地!”那只手立即松开了他。

    他们已经跑到第九十七排的排尾了,哈利向右转用心倾听着,他能听到在他后面的脚步声和赫敏催促纳威跟上的声音。正前方,他们来时走过的门开了一条缝。哈利能看到闪闪发光的钟形玻璃盖子。他快速通过门口,预言仍旧紧紧地、安全地攥在他手里。他等到其他人都从门口通过,就要把门关上。

    “门窗紧闭!”赫敏气喘吁吁地说,于是门自己就关上了,并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声响。

    “其他人在哪——哪?”哈利喘着气说,他一直以为罗恩、卢娜和金妮在他们前面,也就是说他们应该在这间屋里等着,但是那却一个人也没有。

    “他们肯定是走错路了!”赫敏满脸恐惧低声说。

    “听!”纳威小声说。

    脚步声和叫喊声从他们刚刚关死的门后传来。哈利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卢修斯.马尔福在吼叫:“别管诺特了,我说别管他了,对于黑魔头来说,他受伤和丢失那个预言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加格森回来,我们需要组织起来,我们分组行动!别忘了,对波特客气点儿直到我们拿到预言球。如果有必要的话你们可以杀掉其他人——贝拉,罗道夫斯,你们往左走;克拉布,拉布斯坦,向右;加格森,多洛霍夫,走正前面那个门;麦柯尼尔和埃弗里,从这儿走;卢克伍德,穆尔塞博,去那边。我想对付几个小孩子还用不到符文,现在,行动。”

    食死徒们向各自的方向前进,卢修斯转身回了刚才的地方。

    循着香味,走到德拉科面前,严肃着脸:“德拉科,是你吗?”

    德拉科惊,父亲是怎么发现的?隐身符文应该没失效,而且莫测试过的,不会被咒语发现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