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恐怖之莫莫有闻 > 章节目录 第95章 你好,伽椰子
    出战前夕,所有队员都坐在主神广场,讨论物资兑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先前楚轩已经说过兑换灵类子弹和一次性恶意保护符…”莫说到一半,被郑吒打断。

    “这我们都知道了,我已经兑换了。”郑吒瞥了一眼楚轩,发现他不动声色的坐在莫旁边。

    “你兑换了?其他人兑换了吗?”莫尽量冷静下来。

    其他人表示还没有。

    “很好,郑吒你那份我就不给你了。”莫一挥手,地上出现两个箱子,打开,都是子弹和符纸,“我破解了上面的符文,请了炼金师帮忙制作,每人三十盒子弹,三十张符纸,就按兑换的60%给我或楚轩当材料制作费吧,很划算了。”

    张杰带头道了谢,指挥着人分配起来。

    “还有防护玉佩,仍然是一次性的,可承受一次最大伤害,制作比较麻烦,只能每人一块,也按照主神兑换的60%给我吧,楚轩你帮我算算每个人要给咱多少。”莫觉得计算还是请教楚轩好。

    “每人给莫600点兑换费,郑吒只用玉佩的费用120点。”楚轩只是想了一秒就说道。

    其他人点头同意,这价钱很划算。

    之后又补充了其他必备药品绷带,货币等。

    “啊哈哈,我要兑换战车。”莫看着结束了,就扯着几人到主神下。

    “早就想好了,主神,兑换最终幻想MX9,点数从他们几个每人扣600,郑吒扣120,剩下的扣我的。”

    兑换结束后,莫面前出现了一辆自带炫蓝特效的机车,嗯,也许不是机车,比机车要大,两个轮子很厚重,分的也比较开,排气管尤其粗壮,感觉里面会喷出什么非气体,看那厚实稳重的架子,真的像是一辆战车。

    楚轩扶了扶眼镜,“代步工具,可腾空飞行,无限燃料驱动,4000点D级,最高时速3782公里,你是要把它改装成战斗用车吗?我可以帮忙。”

    莫一脸心虚,就是平常玩游戏都得有个炫酷的坐骑,所以她才趁着大家出奖励点的时候兑换的,根本没想过要把它改装成战车,就想骑出去装个B来着。

    “啊哈哈,那就麻烦楚轩了。”莫打个哈哈。

    然后莫就目送着她刚到手的车车被楚轩拖进了他的房间。

    第二天,要去恐怖片的众人都待在了主神广场,娜儿和萝丽仍是没有在。楚轩也姗姗来迟,阿诺推着莫的那辆战车。

    “啊呀,还好还好…”还好没变多大样,不然就不酷了,莫跑过去仔细观察了一下,“多谢楚轩啊,你一定又通宵了吧,喝了它。”递给楚轩一瓶魔药大师出品的精力恢复药剂。

    楚轩喝下,脸色好多了。

    “三十秒内进入光柱,转移目标锁定,咒怨开始传送……”

    莫把车车收进袖里乾坤,和山治卓洛挤进了光柱光柱。

    八人加上五个造人总共十三人,一起站进了“主神”照射下来的光柱中。

    又是那种半睡半醒状态中,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当众人回过神来时,他们已经站在了一间很普通的房间里,地上铺着一层榻榻米,房间与房间之间是用纸门隔离,而且看房间的装饰之类,这里应该是日本风格的民居。

    几人一回过神,张杰马上就开始数着地面上的人数,不数还好,这一数却数的他心力憔悴,“特么的二十人,主神是跟我们有仇吧,再这么下去老子抹脖子算了,反正迟早会被主神坑死。”

    人数越多,恐怖片的难度也就越大,上一次改变了剧情的异形只有十五人而已,但是却几乎造成了团扑,而这一次恐怖片的人数更是达到了夸张的二十人,难度肯定要比上次的异形一大得多!

    张杰直接坐在地上画圈圈诅咒主神去了。

    詹岚跳起来冲到窗户口向外看去,这里是一处宅院式的住宅平房,而她正在这个住宅的第二层向外观望,如果是站在宅院外面看向这里的话,这个宅院和咒怨里那处鬼屋完全一模一样。

    詹岚神色苍白的转过头来,她对着楚轩说道:“估计你最不擅长这类灵异恐怖片吧?那么这次由我来分析如何?”

    楚轩默默点了点头。

    莫理了理身上的仙袍,这次她cos的是中国来的修行者,腰间别着她那把仙剑琼霄,莫掏出两个苹果,一个递给楚轩,一个自己咔嚓咔嚓吃起来。

    此刻已经有新人从地面上爬了起来,詹岚并没有刻意去注意他们,而是专心给郑吒几人说着咒怨的概念。

    “我们都看过电影了,所谓咒怨,就是当一个人满含怨念而死时,他的怨念变成了一种诅咒,这种诅咒一般都会保留在这个人生前所居住的环境里,一旦有人进入到他生前的环境中,这个人就会被诅咒所杀死,而在这部恐怖片里……诅咒所在地就是这套宅院!”

    詹岚摸了摸额头道:“在咒怨这部恐怖片里,只要有人被诅咒缠上了,那么这个人就将必死无疑,或许是几天后,或许是几个星期后,总之,这个人将会随时被鬼魂杀死!”

    郑吒叹息了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其实已经被诅咒了?只要等到恐怖片一开始,我们随时都可能会被鬼魂杀死?”

    詹岚苦笑着说道:“是的……这就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灵异类恐怖片了,我们没办法分析出鬼怪靠什么杀人,并且也无法知道该如何躲避这些鬼怪……那么我们完成恐怖片的任务是什么呢?”

    几人同时看向了自己的手表,手表上显示咒怨任务为存活七天,同时还有另一个选项,杀死咒怨主体枷椰子一次,获得恐怖片支线剧情B级一个,奖励点数……五千!

    “B,B级支线剧情?奖励点数……五,五千?”

    张杰猛的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他兴奋的大叫道:“妈的,拼了啊,B级支线剧情外加五千点奖励点数,值得拼命了啊,玩完这一票,兄弟们想吃干的吃干的,想喝稀的喝稀的,吃饭盛两碗,一碗吃,一碗倒……”

    刚才的压抑气氛顿时被张杰冲淡了许多,莫停下吃苹果,“你们别以为会那么简单?想想皇后有多恐怖吧,杀了它我们才得到每人一个D级支线剧情,我也不过得到三千点奖励点数而已,这咒怨主体枷椰子肯定比异形皇后难对付多了,虽然我们有克制鬼怪类的手段,也保不齐主神会插一脚坑我们……”

    此言一出,几人顿时都沉默了起来……

    新人陆续醒来,詹岚授意开始给那些苏醒过来的新人讲解“主神”空间的规则。

    “妈的,你说这里是天堂吧,老子绝对相信这里是天堂!”

    就在几人默默思考着时,忽然从新人里爆发出这样的吼声。

    一个满脸通红的东北大汉站在那里粗声粗气的吼着:“老子明明是在网上谈生意,不过就点了一个弹出来的广告窗罢了,怎么突然间就跑到了这里?妈的,别以为老子没见识,你们从我后面用麻醉针把我麻倒,然后搬到网吧旁边的房子里恐吓讹诈,对吧?别他妈以为很有创意,早就有无数人试过了……”

    莫突然扔掉了吃完的苹果蒂,众人只觉眼前一道白影飘过,那汉子就被莫压制在地上,脖子上架着一把冒着寒光的匕首,是当初楚轩的那把,莫刻了灭灵符文,可杀鬼魂。

    “老实点,我这把匕首在我手上可还没见过血呢,我不介意拿你脖子上的球状物开开光。”莫故意压低了声线。

    那东北大汉被吓了一跳,话都说不出来,小心得点了点头,莫放开他,又坐回楚轩旁边。

    新来的这些人看起来都很普通,无论是服装动作,还是他们面对变化时的反应,除了其中三个人的反应有了些古怪以外,其余九个人都开始叽叽喳喳喧闹起来,那个东北大汉一步一步挪向了楼梯口,看莫和其他人也没反应,然后拔腿就跑,看没人追,又有五人走了。

    那三个人的反应是,其中一人理也不理周围人的坐在那里看书,这是一个十五六岁大的少年,模样看起来斯文安静,另一人则开始在纸门和榻榻米上翻动抚摸起来,还有一人则是个美女,她似乎还没睡醒的,穿着一身很是性感的睡衣伸着懒腰,只见她眼光朦胧,神色庸懒,看起来很是配得上尤物二字。

    至于其余三人则是三个年轻人,模样衣着看起来都非常普通,年龄大约二十一二岁,他们之所以没离开的原因……估计是那性感美女正在伸懒腰吧,胸部两点嫣红若隐若现,惹得三个年轻人瞪大了眼神死死看着。

    詹岚本来看见东北大汉打算离开,她正想开口劝告时,忽然郑吒一把拉住她道:“让他们走吧,这场恐怖片是我们第一次遇到的灵异类恐怖片,我们谁也无法帮助谁,如果他们愿意相信我们,那跟在我们身边保护一下也无妨,如果是他们自己愿意离开……那就让他们凭运气活下去吧。”

    “切。”莫不屑的吐出个气音,掏出个香蕉吃起来,楚轩此时也吃完了苹果,看向莫,“有西红柿吗?”

    莫一愣,高兴的递给楚轩一盒小番茄,看着楚轩眼里一亮,莫被咒怨影响的心情也好多了。

    众人捂脸,不去看这俩在人家老巢秀恩爱的家伙,转而思考起剧情。

    那个在纸门和榻榻米上仔细观察的男子忽然停了下来,他叹了口气道:“我有些相信你们的话了,真的是日本民间流行的布局啊,榻榻米和纸门纹路也是日本十年前比较流行的款式了……”

    性感美女打了个哈欠道:“日本?怎么来日本了?我记得刚刚正在和网友□□啊,对了,你们在我家干什么?”这个性感美女左右张望了一下,她这才发现环境不对,顿时扯开嗓子就尖叫了起来。

    张杰正打算开口说话,忽然从楼下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叫喊声,同时还传来了那个女人的话语……那是日语!这个说着日语的女人肯定就是剧情人物了,换句话说……当他们能够和剧情人物互动时,就代表着恐怖片已经开始了!

    猛的,一股阴冷袭向在场众人,莫和卓洛山治眼神一凛,张旭之则是很难受的样子,其他人仿佛并没有感觉到这股阴冷,而郑吒突然浑身剧烈颤抖了起来,他想也不想就从纳戒里取出了冲/锋/枪,此刻枪内所装子弹正好是灵类子弹,他举枪就向二楼斜方向的阁楼上扫去,莫都来不及阻止。

    啪啪啪的枪声响起,阁楼大门顿时被打得了粉碎,除了感受到阴冷的人都莫名其妙的看向了他,莫则是一脸看智障的表情,郑吒感觉到那股阴冷逐渐退去,但是身上还是有一丝丝阴冷气息游动,若隐若现,感觉起来就仿佛是错觉一般。

    “这……就是咒怨吗?”郑吒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