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楼上听雨,雨落山中
    雨很大,滂沱大雨,打得油纸伞抖不停,冷风一吹,湿了一片衣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远山在雨中看不清面目,只能看到黑沉天幕处的电光。

    听雨楼前,一个青衣小厮探头探脑。

    凌月青打着一把水墨油纸伞,穿着一身黑服急急跑过长街,钻到了听雨楼前屋檐下。等在酒楼门前的青衣小厮慌忙迎上去,收了伞,给她披上一条黑色大氅。道:“姑娘,快请进。“凌月青没有说什么,紧了紧大氅,快步进了酒楼。

    酒楼内,一楼倒是极热闹,觥筹交错,南北商客谈天论地,三教九流说着家长里短,市井传说。

    二楼极静,似乎无人。有数盏灯点起,照出一月白长袍中年文士,一黑服短髯壮汉,那壮汉极高大,几有九尺,站在文士身边,更显得文士瘦弱。文士执着狼毫,借着青灯,仔细写下一封信。将信拓上蜡封,壮汉见文士写完了信,忙将耳贴过去,显得极小心翼翼。文士在壮汉耳边轻轻嘱咐了几句,道:“骆鸿,将信越快送到你兄长手中为好。“

    骆鸿接过信,深深行了一礼,对文士道:“龙老大,保重身体,你的忙,我兄长一定会帮。“

    那文士轻笑,道:“北沈南骆,豪杰骆明山,我信的过。“

    骆鸿又行了一缉,道:“龙老大当年救过家兄一命,这是应当的。我走了,您保重。“

    文士点点头,骆鸿转身离开。文士收拾了笔卷,静静等着。

    凌月青进了酒楼,恰好遇见有人想闯上二楼,是个华服穿戴的富家公子,带着四五个家奴,显得极度跋扈。大嚷道:“本爷今天就是要到二楼去,管楼上他妈是谁,老子要上二楼,二楼就算是他的,他也得滚下来。“直说的口沫乱飞,不少客人露出厌恶神情,却又不敢言语。

    花家的大公子花钰,是太平道中出了名的纨绔之徒。沈家五爷是坏事的好手,却从来只是急功好义,个人品行不坏,甚至可以说非常不错。但花家这大公子,却是为富不仁的典范。沈家二爷来的时候,极尽奉承,人一走,就变了一张面目。

    此时这人带着几个家奴,硬要闯上这听雨楼二楼,掌柜和伙计好言好语拦着,被几个家奴七手八脚打倒在地。凌月青只觉怒气上冲,从袖中抽出一把短刀,要过去处理掉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突然一人拉住她手中快刀,一个五尺身材的邋遢道人笑着道:“凌姑娘,射的一手好箭,还这么大火气,杀了这几个宵小,不担心会给龙老大惹麻烦?“

    凌月青狠狠瞪了那道人一眼,却又松了一口气,收起快刀。那道人也不见怎么走,已到了二楼楼梯上,轻轻拉过为首的一个家奴,不知说了句什么,那家奴脚下一滑,已吓瘫在楼梯边,双目失神,三魂吓走了两魂。另外几个家奴围过来,只听那家奴喃喃道:“龙崎川,龙……老大。“

    其他几个家奴瞬间脸色变了,手脚止不住的抖起来。花家的大公子亦听见了“龙崎川“这名字,但强做镇定,道:“是他又怎么样?太平道还有沈王府,还有王法。“

    道人笑着提醒道:“花少爷,龙老大包下了二层楼,你都说了要讲王法,你这是……“

    花钰还想说什么,只见一个大汉从二楼上走下,那道人一见那大汉,忙闪到一边,道:“骆二爷,好久不见。“

    骆鸿点了点头,直走下来。突然出手,挥袖间几巴掌将几名家奴打飞出去,撞破了听雨楼的门柱。花家大公子正欲拔剑,那大汉看也不看他,一脚踹中胸膛,人如断线风筝般落在了大雨中,翻了几个跟头,染了一身的泥污。

    大汉鄙夷道:“凭你花家也配在龙老大的地方狗吠?不是看在你父亲与沈家二爷交好的份上,早把你的狗头给你爹寄过去了。这听雨楼以后,花家的人要是敢来,青州明山堂愿意侯着你花家。“

    场中众人自刚才起就是一片死寂,此时这片死寂中又透出一阵抽冷气的声音。青州明山堂啊!花家惹上最不该惹的人了。

    楼上的文士听着楼下的动静,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他总是喜欢淡淡的笑,太深的笑应该出现在更好的地方和时刻。

    楼下骆鸿刚出门,凌月青上了二楼,忙道:“老大,徐虎死了,被‘花开手’杀了。“

    龙崎川听了,看着楼外大雨,自言自语道:“司空邪吗?“

    凌月青又道:“墨昙心与左飞也参与其中了,他们因为琅琊坊的事追查徐虎,暗中还有一个人,是个用暗器的高手,应该是冷无心。“

    “这两个孩子挺有意思,直性子,案子盯住就不放了。这件事就我来处理,你去外面呆几天吧!毕竟参合进去了。“龙崎川起身下了楼。

    凌月青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有点不满,道:“我还能帮忙呀!你这里还需要人,我留下还有用。“

    一下楼,那道人立刻安安静静跟在他身后。龙崎川微微点头致意。背对凌月青道:“我要走了,你按明天子时离开太平道。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

    凌月青明显不甘心,但又无可奈何。老大的话她一向当圣旨听,从小听到大。至少到目前为止,老大的话都是对的。

    龙崎川走出听雨楼,那个道人接过青衣小厮递过来的油纸伞,护着龙崎川上了一辆黑色的马车。那马车整体黑如焦炭,看不出来什么材质,停在大雨中,马纹丝不动,车亦纹丝不动。远远看去,好像风云城西的二十四街上浮着一朵黑云。黑云随着一记哨声,逐渐远去。

    山中有雨,雨落山中。

    山是一座嶙峋的高山,高俞百丈。树木葱葱,灌木广布。雨从天际而落,穿过漫天的风,落在这个天坑里,天坑四壁光滑,苔藓广布。越往深处,越来越灰暗。暗处隐隐有锁链的声音传来,锁链拖在潮湿的地上,听起来让人心悸。

    有什么东西在暗处移动,雨缓缓汇聚,又流出特制的出水口,一个长发乱披的老者被锁链锁在天坑底,他此时正饶有兴致的盯着雨水流入汇聚又流出,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只听到他轻轻的唱着一首旋律简单的童谣,语调温柔祥和。

    蓝衣小童端着饭菜,那饭菜异常丰盛,香气袭人。他看着那些饭菜,不禁咽了咽口水。但是他知道,这饭动不得分毫,上一个偷吃的小童不久就消失在了山庄中,有人暗处说他是因为偷吃了给神仙的饭,被庄主割了舌头,扔进了山庄后的天坑里。想到这,他又打了一个寒颤。连忙顺着一级一级的阶梯上去,阶梯的尽头在灯油的照亮下,显出一扇生锈的铁门。

    蓝衣小童轻手轻脚划开铁门上的送饭口,轻叫道:“老神仙,饭来了。“

    一双紫色瞳孔的眼睛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送饭口,满含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