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三山五湖,龙头黑帖
    初春时节,江湖中有了一丝风波,一点异动,这异动来的快速简单,由数封鎏黑龙头金帖引发,帖子很好看,很精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帖上金色缠枝花纹交错,黑帖正中央,是一只简笔绘成的金色龙头。江湖上只有一个人会发这种帖子,也只有不多的人有资格接这种帖子。

    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帖子在江湖中代表了某种权力,一种特殊的权力。

    帖子由数个矫健的大汉,用最快的马匹,踩着微雨后的春泥,扫过初露枝丫的弱柳,一日之间送往大江南北。

    秋霜道的白露山前坪,早樱已落,门前诸树都露出了嫩叶。

    有童子在扫山门前新落的早樱。

    突然一阵马蹄声从山下传来,蹄声如雷,急急似雨,敲得山门都震动起来。小童面色不悦,秋霜道中,竟然有人敢在白露山门前如此撒野,是嫌活的命长吗?

    小童嘴斜斜一撇,一甩手中扫把,砸的扫好的一堆落樱乱飞,长声怒道:“是哪个不知好歹的敢在白露山门前纵马喧哗。”

    此时蹄声由远至近,听在耳中,异样刺耳。那人竟然直接驱马登上山道。

    好大的胆子,真是好大的胆子!

    小童越听越怒,他在山门中长大,还未曾见过有人敢如此放肆。此时,蹄声上得百级长阶。一匹健马载着一人,上得山门前坪来。那童子存心要这一人一马好看,捡了块顽石,在马刚上来时就以暗器手法射出。直取马上那人。

    马上大汉反应奇快,手中马鞭扬起一抽,“啪”的一声打落石块。高声道:“且慢,太平道听雨楼有信,请门主亲收。”

    “你算什么人,也要我们门主出来收信?”小童神情倨傲,作势待发。

    “吱呀”一声,坪前一扇红门打开,出来一个三缕长须,面白深眼的青衣道人。

    道人见状喝道:“伯清,不得无礼。”

    童子一见那青衣道人,本来还想辩解一番,又被那青衣道人瞪了一眼,立时乖乖立在一边,不敢搭话。

    “左门主,事情紧急,还请恕罪。”马上大汉见那道人出来,慌忙下马行礼,他一向是听过这道人名头的,不免有些为刚才的唐突惶恐。

    青衣道人一挥袖,淡淡道:“无妨,事情要紧。”

    大汉听罢忙松了口气,从怀中拿出那张黑金帖,双手递了过去。

    青衣道人接过帖子,眼神郑重起来,翻开帖子瞧了几眼,自语道:“没想这件事来的这么慢。”

    说罢一挥手,那大汉又行了一礼,翻身上马急奔而下,又是一阵马蹄哒哒。

    “伯清,准备行囊,为师要出去一趟。”青衣道人手拈黑金帖,缓缓步入山门。

    “师父,是谁请你呀?”那小童跟在道士身后,冲大汉离开的方向做了一个鬼脸,转过头来好奇道。

    青衣道人斜目瞥了小童一眼,道:“是一个师父无法拒绝的人。“

    这样的事还发生在武林各处,接到黑帖的人无一例外,都是骑着最快的马,即刻启程,同时赶往一个地方。

    太平道,风云城,听雨楼。

    听雨楼不大,很普通,很热闹,它对面的酒楼自然也是很普通,但是不热闹,好似被听雨楼抢走了所有繁华一般,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有些地方因人而贵。

    墨昙心和沈红衣穿着便服,在这座“迎客轩”二楼靠窗坐定,隔着一条街观察着听雨楼的情况。像他们这样的人还有很多,至少还有数波,墨昙心只是盯着,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去管。

    江湖人物越来越多,他们走路的神态气质与街上的普通人差别实在明显。而且,那些来听雨楼的江湖人物在墨昙心看来都是武功相当不俗的。观察来人,隔空细听口音,不只有太平道的,还有其他各地,山青道,山阳道,秋霜道,很多都是外地人。

    “龙老大就算要搞事,这阵仗有点大吧!”沈红衣看着那些陆陆续续进听雨楼的江湖客,扇着他的六尺小扇,问道。

    墨昙心压根不想理他,追那一路盯梢的抓到人后因为害怕不知道怎么办,又回来了?这是人干的事吗?你好歹把人捆住了等醒来再问啊!结果他两人会合后再去,那晕厥的两人早就没影了。

    简直让墨昙心捂脸长叹,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白瞎了那一身江湖一流好手的功夫。真是不枉祸事之名。

    沈红衣也知道他这事做的实在糟糕,不禁有点懊恼,当时手忙脚乱,实在考虑不周。只好蹭在墨昙心周围,用些有的没的缓和两人之间冷冷的气氛。好在墨昙心知道他这样的个性,也就冷战了一二时辰,待胸中郁结之气消了,又带他来这楼上旁观。

    沈红衣还要张口胡说,墨昙心把刚上的小菜推到他面前,不耐烦道:“这种地方,人多眼杂,四处有耳,你要说些什么?要不要直接搬个讲台,把你想的直接唱给大家听呀?”

    “哦,这倒不用了。”沈红衣有些悻悻然,也就闭口不言。

    但要他闭口,实在太难,他拿起桌上竹筷,吃了口小菜,然后转过头又吐了出来——这家店生意不好是有原因的。

    这种盯人工作其实很是清闲,但对沈红衣这种多动症儿童来说很快就觉得异常的单调乏味。尤其是那间酒楼中不见龙崎川,只是一些江湖人物,进去后就坐在一处,也不与他人搭话。店中本来坐着的客人,看见这个阵势,也非常识趣的赶紧走了。

    “走,老墨,我们进去看看。”沈红衣耐不住道。

    “不去,里面都是些江湖人物,你要我进去看热闹,你是嫌我命长吗?”墨昙心有些无奈。

    他喜欢这种划水的日子,没有危险,只是悠悠闲闲。

    突然,只听身后一人高声叫道:“哎,这不是‘墨色’墨捕头吗?好久不见啊!”

    墨昙心和沈红衣错愕的转头,就看见一个公子模样打扮的男子走来,扇着一折牡丹花扇,脸上掩饰不住一种得意之感。

    他这一说,声音本来就高,四下里听的清清楚楚,立时有多道目光向这里看来,有敌视,有无视,有好奇,直看的沈红衣有点心虚,只能恨恨的看了那人一眼恨声道:“郭锦,你干什么?”

    那郭锦仿佛此时才看见沈红衣,装模作样的过去,行了一礼,嬉笑道:“这不是沈五爷吗?你也来凑热闹?”

    他这话声音比刚才小许多,沈墨两人在这里,论身份,沈红衣是远高于墨昙心的,但他却先叫墨昙心,摆明了是故意为难墨昙心,要他身份暴露,给他惹些麻烦,此时再见沈红衣,立刻换了副语调,只是其中的油滑奸诈之气,却是怎么也去不掉。

    “呦,郭公子,腿脚好了?”墨昙心饶有趣味的问道。

    “蒙墨捕头关心,本少爷好的很。”沈红衣感觉郭锦的牙缝里都要迸出火花来。

    这人是本城的纨绔子弟,上次街上强抢民女,本来这是他常干,毫无顾忌,城中许多捕头知道,只是迫于他家势力,不敢言语。

    结果遇到墨昙心,直接被当街打断了腿,连同手下几个家奴也打了一通,伤的伤,残的残。后来更被墨昙心趁着机会直接借着几样罪名,关在了刑事司狱中,让郭家老爷花了大价钱摆平。

    此时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郭锦倒也是能沉的住气,见过两人后,在二人旁边桌子坐下,存心要墨沈二人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