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琅琊坊,三面人,龙崎川
    琅琊坊是一间酒楼,两层,高达三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修的典雅精致,开阔敞亮,门前立柱上刻着一幅名家写就的对联:

    座客何求,听二分明月箫声,依稀古意;主人莫问,借一管悠然词笔,点染春风。

    词意与楼阁相映,料来酒楼主人品味非俗。

    墨昙心以前来过这里两次,这家的烟熏腊肉是城内酒家中的一绝,本地产的黄酒滋味醇厚,配上精制的上好腊肉,醇厚滋味更上一层楼,简直回味无穷。

    曾经有雅士在琅琊坊内黄酒配着腊肉,加二三腌漬小菜,敲碗唱大雅的青州小曲,又有过往客商中善吹洞箫者,清风明月中,举箫相和,一时勾起无数过客思乡,曾一度在风云城引起轰动。

    这种文人逸事,在墨昙心眼中没有什么独特之处,依旧是平时饭该怎么吃就怎么吃,无论唱着歌吃还是跳着舞吃,哪怕脱光了躺在大街中间吃,也就是那样,该到肚子里的到肚子里就完事了。至于其他,他真的不多想,至于不去想,还是不愿想,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嘿,这琅琊坊熏肉不错,我还在这听过那个青州唱曲的唱过,没你唱的好听。“沈红衣看着匾上的三个大字道。

    墨昙心闻言不禁心里想: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酒楼老掌柜见墨昙心和沈家五爷来,立刻迎进了酒楼,布置了一个雅间。

    雅间用绘着山水的屏风隔开,两人坐定,店内小二上了两杯香茶,加了几份果品。

    墨昙心没有客套,直接开口,道:“我过来想听听十二天前这里发生的杀人案,你做了笔录,但我还想听听再听听过程,看看有没有漏什么。“

    掌柜闻言不禁长叹一声,有点不愿谈起,自从那件事后,本来生意不错的酒楼一下子顾客锐减了,只有一些老顾客不嫌弃,还偶尔来,毕竟是死了人的地方。老掌柜看了看墨昙心的态度,知道避不了,也就开始娓娓道来。徐虎脸上有疤,掌柜印象很深。

    那天天气晴好,酒楼内生意红火,有歌姬台上起舞。疤面的徐虎和一个跛子在二楼雅间里喝酒,两人点了几道招牌菜,喝了有五六斤烈酒。本来没事,结果那对夫妇上了楼,坐在徐虎那处雅间的旁边。掌柜的在楼下清算账目,小二在其他雅间照看。

    突然就打了起来。其他顾客都逃了出去,两人都是习武之人,打起来一瞬间就将二楼右手的一排屏风推倒了。本来二人只是用拳脚抓住揪打。结果不知那人冲徐虎说了什么,徐虎突然发起狂来,抽出快刀要砍那人,两人打斗起来,可惜了那人身旁的女子,被这人打斗波及,最后被徐虎给杀了。徐虎杀完人后,就赶忙跑了。

    墨昙心仔细的听着,沈红衣倒是没心没肺的边吃柿饼边听,跟听曲一般。

    这件案子发生后,有刑事司负责调查问话,发布通缉,到墨昙心手里,可以说就是一纸追拿令。他对案件的认识,也就是案宗上的记录。也不知这次的案宗是谁做的,极其敷衍,看的墨昙心一头雾水,确定成情杀。这次看来,更有点像是因事而起的斗殴致死。

    “那个和疤面一起的跛子呢?“沈红衣道。

    掌柜想了想,道:“当时我在下面,上来时没有看到那个跛子。“

    “徐虎与跛子常来吗?还有那对夫妇。“墨昙心问道。

    “徐虎来过两三次,对他有点印象。跛子没见过,那对夫妇常来。“掌柜记忆力极好,仔细回忆一番答道。

    沈红衣沉吟半晌,缓缓问道:“他们打斗时有说什么吗?比如骂人那种。“

    墨昙心有点懵,旋即明白过来,人无意识时说的话还真说不定有什么信息在里面。

    掌柜摸了一下自己的胡子,有点犹豫,最后似乎终于妥协,道:“那对夫妇中男的曾骂过徐虎一句‘三姓家奴’,说他对不起龙老大。“

    “还真是龙老大的人。“墨昙心感觉沈红衣还真有点用。

    沈红衣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龙老大,三姓家奴。墨昙心梳理了一遍,感觉能问到的也就这些了,沈红衣让掌柜的打包了三份熏肉,离开了琅琊坊。

    墨昙心提着熏肉,沈红衣背着双手,漫步在大街上。

    沈红衣的生活可以说是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到处参合。他既对做官没有兴趣,又武功不高,在常人眼中也算是有点武功,但是与他二哥相比,连一半只怕都未到,况且江湖水深,沈山青神武非凡,仇家林立,让他出去闯荡江湖,只怕还有几分风险。沈府他是老幺,府里处处都向着他,所以也就放任自由,让他整日闲游。沈红衣倒是真没辜负沈府的用意,玩得不亦乐乎,过的很是快活自在。

    “你说徐虎死前想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呢?“墨昙心自言自语道。“那个‘司……司……司……’又是什么意思呢?“

    沈红衣淡淡道:“说不定是司空,司空山庄也是十二惊鸿之一。司空山庄里武林人物也多。“

    墨昙心会心一笑,真的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徐虎被龙崎川派到司空山庄探听一个秘密,他得到了那个秘密,但是人们都知道他投入了司空家门下,所以他算是二姓家奴了。他把那个消息给了龙崎川,然后在接触第三股势力时,被人听见,那人与他又宿有过节,说了这一句“三姓家奴“,惹怒了他,被直接杀了,那女子应该是被波及到了。他知道龙崎川罩不住他,所以他应该逃,但是他收到了假消息,有人放出消息说龙崎川要在那个酒楼见他,他轻易的相信了,而且还进入了酒楼。想见他的绝不是龙崎川,应该是司空家的杀手。

    只是变故突生,他与左飞比杀手先到,直接吓跑了徐虎,徐虎一路奔逃,终于被那个杀手抓住机会,一击毙命。一代三面间谍,就此命陨。

    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正想着,突然街上一辆马车横来,挡在了墨昙心与沈红衣面前,一个邋遢道人从车上跳下,伸手掀起马车帏裳,面对二人。

    “墨捕头,沈少爷,龙老大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