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昆玉山雨停,风云城风起
    昆玉山中,雨停

    “滴答,滴答……滴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有声在甬道中响起,一点一滴的落在黝黑的砖石上,道内的灯火随着声音摇晃明灭,仿佛刹那即熄。

    甬道墙上映照出一个高大微胖的影子,影子缓缓轻动,又分出两个影子来,一个高大,一个瘦弱。高大的影子将瘦弱的影子随手一推,狭小的空间里发出沉闷的重物落地声。

    司空烟雨将刀抽出小童的胸膛,小童剧烈而无声的挣扎了一番,终于两眼翻白,双手耷拉下来,被司空烟雨一把推开。

    司空烟雨面无表情,他从走进这条甬道开始,就一直是面无表情,仿佛什么都不能动其心,扰其意。亦没有声音,空空荡荡,宛如随着小童的幽灵一般。

    铁门另一边,司空云晓吃着酱香鸭腿,喝了一口银耳莲子汤。情绪没有一丝波动,从刚才与小童谈话到如今司空烟雨来,他的情绪其实一直没什么变化,只是说不同的话时巧妙的控制声息,让人听起来仿佛有各种不同的情绪混杂其中。

    “雨儿,多年了,你还是没有变,见到为父,没什么想说的吗?”司空云晓的声音听起来仿佛有很多的遗憾,但铁门那边他的面上连半丝波动也没有。

    司空烟雨擦掉短刀上的血迹,又看了看衣服上的血,对司空云晓的话冲耳不闻。对于这个人的伎俩,中一次就足够一生难忘了。

    司空云晓见司空烟雨没有丝毫应答的样子,又痛斥道:“我对你那么好,教你武功,教你为人,你却伙同那帮孽畜,将我关在这地方这么些年,对的起我吗?”

    他透过送饭窗口,紫瞳冷漠的盯着司空烟雨。

    “你不用费心了,你乱人心神的那点法子对我没用。在这个地方度过下半生,救赎你的罪孽吧!”司空烟雨只淡淡一瞥,一边转身离开,一边缓缓道。

    旋即有两个蒙面的黑衣武士进来,收拾了小童的尸体,擦干了地上的血迹,余下的血迹在昏暗的甬道里与地上的砖石同色,灯火再明灭,武士退出,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至无声,只余灯火摇曳。司空云晓的冷漠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笑意。

    那个消息龙崎川应该收到了,他也应该在不断的行动。有些事正在悄悄发生,以前这些小童送饭时,司空烟雨可从来不会跟来过问,但是最近山庄对他的监视越来越严密了。

    快要离开了啊!司空云晓看着如碗口一般的湛蓝天空,开心的哼起不知名的童谣,歌声顺着天坑的四壁而上,惊起停在悬崖枯树上的几只乌鸦。

    听雨楼,有风起

    墨昙心感觉一头雾水,忍不住道:“这司空家一堆带孝子啊!”

    “嗯?”沈红衣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

    “哦,没什么,这个消息就是徐虎了解到的吗?”墨昙心问龙崎川。

    龙崎川道:“是的,是他得到的,从司空云晓本人处得到的。”

    “那龙老大找我们来要干什么呢?”沈红衣喝了一口香茗,好奇道:“不是要我们把他救出来吧?”

    龙崎川哈哈一笑,道:“自己的事我自己来,只是徐虎死了,想来墨捕头也在查这件事,我想我们可以合作。”

    墨昙心静静的听着,他不用回答什么,龙崎川根本不是来征求他的意见或者态度的。

    他根本不用在乎这些,刑事司对于此事的态度对他来说还有点价值。他只是在通知墨昙心,这件案子自己的势力插手了,而且不只是插手,在他与司空山庄的对敌中,徐虎的死亡只是末等事,他的目标是司空山庄,两大惊鸿的对敌,爆发开来,将不是所谓火并,而是武林中的战争,到时候刑事司都没能力参与其中。

    同时会牵动背后许多的势力,那时不知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墨昙心代表的刑事司其实也代表的是沈王府态度,如果沈王府参与进来,作为两方势力的缓冲,加上官方背景,很多事会变得事半功倍。

    “那龙老大你的意思是……你要救司空老庄主,我要捉拿杀徐虎的凶手,我想我们可以合作。”墨昙心微微思量了一下,他只能答应,他的答应为事情提供了一个回旋的余地。至于刑事司主事那里,他怀疑龙老大都已经打好招呼,他只是过来通知自己。

    龙崎川似乎早就料到是这个结果,看着窗外,淡淡道:“墨捕头,真是个爽快人。”

    沈红衣本来想问墨昙心怎么这么快就答应了,也不问问主事的意思,刚张口,就一下子想通了其中关节,也就什么话都没说。哈哈道:“龙老大,这个司空老庄主与你什么关系啊?你要花这么大力气救他?”

    “他曾救过龙某一命,龙某一向知恩图报。”

    “龙老大果然是好英雄,得人恩果千年记。我和老墨帮你搞定这件事,沈府眼皮底下犯事,我回去就告诉我大哥,让他也帮你一把。”沈红衣豪爽的答应下来。

    龙崎川猛的咳嗽了两下,忙转身道:“五爷,这种小事就不用大爷帮忙了,龙某自己办就好。”

    墨昙心想笑,但是又费力的忍住了,沈红衣的祸事能力果然不会消失,如果大爷参与进来,绝对是龙老大的人生劫难。

    大爷虽然没有二爷神武,但是事事算到骨子里,是个心思极多的人。

    沈王府中,大爷靠的是智慧,二爷以武力立足,三爷在朝堂之上,四爷报效军中,五爷因为祸事知名。

    “五爷,龙老大也不希望这事其他人参合进来,大爷忙着处理太平道的匪患,还是不要去麻烦他了。我们两个人帮龙老大解决就好,你英明神武,一定可以解决这点小事”墨昙心建议道。

    沈红衣露出异常受用的表情来,墨昙心的这记马屁拍的实在是让人舒服,他大力一拍木椅扶手,得意道:“老墨你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对了,龙老大,事交给我沈红衣,你尽可以放心了。”

    外面有风吹起,龙崎川的脸上微微有汗流下,笑道:“有五爷参与,此事一定能马到功成。时间不早了,二位请回吧!期待我们合作成功。”

    邋遢道人闪身进来,将二人引出听雨楼,沈红衣谢绝了马车护送的要求,直接和墨昙心要走回去,邋遢道人也就不再相送。

    沈红衣走在墨昙心身边,学着刚才龙崎川的做派,压低声音道:“小墨子,我们合作吧!”

    还没有演完,自己先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快要止不住了,笑的弯下了腰。墨昙心不自觉的跟着他笑了起来,笑道:“刚才你说要告诉大爷的时候,龙老大冷汗都下来了,哈哈哈。”

    “让他装,还一副老大做派,哈哈哈。”

    沈红衣笑着笑着突然止住,换上一副哭脸,大急道:“哎呀,我买的三份腊肉还在那辆马车上,都怪你,不坐马车。”说罢风风火火往回跑。

    墨昙心在他身后叫道:“不对呀!是你不坐马车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