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山庄戒严,追捕暗梢
    一只白鸽穿过重重风幕,逃过猎鹰的追捕,飞过一山苍翠,直接钻进了司空山庄木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木楼里,司空绮正在写信,他的眉深敛,嘴也向下抿着,显得异样的严肃。

    白鸽飞入木楼,停在了那张五尺红木书桌右角,书桌后是一幅寒梅傲雪图。白鸽停在书桌角,四下张望。司空绮的信已快要写就。飞禽不识字,如果它懂文字,应该就可以看见一个与主人同姓的名字——司空图。

    写好信,装入信封,司空绮拍拍手,立刻有黑衣武士闪出,听他吩咐。这些人俱是司空山庄精心培养的暗卫,庄中重要之事多是吩咐他们去处理。现在司空山庄面临麻烦,司空绮只信任这些贴身暗卫。

    “将这封信尽快送到司空将军那里!用最快的速度。”司空绮内心有点不安。

    黑衣暗卫接过信,闪身消失。司空绮解下白鸽脚上的信筒,抽出其中信条,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文字。司空绮看着纸上的字,眉头皱的越来越深,脸上的表情也渐趋严肃。

    “龙崎川,这么着急调动人马了吗?”司空绮有些恨恨道。手中用力,寸纸立刻化为飞絮,识不得上面本来的字迹。

    “通知下去,召回人马,封闭府门,山庄周围增加暗梢,密切注意各方动向。”这是司空山庄木楼中传出的最后一条消息。

    整个山庄如临大敌,府中人影绰绰,往来疾行。

    墨昙心早上起来,洗了把脸,用刀在房中立柱上刻下一道刀痕,就出去办案了。细看他房中那道立柱上,长长短短刻着数百道刀痕,看起来密密麻麻。短痕最多,长痕最少,加起来也不过九道,不知代表些什么。

    徐虎的事件引出司空云晓被囚,龙崎川参与进来之后,就是些大势力之间的尔虞我诈了。对于墨昙心这种小捕快,实在是没有什么资格参与进来。只好庆幸又过着那种划水摸鱼,混拿工资的日子。这样的日子未尝不好,墨昙心很多时候,其实挺喜欢这样的日子。

    但是很快他的美梦就落空了,在太平三害之一沈红衣对阮丰的参合下,墨昙心被派去监视龙崎川的一举一动了。

    有时候,墨昙心真想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掐死沈红衣,然后再来个毁尸灭迹什么的,反正这个时代又没有监控,很多办案都靠蛛丝马迹和个人臆想,抓捕犯人前,都要先召集人手,看看打不打的过,能打过自然就上喽。打不过?抱歉,人家就是能逍遥法外。沈王府和明山堂坐镇江湖,靠的就是打谁都跟打儿子似的,说打你就打你,决不食言。

    龙崎川的据点很多,但他一般都呆在听雨楼内。传言这里是他发家的地方,所以他常待在这里。今天他似乎没在,因为不见他的那辆非常显眼的黑色马车。墨昙心在酒楼周围转了一圈,就发现了至少三波盯哨的人。墨昙心穿着捕服,在街上人流中显得很是扎眼。

    那三波盯哨的人很快发现了他。

    三波人中有两波发现墨昙心后,迅速撤退了,沈红衣随便选了一波跟了上去,墨昙心也跟着最后走的那一波,远远的缀着。青天白日,那些人自然不敢在屋顶来去,都是混杂在人群之中,边走边抬头四顾。

    墨昙心跟踪着的三人,两瘦一矮,穿着寻常衣服。借着身法,在人群之中快速穿梭。过了一处岔路口,三人分开,两个瘦子分别向东、北而去,那矮子仍然沿着原来的道路直行,此时正值上午,街道上人头攒动,摩肩擦踵,矮子身形又十分矫健,穿行人群之中,墨昙心有数次差点跟丢。好在他追踪术还算一流,二人行了约莫两刻中,直接穿街过巷,从城东到了城西。

    矮子有的很巧很慢,有意甩掉墨昙心,墨昙心也知道自己暴露,直接开始大摇大摆跟着他了。矮子发现甩不掉墨昙心后,开始走的越来越快,到后来直接用上轻功,越来越往城中偏僻出走。墨昙心也发现了,心里明白,人还是紧紧的跟着那矮子。逐渐走到了城中的一个偏僻陋巷。矮子一闪身,钻进了巷内。

    那个巷子进去左拐是个死胡同,墨昙心知道,他知道这个城中的每个地方,每个角落,说是知道每株草木不免有所夸张,但是知道城中每处建筑的样子和制式,确是他的本领。在这座城中有些捕快干了一辈子,也就是知道吃拿卡要,对这座城中的人与物,还没有他这个十九岁的小捕头知道的多。他不是没想过,只是不愿意。

    果然那矮子进了巷子后就拐进了左手边,墨昙心嘴角轻笑,内心感觉有点无奈,又是这老一套。他侧过身手握住刀柄,人往右手处慢慢走去,这样可以保持视角的最大化,防止突然的袭击。

    他谨慎的抽出二尺快刀,视线转过拐角,墨昙心在死胡同里看见了那矮子,同时,那两个瘦子也从他身后的两个巷口出来,堵住他的去路,手伸到了身后。

    沈红衣没有多少追踪人的经验,加上他那可怕的运气,几乎在他还没有开始接近时,那两个盯梢的人就发现了他。二人显然没有后走那批人的心理素质,直接开始狂奔,也许看着沈红衣的样子,以为是龙老大派来灭口的。沈红衣也是耿直,毫无顾忌,直接把跟踪变为了追捕。

    三人没有迟疑,直接开始行动,那两人速度极快,在人群里左拐右拐,沈红衣烦躁人流,直接以绝佳轻功从众人头顶掠过,二人眼见对方轻功极高,直接翻身上了屋顶,想乘机随便藏身屋中,只要肯花点耐心,躲上一时半刻,等人走了再出来,好歹逃过一劫。

    二人刚上屋顶,准备分开。沈红衣深怕对方逃了,想也不想,袖中弹珠打出,那弹珠是墨昙心用河边的卵石所制,拇指大小,浑圆光滑,是墨昙心家乡的一种游戏用具,两人闲来无事时常用这种玩意游戏。

    他没有随身携带暗器,慌忙之中,一袖打出,足有五六颗弹珠,那两人只是盯梢,武功实在勉强,勉强挡开飞石,竟然乘机发了一发飞刀。沈红衣一挥折伞,一击打开飞刀,飞刀斜飞而下,直钉穿了一只脊兽。盯梢两人一眼瞥见,只觉今天生还无望。

    沈红衣没有犹豫,又是两颗弹珠发出,两颗弹珠一前一后,后发的弹珠先至,撞上前方的弹珠,弹珠四散逬碎,立时在两人头顶上方炸裂开来。

    碎石如雨下,从追捕到现在暗器你来我往,其实只不过片刻。沈红衣的暗器手法皆是名家教授,此时一经施展,碎石瞬间炸开,两人躲避不及,全身大穴立刻受制,二人本在半空,此时瞬间受制,数丈高空掉落,只闻两声重重的落地声。

    沈红衣再过去查看时,两人虽然未死,但是也是摔的不轻,昏迷不醒。沈红衣心下惶恐,只觉手足无措,观察周围无人,匆忙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