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恐怖之莫莫有闻 > 章节目录 第74章 异形一剧情分析
    楚轩和我握手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轩和我握手了。

    楚轩和我握手了。

    (●v●)

    莫正高兴着,左肩突然搭上一只手,“莫你能不能不要一键换装啊,刚刚还是蓝色连帽卫衣,现在就穿的跟个胡萝卜似的。”张杰一脸头痛的看着这个一天换N次服装的队员。

    “(●_●)什么胡萝卜,我这是海贼王贝波的同款服装懂不?切,和你老人家有代沟,不说了,还有正事呢。”莫回头瞪了一下张杰,回头看向楚轩,他正坐在那里观察着房间四周,看到莫又转回头,便问道“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够顺便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莫笑着回答:“先起来吧,地上凉,如你所见,这里已经不是你原来待的地方了,现在我们是在异形一的飞船上。”

    楚轩站起来,点点头道:“是吗?我知道了。”

    “嗯,那么,楚轩,你可以和我说说异形一的剧情吗?时间太久远,我已经忘记了。”十年秘境历练,差点都不会玩PSP了。

    “莫你不是前几天才和我们看了三遍吗?记性有够差的。”郑吒惊笑道。

    “我记性差吃你家大米了?你管的着么?”莫回头一瞪,然后又对楚轩笑道,“楚轩你别管他们,我们说我们的,再听一遍又不会怎么样,反正地上的人还没醒,还有时间。”

    楚轩扶了一下眼镜道:“故事的开端是在一艘宇宙商船上,按照当时人类政府的规定,凡是在星际航线路途中遭遇未知电子信号,那么任何船只都有义务去察探该信号,以便确定该信号是否是由智慧生物所发出,而故事剧情里,一艘商船在航行路途中遭遇到了这样的信号,它不属于人类的任何已知频率,使用着奇特的符文作为语言,很可能是外星人所发出的电子信号。”楚轩没有起伏的声音响起,几人都安静下来,因为都被莫瞪了,为了讨好中洲队吉祥物,只能忍着听楚轩讲。

    “根据人类政/府的规律,商船上拥有自行记录电子信号的仪器,如果他们没有去察探该信号的话,将会因为处罚而损失惨重,所以商船人员不得不降临到了信号发出的星球,在那里探察该信号的发出体。果然,商船成员找到了该信号的发出体,一艘可能是宇宙飞船的巨大遗迹,在其中他们发现了巨大的外星生物残骸,已经死去了可能数万年之久,该残骸已经完全变成了化石,在接下来的探险中,他们意外发现了该遗迹中一些类似于茧一样的东西,它们……是还存活着的有机物。商船其中一个成员因为好奇去触碰了这种茧,接下来,却从茧里蹦出了一种具有强腐蚀性的生物,它的形状和海星类似,将身体整个笼罩在了该名成员的脸上,事发之后,这名成员的队友将他带回到了探险船里。这种海星类的生物,它就是异形,准确的说,它是异形幼小时的模样,我称它为异形初期型,它本身并不具备伤害性,而且也无法自行生存下去,它必须要找到寄主,然后将异形初期型主体注入并且寄生在寄主体内,这名成员接下来就被寄生了,虽然外表看起来并未发生变化,但是体内却有了正在不停进化的异形。”楚轩看了一眼听得快要睡着的其他人和认真听的莫雨,继续说道“接着,当众人回到了商船里时,这名成员体内的异形终于成长完毕,接着从他胸口里破卵而出,是的,那名成员的肉体几乎就成了异形的卵,此刻的异形大约和蛇差不多大小,但是攻击力却比蛇要强得多,不过此刻的它也并非是无法消灭的,我称这时的它为异形幼期型,接下来的剧情就很单调了,无非是异形躲藏在商船暗处不停袭击船员,直到它获得足够营养,长成为第三形态为止。这时的异形几乎就是完美的了,坚硬得足以抵挡子弹的外壳,致命腐蚀的体/液,快速的反射速度与恐怖的力量,还有它捕食的本能,直到这时,商船里的成员才知道他们惹到了什么样的灾祸,事实上,那外星遗迹里发出的信号并不是求救,而是警告……不要来这里,远离遗迹!接着……”

    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楚轩的话道:“我说行了吧,一大清早就它妈的听你在这里说鬼话,我说它妈的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资深者清醒了些抬头看去,原来不知何时,其余那些新人也都坐了起来,他们都在莫名其妙的看向四周,其中三个头发花花绿绿的青年正满脸不耐的看向他们,为首那人一身嬉皮士打扮,鼻子间穿了一道鼻环,嘴唇上的唇环更是多得很,他大咧咧的说道:“你们是谁啊?老子们在网吧上网,怎么突然就来到这里了?”

    莫抬头看了一眼,甩甩手一个锁舌封喉过去,那人就不能说话了,扯着嗓子惊恐的看着张杰等人。

    “楚轩,别理他们,继续说吧。”莫又认真的等着楚轩讲故事。

    楚轩眼神瞬间变得狂热的盯着莫的手,闻言后他点点头冷静下来,不过仍然是盯着莫的手,说道:“接着,商船里的成员自然是打算消灭异形了,他们的武器并非很多,给我印象最深的应该是火焰喷射器,当然了,以我的推算来看,这种近距离高温武器,对于拥有超快速度和防御力极高外壳的异形来说……杀伤力近乎没有,但它却可以在近身瞬间撕碎了你……”

    其他两个青年看他们老大说不了话了,虽然害怕这未知的现象,但还是壮着胆子出来为老大找回面子。这两人吼了起来,那个中了锁舌封喉的人手比划了一下,这两个青年就大步上前冲张杰吼道:“妈的,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趁早把我们老大恢复原样,不然,老大就带人去砍你们全家,我们可是知道你们家在哪儿的。”

    张杰冷笑着将沙/漠/之/鹰从怀里掏了出来,他指着那不能说话的青年道:“闭嘴,乖乖待着,别惹老子发火,不然一枪崩了你们老大。”

    三个青年和他们身边几人见到手/枪后顿时都慌了起来,那些旁人马上闪到了一边,在三个青年身边瞬间出现了一块空地,三个青年对望了一眼,他们都哈哈笑了起来,那个不能说话的青年居然也从怀里拿出了一把手/枪,他的小弟说道:“你混哪儿的?妈的,要买假货也就买这种五四型啊,沙/漠/之/鹰?真它妈的逗,你以为沙/漠/之/鹰的真货谁都搞到啊?一看就知道是假货了……”

    在那青年把枪拿出的瞬间,张杰一点也不迟疑的扣下了扳机,一声剧响,那青年握枪的手臂被整个打断,沙/漠/之/鹰的威力何等之强,打中手臂之后,巨大的力量轻轻一撕,所有人回过神来时,青年整条手臂已经被子弹打断为了两截。

    那青年最初还愣了愣,他貌似不信的摇了摇手臂,当剧痛从神经传到他大脑里时,他总算是疯狂哀号了起来,却没有声音,场面诡异的可以,那个说话的小弟和另一个青年顿时都跪倒在地上,他们终于知道张杰手里的沙/漠/之/鹰并非是假货,这个认知把他们吓得是屁滚尿流,三人再也不复之前那样的嚣张。

    青年周围的几人都大声尖叫起来,但是张杰发现有好几个人非常冷静,他们只是默默看着混乱的场面,张杰暗暗点点头,这次新人素质还真是不错,一看那两人就是道上的,那个小青年也挺机灵的,压着恐慌强迫自己冷静吧。

    “安静,吵死了,想活命就给我冷静下来,这里已经不是现实世界了。”莫被新人的尖叫烦的脑仁疼,她可是想安安静静听楚大大讲故事的。

    李萧毅跑过去拣起了那把污血中的手/枪,他摆弄了一下道:“队长,这是假货,不是真东西。”

    张杰点点头将沙/漠/之/鹰放回内衣口袋里,他淡淡的说道:“拿喷雾剂给他止血,然后顺便包扎一下就可以了……还有,所有新人给我记好了,别拿枪对着我,我会精神紧张!到时候很可能会做出一些紧张的举动来!”

    郑吒突然怀里掏出包香烟,递了一根给楚轩道:“不怕吗?那可是真枪啊。”这个人这么冷静的看着这场面,应该不是普通人吧,不过看他打扮,属于头脑型的人才吧,以后可能是队伍的军师了,得搞好关系,不能让莫抢了先机,那小妮子没准到时候会让军师整死我。

    楚轩推回香烟笑道:“不抽烟,那会杀死我的脑细胞。”然后看向莫道:“如何?还要我继续和你说异形一这部恐怖片的剧情细节吗?”

    “说,为什么不说,郑吒你抽烟一边去,我和你们说过多少次了二手烟对我们危害多大,你们还一直抽抽抽的。”

    郑吒一用力,手里拿着的一根烟就废了,他还是强笑着对着楚轩说,“那就麻烦你了,莫这人记性不好,你多和她讲讲细节,我去一旁抽根烟。”郑吒换根烟点上走一边去抽了。

    楚轩看了一眼莫名其妙怼上的两人,继续说道:“异形的恐怖超过了所有人想象,商船里的人越来越少,这个时候这部恐怖片里却出现了一个BUG,也即是剧情逻辑矛盾,电影里的情节是,主角等人在这时发现了他们中的一人是机器人,这个机器人是由政府派出来监视他们,机器人的任务是将异形带回地球交给地球政府,并且可以看情况而放弃商船成员的性命。”张杰几人听到有bug,也认真起来了,楚轩看着资深者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这边了,才继续说道:“这里就是我说的BUG了,按照电影里机器人的话来说,政府在商船到达外星遗迹之前就知道那里有异形,政府的打算是牺牲掉商船成员来换回活生生的异形,但是这可能吗?政府居然不派科学家或者军人去取回异形,反而派出了一个机器人混进商船成员中,而且这个机器人还并不是商船成员的首领,换句话说,商船成员有很大几率并不会带回异形,他们只需要在遗迹里看一看就可以回来,那政府不是要靠着‘有可能’的几率来得到异形了吗?这根本不可能,没有政府会做出这么白痴的举动,放弃绝对遵从命令的军队,而选择可能会带回,也可能不会带回的商队,这绝对不可能!我打个小比喻吧,某国知道在自己国家的沙漠中埋着一颗核弹,那么这个国家是会派军队严密监控并且带回核弹,还是将一名军人放在一个商团中,然后凭运气路过那里时偶然发现核弹?可以说,拍摄异形一的导演在这里无法自圆其说,所以才出现了一个如此明显的BUG。”

    除了一脸认真的听着的莫,其他几人对视一眼,他们终于知道“主神”为什么会加入如此多的新人了,因为异形一这部恐怖片中存在着剧情上的BUG,所以“主神”肯定提高了它的难度,甚至完全将剧情修改了一遍,他们在恐怖片里最大的凭依已经消失,接下来的时间里再也没有办法提前预知剧情走向了。

    楚轩一直在仔细看着几人的神态,还瞄了几眼从一开始就坐到角落的一个绿头发一个黄头发的男人,看那样子,是cosplay吗?和这个莫雨是一起的,但是为什么不和资深者一起过来,也不关心剧情,那个绿头发的一直都在睡觉,那个黄头发的咬牙切齿的瞪着我是怎么回事?生气吗?为什么要生气?是因为莫雨?这个莫雨是什么人?为什么听我说话会露出所谓欣喜的表情?这个空间是什么?拉我们进来的目的?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太多的迷题要解,脑中想了许许多多其实也就那么几秒,楚轩继续说道:“之后商船剩余成员打算炸毁商船,他们将会逃到宇宙救生仓中,但是在逃跑过程里又被杀死了两人,这时所有商船成员只剩下了主角一人,她终于顺利逃到了救生仓中,同时异形也跟了进来,主角发现异形后穿上了宇宙服,接着她打开了宇宙逃生仓的大门,顿时因为宇宙真空的原因,仓内空气迅速逸出,连带的这股拉扯力也把异形也扯了出去,之后主角才活了下来,她也是所有成员中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

    楚轩看了眼众人,“剧情我已经说完,现在几位能够告诉我一些事情了吗?譬如我为什么会在异形一的飞船上?还请你们解释一下,不然我无法想象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张杰和詹岚都想开口说话,莫却打断了他们的话先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看过异形一这部恐怖片的?”一定要让你们被嘲讽一下记忆力,不然宝宝心里不平衡,口亨(●v●)。

    楚轩扶了一下眼镜道:“大约是七年前吧,这么近的时间里看过的东西,所以我还算记忆犹新。”

    莫暗笑着看着张杰几人和周围人都暗暗咋舌,七年前的东西居然还是记忆犹新,那不是说他们都是属于没有记忆的人了?

    楚轩忽然向那群新人说道:“大家应该都是在网页上看到‘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这个选项吧?”

    周围人都回答了起来,虽然口音五花八门,但是总归回答的都是肯定,而且来的人都是选择了“YES”这一项。

    莫心里默默吐槽为啥她是英文的,难道因为她那台电脑是英文版的(-、-)。

    “当时我正在使用电脑编写程序,但是竟然会有这么一个选项出现在编程界面下,而且最关键的是,当时我的电脑是断开了网络连接的,我还不知道有任何病毒可以入侵我自编自用的防火墙,所以我马上开始破译这段选项的来源与源码,但是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

    楚轩扶了扶眼镜继续冷静的说道:“这段文字并非是由电脑的0与1所构成,它的源码并非是电子程序,而是由一种奇特的文字符号所构成,这种文字符号如果我记忆没错的话,它分别是由三种文字所构成,甲骨文字,纸草文字,楔形文字这三种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所构成,其中还有大规模无法解释的奇异符号,但这就不能在没有对比物的情况下翻译了。”

    “我好奇极了,你们要知道,当电脑突破0与1的极限时,其实就是人工智能出现的时候,更别说这段文字的构成居然同时使用了这许多文字了,所以我选择了字符数多得多的‘YES’选项,而抛弃了字符数只有几个的‘NO’选项,结果很让人惊奇啊,我居然出现在了这里,虽然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这里应该离开北京市很远很远才对吧?”

    郑吒看了看四周目瞪口呆的众人,说实话,他也是有些心惊不已,看来这次来的新人真是不得了啊,而且这个新人究竟是什么人呢?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分析力。

    郑吒插嘴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你会认为这里离北京市很远很远?”

    楚轩笑了笑说道:“以我如果推论不出这些问题,那我还真就是白活了(祭司: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这句话我就想笑:-D),再介绍一次吧,楚轩……大校,来这里之前我应该是在北京龙隐军事基地,作为仅次于龙兴军事基地的中国第二大机密军事基地,我还真不相信有谁能够把我从那里给劫持出来,况且我的探测仪显示我并没有离开龙隐基地,我想了半天,只想到一个可能性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明明已经离开龙隐基地了,但是探测仪上却显示我并没有离开半步。”

    楚轩亮了亮他的手表,据他所说,这手表曾被重新设计过,像他这类国宝级科研人员,为了防备被间谍劫持,其手表可以与龙隐基地的主电脑联络,除了可以不停向主电脑发射信号确定位置以外,手表上更是会显示他已经离开龙隐基地多远了。

    “那就是我瞬间离开了我所在的空间,所以在这个空间里,手表自然是不可能接受到龙隐基地主电脑的电子信号了,它仍然会认为我在龙隐基地里,这也是我唯一所能推论出来的理由,现在看来,这个匪夷所思的理由竟然会是真的了?”

    张杰几人对望了一眼,“詹岚,你比较需要点数,你来给他们解释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吧。”

    詹岚双眸一亮,嘻嘻笑道:“那我就谢谢你们了……嘻嘻,回去以后我亲自下厨给你们做几道小菜,要知道女孩的体力本就比你们男人弱了一些呢,一百点奖励点数回去后都加到细胞活力和肌肉组织强度上吧。”

    “下厨就不必了,我有山治。”莫冷冷的说,内心郁闷,虽然吧她从来都没把自己当妹子使,张杰也总是你小子你小子的叫着,但她真的是纯妹子好伐,货真价实,纯的,现在詹岚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她就不在妹子之列了呢。

    “额,抱歉,小莫,我……”詹岚有点尴尬。

    “叫我莫就行,我不小了,你继续吧,楚轩他们还等着呢。”莫挥挥手回到山治卓洛身边坐下,靠着山治打瞌睡,山治总算不再瞪着楚轩了,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让莫靠的舒服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