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商议
    太平道,听雨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什么?”座中众人反应不一,有人惊讶,有人无动于衷,有人疑惑,有人兴奋。

    “攻打司空山庄?”座中右手末位一个大和尚重复了一遍,他摸着光亮的头,有些不可思议。

    司空山庄不是小地方,实力只比当初山海观差些许而已。除此之外,武林中人都知道,龙崎川与司空山庄一向交好,怎么会突然想要攻伐司空山庄呢?

    “各位稍安勿躁,不妨听龙老大讲讲其中原委吧!”于白露轻声道。

    他的声音很轻,很柔和,也很清晰,众人只觉似有人在耳畔轻语。不少人都心下一惊,这道人只是听闻手段狠辣,此时听他说话,原来武功也是一流。不禁在心里暗自揣摩,龙崎川将这样的人物都请出来,真是准备干一票大的。

    沈山青不在,骆明山不动,龙崎川就是现在的武林第一人。

    只听龙崎川缓缓开口道:“于道长说的是,我口中所说这位故人。不是别人,却是司空山庄上一任老庄主——司空云晓。”

    此言一出,不出所料,又是四下一片哗然。座中人一时议论纷纷,连一直淡定的于白露都不禁微微皱眉。他听闻司空山庄老庄主早就于两年前过世,怎么又会出来这档事。

    “此事确定吗?老庄主数年前不是已过世了吗?”魏洵忍不住道。他初听龙老大要围攻司空山庄时便觉有些不可思议,这时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满腹疑惑。

    龙崎川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静静等这波骚乱平息。

    “数年前,司空山庄传来云晓兄的死讯,初时我还不信,他与我相识多年,就算他不久于人世,也一定会在去世前见我一面。”他娓娓道来,语调中藏着无限感伤,听来让人落泪。

    “依照司空山庄所说,老庄主是因为练功走火入魔暴毙的。不及见老大一面,似乎也是情理之中。”座中有人摸着下巴,凝神细细揣摩道。

    龙崎川轻叹一声,似乎觉得此言有理,但随即气势一变,抬头看着刚才说话的那人,问道:“如果是这样,当初诸位中参加葬礼的人,可有人见过云晓兄的遗体?”

    被龙崎川盯着的那人有点发毛,无论谁被这种人盯着,只怕都会感觉心虚,他小声道:“如果我记得不错,司空山庄用的是火葬之法。”

    “没错,火葬之法。”龙崎川眼光游走,悠悠转过多人,定格在于白露脸上。

    于白露镇定自若,手中浮尘一甩,道:“火葬之法,自西方教廷传来,辛国之中,多是信教之人才会用此法处理身后事。不知司空庄主可信教吗?”

    “不信。”龙崎川回答的斩钉截铁。场中所有人都觉察出来不对劲,暴毙,火葬,这些事无论怎么说,都透露出一种阴谋的味道。以前没暗自思量过,此时听来,大有不同。

    有风从窗外钻入听雨楼二楼,吹在脸上,有丝丝凉意。

    “那龙老大你又怎知司空庄主还活着?”魏洵问道。他一年前曾与一个中年文士打赌,赌的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剑法,三招之约,赌注是君子一诺,所以他才今天在这里。自己的承诺,赴汤蹈火也要完成,只是他希望知道事件原委,以确定是不是有违道义。

    龙崎川对他心下不耐,但是面上还是温和如玉,沉稳答道:“我在葬礼上发现众多疑点后,便派人潜入山庄内搜查,结果一无所获,直到有一天,一个重伤的人从山庄逃出来,带给了我云晓兄未亡的消息。”

    “哦?这人是……”于白露有一丝好奇。

    “这人是庄中忠于云晓兄的手下,冒死送出消息。因为云晓兄的突然暴毙,山庄很多老人都对此有了怀疑,也在暗自查访。最终得到了这样的一个消息。”

    “今天我邀诸位前来,就是希望诸位谨遵诺言,助我攻入司空山庄,救出云晓兄。”龙崎川情真意切道:“此事可算不违道义,救人于危难。”

    “那龙老大你可知为何他们要囚禁司空老庄主?”魏洵仍然不想放弃,他想知道更多的信息。

    “这个不知,只有救出云晓兄也许才能得知。”龙崎川用食指轻摸着鼻尖,他不耐烦时一向如此。

    “当然,如果在坐各位有人觉得此事有违道义,行事不端。可以当场退出,龙某绝对不阻拦,那一诺就算一笔勾销。”龙崎川站起来向众人道,这场见面闲话叙的已差不多了。

    场中俱是成名已久的人物,一诺既出,嫣有反悔之意。就算现在退出,一诺勾销,以后两不相欠,只怕江湖上名声也会一片狼藉,抬不起头来。江湖人失信,比失去生命更加可怕。

    “龙老大,有个不情之问,这事沈府与明山堂……”

    这一问也正是场中许多人一直想问的。攻下司空山庄没有什么,此事对在坐大多数人来说,不过是江湖中又一场血斗,实在司空见惯。他们唯一担心的,是沈府的态度,还有明山堂的态度。

    “此事与沈府已有计较,要不然墨捕头与沈五爷也不会在这。明山堂那里,我已发出信函,这种救人的事,想来他们并无异议。”龙崎川笑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答应了你龙老大的,不反悔。”龙崎川话遂落,姜桂已起身应道。

    经他这一开头,场中人物纷纷起身,应下这一诺。如魏洵以及和尚之寥寥几人还有些微犹豫,他们觉得此事实在太过于唐突,但终于抵不过众人,答应了下来。

    看到众人答应下来,龙崎川只淡淡一笑,实在是意料之中。

    “龙老大你打算如何攻下司空山庄呢?”于白露问道。

    “于兄也许不知,三天前,司空山庄就召回各地高手,封闭山庄了。”龙崎川看着于白露,两人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盈盈笑意。司空崎这部棋走的,实在愚蠢。

    又有几只黑羽白腹的燕子飞过长街,人群熙熙攘攘,依旧喧闹,天空中偶尔飘过几缕浮云,风云城依旧如往昔。

    沈红衣支着耳朵,想要偷听到些什么,但是街上实在太吵,人声如鼎中煮熟的豆子,偶尔有一两句传到他耳朵里,也多是前后不连贯,没什么用处,他不免有些沮丧。瞧到街上,看见方才与他们斗酒的三人守在听雨楼四处。

    墨昙心看见龙崎川指了指自己,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次自己的摸鱼划水日子要结束了。

    龙崎川从各处召集的这帮人,都与司空山庄没有什么关系,有的,也多是恩怨。从手下人的武功来看,这些人俱是江湖大派。他一边与刑事司达成所谓合作,是为了召集人马,方便行事,以最快速度解决司空山庄。这些从各个大派召集来的人,则是为了——逼迫沈府。