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三坛酒,一厅人,刀与剑
    外面风吹,吹入迎客楼二层,吹动窗户微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郭锦只觉得心虚的厉害,他虽懂点拳脚,但是这个场面,自己真是不该出来看热闹,他就不该抬头,不该看见墨昙心,不该上这层楼。

    我要是个瞎子该多好,郭锦这样想到。

    可惜他不是瞎子,他只看见大厅里四下肃穆,有几桌人的脸上有冷汗留下来。墨昙心没有动,但他整个人都绷得很紧,想到倒霉的是这家伙,他的心里稍微舒坦了一点。

    大厅里飘进来几片飞花,还有丝丝缕缕的花香。闻潮声环视了一圈道:“春风正好,今天闻家潮声请诸位喝这云州的上好黄酒。”

    说罢,伸出两指在酒坛封口一扣,解了泥封。自己先提起那一尺有余的酒坛,猛喝了一口。众人只看他是一个少年公子,没有想到他和起酒来这样豪爽。

    黄酒入喉,直觉畅快,闻潮声手一推,酒坛直向墨昙心直直而来。墨昙心不动,倒是他旁边的郭锦吓了一跳,只觉得那人一个不小心,坛子就要砸在自己头上。

    墨昙心伸出手,一式“柔手”接了酒坛,那酒坛入手时力道颇重,那少年年纪轻,内力非凡。道了句“多谢”墨昙心直接昂起头也饮了一口,手一推,轻扔给了沈红衣,后者手中六尺黑扇一托,将酒坛在空中一捞一兜,转了一圈,恰好这时有杏花入室,被他乘机转入酒中,双手捧住,喝了一小口,就顺势扔给那大汉。

    只是酒坛未到那大汉手上,便被一只芊芊素手从旁扣下,却是那个同桌冷面的女子。她拿出手帕,将酒坛口细细擦了一圈,然后倒了一碗,看也不看,随手直向后抛去,管也不管,洒脱不羁,颇有风范。

    鹅黄的衣衫,配着一张绝色明丽的姣好面容,真是让这铁一般压抑的大厅有了一丝可以透气的空间。

    酒坛离手,眼看就要落地,沈红衣手中弹出一根筷子,只听“咚”的一声,正打在那酒坛边缘,将酒坛打的旋着送出,竟然又回到了厅中大桌之上,正停在黑脸大汉面前。酒坛无声落在那大汉面前时,打出的竹筷竟然又折回沈红衣的手中。

    厅中有人叫了声“好”,那同桌的女子也忍不住看了沈红衣一眼。

    “恕闻某眼拙,没有看出座中还有一位高手,阁下名号?”闻潮声刚才被他一手上等暗器手法惊了一下,不由问道。

    “在下沈红衣,没有名号,闻公子客气了。”沈红衣忙回道。

    “阁下是沈山青的……”闻潮声一听他姓沈,又是在这太平道,心下已差不多猜到了。

    “他是我二哥,我是沈家老五。”沈红衣道。周围众人听他表露身份,俱是一惊,有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有人不自觉的擦了擦汗。

    “五爷,失敬。”闻潮声听到他亲口说出,心中感觉一动,今天这事要牵扯沈府进来了吗?暗自有点不安。辛国武林中,太平道沈府与青州明山堂一向是最特殊的存在。

    既然都已经做到这份上了,就继续下去吧!退?来不及了,也不想退。闻潮声在心里这样想到。

    与闻潮声坐在一起的那黑汉常年在塞外打拼,对沈家的威名反应最小,只是冲沈红衣点了点头,他只觉得这少年公子待人不错,毫无骄纵之气,只是微显男子气概不足,心下大有好感。

    大汉抄起酒坛“咕咚咕咚”直喝了个痛快,把酒坛向旁边一桌上人抛去,他人高力大,酒坛扔出,风声呼呼。

    旁边那桌人是三个中年男子,俱是褐服麻衫。酒坛来时,其中一人伸手一碰酒坛,直飞的酒坛立时旋转起来,卸去了大部分力道。第二个麻衣汉子伸出一双大手,接住酒坛,喝了一口,传给下一个人,三人如此,轮流喝了一口,酒坛又传给了下一桌。

    那桌是个佝偻的老汉,伸手抓过酒坛,也是给自己倒了一碗后,就直直一掌推出,把酒坛打的平平飞出,向下一桌而去。

    如此往复,一坛酒已尽。酒一滴未洒,坛又回到了大厅正中央那张桌上,黑脸汉子把最后一口酒喝尽,把坛子摔碎在地上,直吓得郭锦一抖。

    刚才众人传酒,真是各显了一番本事,抛的酒坛,露的功夫。独独没有传到他这里来,他也不禁松了口气,心内大呼庆幸。

    “那位公子,刚才喝酒错过了你,愿你见谅。”闻潮声的话在耳边响起,郭锦却是冷汗直下,怎么办?自己这三角猫功夫自己还有点觉悟,知道要糟,又无可奈何,盘算着那样硕大一个酒坛砸在身上少说要躺上数月。

    只是闻潮声也没让他多等,“唰”一声抽出去秋水般的长剑,那剑三尺有余,两寸宽窄,出鞘时寒光惊现,惊的窗外几只雀鸟飞起。无论谁,只消看上一眼,就知道是绝顶的好兵器。

    墨昙心看着他那一把剑,也不觉有点出神,曾何许,他也见过如这样的一把剑,只是后来那剑折损在飞龙道柳林。

    他还记得那个人。

    思绪被“喀”一声打断,闻潮声一剑斩断酒坛口,顺势剑入坛底,用剑端起那酒坛喝了一口,剑身一抖,直接向郭锦弹去。郭锦一看斗大酒坛朝自己飞来,只觉得口舌发干,僵在原地。

    “苍啷”一声,墨昙心手边如雪长刀出鞘,长刀泛出一片白色光华,丝毫不输闻潮声手中长剑。

    刀还在鞘中,只是亮出了一半,刀身一竖,用柔劲挡了一下酒坛,又在眨眼间变竖为横,托住酒坛,酒坛中的黄酒如镜面一般,丝毫未洒。这一手剑去刀来,只不过一息,再停下来时,众人看去,只见墨昙心已背手而立,右手握鞘,雪刀半出,横在郭锦喉片不过四寸处,那坛酒正好碰到他的鼻子。郭锦眼睛向下一瞥,只见墨昙心的刀横在自己颌下,刀刃向内,顿时两股战战,脸色苍白。这刀要是偏个寸许,自己直接就要被人一刀断喉,横尸当场了。

    他只觉眼前一花,晕了过去。

    墨昙心没理郭锦,手一抖,刀收回,顺手饮了一口,给沈红衣扔去,却被那女子一甩袖抢过,只见她袖中伸出一条渔网般的事物,上面坠着些细小的金银叶。只见她一把将酒坛扔到街上,街上传来一道瓦碎声,间杂众多行人的惊呼。

    “这种给胆小鬼碰过的酒,有什么好喝的,喝起来也是一股馊味,换一坛。”那女子怒气冲冲道。

    闻潮声哈哈一笑,这般脾气真是对他胃口。

    “万马场的韩云,果然有气魄。墨捕头,这波赌酒不痛快,我们赌波大的。”闻潮声看着墨昙心与韩云,笑着提议道。

    “墨某愿意舍命陪君子。”墨昙心淡淡道:“怎么赌?”

    闻潮声抚着桌子,笑道:“我出身霜刀剑雨,在坐的都是武林中人,当然赌的是武了。”

    墨昙心缓缓拿起双刀,道:“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