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明山暗堂,无名之辈
    青州,明山堂,枫楼

    “那我们要怎么帮啊?”骆鸿感觉自己大哥说话云里雾里,自从建立明山堂以来,他说话越来越像神棍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也无妨,他说会帮,那一定是会帮。

    骆鸿不自觉松了口气。

    “龙崎川的背后,是朝廷中诸多势力支持。我们建立明山堂的初衷就是只问江湖,不涉朝堂。龙崎川现在是要用昔日的情分,把明山堂拖下水。”骆明山淡淡道。

    “龙老大不是那种人吧?”骆鸿不信。

    “你看人的本事还浅,以后多学学吧!”

    他感念龙崎川的救命之恩,但是对于其中利害依然有自己的见解和分析。与龙合作,就是与虎谋皮,况且,现在他还不知道沈府那边的态度。

    骆明山出身江湖,心亦在江湖。他始终认为,江湖人的事就应该由江湖人自己解决,而朝廷只要一心保民安国就好,需要这江湖一处出力的时候,他们自然会出力,朝廷不应该多参与江湖事务。但沈王府强势,认为天下扰扰,有五分原因在武林之中,骆明山凭借个人之力,聚天下英雄强手,建立明山堂,赏善伐恶,安定江湖,与沈王府平分秋色,以封沈王府之口。十年间,双方镇住整个辛国武林,暗中又相互较劲。沈王府坚持律法第一,明山堂信奉道义为上,多有摩擦。只是明山堂太过强势,沈王府追求稳定,二者多年相处,反倒是相安无事。

    沈王府,明山堂坐镇一方,十二惊鸿背后势力虽然蠢蠢欲动,却又多方制肘,不敢动作太大。此时朝中传出风声,沈家二爷远在边关,短时间无法回来。各方势力又闻风而动,波及到武林草莽中,就是十二惊鸿之间极可能发生吞并。

    武林动荡,无论明山堂与沈王府都会非常头疼,双方都要被迫在这场纷争中表态。

    沈王府的态度呢?他们要怎么做?

    “通知陆艾暗中帮助龙崎川,明面上我们不参与。”骆明山冲骆鸿嘱咐道。

    “要动用暗堂吗?”骆鸿感觉有点惊讶,明山堂共分内外、暗三堂,其中暗堂由骆明山直接领导,内堂由堂中元老调度,外堂则是骆鸿主事。三堂之中,尤以暗堂最为神秘,江湖中几乎都不知道这个堂的存在,就算在明山堂内部,也鲜有人知。

    每次暗堂行动,只是一个命令,一个名字。暗堂众人从来没有失手,他侍立骆明山身边,到现在为止,也只知道两个暗堂中人,陆艾便是其中之一。

    “不需要多点人吗?”骆鸿不怀疑暗堂的能力,只是总感觉只一个人,未免有些寒碜。

    骆明山也知道他的心思,宽怀道:“陆艾一个就够了,比龙崎川手下人管用的多。”

    陆艾的办事能力他没见过,但是他的武功他确实知道的。

    “好,我马上去办。”骆鸿对兄长只派一个陆艾还是有点不满,但是也不敢多说什么,这次的事水很深,明山堂必须小心。

    不过片刻,一只白鸽自明山堂飞出,向南而去。

    至暮色初现,一个人,一口剑,一匹马,一身白衣,出了青州城,向北而行。

    风云城,琅琊坊。

    墨昙心对吃食一向很看重,吃饭的时候他总喜欢一口一口吃,吃得很慢,嚼的很细。这很可能是他上一世武侠小说看多了的缘故,那时候,他最喜欢的角色就是用剑的阿飞。当然了,另一方面,他吃的饭,无一不是珍馐美味,慢慢吃更能体会其中滋味。

    当捕快的是贱民,捕快也是贱职。赚的钱总是不多,就算成了名捕。穷——这个客观存在的事实,依然没有改变。

    其实他也可以不用这么穷,稍微走点后路,放走几个穷凶极恶之徒,拉拉关系,拍拍马屁,撺掇着沈红衣在府里多美言几句,他也能获得不小的好处。但他没有这么做,并非不想,夜深人静时也曾想过,只是发觉心里不愿。

    他不愿,就很少有人能强迫他,所以千种理由表明,这个家伙穷的是很活该了。

    活该他穷!

    但是,没错,就像绝大多数武侠小说中一样,凡事总有但是的,与其他太平道的名捕不一样的是:墨昙心抱着沈红衣的大腿。这位世子浪荡成性,花钱无算。家中更是放纵,只逢年过节检查一下是否还生还。其他时间里,沈家老太爷是完全忘记了有这么一个孙子,沈王爷在天都吃香喝辣,完全乐不思红衣,沈家大爷只有他弟弟闯出祸来时,才会想起来还有这麽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货。

    左飞总有一种错觉,他总感觉有墨昙心有一天会吃穷沈红衣。

    墨昙心对他的这种错觉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怎么可能让那饭票太破费,也不过就是蹭几顿饭而已。”墨昙心上司面前像死人,犯人面前像悍匪,普通百姓面前和蔼可亲,在左飞等人面前就是一个无耻流氓了,不对,鉴于他常年的无耻,这是个老流氓。

    “但是啊,师兄,你已经在他这蹭饭快有一年了。”左飞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墨昙心一脚踹开左飞,一路追打,颇有老父殴打儿子的架势,骂道:“让你话多,让你话多。我每次蹭饭去没带你吗?”

    左飞一路奔逃,一路就像个煮熟的鸭子,道:“你十顿饭里才有一次想到我,你还敢说。”

    “就你话多……”

    饭桌上,沈红衣正在给墨昙心普及萧月的光辉事迹,手舞足蹈,世家公子形象全无。

    “老墨,阿飞,你们没见过,当时城东门的石锁,其实也不大,但好歹有个三四十斤重吧。当时那么多的小东西,没一个人举得起来。但是,萧月那小丫头片子,撸起袖子,沉声吐气,力拔山兮气盖世啊。哈哈哈,一把举了起来,把城西老油坊赵家那个小子,吓的翻了好大一个跟头,连城门守将何老大都直夸她是日后的将帅之才。哈哈哈,太好玩了。”沈红衣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左飞嘴里塞满了酒楼的招牌糕点,有点迷迷糊糊,沈家五少爷谈了半天他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或者他在快乐些什么,可能有钱人的快乐——普通人想象不到,但他还是禁不住好奇,问道:“五爷,这个萧小姐到底怎么了?”

    沈红衣邪魅一笑,低声道:“什么萧小姐,以后要叫嫂子。”

    话还没有说完,左飞就被糕点狠狠呛了一口,急忙找了杯桂花汤喝了一气,缓了一缓。

    墨昙心在一旁也顾不得吃饭了,狠狠瞪了两人一眼后道:“哎,不要胡说啊!那是萧县令的女儿,不可能的。我说过我不谈感情。”

    沈红衣大手一挥,道:“萧县令的女儿有什么打紧,你还是我沈红衣的兄弟呢!萧县令被我家大哥二哥压的死死的,这个事没问题。”

    “您老人家就不要乱做月老了,这种事,不要再提了。”墨昙心给沈红衣倒了一杯清酒,笑道。

    “什么月老?”沈红衣与左飞不禁同时问道。

    “天上的红娘。”墨昙心记起来辛国是有红娘这个职业的,比较形象的给二人解释了一下。

    沈红衣略显猥琐的笑了起来,问道:“那你说的。这个月老漂亮吗?”

    “绝色”墨昙心想起月老的样子,信誓旦旦道。

    沈红衣本来还想再问,突然发觉话题好像偏离了方向,眯着眼睛打量着墨昙心,笑起来:“不要废话啊!还想扯开话题。怎么就连正眼看她都不敢?”

    “她是萧府的四小姐,我——只是一个无名之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