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双刀,快箭,黑羽
    “如果可以离开这里,你想干什么呀?”

    “不知道,在太平道当个捕快吧!”

    徐虎感觉自己精神恍惚,头晕目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朦胧中,只看见周围人斜身站在水墨屏风前,围观自己,眼中满是惶恐,惊诧,有人跑了出去,有人看着他的脚下。

    他顺着众人目光看去,眼中映入的,是一大片血迹,小葵躺在血泊中,眼睛睁的好像一条渴死的金鱼。

    他看着自己的手……老天……我干了……什么?

    夜正深,圆月明。

    灯烛未熄,有打更声自远处传来,惊起几只街角房上的野猫。

    楼阁上的脊兽静立望天,雕刻的栩栩如生,仿佛要活过来,一口吞掉天上玉盘。

    远处是一座高塔,塔高七层,是昔日沈王府老太爷请寒山寺大德讲经说法时所建,后来辛国灭佛,太平道的佛塔多变成了游览之所,每逢佳节,城中百姓常常登塔远眺,赏景观花。

    此时午夜,塔高铃清响,悠悠的塔铃声在夜中荡开一片月色,传到街上,已微不可闻。

    高塔檐角挂着一轮明月,塔顶卧着一名黑衣少年。少年躺在塔顶,和夜色融为一体,静待着什么。

    城西,花落街

    有间客栈老板已入眠,只留店小二打着哈欠,正要安上客栈门板,一人闪了进来。

    小二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个少年,一身云纹黑色捕服,正是太平道捕门中人打扮,背后背着一囊箭矢,左手拿着一只连发手弩,右手执着一张柘木弓,腰间配着把一尺短匕。

    店小二刚想张口,看见来人,立即压低了声音,想来对这种事见的多,有了经验。

    “左捕头,你这是……”小二低声道。

    “今天下午入住的一个人,高八尺左右,脸上有一道非常长的刀疤。从左额到右下嘴角。在哪间房?”左姓捕快小声的描述着。

    小二稍一回想,就记了起来。那人极壮实,傍晚时分来,一张刀疤脸极凶恶,说话声音又大又冲。要了地字二号房。

    当下小声道:“左手地字二号房。左捕头小心。那人看起来很凶。”

    左飞跨步进去,小二一转身,看见店内桌边不知何时,已坐了一人,也是少年,也是捕快打扮,只是未带官帽,用一只柱状黑铁冠束住头发模样俊朗,神情恬淡。

    那少年捕快名叫墨昙心,配着双刀,一长一短,是太平道名捕之一。

    小二轻笑道:“墨捕头,你差点吓小人一跳。”

    墨昙心也是轻笑一声,嘱咐小二赶紧回房。

    说罢,向身后云飞打了一个手势,后者会意,当即拉起手弩,一步跃起,直登客栈二楼,落在二楼扶手时声音极轻,如鸿羽轻落,几乎微不可闻。

    如此轻的年纪,如此好的轻功,也是极不容易。

    墨昙心手搭刀柄,紧随其后,他脚上裹着两片棉帕,走路无声,轻手轻脚的慢慢移上二楼。

    二人一左一右靠在地字房两边,地字房内悄无声息,今天要抓捕的人犯,应该就在其中。

    那少年正准备推门而入,想起什么,只将右手的柘木弓伸出,推开了地字号的房门。

    “叮,叮,叮。”

    几乎在推门的瞬间,三只短箭从房内射出,钉在对面的客房门上。

    墨昙心没有一丝犹豫,箭入客房门的同时,就地一滚,快速突入房中,喊道:“双手抱头,伏低不杀。”

    房中无人,桌上杯茶尚热,靠街的窗已大开,一抹衣角闪过。

    墨昙心转头向那少年道:“左飞,上房拦道。”说罢人如鬼魅一般从窗中钻出,正瞧见街上一个大汉落地,狂奔疾逃。

    墨昙心落地,拔出腰间快刀,喝道:“别逃了,逃不了。”

    徐虎哪里会听,拔腿就逃,一个劲的在心里直后悔:怎么遇上这个要命的角色,今天要凉在这了。

    两人一息间奔出数丈,左飞翻身上房,在街上的楼阁檐角之间飞跃,月如玉轮,沐在月光下,一身银白。

    他本是后来才动作,此时已在街上追赶的两人之前。墨昙心与徐虎在街上急奔,左飞在楼上也是拼命急奔。

    看准时机,弯弓搭箭,一只白羽飞箭急射而出。

    徐虎一边狂奔,一边也在密切注视着跑在二人前面的那个背弓捕快。

    辛国朝廷稳定后,数十年来对武林一直持谨慎态度。到本朝,更是朝廷说话,武林听也要听,不听也要听。太平道是武林重地,此地的捕快自是极多,其中有手段的,大有人在。

    墨昙心,这人绝对是相当棘手的一人,十二岁出名,十六岁时成了太平道的一名普通捕快,不出三年,升任捕头,成为太平道十二名捕之一,以专办狠人出名。

    想到这个,徐虎更是头大,只求长个四条腿,好逃的远点。奈何自己轻功不济,反倒是一个小子跑到自己身前放冷箭。

    冷箭突来,徐虎沉喝一声,手中提着的朴刀一击挡下。还未喘息,第二箭又到,徐虎速度稍被打乱,身后墨昙心已到,双刀出手,直夺月色。

    武林中常认为使双刀双剑的人,大多是本末倒置的,不如专心一样,分心使用两只兵器,反倒在武道上很难精进。但是,总有异数,墨昙心的双刀,就是那个最让人头疼的异数。

    徐虎又挥刀劈开一只快箭,身后墨昙心一跃而起,挥刀斩下,徐虎转身,硬撼一击,只觉得虎口剧痛,朴刀差点脱手。

    神还未稍定,墨昙心的右手刀已刺入内围,刀使剑招。徐虎疾退,倒掠而起,左飞的冷箭又自身后而来,徐虎只暗中叫苦。

    面前墨昙心的刀招极怪异,一手走的是大开大合的刚猛路子,一手刀使剑招,相当的阴损,专挑视觉盲点刺入。

    大开大合劈砍后,就是极阴险的一刺或者一削,对付起来很头疼,身后的冷箭又冷又快,羽箭不要钱的射过来。

    徐虎感觉自己今天要悬,他只能期望那个人派人过来帮自己一把,看在自己带出那个消息的份上。

    忽然,暗中有箭射来,却不是白羽,而是墨染的黑羽。黑箭自暗处而来,一箭擦过墨昙心的捕服,没有伤到皮肉。

    徐虎大喜,当下转身急奔。左飞立刻搭弓一箭,射向一座青楼二楼的屋檐下暗处。

    箭钉入木板,那里无人。

    墨昙心正要去追徐虎,又一只黑羽冷箭从青楼的檐脊上飞来,墨昙心不动不躲,一刀劈开冷箭,挥刀冲左飞打了一个暗号,左飞伏在青楼对面的房脊上,心里有点慌张,那个射冷箭的人,从二楼翻下,自己竟然没有发觉怎么做到的,这个身法可以啊!

    他探头看到墨昙心打的暗号,立即冲天上放了一束烟花,烟花在月色下绽开,红绿相间。

    城中塔顶的黑衣少年看见那束烟花,翻身下了高塔,向墨昙心处奔去。

    他的轻功身法极高,不过几个呼吸,已从高塔上跃下,赶往支援。

    “这个麻烦精。”黑衣少年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