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恐怖之莫莫有闻 > 章节目录 第46章 神秘事务司之战 6
    哈利心往下一沉,纳威朝他们走来,赫敏的魔杖在他颤抖的手里紧紧地攥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纳威——不——回到罗恩那儿——”哈利大喊着。

    “昏昏倒地!”纳威又喊起来,用魔杖轮流指着每一个食死徒。“昏昏倒地!昏昏倒——”

    一个个儿头最大的食死徒从后面抓住了纳威,压着他的手。纳威挣扎着,有几个食死徒笑了。

    “这是隆巴顿,不是吗?”卢修斯冷笑道,“由于我们的原因,你的奶奶已经习惯了失去家人的滋味。你的死不会对她造成什么震惊。”

    卢修斯放开德拉科的手,他相信他的儿子知道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不会鲁莽的暴露的。

    “隆巴顿?”贝拉重复道,一个邪恶的微笑从她的脸上显现出来,“我们很荣幸见过你的父母,孩子!”

    “我认识你这个混蛋!”纳威吼道,他挣扎的如此激烈以至于抓着他的食死徒喊道:“击昏他!”

    “不,不,不,”贝拉说,她看上去非常高兴,她盯着哈利时由于兴奋充满了活力,然后又盯着纳威。“不,让我们看看隆巴顿在像他父母一样崩溃之前能坚持多久。除非波特愿意交出预言球。”

    “别给他们!”纳威吼道,贝拉走到他跟前举起魔杖。“别给他们,哈利!”纳威重复道,并狠狠瞪着贝拉。

    贝拉举起魔杖:“钻心剜骨!”

    纳威尖叫起来,他的腿蜷缩到胸前,抓着他的食死徒松开了手,他摔在了地上,由于痛苦尖叫着、抽搐着。

    “这只不过是试一试!”贝拉说着把魔杖向上一挑,纳威停止了尖叫在她脚边蜷缩着。她转过身来盯着哈利。“现在,波特,要么给我们预言球,要么看着你的小朋友痛苦的死去!”

    哈利用不着考虑,根本没有选择。当他伸出手准备把预言交给他们的时候,卢修斯走过来拿。

    突然,在他们上方,另两扇门被撞开了,另外一些人闯了进来:小天狼星、卢平、穆迪、唐克斯、金斯莱和一些麻瓜装束的人,正是张杰、高粱、田里、程浮生、李高、孙磊和尼莫。

    卢修斯转过身去举起魔杖,但唐克斯已经朝他发射了一道昏迷咒,德拉科担心着,不过卢修斯成功的侧身避开了。哈利跳下台子,食死徒们被凤凰社成员的出现转移了注意力,没有注意波特,现在,凤凰社的成员正向他们发射咒语。

    “用符文。”卢修斯下令,食死徒掏出符文撕碎,开始战斗。

    哈利越过飞奔的人影、闪烁的灯光、混乱的枪声和咒语,看到纳威正蜷缩在那里,他躲过另一道红光扑向纳威。

    “你还好吧?”哈利喊道,同时另一个咒语从他们头上飞过。

    “还行,”纳威说着,试图站起来。

    他们之间的石门被一道咒语击中裂开了,在纳威的手刚刚待过的地方留了一个坑。他们两个都爬开了那里,这时,一个粗重的手臂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抓住了哈利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他的脚都挨不到地了。

    “把它给我,”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咆哮道,“把预言球给我——”

    那个人掐的哈利都喘不上气来了。透过湿润的眼睛他看见小天狼星正在10英尺远的地方和一个食死徒搏斗,金斯莱正以一对二,唐克斯,仍然站在椅子上,与贝拉战斗,而那些不认识的穿着麻瓜装束的人已经不知道隐蔽到哪个角落了,只听得到枪声——看上去,没有人注意到哈利就要死了,他用他的魔杖指着那个人,但是他没有气儿说出一个咒语,同时,那人的另一只手正在摸索着哈利握着预言球的手——

    “啊啊啊啊啊~~~~~~!”纳威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他没能说出一道咒语,而是用赫敏的魔杖猛戳食死徒的面具。那人痛得大吼一声立刻松开了哈利。哈利看着他的脸气喘吁吁的说:“昏昏倒地!”

    食死徒向后倒去,他地面具滑落了,是麦柯尼尔,他的一只眼睛现在肿了起来充这血丝。

    “谢谢!”哈利对纳威说,他把他拉到一边,小天狼星和一个食死徒从这里经过,他看到小天狼星时不时的咒语和子弹并发,不过却都被那食死徒躲过,好像他们撕碎了那张纸后速度都快了许多,并且每次都能躲过咒语和子弹攻击。

    哈利突然滑到了,他看到穆迪的魔眼在地上打着转儿,它的主人正躺在一边,头上留着血,多洛霍夫冲向哈利和纳威,他那张苍白的脸由于喜悦而扭曲了,莫的符文果然是好东西,回去一定要多搞些。

    “塔朗泰拉舞!”他喊道,他的魔杖指着纳威,纳威的腿随即跳起了狂热的舞步,使得他失去了平衡又一次摔倒在地。“现在,波特——”多洛霍夫向哈利用了对付赫敏的魔咒,与此同时哈利喊道,“咒语返回!”

    哈利有一种‘刀子从脸上划过’的感觉,它的力量把哈利撞到了一边,他摔在了纳威颤抖的腿上,不过保护咒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

    多洛霍夫举起了他的魔杖。“预言球飞——”不过他突然缩回手,一颗子弹飞过他刚刚手的位置,多洛霍夫转身一记四分五裂粉碎了高粱田里藏身的架子,两人暴露,和多洛霍夫对射起来,不过两人是射子弹,多洛霍夫是射咒语。

    哈利紧紧抓住预言球,从地上蹦起来,用魔杖对着正在和两个华人对战的多洛霍夫,“统统石化。”饶是莫的符文再怎么厉害,多洛霍夫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咒语临近而无法躲开,他的胳膊和腿紧贴在了一起向后倒去。

    “棒极了!”小天狼星抽空喊道,田里高粱加入了战斗,和小天狼星一起,攻击那个食死徒。小天狼星看到有两人帮忙,便先去和他的教子交流交流,他跑向哈利并把哈利的头按了下去躲过一记昏迷咒。

    西里斯:“现在我要你离——”

    他们都又一次急忙蹲下,一道绿光差点儿击中小天狼星,哈利看见唐克斯从石阶中部摔了下来,而贝拉充满着胜利的喜悦又重新投入到战斗当中。

    “哈利,拿好预言球,带着纳威赶紧跑!”小天狼星吼道,同时飞奔过去和贝拉决斗。哈利没有看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金斯莱从视野当中出现,他正与长着痘疮并且不在戴着兜帽的卢克伍德决斗。当哈利向纳威冲去的时候,另一道绿光从哈利头顶飞过。

    德拉科看着混战的众人,眼里寻找着在昏暗的室内仍然闪耀着铂金色头发的父亲,他看到卢修斯敏捷的躲过咒语和子弹,向波特二人移动。

    “预言,给我预言球,波特!”卢修斯向哈利吼道,同时哈利感觉到马尔福的手杖狠狠地戳在他的肋骨间。

    “不,放-开-我。纳威——接着!”哈利挣扎着,把预言抛向空中,纳威用背部移动着接住了球。卢修斯又把魔杖指向纳威,眼里有不易察觉的焦急。哈利抽出自己的魔杖朝着卢修斯喊道:“除你武器!”

    卢修斯闪过咒语,回身把手杖又指向了哈利,哈利爬起来,卢平跑到他们之间,魔杖指着卢修斯:“哈利,找到其他人快走!”

    哈利抓着纳威长袍的肩部把他拉到了第一排石阶上,纳威的腿颤抖着无法支持他的重量,哈利使出了他所有的力量,他们又上了一个台阶。

    一道咒语打在了哈利脚后跟边的台阶上,台阶被粉碎了,他跌回了下面的台阶上。纳威跌在了地上,他的腿仍旧沉重地颤抖着,他把预言球塞进了口袋里。

    “加油!”哈利绝望的说道,使劲拉着纳威的长袍。“试着抬起你的腿——”

    他又用力拉了一下,纳威的长袍从左侧的缺口处撕裂了——那个小小的旋转着的玻璃球从他的口袋里掉了出来,而且在他们任何一个人抓住它之前,纳威的一只颤抖的腿踢了它一脚,它向右飞出了十英尺摔在了他们下面的台阶上。虽然玻璃碎裂的声音很轻,但是全场或多或少都注意着这边,当玻璃球摔碎的那一刻,全场自觉的停止了战斗,他们都盯着那碎裂的预言球,看着一个有着巨大的眼睛泛着珍珠白的身影浮在空中,嘴缓缓开启,说着那个十几年前最著名的预言,“拥有征服黑魔头能量的人走近了……出生在一个曾三次击败黑魔头的家庭……生于第七个月月末……黑魔头标记他为劲敌,但是他拥有黑魔头所不了解的能量……一个必须死在另一个手上,因为两个人不能都活着,只有一个生存下来……那个拥有征服黑魔头能量的人将于第七个月结束时出生……”,人影说完,消失在空中。

    看着全场静默的诡异气氛,纳威颤巍巍的开口:“哈利,对不起,我…非常抱歉,哈利,我不是故意的。”

    下一秒,贝拉疯狂的吼了一声,一记钻心剜骨加昏昏倒地摆脱了小天狼星,然后向纳威哈利冲过来,张杰等人不得不把火力向贝拉集中才阻挡了她靠近,卢平朝着哈利大喊:“哈利,快离开这儿…”卢修斯一记锁舌封喉让他说不了话。

    然后又是一记石化咒把他定在了原地。卢修斯给自己来了个嗅觉放大,闻着香味找到了德拉科,他正躲在一个角落的石像后面,众人都开始忙着对付敌人,也没怎么注意行踪诡异的卢修斯。

    卢修斯:“德拉科,有没有受伤?”

    德拉科:“没有,父亲。”两人小声的说着。

    卢修斯:“小龙,待会儿,你跟着波特他们离开,莫,如果你听的到的话,想办法帮帮小龙。”后一句话卢修斯对着手上的戒指。

    那头的莫站在宴会厅安静的阳台,皱眉,德拉科那小子怎么会这么鲁莽的跟着哈利进神秘事务司啊,果然,都是熊孩子,不过,好不容易摆脱那帮子疯狂炼金术师,然后告诉了老邓他的救世主带着小跟班在神秘事务司和食死徒对打,顺带斯莱特林隐形小龙一只,老邓气冲冲的走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摸了摸右手中指的【雷劫】,如果真的到了必要的时候,那可得用这个还没试验过的空间转移了,希望卢修斯到时候不是在和人对打,不然我移过去被误伤可不好了。

    莫继续听着卢修斯告诉他儿子怎么溜。那边突然传来一声高昂的喊声。

    “邓布利多!”纳威激动的喊着,他那流着汗的脸突然狂喜起来。

    哈利转过身来看着纳威盯着的地方。在他们正上方,通往大脑室的走廊上,站着邓布利多,他的魔杖举着,他的脸色苍白却透着愤怒,身旁是其他五个凤凰社成员,哈利觉得一股电流流过了他身体的每一部分——他们得救了,凤凰社成员很快加入战斗。

    邓布利多迅速走下台阶经过哈利和纳威,他们再也不想着离开了。邓布利多到达台阶底部时,离他最近的食死徒发现了他并大声喊着告诉其他人。其中一个食死徒想跑去报信,却像一个猴子一样朝着相反方向爬去。邓布利多的咒语把他如此轻松如此省力的拉了回来,就好像他用一条看不见的线把他勾起来一样。

    该死的,符文的时效偏偏在这时候告罄,搞得他现在被邓布利多像条狗一样拉着,然后角落的石像动了,把他禁锢住,无法逃脱,多洛霍夫懊恼的想着,希望待会儿lord来的时候能帮他一把,或者哪个食死徒现在有空帮他一把,不过,纵观全场,都忙着对付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凤凰社成员。

    卢平,小天狼星在摆脱咒语后背靠着背作战,配合默契,贝拉,鲁道夫斯夫妻档也越战越勇,笑话,预言球碎了,lord绝对会生气,要是再打输,贝拉觉得自己可以以死谢罪了。

    卢修斯站在德拉科神前,挡着那些乱飞过来的咒语,时不时地发个咒语帮帮快不行的食死徒。

    剩下还在战的食死徒,抽空又撕了符文,张杰觉得头痛,莫给这么多干嘛,这不是添堵吗?快速的招呼中洲队几人也别躲来躲去了,正面杠吧。

    不过,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一跑出来,尼莫就被乱飞的绿光打中,倒在地上没反应了,李高一慌,就被一食死徒给四分五裂了,不对,是化为血雨,凤凰社加上中州各人都瞳孔一缩,在场一半人都是捂住了胃干呕起来,不过都是凤凰社和中州队员,食死徒已经见过增幅过的四分五裂的威力了,张杰嘴角抽抽,莫这也没告诉咱有这么凶残。

    小天狼星一看,强忍住泛上喉头的胃酸,狠命瞪了一眼发咒语的鲁道夫斯:“你们这帮邪恶的食死徒,还有没有人性?”

    贝拉哈哈大笑起来:“人性?你和我们食死徒谈人性,真是天大的笑话,我亲爱的没有姓氏的堂弟,你可真是天真啊。”

    然后食死徒也像是如有神助,凤凰社几人却只能狼狈的抵抗。

    邓布利多眼中仿佛燃烧着怒火,看着一个个人倒下,举起魔杖,杖尖迸发出耀眼的白光,然后角落的石像像是活了一样,加入了战斗,无差别的禁锢起在场的众人,不过石像有限,最后场上站着的有张杰,卢平,小天狼星,贝拉,鲁道夫斯,和…一脸苍白的看着一头石狮的卢修斯,那石狮子也是呈禁锢状,不过,它圈着的是隐形的德拉科。卢修斯懊悔,他怎么可以不注意到躲在石像后的德拉科会首当其冲。

    贝拉哈哈的笑着:“邓布利多,哈哈,你的咒语也有失效的时候,哈哈。”

    小天狼星举起魔杖又想和贝拉动手,不过空气中爆出一声响,伏地魔一身黑袍出现在房子中央,在场还能动的凤凰社成员把魔杖指向伏地魔,不过他本人却好像毫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