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捕手,箭手,高手
    他等在小巷里,麻衣草鞋,环形斗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斗笠遮住了清冷的月光,也遮住了他的面目,只露出棱角分明的下颌与一条极薄的唇,显得冷酷无情。

    他站的很稳,稳得风吹过,连衣角都似乎没有动过。

    他动起来也很快,很轻灵。一直随着外面的箭声,刀身,脚步身移动着,他对自己的听力,轻功一向相当有自信。他在等待着,盘算着。今天,徐虎必须死,哪怕那个消息已经走漏,哪怕这只是亡羊补牢,毕竟这是那个人吩咐的。他本来可以早点动手的,但是结果被那两个捕快抢了先,他只好默默的等。

    远处的脚步声入耳,他眉头一皱,多了一个脚步声,若有若无,有如游丝缠绕,慢慢牵扯住他。他眼里闪过一丝犹豫,但随即镇定下来。

    轻功有余,功力不深。

    脚步又有移动,他也随之移动,他一直紧盯着一个杂乱沉重的脚步声。

    机会来了,他睁开眼,眼里闪出一丝笑意。

    徐虎一脱身,立刻七扭八拐的胡乱奔逃,他少来风云城,又懒的去摸索城中道路,当下吃了不认路的苦头,转来转去逃了一圈。

    快步跑出一条小巷,到了大街上,一转头,与墨昙心四目相对,两人俱是一呆。

    他玩着性命逃了一圈,竟然又逃了出来?

    墨昙心倒是非常高兴,几年捕快生涯,遇见的不是属兔子,就是成了人精的,一个比一个跑的快,一个比一个难抓。最近遇见的这人,武功一般,智商堪忧,实在是抓捕的良好对象。

    徐虎逃走到逃回的时间里,墨昙心与左飞被那个暗处的冷箭手压制的死死的,他几次想冲出去抓捕徐虎,被对方准确判断出动作,一箭封住了去路,直接挡了回去,左飞更惨,暗中射箭那人射术判断简直近乎神技,他旁边的檐脊上插着几只羽箭,左边鬓发被一箭射断,差点折在这儿。

    几次过后,他完全不敢抬头搭弓,他几乎可以确定,对方的下一箭绝对可以送他走。

    墨昙心也感觉到了左飞的困境,所以把自己暴露在街上明处,吸引那放冷箭的家伙,好让左飞有机会可以射中。

    就在这时,徐虎跑了一圈,竟然又回到了原地?????。

    天降正义。

    现在徐虎的帮手就在左手不足十丈那栋酒楼的暗处,徐虎在他面前大约一百丈有余。左飞被逼在右手六丈左右的房屋檐脊上,无心应该已经过来了,搞的定,墨昙心在心里暗暗盘算着,顺便给自己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十日前,徐虎在太平道城东琅琊坊杀了一对夫妇,三人之间宿有感情矛盾。

    这事本来不归他管,只是徐虎也是江湖中人,有些武艺,太平道刑事司害怕其他小捕快吃亏,他正好办完人,就直接扔了给他。

    有时他也头痛,对付这种江湖人士,往往要处处小心。

    沈家二爷快要从边塞回来,到时候这个江湖大概能安分一点吧!

    稍一走神间,徐虎又开始拔腿狂奔起来。

    “这人求生欲也真强!”墨昙心喃喃道。

    他突然吹了两个响亮的口哨,意思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左飞和暗处的冷无心会意。两个人缓慢动作,准备掩护。

    徐虎反应过来,拐进左手边一条小巷子里。墨昙心昂首站在街上,倒转双刀,左手刀正握,右手反握。沉腰下马,作势欲奔。

    屋脊上左飞暗暗估算好那名箭手的位置,柘木弓搭上了白羽长箭。

    与箭手同在一边的冷无心,整个人半隐在黑暗里,月华照着他半边身子,显出一张白净冷漠的脸。他从袖中取出三根长钉。

    那是一种很奇特的钉子,钉头上生着三根倒刺,钉尾齐平,看起来好像士兵攻城的绳钩一般,江湖上的人一般称它为——三寸透骨钉。

    冷无心思付了一下,又将三寸透骨钉收了起来,从身后拿出一只连弩,装上一匣短箭挂弦。

    就在墨昙心蹬地前冲的刹那,冷无心从一侧闪出,快箭连发,他的身法相当高明,侧躺滑出,箭从地面直射暗中执弓那人面门。

    躲在暗处的那人显然没想到这一招,斗篷一甩,打落连弩射出的一连串箭矢。

    手中弓开,箭自暗处来,冷无心立刻一翻身向街右滑去,手中透骨钉打出。几乎同一时刻,左飞的柘木弓搭箭狙击对方。

    暗处那人立刻发觉,本来瞄准冷无心的箭极速朝左飞处射出一箭,旋即竖弓横置,三根透骨钉钉在了箭手的弓身上。

    那箭手见冷无心的手段,暗叫一声“高手“。

    闪身撞开酒楼门板逃遁,冷无心刚要追去,只闻前面传来一声惨叫,夜本极静,此时这声惨叫,异常刺耳。

    左飞一翻身下了屋脊,落在当街,向惨叫处赶去。冷无心望了被撞掉的酒楼门板一眼,直接纵掠上房,跟着左飞。

    月下,两人狂奔。有几家房舍中因那一声惨叫,陆续点起了灯烛。

    有虫声鸣,有人杀人。

    街的那头,墨昙心半跪在街头,抱着徐虎,后者剧烈的挣扎,血从口中涌出,染红了胸前一片,他的喉间有一条极长极深的伤口,划开了喉管。

    刀落在一边,刀刃处一道血渍。

    自己的刀切断了自己的喉咙。

    “凶手往西北逃了,枫叶街那路,冷老大,搞定他。”墨昙心被徐虎死死抓住衣服袖子,无法脱身,脑子里一片混乱,随便冲冷无心道。

    屋顶冷无心哼了一声,掠过一处天井,冲枫叶街赶去,隐约中看见了一角斗笠,

    月冷无言,街寂无风。本就是人间熟睡,声少的时候。

    一阵破空声传来。

    冷无心刚刚听见声音的同时,一道银链从身侧卷来,声入右耳,银链如蛇已在右脚腕处缠了三道。银链的那头,握在一双指节细指骨更细的手中。

    那只手猝然发力,冷无心反应极快,脚腕处被缠上三道的瞬间,人在空中方位一变,急转三圈。使银链的那人以为一击得手,猛然一拉却发现没有将对方拉下来,不禁轻轻拉长“嗯”了一声。

    冷无心袖一扬,暗藏得细针如雨直射对方。

    一切都几乎发生在眨眼间,两人的应变手段俱是一流。

    细雨飞针极密,那人手中银链一扬,指粗的银链突然散开,变作数条,螺旋而舞。将飞针尽数吸纳后又再次击回,飞针去势疾,来势更疾。

    冷无心不敢硬接,闪身到一处房脊后,躲过了漫天飞针。

    回想刚才那一式,默默在心里念了一句。

    留不下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