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神猜想
    太平道,风云城东,清水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晨时,旭日初升,街上商铺和卖蔬果的小摊位陆续开张,招呼声渐渐响起。

    烟火顺着烟筒直入一片金华的天幕,挑柴人,泔水工做完活计,也悄声归家。

    墨昙心一身捕服,配着双刀,沈红衣穿着便服,执着一把小扇,不时打开来装模作样的扇两下。

    本来是雨后山河,空气中的料峭寒意未消,青石长街上处处是小摊的积水。沈红衣稍微扇了两下,感觉全身一冷,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赶忙抱着手搓了搓。

    墨昙心有点无语,道:“别装了,刚下了场雨,冻的耳朵疼,又没人看你,装什么呀。“

    沈红衣收了折扇,开始絮絮叨叨,道:“老墨,你不但心思猥琐,说话也是这般阴损,你要知道,本少爷是读书人,温文尔雅,落落大方,怎么会装模作样,哎……实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庸俗,庸俗。“

    “那……去年八月十六春风楼……“墨昙心“哎呀哎呀“的连连感叹,作痛惜状,恨恨道:“都怪那夜的月太圆,累的我家五少爷花了眼,进错了楼,还丢了好多银子,最后还落得一场空。“

    沈红衣恼羞成怒,直接上手虚掐住墨昙心脖子,晃着他道:“你他妈再提这件事,我就跟你急,掐死你个小贱人。“

    “你他妈放开。“墨昙心轻揪住沈红衣耳朵,两人在大街上拉拉扯扯。一个太平道捕头,一个沈王府世子,两人这样实在是有点不像话,街上不多的行人也纷纷侧目,看傻子一样看着两个人,两位刚买早饭归来的大婶看着二人,窃窃私语道:“咦,这个世道,好断袖之癖的男人越来越多了,长的越好看,就越是如此。“

    二人听在耳中,浑然不觉,丝毫无羞耻之心,依然七手八脚的拉扯,就差在大街上两人不要脸的摔个跤。结果一不小心撞到了旁人身上,被撞的是三个非常健硕的大汉,穿着农家的衣服。

    “抱歉抱歉!“墨昙心急忙赔礼,他在这个地方办了多年事,对那些普通人,向来脸色很好,从不跋扈。

    那三个大汉什么也没说,只为首的一人微微点头,急急的走了。

    墨昙心打落沈红衣再次欲伸到他脖子上的手,转头看着那三个大汉的背影,盯着他们的眼眯了眯,转头对沈红衣道:“别闹了,大哥,赶紧去琅琊坊。“

    沈红衣街边买了两个夹肉烧饼,给了墨昙心一个,吃了一口,道:“老墨,讲讲,那个案子怎么样?“

    “死者徐虎,武功还可以,没什么仇家,什么活都干,十二日前在琅琊坊酒楼杀了一对吃饭的夫妇,那妇人应该算他前女友,也就是他旧爱,两人有那种你不娶我不嫁的承诺,后来这女的嫁了人,徐虎就常常去打扰这一对。结果那天估计是喝了点酒,上了头,恰好遇见了这两人,就一刀杀了。“墨昙心把自己知道的,一板一眼的讲出来。

    “这个听着很狗血啊?“沈红衣吃着烧饼,嘟囔道。

    “有点,什么狗血?闭嘴,听我继续讲。“墨昙心的思路被突然而来的一句插话打断,有点恼怒。

    “我们以为徐虎离开了太平道,但是,他就在大前天入住了有间客栈,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手下人报告给了我们,我和左飞去追捕他。然后遇到一个要帮他的箭手,一个要杀他的一流高手。“没有再多说什么,墨昙心让沈红衣在脑袋里梳理一下他说的种种。

    沈红衣边走边摸自己没有胡子的下巴,缓缓道:“他杀人之后应该马上逃,但是他没有逃,排除他有病,那就是他觉得有人能替他搞定这件事,这个人一定手眼通天,杀他与救他的人,一定是因为他知道或者做了什么事,有两拨人马在他左右,无论你去不去,他估计都难逃一死,杀人永远比救人容易。有一流高手,应该是有点势力的。“

    虽然有时墨昙心觉得沈红衣傻,但是这个人的思维敏捷,又多见闻,有时思考起问题来便是墨昙心自己都及不上,可惜是个祸事精。

    沉吟半晌,沈红衣又道:“这个徐虎应该是间谍,参与到了一件重要的事中,办事回来他本应该走,但是他遇见了那对夫妇,所以杀人应该是醉后临时起意。最后投客栈我也只能说这人头脑简单心真大,这样说来他的间谍任务不会过于复杂。“

    初升的晨光照在沈红衣脸上,突然他有一丝迷茫神色。也不跟着墨昙心走,呆立在原地,又是半晌的沉默。

    沈红衣突然开口道:“如果徐虎是为我做事,一个简单的任务,得到一个大秘密,一个可以让对方派出高手当着捕快杀人的秘密,这个秘密不会是他发现的,他只是传递者,这种情况下,有极大可能我会处理掉这个人,怎么会让他到处乱跑。这个……像是龙老大的办事风格,他对手下的好是出了名的。“

    “嗯?你确定?“墨昙心听着沈红衣的话感觉整个人一震,这个推论虽然漏洞极多,有些异想天开,但是好像确实有点道理。

    江湖之中,过河拆桥,卸磨杀驴这种事屡见不鲜,为了保守一个秘密,杀人全家的不乏先例。过去遇到的案件中,见的多了也就麻木不仁了。

    龙崎川,墨昙心对龙老大有印象,江湖中虽然一向以沈家为大,但也有多股势力能与沈家一较高下。北沈南骆,十二惊鸿。武林中人常提到的一句话。

    北沈指的是沈家二爷,有万夫不当之勇,常年驻守边塞,手下高手能人极多,传说曾以一人之力提枪万军中斩下敌方战将首级,战功累累。少年时曾闯荡武林,得了北沈的威名。

    南骆,是有“豪杰“之称的骆明山,他曾以一人之力,破了湘江三十二寨,肃清朝廷南部水路,保证了边塞军粮银饷供给,获得圣主大赞。也传言他用一封信,就截了当朝大贪官的二十万两银子,转手给了五湖四海的有难之人。传言中他极尽侠义之事,更于青州城中,建武林明山堂,执掌武林赏罚,一度与沈王府争锋相对。连沈家大爷也赞此人是当世第一的豪杰。

    十二惊鸿,指的是十二个人,也代表武林中最厉害,让人人丧胆的十二股势力,这些人多少与朝廷关系深厚,霸道一方,有过人之处。龙崎川,龙老大,是十二惊鸿之首,北武林第一的镖局——惊鸿镖局,就是他一手所建。

    两人一边说着他们的诸般猜测,一抬头,便到了一出酒楼前,只见酒楼上红匾黑字,龙飞凤舞书着三个大字——琅琊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