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山中有人,其名司空
    雨落在昆玉山中,打湿林叶,滋润春草,点点滴滴的雨水汇聚,汇作潺潺溪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溪流顺着山道而下,流过一片恢弘的建筑,那些建筑看起来极具特色。位于半山腰之上,依山而建,四周筑起红白高墙,墙上绘着墨梅疏柳,放眼望去,直没有尽头一般,墙内院落开阔,诸般建筑暗合奇门,檐角勾连,显得神秘莫测。当初这座山庄建立时,初代庄主广邀天下能工巧匠,更多术士配合,庄内如果没有专人引路,极易走失方向。进去庄内,就是在这雨中,高屋低檐错落,不失其神秘华美。

    雨声滂沱,有人敲门,家丁打开大门,看见那人,忙引进庄内,遂入庄,害怕失了时间,冒着大雨倾盆,驾了匹快马,狂奔了约一刻,才到了庄内最深处的那间最大的三层木楼。木楼结构精巧,层层嵌套,外看只有三层,里面算上地下两层,共有四层之多。一栋木楼,不知花了多少能工巧匠的心思。更遑论这楼中机关广布,平常人入内,寸步难行。此时这木楼大开,有青衣侍者听见雨中马嘶,早早掀起珠帘。

    马上人一下马,立刻急奔进了木楼内,马被数个身手高妙的马夫牵进了别处。

    木楼内一人面向墙上的十尺寒梅傲雪图,背手而立。虽然在赏画,但心思早已不在画上,反而时时关注着外面的雨声。听见有马蹄声从雨中传来,似乎长长出了一口气。忙转身道:“有消息了吗?“

    刚才骑马快奔的人疾步跑到那人面前单膝跪地,道:“庄主,徐虎于昨夜死于风云城冬青街。“

    赏画的人正是当代司空山庄庄主,江湖上有名的人物——“素手“司空绮。他一听见这个消息,似乎早知道是这样,但是仍然有一丝欣喜,道:“真是个好消息。行了,退下吧!“

    那人立刻退出木楼,只余司空绮一个人待在空旷寂寥的木楼中。司空绮拍了拍手,不知从哪突然闪出三个黑袍武士。看着跪地听命的三人,司空绮感觉局面终于又在了自己的手中,在心里不禁恨很道:龙崎川,你害的我可真惨。心中无论怎么想,他的面上都是没有一起情绪,只是淡淡道:“高文,罗山,孙仲,下山密切监视龙老大,如果他最近有什么异动就立刻向我汇报。“

    三人立刻答了一声,退出了木楼,消失在雨中,听的外面一声马嘶,有马蹄声渐渐的远了。

    司空绮又转身面对着那副寒梅图,死死的盯在上面,好像要看的图上寒梅凋零尽一般。

    山中甬道内,小童被突然出现的眼睛吓得手足无措,差点打碎手中端着的饭菜。好不容易端稳饭菜,却感觉冷汗直冒。虽然那双眼睛只是在送饭窗口稍微瞥了一下便不见了,但是小童却清楚的看见那双眼睛,那是一双紫瞳。他只能安慰自己一定是刚才眼花了,最近这几日,他整日忙这忙那,精神涣散,有时黑的都可以看成白的。小童使劲给了自己额头一巴掌,才算稍微有点清醒。忙把饭菜送了进去。

    那铁门后伸出一双干枯的手,手指又长又细,虽然有些干瘪,但是不知为何,就是觉得异常好看。手上的皮肤因为常年不见阳光而展现出一种不健康的白,那双手也是小心翼翼得端走推入窗口的饭食。

    小童恭敬的站在铁门外,他隐隐约约听见稀微的雨声,若有若无。他不禁想:“这个地牢难道建在一处天坑里吗?“

    “你是司空府新来的吗?是归司空烟雨管吧?“铁门那边有一个异常温和纯正的声音传来,虽然中间有铁门阻隔,但是仍然异常的清晰,听在耳中,极其舒服受用。

    那小童听到,忙答道:“是,小人去年九月进府,是司空……“小童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来总管嘱咐过无论那人说什么,都不要回答,更不要问,从走入那个甬道起,他必须是个“哑巴“。如果让他发现,自己就会变成真正的哑巴。想到这里,小童更是一身冷汗都流了下来。急忙闭口不再言语。

    那铁门后的人发出一声轻笑,自言自语道:“司空府还是和以前一样,处处都这么严格。雨儿的那个谨慎的个性到现在都没有变。“旋即又道:“听你口音,应该是山下秋家庄的人吧?我曾经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风景很好,庄里人也是热情好客。我常常陪我夫人去拜庄东头菩萨庙里的菩萨,那时那里还有五株杨柳。听说后来被人砍了。“

    “没有,那几株柳树还在,去年我来时还在的。“小童听着这铁门后的人说起家乡景物人情,撩拨起一丝愁绪与思乡之情,仿佛见到自己童年时与东西家的小孩爬到那五株柳树上玩闹的时光,二月的春风裁剪了柳叶,他们便折下一条条柳枝,编成环戴在头上。一别经年,到如今,离家快有半年之久了啊!

    那铁门内的人听见小童接话,笑道:“哎呀!我老糊涂了,这个记性,好久没有去了,村中的好几家人的喜宴我还去参加过呢。快有二十年了吧!孩子,你父亲是谁啊?“

    小童有一丝愕然,缓缓道:“我父亲叫秋童。是在庄东边靠近甜水泉那里。“

    “哦,是那个孩子啊!我最后一次见他还只有五岁,想不到儿子都这么大了,你爷爷腿脚有不便,又极喜欢喝酒对吧,我曾经和他一起喝过酒的。“门内的人说着这些话,好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抱着他可爱的小孙儿,给他讲述着陈年的往事。

    “对的,对的,我爷爷非常喜欢喝酒,想不到您认识他们啊!您到底是谁啊?“小童满面兴奋与不解。

    门内那人一阵沉默,缓缓道:“我……一个被江湖遗忘的人罢了。“

    “您为什么被关在这里呢?“小童忍不住问道。

    门内的老人抬头看看只有手掌大的一片天空,紫色的瞳孔里露出复杂的光芒,缓缓道:“我杀了几个坏人,但是那几个坏人势力非常大,我的儿子们胆小,害怕坏人来寻仇,又怕我出去惹事,将我关在了这处地牢里。我的名字叫——司空云晓。“

    小童只听的一呆,默默将这个名字在心底念了一遍。突然感觉身后有一阵寒气,转过头,看见司空府大总管司空烟雨站在身后,用一种看死人的眼光看着自己。

    甬道中传来一声惨叫。

    风云城,雨停,墨昙心看着放晴的天,感觉心情舒畅,背上两把快刀,踩着一地的泥水一溜烟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