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太平三害,沈王府,五少爷
    留不住的东西就不要去留,打不过的人就不要硬是去打,死心眼的人往往死的更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冷无心一直是这样认为,也是这样行事的。

    所以他在屋脊稍待后,便原路返回了,自己一个人去追对方太危险,而且墨昙心那边说不定还有其他伏兵。这家伙到处惹人,狠角色跟韭菜似的,一茬厉害过一茬,收拾了一茬又冒出一茬,也不上心哪天被人给做了。

    墨昙心这边抱着徐虎,看着那道咽喉上的刀伤,脑子里有些乱,徐虎的案卷他细细读过,杀的两人虽然小有资产,但也没有太过复杂的社会背景或者麻烦的靠山。刚才这个杀徐虎的人,绝对是个一流的高手。这样的人,除了军中,便是一些江湖大派或者有势力的宗族才有。墨昙心看着徐虎,这个人到底惹上了什么麻烦?

    徐虎死盯着墨昙心,用尽力气,嘶哑地道:“司……司……司……“

    “虎哥,你又不是蛇,嘶什么,你都快凉了,闹什么?“墨昙心苦笑道,旋即又觉得不对,这个人能被这么厉害的杀手盯上,一定掌握着什么秘密,他临死前想着告诉其他人。

    他将耳朵贴近徐虎,后者又嘶了两声,终于手一松,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左飞刚才赶过来就一直持弓警戒,提防那个黑羽箭手去而复返偷袭,此时听着身后徐虎咽气,忍不住转头问道:“师兄,死了?“

    “凉透了!“墨昙心又试着摸了两下动脉,确认完全没救了。基本不用确定了,都被人割喉了还用的着怎么确认?这么想的没脑子吗?

    此时月色正明,街上许多住户都点起了灯烛,墨昙心在街上用白粉做了标记,又通知了沈王府刑事司。徐虎的尸首被移去了停尸房,无心陪着仵作去验尸,他对那个戴斗笠的杀手很感兴趣。左飞收拾了射出去的白羽箭,把另外几只黑色羽箭也收拾了起来,没有交给物证坊,大家都是常年合作办事的熟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说不定可以从上面看出点什么来,尽快破案。

    辛国吏治严明,要求命案必破,治下众吏一度造成种种冤假错案。后来太平道引入三审制度,命案三查,错案追责搞的一帮小吏战战兢兢,多方请援一些武林与街井中的高手协助破案,力求减少错案。恰逢太平盛世,朝廷打击武林,武林中的众多人物没有出路,许多人都与朝廷合作,博取生存空间。无论军部刑部,俱有众多宗门高手混迹其中任职。

    停尸房内,有三人围着一具尸体。一名中年人,两名少年,一人一身墨染长袍,正是冷无心,另一人一身白净华服,戴着一顶墨冠,清秀异常,不染一尘。无论叫谁见了都会多看上两眼。

    三人都布巾蒙嘴,太平道仵作韩青戴着手套,掀开了蒙尸体的白布,露出徐虎因为失血过多而发白的脸。韩青用手按了按尸体胸口,胸口肌肉一片青色,肋骨也尽碎,喉头伤口深愈一寸有余。就算没有那一刀,这打在胸口的一下,也绝对会要了他的命。

    韩青取出刀钳,划开尸体胸腔,里面尽是碎骨,内脏也是稀碎。华服公子有点好奇的看了两眼后就转到屋外。

    韩青翻弄着尸体,问道:“冷少爷,你能看出来是什么功夫吗?“

    冷无心缓缓道:“不确定,但我猜测是花开手,一门暗器手法,昔年由淮北杨大使用过,最后这人被唐门高手击杀在燕云岭,后来没有听说过了,今天这人把这手法与掌法结合在一起,我想不出来江湖中有谁用这功夫。“

    韩青一边仔细检视着尸身,一边道:“连冷少爷你都看不出来,墨捕头要抓住凶手比较麻烦了。“

    冷无心无言,离开停尸房透了口气。看见那少年佳公子缠着刚来的墨昙心,一个劲道:“老墨,不废话,这个案子我加入,保证水到渠成,你要信我啊!怎么会坏事呢?我反正最近闲着。“

    墨昙心一阵心塞,忙道:“五大爷,你就不要参合了,这个事很危险的,看看徐虎,一掌就被人打凉,发了便当,你万一有事,二爷会直接送我归西。“

    少年公子长长的“哎“了一声,看上去颇为无耻。道:“怎么会呢?有你这个老手拿捏,怎么会出事?“

    “头疼啊头疼!“墨昙心扶额。

    摊上这么个主,这太平道的名捕也没什么办法。沈家五爷,太平道第一好事之徒,如果放之天下,也一定可以能进前三甲。绝对是好帮忙,老牌的好人,有困难要帮,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帮。按墨昙心的话说:“他热心帮忙的样子是辛国当代活**,但是他搞砸事的能力绝对就是天下第一扫把星。“太平道的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对于扫把星还是知道的,并对这一说法深表赞同。此人与太平道的大虎,昔日的齐昌年,并列在太平三害。

    此人堪称坏事的典范,帮一个坏一个,帮两个坏一双。帮死过人,帮破过产,帮的鸡飞狗跳。整的太平道一度人人谈之色变。名字可止小儿夜啼,后来墨昙心出名后,此人无耻之极,依仗沈王府世子的身份,搅黄了墨昙心的好几件案子。让墨昙心吐血却又无可奈何的一个人物。

    去年城中柳叶帮帮主柳三犯了事,本来是一件小事,结果这位大世子牵扯其中,大言柳三爷是个英雄,从中周旋,直接周旋了个即刻处斩。那段时间,世子走路都带着一众高手在身边。

    墨昙心曾一度怀疑此人是装傻充愣,后来多番试探,终于确认是真傻,倒是让他放下心来。

    这次徐虎的事,本来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却先后有人参合进来。这个案子的性质就变的不可预料了,一个人值得有高手杀他,说明至少有那么一点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

    对于秘密,墨昙心一向很喜欢,喜欢把这种见不得人的八卦挖出来。有时候,人因为太无聊,所以才会对所有的东西感兴趣。

    冷无心对于秘密倒是没什么兴趣,他是因为无家可归,所以在这地方消磨时光。有时遇到有趣的事,就跟着墨昙心这个黑心捕快参合一把。对世子这个家伙,冷无心的看法和墨如出一辙。让一个祸事头跟在身边,实在是可怕。

    最终,这位王府世子搬出了他远在边塞的二哥,宣布正式参与到这件月圆杀人案。

    墨昙心感觉自己吐了一口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