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江湖庙堂,司空云晓
    风云城,听雨楼

    外面是一街喧嚣,里面是三人静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龙崎川看起来是个不会什么武功的人,与其说他是武林中仅次于沈骆的一方霸主,给人感觉更像是一个读书人。那种执着求道,对于自己有绝对自信,可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读书人。

    他不算很清瘦,有点高,面目棱角分明,一半世故一半单纯。坐在一张黄梨花木椅上,有风轻吹过,束发的两根雪白飘带被卷起。

    墨昙心看他模样,不禁暗想:当年的诸葛卧龙应该也是这种风采吧!

    侍女奉上了三杯香茗,墨昙心与沈红衣接过放在一边,龙崎川喝了一口,才徐徐道:“没想到沈五爷也在,真是好巧。”

    沈红衣显得很随意,有点大大咧咧,道:“龙老大,好久不见了,上次还只是我二哥回来时见过一面啊!”

    “府中老太爷可好?二爷今年还回来吗?”龙崎川问道。

    沈红衣有点黯然,道:“老太爷挺好,整天溜达,二哥今年是绝对回不来了,边塞草原狼骑不断袭扰,二哥忙着巩固北边防线。”

    龙崎川微微沉吟,郑重道:“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尽管开口。”

    龙崎川素来与沈山青有点交情,他少年时曾在边关入伍历练,与沈算是有同僚之情。对于辛国北部狼骑隐患,知之甚深。

    辛国地处大陆北部平原,地势多变,气候宜人而物产丰饶,从来都是其他部族觊觎的对象。北有草原部落狼骑,西有万圣教廷教兵,南有蛮族,东海之上,多浮族之人,来往劫掠。朝廷常年派兵驻守四方,屡次打击,但仍然难以根除祸患。也因为此,辛国向来民风彪悍,不禁决斗。朝廷对武林的打压,更多来自于对武林人物的招揽抽调,派往各方征战,边塞囤积重兵,国内由沈王府为主导,打击各方趁机做大的武林势力,保证安定,有些势力一旦做大,国内政局发生混乱之时,边塞军马不能驰援,武林势力与内军勾结,参加朋党之争,有左右时局之效,曾经发生过这般事,所以辛国防范的很是严密。

    沈红衣摆摆手,道:“其实呢!还真有一件事要龙老大你解惑,关于徐虎的,也是关于司空山庄的。”

    墨昙心与沈红衣在琅琊坊有了推断后就一直合计着该怎么询问龙崎川。

    虽然说是太平名捕,但说到底职位太低,是为刑事司干活的人,龙崎川是十二惊鸿之一,和沈家二爷在一张桌子上说话都不虚的人。

    朝廷虽说打击武林,但是这人背后倚靠的朝廷势力牵扯很多,太平道刑事司的主事和他坐在一张桌子上都不够看,何况墨昙心呢?只是没想到是这位大佬主动找到了他们,恰好沈红衣这位事外之人也在,真是好运。

    沈红衣的问话中直接抛出司空山庄,倒是让龙崎川微微一愕,他没想到才不过几天,这两人就调查的如此之深,看样子徐虎死前应该透露了很多的消息,说不定是全部,他对这些倒不是太意外,都在估算之中。

    只是他没有立刻回答沈红衣的话,倒是看向了墨昙心,眼神中有那么一丝欣赏,又有一丝疑惑,开口道:“墨捕头,久仰了,落亭曾向我讲过二十四街那一战的精彩,少年英雄。”

    墨昙心有些愕然,不想这位名震江湖的大佬对自己讲第一句话提到的竟然是那烟雨中的第一战。不由道:“哪里!龙老大才是真正的英雄。”

    “既然墨捕头,沈五爷来了,那我就直接说明事情原委吧!”龙崎川不再客套废话。

    “司空云晓此人,墨捕头,沈五爷可听说过吗?”龙崎川喝了一口香茗,仔细的品了一下,似是那淡淡的香气勾起了他曾经的一丝回忆,让他方便叙说。

    沈红衣皱了皱眉头,奇道:“司空家上一代老庄主,传言他武功极高,中兴司空山庄,与朝廷大将军司空图关系颇深,有人说他是英雄,亦有人说他是魔头,传言他创立邪教,作乱武林。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虽然是捕快,对于这种武林往事,墨昙心还真没有沈红衣了解的多,沈红衣就指着这种趣事活着了。

    “奇就奇在这里。”龙崎川道。

    “江湖中传言他创立邪教,这纯属无稽之谈,是其他人为了打击司空山庄所杜撰,我与他相交多年,他的为人还是了解的。司空山庄五年前传来讣告,说他故去,我与二爷还曾去吊唁。”

    沈红衣摸着没有胡子的下巴,眉头微皱道:“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呀?莫非你要告诉我们——他没有死?”

    龙崎川微微一笑,对沈红衣的反应很满意,缓缓道:“正是如此。”

    “啊?”沈红衣不禁惊叫出声,他有点不太相信这事,看着龙崎川平静如水的面容,又不自觉的相信了。墨昙心倒是完全没有惊讶的感觉了,不知是不是来这里前武侠小说看的多了,他对所谓武林人物假死这一套还真是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觉得有点俗套。无非是为了躲避仇敌或者实行什么霸业,暗中潜伏起来。

    龙崎川继续道:“我素来与司空庄主交好,他曾数度救我于危难。当我知道他没有死的消息时,与沈五爷你的反应是一样的。那是两年前一个雨夜,有一个重伤的人从司空山庄逃出,用惊鸿镖局中只有高层才独懂的暗号传递了一个惊人信息:司空云晓没有死。可惜他此时已无救,什么信息也没有得到就死了。”

    “两年前?这个时间有点长啊!”沈红衣不禁感叹道。

    两年时间啊!到现在才事发,真是好耐性。墨昙心暗暗想道。

    “是的,我自从得到这个消息后,也是极度震惊的,我暗中派人去司空山庄探查,只是那山庄中机关密布,悄悄潜入找寻的人一个也没有出来。我的身边亦多了许多盯梢的人。后来不得已,我动用山庄中的暗椿,让他们负责探查。又不断派遣底子干净,与我没有沾染的人伺机加入司空山庄。两年间陆续有消息传来,只是一直都是些边角消息,没有什么价值,直到半年前的一个明确消息。”龙崎川站起身,走到窗边,看着远处的一座山,缓缓继续道:“有一个叫徐虎的人,做到山庄日常护卫小统领,他确定下来司空老庄主没有死的消息。”

    沈红衣和墨昙心对望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眼中看见了一丝错愕,他们都猜错了,徐虎是找到秘密的那个人,不是传递者,那他为什么会做出后续一连串蠢事,酒楼杀人,投宿旅馆,智商应该不低呀!

    “司空老庄主没有死,那他在哪?为什么要假死呀?”沈红衣问道。

    龙崎川转过身来,半边身子在阳光下,半边身子隐在窗户的阴影里,看起来有些神秘莫测,他缓缓道:“他没有死,只是被自己的子女囚禁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