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边关落日,与虎谋皮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辛国北部,龙城关。

    万里城墙,虎踞龙盘,百步一座烽火台,站在烽火台上,向两边望去,横无际涯,仿佛一条青龙,卧于群山之巅。

    城墙是用巨大的条石混合着加了糯米的泥浆,以及成千上万辛国将士的血汗铸成。城墙雄立草原以南,日升月落,永恒护卫辛国山河。

    站在长城之上,只觉天高地阔,满腔豪情。执三尺长剑,纵马壮丽河山,搏得万世功名。

    二月春风似剪刀,裁剪草原枯蓬,枯蓬飞处,春风拂面,群雁惊起。

    羌笛无须怨杨柳,春风不渡龙城关。

    龙城关内,却是绿意寥寥,满关肃然。

    斥候不断入关回报,城门不时打开,负责城门的将士精疲力竭,双手通红。城内粮草整齐堆积,军中粮草官反复清点确认,甲士来往纵横操练,马嘶阵阵,蹄卷烟尘。工匠执锤,打的长刀火花四溅,捶打淬炼完毕,放入水中,升起一股白烟。

    不时有人嘶声大吼,有人执鞭大骂,有人窃窃私语,有人吼着号子,拖拉巨木。人人兵戈以待,一派繁忙景象。

    此时正值初春,据斥候传报,北部狼骑因为今年气候有变,水草不茂,已经在悄悄的向南移动。如果不积极备军以战,迎接辛国北部城镇的,一定是血腥的劫掠。

    长城中央烽火台,一名头戴白羽帽盔的黑甲士兵钻出来,迎着落日放飞了一只信鸽,那是一只黑羽白腹的军鸽,用来传递紧急情报。

    信鸽展开双翅,迎着边关的风沙落日,一路向南飞去。

    南方不足百里处是朝廷边关驿站,军情消息通过驿站,会火速送进辛国军部,到圣主手中。

    驿站中有一人一马飞奔而出,一路传递,各处驿站联动,情报很快通过青云道,山阳道,沧海道,太平道,直接进了辛国都城——天都。

    太平道,刑事司,主事书房

    墨昙心与左飞二人站着,面前坐着一位中等身材,短须白面的官员,正是刑事司主事阮丰。

    阮丰听着墨昙心的回报,面无表情,龙崎川早先已经谈过这件事,他并不怎么惊讶。武林十二惊鸿之间背后势力交互错杂,一直存在并吞想法。龙崎川借这次司空云晓的事说是为了救人,只不过打个幌子而已,他暗中聚集其他势力,想要趁机吞并司空山庄。就如今来说,司空山庄实力也是十二惊鸿之末。

    朝中那件事也隐隐冒出了苗头,该行动的人也都行动了起来。

    这种事距自己太遥远,还是少考虑为好。阮丰摇了摇头,收回心神。

    “那么你的意思呢?昙心。”阮丰想听听墨昙心的意见。他坐镇刑事司多年,极得人心,除了手段,也靠的是体谅下属。

    墨昙心对这件事倒是没什么想法,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头,上司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

    他只淡淡道:“我只负责缉拿犯人,武林中这种大的动作。一向是由沈王府负责。”

    “沈王府那里大爷最近一直在忙于三桥山那群悍匪,没时间与精力管这件事。”阮丰道。

    “我们全权处理这件事吗?”左飞在一旁听了半晌,忍不住问。

    “大爷目前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他没有发话,就是默认由我们解决,我们接下来,就要步步小心。”阮丰叹了口气,缓缓道。

    墨昙心只是沉默不语,静立原地。

    左飞有点不太明白,道:“龙老大要救他的旧友,我们要抓杀徐虎的人,正好一起行动啊,没什么问题啊?”

    阮丰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道:“如果事情是这么简单就不用考虑这么多了,我们直接伙同龙崎川把司空山庄攻下来不就好了?我们有那个本事吗?”

    左飞哑口无言,他本来感觉事情很简单,好像可以两利,此时再看,才感觉刑事司如果不小心,可能惹祸上身。

    阮丰对他这种样子也司空见惯,嘱咐道:“如果事情闹得太大,双方脸上都不好看。我们参与其中,观察事情动向。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他嘴上这样说,但其实心里也知道,这种事情一旦发生,怎么可能小事化了。只能期盼不要闹得太大。如果闹到朝中高位震动,又不知要在江湖上掀起多少腥风血雨。

    天下安平,还是无事为好。

    墨昙心与阮丰又多谈了一会儿,就和左飞告退了。

    阮丰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暗暗叹了一口气。毕竟还未到弱冠之年,还是两个大孩子,想问题不周到啊!

    墨昙心知道马上要有大事发生了。

    太平道的江湖,其实已安分许久。不光是太平道的江湖,甚至整个辛国江湖,都是已安定许久,只有少数势力暗流在骚乱。并非没有矛盾,只是常年被压制下来。但是现在,隐隐有爆发趋势。

    爆发的第一步,极有可能是十二惊鸿之间的相互吞并。

    好日子看样子不多了。墨昙心看着湛蓝的天空,默默想道:“我只想要安稳过日子啊!”

    左飞跟在他身边,不解的问道:“师兄,我们下来该做什么呀?好像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墨昙心一拍他肩膀,道:“与龙老大合作,就是与虎谋皮。我们什么都不做,听主事安排,现在嘛!去找沈红衣,蹭今天的晚饭。”

    两人开开心心的直奔沈府而去。

    青州明山堂,枫楼

    楼很高,登楼眺望,只见半城春色,画墙新柳枝长。有花开,花满楼阁,香飘万家。

    青州位于太平道以南,本来初春时节,这里竟已渐渐燥热起来,有知了似在风中轻鸣。

    骆明山站在枫楼窗口远眺,骆鸿立在他身旁,骆鸿身形高大,骆明山也只比他低半个头左右,长相非凡,高鼻绿瞳,不怒自威,着一袭黑袍,袍上用白线绣着百余只雀鸟。

    “大哥,龙老大的事,如今已经有多天了,我们要不要帮把手?”骆鸿看着骆明山,有点着急道。

    他已经等消息等了好多天。从接到信之后,骆明山始终不曾发话,他也不敢妄动。想着龙老大送信时的嘱托,感觉愈发的焦急起来。

    “你觉得我们应该参与这件事吗?”骆明山转头看着骆鸿,问道。

    骆鸿不假思索,他与龙崎川素来交好,现在对方有求于骆家,他怎么可能不帮?何况自己兄长曾蒙此人有救命之恩,以兄长个性,就算是刀山火海,也一定要去闯一闯。

    “我觉得应该,龙老大对你有救命之恩,他的朋友受困,虽然司空山庄有点本事,但是我们明山堂也不会害怕分毫。”他人虽看着粗鲁,但其实心思灵活。话语中刻意提及司空山庄与明山堂,想用激将法激骆明山出手。

    骆明山混迹江湖多年,为当世武林两大顶峰之一,人称“豪杰”。对于这种小儿把戏,也是见得多了。哦,听着弟弟说出来,也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反驳。

    倒是骆鸿,看着大哥这般态度,不禁有些微恼,道:“大哥,我们行走江湖,义字当头。现在龙老大求人求到家门口,你要袖手旁观吗?”

    “司空云晓,这个人我听说过,当时南北武林,黑白两道对于这人都很忌惮。不只是因为此人武功高强,还有他的狠辣手段。”骆明山顿了一顿。继续道:“就算这个人对龙老大有救命之恩,但为了这么一个已经淹没在江湖浊浪里的人兴师动众,还要求助你我。不是龙崎川的做事风格啊!”

    “大哥,你究竟想说什么?帮还是不帮?给句痛快话。”骆鸿有些恼怒,他不喜欢这般斤斤计较。龙老大曾经帮过他,那无论他龙崎川现在要做的是什么,他也一定会全力相助。

    他总是认为,身在江湖,缺了信义,人和断脊之犬也就没有什么分别了。

    “帮,当然要帮,但要谨慎的帮。”骆明山看着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眼里带着一丝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