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一诺
    武林中,很少有人知道龙崎川的武功有多高,这位十二惊鸿执牛耳之人,几乎不显山露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人们也很少知道,他的势力有多大。所有人对他的印象,更多是那辆行走在江湖中的黑色马车,还有不时更换的车夫。

    辛国尚黑,所以从圣主,百官到商贾富豪,多乘黑色车马。如果说龙崎川的马车有何不同,大概就是更黑一些,春来冬去,那辆马车碾碎一地冰屑,如天地间一抹黑云。马车也很精巧结实,非出自凡俗之手。除此之外,似乎也没什么不同。

    至于他的车夫,多是黑纱蒙面。有见识的人,都会发现那些车夫俱是一流的高手。也因为如此,江湖中一直有所传闻,说龙老大手底下有一批武功极高的死士,几乎可与沈府龙虎卫比肩。

    只是时日流转,似乎并没有这批人的影子,于是很多人将其视为无稽之谈。

    只有龙崎川突然现出锋镝,震撼全武林的时候,人们才会又谈起这个传闻。

    比如数月之间,就剿灭北方绿林数十支匪盗,建立惊鸿镖局。惊鸿黑旗过处,大盗巨匪人人却步。

    比如一夜之间,攻下武林大派山海观,焚尽观中数十楼阁,让千人大派一夜陨落。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

    “没有看出来,龙老大的功夫这么好,老墨,你说他是靠什么立足江湖的?”沈红衣不禁问道。

    “一诺。”墨昙心看着听雨楼中的众人,缓缓吐出这两个字。

    短刀在桌上,刀柄朝向听雨楼,鞘尾直指墨昙心,就那样静静地躺在桌上。刚才的打斗将刀鞘拨转,让短刀得以从听雨楼回鞘。

    只是两楼之间相隔四丈,短刀一掷而回,刀鞘不动分毫。这份眼力,这种力道运用之妙,实在匪夷所思。如果从他手中扔出来的,是夺命暗器。自己接得住吗?不止迎客楼中的人这样想,坐在听雨楼中看着这一幕的众人,也是心下暗自想到。

    不能。

    这是所有人心头闪过的一个结论,如果扔出的是暗器,速度只会更快,力道只会更大,角度也只会更巧。

    龙崎川显出这一手功夫,众人从开始的错愕中恢复过来之后,也觉得很是合理,因为这人,毕竟是沈骆之下第一人啊!

    唯有墨昙心有那么一丝恍惚,几只燕子从远处飞来,他的瞳孔猛然一缩,一阵剧烈的眩晕感袭来。

    狂风大作,雨落倾盆,打的屋顶哗哗作响,仿佛战鼓雷鸣。远处数道闪电,交织在浓墨天空。闪电过处,能隐隐看见山峰轮廓。山高耸陡峭,仿佛数道利剑,直指苍穹。

    屋舍建在一片石山崖坪洞穴之内,样式简洁,布置实用。建造者似乎极为严谨,连一木一瓦都不愿多费。建筑四周怪石林立,有些堆成独特的样式,低矮的灌木生长在其中,远远望去,只见石林,不见屋舍,隐藏的极为巧妙。

    雨落在建筑上,顺屋檐而下,又汇入排水沟,已经逐渐变成一条溪流,落入石坪外的崖底,山崖极为陡峭险峻,乱石横立,如果不慎掉落下去,立刻就要变成“冰糖葫芦”。

    石山东面不足百丈处,另有高峰。两山之间,有数道绞合而成的钢索,也是足有百丈之长,想来造这钢索之人,也是花了大气力的。

    雨落天地间,声如乱珠,一片乱珠声中,钢索处突然有呼啸声传来。只见对面山峰,有数道身影划开天地间的重重雨幕,从钢索上一路滑下,快要到石坪之前时,速度缓缓变慢,双脚一蹬崖壁,翻身上了石坪,动作熟练,仿佛如归家一般,显然经过长久训练。

    呼啸声不绝,前后将近有数十道身影穿破雨幕,落在石坪之上。这些身影行动矫健,落地后迅速收起滑具。一行人有男有女,除了有两个中年人,其他俱是十多岁的少年少女。

    没有打闹,没有嬉笑,尽管此时看起来都已经放松,但是整体仍然保持着一种战斗时的前进队形。那种随时保持战斗的习惯,仿佛已经是他们的本能。

    “龙崎川立足江湖,靠的是一诺。”墨昙心听见有人小声嘀咕,他把头转过去,看见斗篷下的一双明丽的碧眼,还有她玩世不恭似的嘴角。

    墨昙心抹了抹脸上的雨水,他感觉有人拍他的肩膀,把头转过去,就看见了沈红衣写满疑惑的脸。

    “老墨,你怎么了?刚才你一直看着那边,整个人呆住了,不是被龙崎川那一手吓傻了吧?”沈红衣看着墨昙心有些呆滞的样子,担心的问道。

    墨昙心摸了摸脸,只感觉阳光照在脸上,一阵暖意。有燕子从街上飞过,数道黑影划过窗柩。墨昙心沉下脸,暗自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

    既然决定忘记了,那就忘记吧!为什么会因为几只燕子的残影而失神呢?

    他想尽快离开这里,但最终还是缓缓的坐下,他还不能走。他是作为官面上的人在这,他的存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与龙崎川的合作,也提醒着听雨楼内的人:沈府一直在看着你们。

    众人见龙崎川来,立刻都起身行礼,龙崎川一拱手,算是见过所有人,他此时给墨昙心的感觉,才像是一个霸道一方之人。

    那种温文尔雅中蕴着一言九鼎,说一不二的气势。

    他四下里扫了众人一眼,似乎很是满意,因为他发出了三十张帖,在听雨楼二层,也正好坐了三十个人。

    这些人自三山五湖而来,有的是一派之主,有的是一帮骨干,有人隐姓埋名于市坊,有人潜心修武于深山,有道士,武者,镖师,和尚,文士,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他们能来,说明江湖之中,都还认龙崎川这个名字。

    龙崎川满意的,就是这个效果。

    “今天召集各位前来,是因为有事相求。”龙崎川看着座中众人缓缓道。

    “龙老大,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欠你一诺,我自然要还。”一个黑脸大汉从椅子上跳起,眉眼之间与姜奎颇为相像。二人应该都是自塞外而来,脾气也是相近,这人比姜奎性子还要急上几分。

    “这个不消你说,姜城主,请安坐,听龙老大说明意思吧!”说这话的是个青衣道人,眉眼清秀,出尘潇洒,坐在左手第三张椅子上,泰然自若,正是白露门主于白露。

    那黑脸汉子名叫姜桂,是姜奎兄长,常年奔波于塞外风雪之中,是有名的凶徒之一。豹眼怒视一圈,发现是于白露后,似乎有几分忌惮,顿时收声,安静坐下。

    众人俱向他看来,眼中都有埋怨之意。龙崎川摆手轻笑道:“姜兄弟,不用着急,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龙老大,看如今阵仗,你要办的事似乎不小。”座中着一身黄衫,头戴玉冠的公子样人物问道。

    “如果是小事,也不用召集诸位前来了。”龙崎川望着那少年,发觉是湖州魏家的三公子魏洵。

    他顿了顿,继续道:“龙某以一诺,希望诸位合力攻下司空山庄,救出一位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