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第三只鸟,无名的人
    墨昙心看起来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他不魁梧高大,也没有男生女像,还算有点清俊,眉眼细长,五官分明,脸上很干净,只有左眼下有一个芝麻大小的黑痣,看起来对他的容貌没有任何的影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有一次沈红衣请他吃自芝麻饼,还以为有黑芝麻黏在了脸上,刻意去拨弄时被墨昙心一顿痛揍才知道那是一颗痣记。除此之外,大概他有点标志性的就是他的身上总隐隐约约给人一种苦大仇深的气质。

    谭卓三人此时看着墨昙心,不禁有点走神,这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捕快竟然就是“黑无常”墨昙心。

    “三位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人派各位来盯梢龙老大的吗?”墨昙心直接开门见山道。

    “我们说出来可以走吗?”欧阳和有点不放心,问道。

    “欧阳兄,如果墨捕头不让我们走,刚才我就是重伤之人了。”郑天放本来对捕快没什么好感,但刚才对方救自己一命,而且得知对方居然是太平道中鼎鼎大名的人物,却是好感冲散了厌恶感。昔年秋霜道三凶作恶时他曾听闻,传言手段残忍,让人不齿,他本大为鄙夷,后来传出有少年捕快追踪千里,提回三凶人头,他对那少年不禁有了一丝钦佩,只是一直无缘得见,此时乍闻,立刻好感勃发。

    “大家本在江湖中行走,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只是好奇心起,无意为难各位,况且以各位武功,我不一定拦的下三位。”墨昙心笑道。

    他这一番话说得极为巧妙,既暗示自己意不在问这些人身份,只是好奇,又恭维了三人的浅薄功夫,捧了三人一番。如果三人执意忽视刚才赌斗立下的承诺,自然还有其他话术和方法让他们说出来,墨昙心得每一步都走的很巧妙,也都预备着连环后手。

    “墨捕头这样说,兄弟们也是有头有脸得人,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得水,我们绝不食言。”郑天放打定主意,准备合盘托出,本来也不是什么隐秘的事。

    “郑兄,这……”最矮的谭卓似乎有些担心,试图阻止郑天放。

    “无妨,回去楼主问罪,我自己一个人承担,不会叫你们和我一起担责。”郑天放大手一挥,他性格豪爽,遇见欣赏的人自然掏心掏肺,既然答应了要说,就算要受罚,还是要说。

    一旁的欧阳和此时却有点发怒,似对刚才郑天放的话很是不满,冷哼道:“三人同出,自个儿担责,是欺负我和谭兄没胆子担吗?”

    他此话一出,谭卓一张胖脸立时涨红,对郑天放道:“要担一起担。”

    墨昙心看着三人的样子,不禁笑道:“三位,墨某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好奇心起,三位告诉我,我也不会让告诉其他人知道。”

    三人听墨昙心这样说,三颗本来微悬的心都放了下来,为首的郑天放道:“不瞒墨捕头,我们三人都是霜刀剑雨楼端木楼主手底下的探子,最近江湖中听闻龙老大听雨楼中放出消息,发出‘黑金帖’,召集各方的高手,似乎是有什么大动作,楼主让我们出来盯着龙老大。”

    “哦,原来如此。”墨昙心沉吟一声,他基本是知道这些消息的,只是看看都是什么人参与进来。

    三人看着他的脸色,不知他在想些什么。终于最后时郑天放问道:“墨捕快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我们三人……”

    墨昙心展颜一笑,对三人道:“当然,墨某无意为难三位,就此告辞了。”

    三人又向墨昙心行了一礼,转眼便翻过那道死胡同,消失在墨昙心视线里。

    墨昙心只是感觉有点感慨:第三只鸟出现了,十二惊鸿之一——霜刀剑雨楼,北武林久负盛名的氏族大派之一。楼主端木秋凰,少年成名,使的是一双刀剑,用的是刀剑合招,个人实力在江湖之中至少在前十左右,曾因一人败北武林三十位刀剑高手而扬名,传言有人只是当场看他持刀剑演武,就发誓此生不再用刀,改习枪术。

    这人常年在霜刀剑雨楼不出,原来也这么关心江湖消息吗?

    在这个江湖中,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独特的情报组织,消息的灵通,有时意味着一场大战是否可以最终取胜。江湖中消息最灵通的组织,是沈王府的情报司,王府中人一般称其为情报司,而江湖中人对他有一个更形象的称呼——蜂巢,数以千计的探子,从四海八方搜集各种各样的情报,最终汇集到沈王府后山万卷楼,经过专门人员的汇总,会详细的呈报给主事者,主事者依靠准确的情报,酿出胜利的蜜果。

    沈王府后山,万卷楼。

    说是楼其实并不准确,因为一般这里的人员处理情报时都是在露天场地里的。

    场地建在一片开阔平地之上,四面皆是山林,向西处是一道青石铺就的马道,方便有紧急信件需要快马送来,场地向东处青石衍生出去,到一栋木楼前而止。木楼隐在一片竹林中,楼旁有一道清泉自山上而下,溯泉而上,山高处又是一片相同的开阔场地。

    两处场地,山下负责军情,山上主管武林。

    为了防风,场地四周围了一圈墨绘屏风,屏风俱是一丈高低,五尺之宽有余。巨大稳定,纵使有大风也不会干扰场中办公事务,放眼望去,场边屏风数百之多,而场中又是众多低矮屏风将巨大场地隔开,分成数百独立的办公场地。每块场地内皆有木桌,纸笔和计时用的小型日晷。其中就有一人宽的通道,远远望去,颇为壮观。下雨时,这些器物都会搬去万卷楼中,那在溪旁的高耸木楼,就是传言中由沈家大爷发展出来的万卷楼,取的是“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之意。

    说来奇怪,沈家大爷主持沈家,但却是沈家最不出名的一个人,二爷沈山青风头最盛,少年时闯江湖几无对手,成就“北沈南骆”之名,中年时镇守边关,用兵如神,打的四野臣服,不过三十五岁,辛国之中风头无出其右者。三爷沈白玉,在朝廷为官,昔年掌管刑部时,一日断三百余案,当朝称为神人,四爷沈金焕,以千骑破狼骑五万兵马,驱逐百里,是辛国边疆神话,亦是当朝最年轻的骠骑将军。至于五爷沈红衣,这个不用提,太平道三害之一,祸事精。

    沈家大爷,是沈王府中真正的无名之人,有些人只是沈家大爷,沈家大爷的叫,却连他真的叫什么名字也说不上来,未免可笑。

    此时,万卷楼最顶层的屋顶上,沈家大爷沈寒墨正喝着茶,看着一份从山上溪流中传下的简报,喃喃自语道:“霜刀剑雨楼和万马场也出人了,龙崎川这是想把事情赶紧搞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