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恐怖之莫莫有闻 > 章节目录 第45章 神秘事务司之战 5
    卢修斯向前伸出手:“我闻到了郁金香的味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德拉科发誓他以后再也不用有香味的沐浴露了,伸出手握住了父亲的:“对不起,父亲。”

    卢修斯:“莫的隐身符文还有多少?”

    德拉科:“每张十分钟,还有一个小时。”

    卢修斯:“全部用了,我送你离开,你不该在这儿的,德拉科,回去,马尔福家规一百遍。”

    德拉科为自己的手默哀三秒钟:“是,父亲。”掏出剩余的符文,全部撕开,看符纸化为能量隐入自己体内,“好了,父亲。”

    卢修斯握着德拉科的手向魔法部大厅走去。

    “我们该怎么办?”听到了卢修斯故意放大声音的三人,浑身打着颤,互相询问着。

    “我们不能在这等着他们找到我们,”哈利说,“我们先从这扇门出去。”他们尽可能的悄悄地跑,经过微微发亮的钟罩,向通往房间最远端的圆形走廊的出口跑去。在他们马上就到那的时候,哈利听到赫敏刚刚用咒语锁上的门有剧烈的撞击声。

    “让开!”一个粗野的声音说,“阿拉霍洞开!”

    当们被打开的时候,哈利、赫敏和纳威钻到了桌子底下。他们能看到两个食死徒的长袍底儿正向他们迅速靠近。

    “他们可能已经跑到走廊去了。”那个粗野的声音说。

    “查查桌子底下,”另一个说。

    哈利看到了食死徒的膝盖,从桌下抽出魔杖,喊道:“昏昏倒地!”

    一束红光击中了邻近的食死徒,他向后倒去撞倒了一做老爷钟;然而,另一个食死徒跳到一边躲开了哈利的咒语,并用自己的魔杖指着赫敏。而赫敏正从桌子下爬出来以便能更好的瞄准,“阿瓦达——”

    哈利从地上跃起抱住食死徒的膝盖,使他跌倒在地,咒语也没有瞄准。纳威由于急于帮忙撞翻了一个写字台,用自己的魔杖指着搏斗的人喊道:“除你武器!”哈利和食死徒的魔杖从各自的手中飞出并向预言大厅的入口飞去。两人都爬着去捡魔杖,食死徒在前,哈利拉着他的脚,纳威在后面,很明显对他刚才所做得十分震惊。

    “离开那儿,哈利!”纳威吼道。很明显他决定弥补他的过失。

    哈利猛地闪到一边,这时纳威再一次瞄准并喊道:“昏昏倒地!”

    一道红光正好从食死徒肩头飞过集中了在墙上装着各种各样玻璃钟表的柜子。柜子掉在地上摔开了,里面的玻璃飞得到处都是,弹到墙上有掉下来摔碎了。

    那个食死徒已经捡起了魔杖。哈利在那个人转过来的时候躲到了另一张桌子下。那人的兜帽滑到了一边,所以他看不见了。他用另一只手把帽子扯下来,喊道:“昏昏倒——”

    “昏昏倒地!”赫敏喊道,她刚刚赶上来。一束红光正好击中了食死徒的胸部,他不动了,胳膊还举着,魔杖掉到了地上,随后他向后面的钟罩倒去。哈利本以为会听到一阵撞击声,因为那个人会撞在玻璃上并把罩子撞倒在地。但是结果却是:他的头穿过钟罩就好像钟罩是一个肥皂泡一样。他昏过去了,仰面朝天的躺在桌子上,他的头还在满是发光的气体里飘着。

    “魔杖飞来!”赫敏喊道。哈利的魔杖从一个黑暗的角落飞到她手里,赫敏把魔杖扔给了他。

    “谢谢,”哈利说,“好吧,我们离开——”

    “小心!”纳威害怕地说。他正盯着钟罩里面的头看。

    他们三个都再一次举起魔杖,但没有一个念咒。他们都张着嘴,惊骇地盯着那个人的脑袋发生了什么?它正快速的收缩,变得越来越光秃,黑头发缩进了头骨,他的面颊便光滑了,他的头顶被一层软毛覆盖着。一个婴儿头正怪异的安在粗壮的、满是肌肉的食死徒的脖子上。他正在挣扎着站起来。即使是他们亲眼所见,他们也不敢相信,那颗头又膨胀到先前的比例,浓密的黑发又从头皮里和下巴钻了出来。

    “这是时间,”赫敏用一种敬畏的口气说,“时间——”

    食死徒摇摇他那肮脏的头并试图挣脱出来,但在他把头拔出之前,他的头又变成了婴儿的了。此时,从邻近的一间屋里传来一阵吼叫声和破碎声。

    “罗恩?”哈利吼道,迅速离开那怪异的变形场面。“金妮?卢娜?”

    “哈利!”赫敏惊叫道。

    食死徒已经把他的头从钟罩里□□了。他的外表绝对是奇特的。他的婴儿头正大声哭喊着,而他粗壮的手臂正胡乱拍打着,差点儿打到哈利。哈利举起魔杖,但令他惊讶的是,赫敏抓住他的手臂,“你不能伤害一个婴儿!”

    现在没有时间争论这一点。哈利能听到更多的脚步声并且越来越大,这时他意识到,他们不应该大声喊叫,从而暴露了他们的位置。

    “快走!”他说,他们离开了顶着婴儿头的食死徒,向房间另一端的那扇开着的门跑去,返回到了黑乎乎的走廊里。

    他们正在跑着的时候,哈利看到另外两个食死徒从那扇开着的门跑进了走廊并朝他们跑来。他往左一闪,躲进了一个又小、又暗、又混乱的办公室,并把门关上。

    “门窗紧——”赫敏喊道,但在她喊完之前们被撞开了,那两个食死徒飞奔进来。

    伴随着一阵胜利的欢呼,两个同时喊道:“除你武器!”

    哈利,赫敏和纳威都被击倒在地,纳威被甩到了桌子后头看不到了,赫敏撞到了一个书架,并被掉下来的书压住了,哈利的后脑勺撞到了墙上,有一阵他眼冒金星并且由于晕眩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我们抓到他了!”离哈利最近的那个食死徒喊道,“在一间办公——”

    “悄无声息!”赫敏喊道,随即那个人的声音消失了。他继续大喊大叫,但没有声音从他嘴里传出来。他被他的同伴推开。

    “统统石化!”哈利喊道,第二个食死徒的手脚吸在一起向前到下。

    “干得好,哈——”

    但是刚刚被赫敏咒得说不出话来的食死徒突然用魔杖划了一下,一到看上去像紫色的火焰的东西正好击中赫敏的胸部。她就像出于惊讶一样轻轻的喊了一声:“哦!”就趴到地上失去知觉了。

    “赫敏!”

    哈利跪到她身边同时纳威从桌子底下迅速爬出来,他拿着他的魔杖。食死徒狠狠地朝纳威的头揣了一脚——他的脚把纳威的魔杖踹成了两节。纳威由于疼痛大叫了一声,退了回去,捂着他的鼻子和嘴。哈利闪到一边,他自己的魔杖举了起来,看到食死徒撤掉了他的兜帽并用自己的魔杖直指着哈利,哈利认出他是多洛霍夫。

    多洛霍夫狞笑着。他用他空闲的手指了指仍紧攥在哈利手中的预言球又指了指赫敏。尽管他不能说话了,但他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给我预言球,否则你的下场和她一样。

    “我拿着预言球的时候,你是不会杀死我们的!”哈利说。

    一阵惊慌使得哈利不能正常思考,他的一只手在赫敏还热者的肩上,但不敢仔细得看看她。别让她死,别让她死,如果她死了可是我的错啊!

    “无论你做什么,哈利”纳威突然在桌子底下说,他放下捂着鼻子的手,露出受伤的鼻子和流着血的嘴,“别把那个给他!”

    这时门外有撞击声,多洛霍夫回过头去看,婴儿头的食死徒出现在走廊里,他的头在哭喊着,他的大拳头仍然情不自禁的朝着四面八方胡乱打着。哈利抓住时机:“统统石化!”

    咒语在多洛霍夫来得及阻挡之前打在他身上,他倒在他同伴的身上,他们两个硬得像木板一样都没办法动了。

    “赫敏,”哈利喊道,他摇晃着她与此同时婴儿头的食死徒又跌跌撞撞的消失了。“赫敏,醒来。”

    “他对她做了什么?”纳威问,他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在赫敏另一边跪了下来,血从他的破鼻子里迅速的流着。

    “我不知道。”哈利颤抖着回答。

    纳威握着赫敏的手腕,“她还有脉搏,哈利,我确定她还有。”

    一阵如释重负的感觉使哈利觉得轻松了许多,“她还活着?”

    “是的,我想是的。”纳威回答。

    哈利停下来仔细听着更多的脚步声,但是他所能听到的只是在隔壁房间里哭叫着的婴儿头食死徒。

    “纳威,我们离出口并不远,”哈利低声说,“我们刚好挨着那个圆形房间。如果你能通过那个房间并在其他食死徒出现前找到正确的门,我敢保证你能背着赫敏穿过走廊进到电梯里,然后你可以找到某个人拉响警报。”

    “那么你回去干些什么呢?”纳威皱着眉头问,同时又衣袖擦着流着血的鼻子。

    “我得去找其他人,”哈利说。

    “那么,我要和你一起去。”纳威坚定地说。

    哈利:“但是,赫敏——”

    “我们带着她,”纳威斩钉截铁的说。“我背着她,你战斗起来比我强——”

    他站起来抓起赫敏的一条胳膊,瞪着哈利。哈利犹豫着,随后抓起她的另一只胳膊,使她伏在纳威肩上。

    “等一等,”哈利说,他从地上拣起赫敏的魔杖塞到纳威手里,“你最好拿着这个。”

    他们慢慢地向门口走着的时候,纳威把他破碎的魔杖踢到一边。

    “我奶奶会杀了我的,”纳威沉重地说,在他说话时血从他鼻子里流出来,“那是我爸爸的旧魔杖。”

    哈利探出头警觉的眺望着。有婴儿头的食死徒正哭喊着,他推翻了老爷钟和写字台。

    “他不会注意到我们的,”他低声说。“来吧。紧跟着我。”

    他们蹑手蹑脚地走出办公室朝着通往黑色走廊的门前进,黑色走廊看上去一个人也没有。他们又向前走了几步,纳威由于背着赫敏步履有些蹒跚,时间室的门关上了,墙壁又翻转起来。突然一阵响声使哈利感到一丝不安,他眯起眼,有些站不稳,直到墙壁停止转动。他的心往下一沉——赫敏在门上作的标记消失了。

    “呃,你认为应该往哪儿——”纳威问。

    但是在他们能够做出决定之前,他们右边的门被撞开了,三个人闯进了屋中。

    “罗恩!”哈利喊着向他们跑去,“金妮,你们还好——?”

    罗恩的脸色很苍白,他的嘴角滴着一种黑乎乎的东西,整个人恍恍惚惚,看起来不太好,金妮好像伤到了脚,只有卢娜是唯一一个没有受伤的。

    哈利:“我们得尽快离开这儿。”他拉着恍惚的罗恩向一扇门走去,卢娜扶着金妮,在他们离门就差几步的时候,另一扇门被撞开了,三个食死徒闯了进来,由贝拉带领着。“他们在这儿!”她喊道。击昏咒射满了整个屋子,哈利朝前面的门奔去,带着罗恩回去帮助纳威和赫敏,他们及时到达了门口,并把门关上挡住了贝拉。

    “门窗紧闭!”哈利喊道,同时听到三个人在门的另一边狠狠地敲着。

    “没关系!”一个男人的声音说,“这儿还有其它路,我们找到他们了!他们在这儿!”

    哈利转过身来;他们又回到了墙上满是房门的人脑室。他可以听到更多的食死徒正跑来加入前面的队伍。

    “卢娜、纳威——快来帮我!”哈利喊向两人,他们三个分头跑到屋子的不同角落去封锁房门,哈利为了赶快到达下一扇门匆忙间从桌子上翻身而过:“门窗紧闭!”门后面有飞奔的脚步声,时不时地有人撞在门上发出吱吱的声音。卢娜和纳威向对面的门施着魔法。然后,正当哈利到达屋子的最高处的时候,他听到卢娜的喊声:“门窗紧——啊啊啊啊啊~~~~~~~~!”他转过身来正好看到她从空中飞过,五个食死徒从她没有来得及封死的那扇门冲了进来,卢娜撞到了一个写字台,从桌面上滑了下来摔倒在地上,她像赫敏一样四肢伸展着平静的躺着。

    “抓住波特!”贝拉喝道,随即她向哈利跑来。

    哈利快速向房间后面跑去,在食死徒认为他们有可能会弄坏预言球的时候,他是安全的。

    哈利夺路而走,手里还攥着预言球。他所能做的,只有把食死徒们引开了。看上去这一招儿管用了。他们在他后面跑着,把桌椅弄得满天飞却不敢朝他施魔法怕把预言弄坏。他朝着那扇唯一开着的门跑去,这是食死徒们来的时候走的门。他心里暗自祈祷纳威会和罗恩待在一起,并找到解救罗恩的办法。

    他在走廊里跑着,然后遇到了正带着德拉科的卢修斯。

    哈利一愣,然后抬起魔杖,“昏昏的倒地。”

    卢修斯侧身躲过,把德拉科护在身后,宽大的袍子看不出一丝异样。

    蛇杖轻轻一挥,哈利的魔杖就脱手飞向一边,“波特,你玩完了,现在做个乖孩子,把预言球交给我。”卢修斯向哈利伸出手。

    “放——放其他人走,然后我会把它给你!”哈利急切地说,并快速的捡起了魔杖,指着手中的预言球,威胁着。

    越来越多的脚步声靠近,卢修斯皱眉,轻轻点了点德拉科的手,让他小心。

    食死徒走近,看到和卢修斯对峙的救世主,大笑起来。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波特,”卢修斯说道,看了一眼在场的食死徒,“我们有十个人,而你只有一个人。难道邓布利多没教过你怎么数数吗?识相点,赶紧把预言球给我,我可以放了你们这群违反校规的小崽子。”

    “他不是一个人!”一个声音在他们上面喊道,“他还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