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第三坛酒,刀如落雨
    “既然要赌,总需要有赌注吧?”沈红衣在一旁插嘴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墨昙心只想着赶紧解决这件事,他实在对武林人士这种武斗不感兴趣,他总觉得有点傻乎乎的,一直以来,生死是他的底线,其他,一切如浮云,随缘而来吧!

    他的这种个性,也难怪与佛有缘。

    闻潮声提出决斗时,想也不想就一口答应,此时沈红衣一提,登时来了兴趣。将刀按在桌上,问道:“闻少爷说吧,什么赌注?”

    闻潮声急于和墨昙心试手,竟然也忘了这一关节,当下不由大笑,道:“我的不是,竟然忘了压赌注。哈哈哈,墨捕头也是豪爽之人,如果不是沈五爷提醒,只怕也忘了。”

    “既然是我的不是,赌注就由墨捕头提吧!”闻潮声经刚才一事,只觉这个墨捕头和自己一般年纪,心思单纯,无关赌注就要与自己斗上一场,想来也是自己风采非凡,为人所折服。想到这里,不禁有一丝得意。

    墨昙心看他样子,心下有点慌,这种场合也能笑出来,看样子有十足的把握。怎么办?要不然直接认怂,直接走。不行,太丢人了,这事传出去以后什么小鱼小虾都过来找麻烦怎么办?没办法,拼了。

    环视了一圈,墨昙心问道:“还有人也想和我比武的吗?”

    那黑脸大汉道:“比就比,啰嗦什么,我来第一场,输的那人就答应对方一件事,龙老大当年就是赢了我大哥,我们才会来这里帮他。”

    “好,姜奎兄弟说的有理,墨捕头意下如何?”闻潮声觉得这建议很是中听,霜刀剑雨楼端木秋凰多年前五与龙崎川打的就是这样一个赌,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随楼中代表之人前来赴会。他觉得这提议隐隐有楼主与龙老大打赌的豪情,当即答应。

    “只要不违背道义,在力所能及处,这当然可以。”墨昙心生怕他提出个其他的奇葩要求来,一口应了下来。

    “韩云小姐以为如何?”闻潮声自来这酒楼,眼睛总是不自觉的窥向韩云,只是不知是因为久仰其名还是有所顾忌。

    韩云看了墨昙心一眼,道:“可以。”

    闻潮声起身扫视了厅中其他几桌人,昂首道:“今日迎客楼中,除了我,姜奎兄,韩云大小姐,还有人想赢墨捕头一诺吗?”

    其他人面面相觑,刚才喝酒已基本试出个人深浅,场中除了这三人,其他人无论气魄还是武功上的造诣,都要差上许多,稍待了一会,都沉默不语。

    见众人不应,闻潮声轻笑一下,道了声请。

    桌旁姜奎突然跃起,一声暴喝,枪上步袋落下,露出一杆黑色古朴铁枪,一枪打落酒坛泥封,一枪将直径一丈有余的圆桌挑起。

    桌上酒坛仿佛和桌子连在一起,随着他这一枪翻转着向墨昙心飞去。

    这酒楼中的桌子,原来是桌面与桌角是分开的,桌面是一个丈余的木盘,底下是一套支架。此时被这一枪掀起的,正是桌面。那桌面梨木打造,又大又重。被这一枪挑起,立时风声虎虎,劈头砸来。只是桌上那坛酒水,却是一直没有掉下来。

    墨昙心与沈红衣本来离那大桌也不过四丈,此时桌子翻来,眨眼就到,墨昙心没有动用双刀,直接左手扣住圆桌周边,右手一捞,酒坛已在手中,圆桌上力道未消,墨昙心将圆桌顺手转了两圈。

    圆桌在众人头顶上呼啸而过,立时遮住一片阳光。力道消,墨昙心喝了一口酒,直接腾起,将平平拿住的圆桌一脚踢出,立刻呼啸声又起,向闻潮声冲去。

    那边闻潮声凝神以待,手中长剑直去,点中圆桌中心,那圆桌猛然一震,就像失去了所有动力。颓然落下,砸得地板轰然一声,闻潮声轻轻伸手,将要倒下的圆桌扶住,全程潇洒自如。

    墨昙心看着他出手,感觉这霜刀剑雨楼年轻一代高手果然身手不凡。

    只是他没有喘息的机会,圆桌送出瞬间,坐在身旁的万马场韩云也已经出手。

    从窗中而入起,这女子一直都少言寡语,只是坐在墨昙心和沈红衣身边,第一轮斗酒时喝了一碗酒,打碎了第二碗酒,现在猝然动手,目标是墨昙手上的第三坛黄酒。

    她的速度极快,与墨昙心距离又近,甫交手,就是小缠丝,双掌变化多端,顺臂而上,勾,拿,挑,崩,与墨昙心见过的小缠丝手都有些区别,墨昙心感觉更像是形意与八卦结合在一起,柔中有刚,刚中带柔。

    一手拿着酒坛,一手与韩云相搏,墨昙心的解决方法很简单,以快打快,直线最短,她的招式使出时,直接依靠自己速度优势,中途截断。

    韩云一时之间攻不下墨昙心,而且对方还只是用一只手。她欲感羞恼,只觉得一身武功,还没有使出,便被对方中途打断,有力无处使的感觉让她很愤怒,还有羞愧。其实也怨不得她,她的武功一直长于轻功,拳脚从来都是弱项,此时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占不到便宜也是意料之中。

    突然韩云一个转身,本来还在攻墨昙心右手,立时转到了左边,袖中金银索顺势而出,直攻墨昙心手中酒坛,她的金银索是金银丝绞成,韧性非常。墨昙心拔出二尺短刀,刀入春光里,一刀斩在金银索上,立时感觉手中快刀一滞,被一股螺旋劲带动,几乎要脱手。

    “酒给你喝。”墨昙心大喝一声,把酒坛扔给姜奎,另一手猛然转动快刀,直扑韩云而去,顺手抽出长刀,一刀抓住盲点,直接自肋下朝咽喉刺去,韩云左袖金银索,自右袖中抽出一把短匕来,一下挡开墨昙心的长刀,墨昙心手中长刀一变,化刺为横削,韩云立时一低头躲开,几缕发丝自刀锋间滑落。

    墨昙心长刀削过,立时又是一轮快斩。

    那里韩云一手锁住墨昙心短刀,一手握着匕首与墨昙心短兵近身相接,二人斗的就是一个快,其间数次易位,手中金银索已化网为鞭,与长刀相触火星四溅,发出让人心悸的金属碰撞声。墨昙心直接拉进两人距离,挺刀直上,被韩云一记长鞭又锁住了短刀,短刀脱手,被甩出窗外,直入听雨楼二层,扎入墙壁里,尤自晃动。

    听雨楼二层坐着一群人,偶尔谈谈话,此时一刀飞来插入墙壁,却是有人只忘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迎客楼时,韩云短匕寒如正月的冬雪,金银索被日光一照,煞是好看。只是此时这些,都被墨昙心双手握着的那把刀,如春雪一般的长刀所掩盖。

    刀离韩云如雪长颈只有一寸,韩云撅着嘴,最终还是恢复了那冰山一样的表情,收起兵刃,向墨昙心做了一缉,淡淡道:“我输了,万马场韩云,欠墨捕头一诺,可随时说出要求。”

    “好。墨某记下了。”墨昙心也回了一礼。

    那边闻潮声与姜奎两人还站着,他们一直在观战,对于墨昙心的表现一直看在眼中,觉得此人实在不俗,尤其是破解小缠丝的技巧,真是给人一派宗师气度。

    闻潮声还未动手,对面听雨楼中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点恼怒道:“潮声,安静点,要谈事了。”

    本来还打算与墨昙心试一试身手的闻潮声听见这句话,立时像泄了气般,悄无声息的将那圆桌还原,向墨昙心道:“墨捕头,闻某希望你我来日有机会再续这一战,五爷,有机会一起再喝一杯。”

    沈红衣朝他做了一礼,道:“可以。”

    墨昙心看了看他也道:“好吧,随时奉陪。”

    姜奎不善言语,也与墨昙心沈红衣打过招呼,两人就下了楼,来时如风,去时亦如风。

    听雨楼内,楼梯上响起脚步声,龙崎川一身如白雪般的便府,一派文士打扮。

    他轻轻拾级而上,二楼的人都摒住了呼吸。龙崎川看着嵌在墙中的那把刀,随手取下,向墨昙心看了一眼,又是随手一抛。

    刀划过四丈长街,从街上众人头顶飞过,划过几片春天的落樱

    “苍啷”一声,短刀回鞘。

    墨沈与厅中坐着的众人,看鬼一样看着窗边桌上的那把短刀和刀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